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萨暴乱——超越1840年的最大买单

张宏良/台湾3.22入联公投的第一剑刚刚出手,拉薩暴亂的第二剑连环出鞘,在完成了对中國战略包围以后,美国终于开始收关了。金融控股、股指互唤、平安增发、3.22公投、拉薩暴亂,还有接下来将不断出手的无数招数,美国行云流水般的夺命博弈,把一盘杀机重重的历史大棋走的让每一个中國人心胆俱寒。这位30年后卷土重来的绝世高手,这位除了中國一直保持不败纪录的世界霸王,开始了同中國进行报仇雪恨的第三次历史较量,出手时机恰恰选择了奥运会这一中國人最致命的虚荣软肋,连环剑法,招招致命,刀刀见血,封死了中國所有还手的机会,目的只有一个:让中國为美国乃至整个西方国家金融危机买单。拉薩暴亂是为配合322公投,322公投是为控制中國金融市场,控制中國金融市场是为美国金融危机买单。只是这一单太大了,是1840年以来最大的一单,甚至超过了1840年以来所有被掠财富的总和,只要这一单下去,中华民族近60年的奋斗成果将会化为乌有,并且未来至少还要继续贫困50年!

中华民族再次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历史上中华民族历次崛起都是毁于外敌入侵,而这一次将有可能毁在美国操纵的国内势力手中。三大分裂势力,一群美国鹦鹉,几个买办汉奸,将可能再次打断中华民族崛起的历史进程。近些年来,由美国各类基金会培养造就的中國的"基金会学者",在人们批判新自由主义经济学的过程中,趁虚而入,成为新的主流经济学家,这些由美国专门训练出来的美国鹦鹉,与其前辈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的最大区别,就是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同时兼任洋人和富人双方的代表,而这批新放飞的美国鹦鹉则彻底踢开了国内富人,专门充当洋人的代表。目前北京的研究、咨询和政府机构等关键角落到处都飞窜着这群美国鹦鹉,看到这群新放飞的美国鹦鹉已经得势,去年美国国会和欧盟先后做出了强迫中國开放金融市场的决议,以至与去年下半年以来,开放金融市场成为中國学术和咨询领域压倒一切的最大声浪。为保证中國金融市场的开放格局完全符合美国的利益,便操纵台獨搞322入联公投,美国国会在不到半年时间内又做出了有关中國的第二个决议:支持台湾入联公投。并且形成了世界历史上绝无仅有的全面支持:国会通过决议进行法律支持;操纵科索沃獨立进行政治支持;调动核潜艇航母战机等包围中國进行军事支持。在所有这些支持后美国仍不放心,便在距322公投仅剩一周时启动藏獨势力,策划发动了拉薩暴亂,企图用制造流血事件的办法,为台獨势力大选获胜创造有利条件。

可见,这次拉薩暴亂的使命就是制造流血事件,如同阿庆嫂说的那样"引诱敌人来打枪",制造流血事件的第一个目的,就是配合322入联公投,为台獨势力脱离中國提供借口,所以拉薩暴亂发生后,主张台獨的民进黨候选人立刻以此来攻击国民黨,声称如果国民黨当选,台湾就是第二个西藏,对台湾民众大肆恐吓,并且用血洗、鎮壓等字眼来刺激台湾民众,为入联公投拉拢选票。上次陳水扁当选,就是依靠所谓"仲共刺杀"的两颗子弹,这次拉薩暴亂不过是两颗子弹的升级版。制造流血事件的第二个目的,就是用奥运绑架中國,用中國顺利举办奥运,来换取美国顺利度过金融危机。历代王朝的虚荣基因已经把中國人的奥运梦想膨胀到超越生死的图腾地位,再加上被摧毁了所有神圣理想的中國人,已经把生命的全部意义都寄托在了奥运身上,为此中國人舍弃一切地准备了许多年,建奥运场馆,修奥运道路,养奥运猪,种奥运菜,整个北京楼房的外墙都在为奥运日夜粉刷,奥运已经被提升神化到匪夷所思的至高境界,除了用"梦想"描述之外再也不知道怎么更加崇拜了。全世界都了解中國人这一点,都在利用中國人这一点,美国更是不加例外,利用中國人的奥运梦想,开出了中國人做梦都梦想不到的巨额买单:把西方国家的金融坏账都包下来。否则,三大分裂势力一起启动,你中國人的奥运梦想就会泡汤。美国正是抓住了中國人的虚荣软肋,才敢在暴亂发生的第三天发表措词强硬的声明,公开宣布西藏和中國是对等关系,美国白宫发言人强卓指出:"美国政府对西藏和中國之间关系紧张感到遗憾",把西藏和中國并列起来,并且特意把西藏放在中國前面,等于公开宣布了西藏是一个獨立国家。

