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监会主席呼吁政府救市 股市走熊影响银行

银监会主席呼吁政府救市 股市走熊影响银行

2008-04-20 10:53:26 新华网

一向以出言谨慎而著称的银监会主席刘明康,率先公开发布救市言论显然不是即兴的,并且,他发表这一观点的地点在博鳌——当时在此聚集了海内外众多政界、财经界、商界、金融界要员——


不久前,中国银监会主席刘明康在博鳌亚洲论坛上公开呼吁干涉市场。


他表示,一旦市场的主体不愿意或者是无能力克服他们的问题,监管机构必须采取措施,来保护存款人和投资者的利益,这是监管机构的职责。


刘明康是中国金融业监管层第一个表态呼吁救市的高官,由此吹响了政府救市集结号。此后,国资委主任李荣融称“国有股减持要为股市健康发展做贡献”;4月15日,证监会又新批一只股票型基金的发行,一周共有十几只基金同时发售;4月16日,央行办公厅一位副主任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没有进一步紧缩房贷的新政策,“央行有新的政策出台,会在央行官方网站公布”,“宏观调控的对象不是股市和楼市,但是会关注这两个市场,制定货币政策时会予以考虑”。种种迹象表明,国务院各相关部委纷纷出手救市,相继发表或出台了有利于股市健康发展的言论和措施。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直接干预股市的财税部门对于救市集结号的态度却是“我没听到”。知情人透露说,财政部门认为,降低印花税或改为单边征收“存在技术障碍”。


救市从救心开始


今年一季度,上证综指下跌了34%,相比去年秋季高点时下跌了49.7%,深指也类似。有分析师说,十年牛市一季跌完。市场普遍认为,中国近期股市暴跌是非理性的,已经出现股灾。


自4月12日刘明康公开呼吁政府救市以来,上述政府部门已经采取行动或发表了有利于股市健康发展的言论。官方的《人民日报》和新华社及其他媒体均密集发布稳定市场的文章。


对此,资深的财经评论员钮文新对本报表示,政府救市从恢复信心开始,是抓住了问题的根本。


有人说,美国基本面坏了,救的是基本面、是救美国经济,而不是救市;中国基本面良好,不必救市。


钮文新认为,股市基本面有两层含义,其一,是基本面系统——监管、公平的法律法规,宏观经济、公司基本面等等;其二,是市场自身的交易系统,市场交易系统是由投资者信心构成的。钮文新认为,政府必须同时管理好两个系统。而对第二个系统的管理,实际是对投资者信心的管理。因为,市场会失灵,市场失灵往往是交易系统的失灵,它会脱离基本面。1987年的股灾就是典型的例子。


“所以,政府必须迅速出手。”


钮文新认为,管理层该做的是,一方面告诉人们真实的基本面,另一方面是向市场注入流动性。


“当市场已经走向‘非理性萧条’之时再出手,就晚了。”


在钮文新看来,管理层没有耐心和信心长期经营市场,出了事又不愿出面维护。看到股民赚了一点钱,自己也想分一杯羹,所以加印花税,与民争利,很不合适。


钮文新认为,不必说救市,仅仅说“维护市场信心也是政府责任”就够了!目前,政府和相关媒体就是在传递这种声音。


股市熊则银行熊


而此前,关于政府是否该救市引发了广泛的争论。作为银行业监管的最高主管呼吁救市,十分耐人寻味,而专家表示,刘明康呼吁救市并不“越位”,因为,如果股市崩盘,势必严重影响商业银行稳健发展。刘明康呼吁救市,也是呼吁救银行。


各家银行年报显示,去年,各家银行利润暴增最重要的原因是,股市火爆,银行代理销售基金和手续费收入成倍增长。


在上海上市的中行、工行和建行中间业务收入增加幅度和收入额度均创历史新高。中行手续费及佣金收支净额同比劲增91.92%,非利息收入同比增长10.96%至人民币299.67亿元;工行净手续费及佣金收入达到创纪录的344亿元,增长了110.4%;去年建行净手续费及佣金收入增长60.5%,达135.71亿元。


如果股市走熊势必直接影响银行业中间业务收入,这只是最直接的影响。


尽管各家银行中间业务收入增长较快,但是,在总收入中的占比依然偏低,均未超过20%。增加中间业务收入的空间很大。


熊市与银监会要求商业银行进行战略转型的目标背道而驰。


钮文新分析说,进入熊市可能会把资金逼回银行,这样会带来诸多弊端,首先,加重银行的经营负担。现在银行贷款受到严格限制,流动性比历史以往任何时候都大,居民储蓄再进一步加大,银行业绩一定会被拖累。


其次,融资结构的调整是中国政府一直为之努力的事情,2006年以来,储蓄大量流入股票市场,这本来是件大好事,但现在的趋势不利于中国经济结构的调整。


此外,银行股在股价指数中权重巨大,一旦银行股效益受到储蓄回流的影响,那一定会进一步拖累股市,并形成恶性循环——储蓄回流越多,银行效益越不好,银行效益下滑,股价下跌并拖累整个股指下滑;股指越下滑,储蓄越更多回流,银行效益更差,股市更下跌。


银行监管者还有一个担心是,一旦资金从股市撤出回到银行,银行一方面存在付息压力,更严重的问题是,银行资金充裕会诱发大量放款冲动,出现严重的信贷风险。


这也是刘明康最担心的,于是,第一个出面呼吁救市就不难理解了。


财税部门没听到?


一向以出言谨慎而著称的银监会主席刘明康,率先公开发布救市言论显然不是即兴的,并且,他发表这一观点的地点在博鳌——当时在此聚集了海内外众多政界、财经界、商界、金融界要员。


降低印花税并不能真正救市,关键是,相关部门欠股市一个公道。其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效果。


一位接近财政部门的机构人士向本报透露,财政部门关于降低或改为单边征收的大方向已定,只是在操作上“存在技术性障碍”。


这位机构人士当时的反应是:“5·30只需要小半夜的时间可以将两个市场的交易系统调整好;降低印花税难道一年还调不好设备?”


本报记者注意到一个有趣的现象,证监会对股市呈现自由落体运动深表忧虑,他们在近期一个研讨会上邀请了4位力主“救市”的人士曹凤岐、刘纪鹏、吴晓求和水皮讨论目前资本市场问题;而稍后由财政部召开的研讨会则邀请了一位自称不懂股市,却坚决反对降低印花税的北大一名霍氏教授与会。这背后的玄机耐人寻味!


对于政府该不该调低甚至取消印花税,瑞士信贷中国研究主管陈昌华认为,投资者不会因为区区0.3%的印花税,来决定买或不买一只股票。最公平的解决办法,是把中国股市的印花税定在全球平均水平,并承诺在未来十年中维持这一水平。从中国股市的长远发展看,这不失为稳定军心的一招——今后不论市场涨跌,都少了一个政策变数。 (华夏时报;记者 贺江兵)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