艳遇之王 第一卷 第二十三章 感觉良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7/



“两天一夜了。头撞出的包包像鹅蛋那么大。要不是徐晖不停地用鸡蛋帮你敷,消了肿的话,你现在肯定还肿得不行。”张瑶道。

徐晖真好。秦万琪心里不由道,再不将他俩往奶油的方面去想了。

摸摸额头上面,真还有点痛,还有点肿。秦万琪知道张瑶没骗他。心下感激之际,肚子却咕咕地叫了,望着徐晖,“日上中天了吧?”

徐晖笑笑。

你这个岭南才子就是要面子,明明是肚饿,偏不说肚饿,偏问日上中天了没有。

便故意道,“日倒没上中天,是月上中天了。”

“不会吧?看我是一代赌圣,月亮也没有这么快升起来啊。老天怎么也会照着我,不会当我是猴子耍吧?”秦万琪肚子饿得不行,仍没忘记自己是一代赌圣,仍借老天来提示东方求败:你让我撞墙,撞得肿如鹅蛋,睡了两天一夜也就算了,关键时刻,饿你还要管管吧?饿着我,你有什么好处?到时谁跟你下棋?

他相信东方求败就在旁边,就在旁边的某一个角落。

“嘻嘻,还称赌圣,身子都差点被赌精光了。”徐晖笑说。

笑得真好看。秦万琪的感觉说变就变。徐晖的话虽然带刺,他听着也觉着悦耳了。但在心里,他还是坚信自己的身子留在艳福楼,还被牡丹搂着。嘿嘿,到时我灵肉一体,你徐晖才真明白我这个赌圣不是吹出来的。

男子大丈夫,输了就认吧。

“确实是惭愧,昨晚确实是输得惨。成者为王,败者为寇,从今之后,我再不会在两位贤弟面前称圣。”

“你也不必说得那么严重。此一时,非彼一时,说不定你过几天就赢得盆满桶满,又是一代赌圣了。”徐晖道。话意是真诚的,并没有讽刺的意思。

真知我心。秦万琪想。目光在徐晖身上闪亮:你要是个女孩子,真就可能会成为我的红颜知己。

“多谢徐贤弟的鼓励。”秦万琪朝徐晖拱手道。

“谢什么?那是你的真实本事。”徐晖笑说,“我们赌一把如何?”

听到赌,秦万琪就像竹筒子倒黄豆,一下子就将自己倒了出来,“赌什么?”

“赌现在是白天还是黑夜。”

“这不算赌吧?你都说了月上中天的,怎么——”

“这才叫赌啊,明知山有虎,你偏说没有。如果真的是没有,你才叫赌圣啊。”

徐晖的话说得很实在。你既然是赌圣,就要赌出山里没有虎来啊。徐晖是给机会你哩。你不露一手,谁露?

“行。我就赌现在是日上中天。”

“你赌日上中天,我当然只能赌月上中天了。张哥,你是公证人啊。”

“肯定,肯定。”张瑶忙说。

秦万琪的赌注是脚环。除此,他也无物可下注了。

“脚环也行。才子身上的东西,都有灵气的。说不定,真能助我考上状元哩。”徐晖的眼里充满了遐想。

秦万琪感到万分开心,好像自己就真是了岭南才子,才气就像打开酒瓮口一样,酒香横溢似的。

徐晖的赌注是十两金子。

“太多了吧?”秦万琪知道自己的脚环不值钱,算到尽,也就值个七八两银子。

“不多,多啥?常言道,一字值千金,若它能助我考上状元,我这十两金子算什么?”

徐晖真会说话,每一句都挺熨心的。红颜知己说的话,也不过如此吧?秦万琪心想。

“就这么定了?”张瑶以公证人的身份问。

“嗯。”

“没错。”

门窗是紧闭的,只要张瑶一打开窗子,看天上是月亮还是太阳,一切就OK了。

张瑶走向窗前的时候,秦万琪望着徐晖摆到了桌子上的小金砖。不多,就五块。但不知为何,金砖在烛光的闪映下,显得特别的亮丽,诱人。老实说,你秦万琪的目光,什么时候会为十两金子发亮的?

妈哟,五块金砖在你眼里金山一样了。

没办法啊。英雄也会被一分钱难倒,何况这是十两金子。对于我这个身无分文的赌圣来说,它们此时真是一座金山哩。赢了它,我就可以请他们两个吃一顿大餐了。

“哐啷”的一声响,张瑶推开了木板窗。

决定命运的时刻到了。

哈哈,阳光灿烂啊。

东方老怪,不不不,老方老圣,关键时刻你还是帮我的,是不是?秦万琪开心哦。脸上就像了西子湖,但闪映的不是月色,而是金灿灿的阳光。

“不可能的啊,明明是月亮的,怎么可能是太阳呢?”徐晖喃喃地说。

张瑶也是满脸疑惑。显然,他和徐晖都明知是月夜的,怎么会——

他们当然不懂了。秦万琪乐道。东方老圣能将秋夜变成霜天,怎么不能将月夜变成阳光灿烂的大白天呢?

“汗。”张瑶的目光分明道。

“呵呵,秦大哥,你真不愧是一代赌圣,我服了,真服了。”徐晖疑惑了瞬间,马上就笑盈盈地对秦万琪笑道。神情十分真诚。

也是个豪爽之人。秦万琪心里赞徐晖。

“君子生财,取之有道,但也会用之有道的。”秦万琪边将金砖装入怀里,边笑说,“走,我请两位到京城最好的酒楼喝酒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