不能为了一个体育游戏奥运,而丢了百年基业。

为一个奥运会要忍受两个省闹獨立的要挟,这个代价也太大了,恐怕是奥运史上代价最昂贵的奥运会了。这个鸟奥运会我们不开了又能咋的?召开奥运会不过如同家里请客吃饭,请客吃饭固然重要,但是不能因此全家就死在这顿饭上!大不了就是饭菜准备好了客人不来,不来我们就自己吃,变奥运会为国运会,13亿人还怕消化不掉这点儿东西!中國人要有志气,要能争气,要敢发脾气,不能总是受窝囊气。如果中國人真的能豁上奥运会不办了,估计所有国内分裂势力和国际反華势力立刻就老实了,一个敢于破釜沉舟的国家是能让所有对手都敬畏的国家,一个敢于破釜沉舟的核大国更是能让所有对手都心惊胆战的国家。30年来美国之所以吃定了中國,以至与发展到今天在台獨藏獨问题上公开强奸中國,就是欺负中國软弱,这次拉薩暴亂的特点以及中國舆论的反映,更是在全世界面前暴露了中國的极度软弱,给金融危机困扰中的西方饿狼发出了一个灾难性信号。

由于这次拉薩暴亂的目的是制造流血事件,为美国压迫中國买单提供筹码,所以暴亂闹事并非仅仅限于西藏,而是包括四川、青海等地在内的整个藏区,并且達賴喇麻及其领导的流亡政府也坚决否认是暴亂的策划者和发动者,達賴喇麻的否认声明更加证明了这次暴亂的主要目的,是配合台獨制造流血事件而不是什么西藏獨立,由于目的就是制造流血事件,所以纯熟老到的達賴喇麻才会宣布置身事外。達賴喇麻的声明同时在客观上也证明了这次暴亂的幕后黑手是美国。针对这个特点,正确的选择应该是一方面尽其全力避免流血事件扩大(这一点到目前为止做的相当好);另一方面揭露美国的恐怖主义罪行,以及对中國的侵略罪行,并坚决打击美国鹦鹉,铲除国内动暴亂的根源,切断美国对中國意识形态的控制。如此一来,美国就会成为最大输家。可是中國的反映却是对外不敢声讨幕后黑手美国,对内不敢批判正在把中國推入陷阱的美国鹦鹉,反倒把一个鞭长莫及并且已经声明置身事外的達賴喇麻拿来作为泄愤对象,反正達賴在国外,又是一个人,批判達賴既用不着动真格的,也不会对方方面面产生任何实际影响,所以批判達賴便成为最佳选择。显然这种批判是批给国内老百姓听的,因为发生暴亂政府必须表态,既然不敢批判美国,就只能批判達賴。只是如此极端示弱,只能会激起对方更大的侵吞欲望,中國近代史上历次民族大难和亡国大祸,无一不是极端示弱的结果。

中国人民已经没有退路!!!

目前西方各国的表态都只是呼吁北京保持克制,唯独美国政府公开把西藏和中國相并列,把对西藏和中國的称呼,完全变成了对科索沃和塞尔维亚的称呼。这是自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美国对中國最严重的挑衅,远远超过了50年代在朝鲜和60年代在越南对中國的两次挑衅。当初美国在我们邻居朝鲜和越南挑衅,我们都以出兵应战来回答,连续两次在军事上打败了美国,打出了直到今天几十年的和平发展空间。而现在美国则是在台湾和西藏我们家里挑衅,我们除了把整个家园拱手送给美国随意支配外,已经没有了任何继续退让的余地。莫说目前西方金融危机这个大单中國买不起,就算中國倾其国力民力买下金融危机这一单,后面还有环境污染那一单,还有把中國变成世界垃圾场那一单,还有把中國变成世界妓院那一单(到中國去玩女人,已成为日本公司安排休假的主要内容),最后还有把中國肢解为几个碎块那一单,这一单一单买下来,中华民族和中國人民将会彻底陷入万劫不复的悲惨地狱!这哪里还是什么国家间的竞争,完全是在要13亿中國人民的命啊!

美国之所以能够成功地把中國步步逼向悬崖边缘,就当前而言,起关键作用的是那群美国鹦鹉。30年来人们被"落后就要挨打"这句典型的汉奸口号喊昏了头,天天叫喊只有现代化实现后才能谈国家安全和百姓民生,就这样被美国鹦鹉一步一步地引入了陷阱。直到俄罗斯重新崛起后人们才发现,决定国家安危和百姓生死的,根本不是什么经济和军事实力,而是国家意志和意识形态。特别是核时代的大国较量,起决定作用的是国家意志和意识形态,而在意识形态的较量方面,决定胜负的就是影响国家意志的那群学术鹦鹉。戈尔巴乔夫领导的前苏联,比现在普京领导的俄罗斯,在经济、军事等综合国力方面,不知道要强大多少倍,结果却是强大的前苏联瞬间就垮掉了,经济弱小的俄罗斯却不屈不挠地站了起来。决定戈尔巴乔夫和普京二人不同命运的,就是他们对待美国鹦鹉的不同态度。戈尔巴乔夫身边自由飞翔着一群美国鹦鹉,而普京则以克格勃的铁腕无情地折断了美国鹦鹉的翅膀。

胡温太软,顶不起中国人民的脊梁。

美国鹦鹉用来麻醉本国人民的现代鸦片,除了经济上的GDP之外,就是政治上的所谓民主,民主已成为美国宰割其他国家的麻醉枪。只要美国需要打垮哪个国家,哪个国家便会立刻成为民主麻醉枪下的猎物,而什么是民主,则完全是美国鹦鹉垄断的知识专利,根本没有任何哪怕是最简单的固定内容。把谁打倒了,就是谁集權專制的失败;把谁扶上台,就是谁民主自由的胜利。把所有遭受侵略掠夺的国家,都归结为是自身集權專制的结果;把所有依靠侵略掠夺发达起来的国家,都归结为是民主自由的结果。戈尔巴乔夫就是听信了美国鹦鹉的话,用民主自由的麻醉枪解体了前苏联;普京则不管那一套,脱光膀子玩邪的,不顾西方国家铺天盖地般的指责,就是坚持所谓集權專制,从而成功捍卫了俄罗斯国家利益和保住了俄罗斯人民的利益,成为在***垮台后极个别没有被美国第二次打倒的政权。而其他绝大多数独联体和东欧国家的政权被美国连续打倒了两次,这最能说明美国民主的麻醉枪性质。当初推翻***上台的那些独联体和东欧国家的领导人,都是一些真正的民主斗士,他们对美国民主的天真信仰,使他们付出了极其惨重的血的代价,最终无一不是被美国或者用街头革命的方法,或者用军事干预的方法,统统赶下了政治舞台,像野狗一样地流落街头,有的甚至死在了美国操纵的国际法庭的监狱里。他们之所以会有如此悲惨下场,是因为他们忘记了美国民主的作用是实现美国利益,而不是让他们用民主去追求本国利益,由于违背了美国民主的真正旨意,美国对这些推翻***的民主斗士,比之对***本身更加痛恨,所以被美国送上海牙国际法庭审判的不是被推翻的***领导人,而是推翻***后上台的那些所谓民选领导人。

美国之所以能够用民主麻醉枪把全世界都玩弄于股掌之上的客观原因,是因为除毛澤東曾经在中國建立的人民民主的大民主之外,在资本民主方面美国的确走在了世界前列,美国便利用这一点充当世界法官,随意干涉别国事物。而其他国家除了像普京那样脱光膀子玩邪的,没有任何其他办法,即便是普京也只能限于光膀子耍横(能够在国外访问期间脱光膀子大步前行,以此显示对西方规则的蔑视,可谓是惊世骇俗),而没有能力拿出超越美国民主的更高更先进的民主。在当今世界,能够拿出超越美国民主的更高更先进民主的唯一国家,只有中國。中國人知道这一点,美国人也知道这一点,因为在上世纪80年代以前,民主和人權的武器一直掌握在中國人手中,美国为此曾经吃尽了苦头,因而绝不能容许中國再次占据世界政治文明的龙头。谁占据了世界政治文明的龙头,谁就是未来世界的老大,世界上只有2个国家亲身感受过这条真理:中國和美国。只是美国懂得这个道理的是当政者和舆论主导者,而中國懂得这个道理的则是被踏在政治最底层并一直被批判被丑化的残余毛派。对于已经成为世界霸主的美国来讲,政治文明被超越被取代,将意味着霸主地位的历史终结,这是阴谋血腥的盎格鲁撒克逊族群无论如何不能接受的。所以,即便没有金融危机问题、台湾问题、西藏问题,美国也会制造出其它问题来对付中國。这是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階級斗争规律决定的。在此提出階級斗争大家不要感到奇怪,中美之间政治文明的较量,表面来看是国家间的较量民族间的较量,其实更主要更本质的是階級间的较量。大众民主取代资本民主,大众政治取代集团政治,这是階級斗争在世界范围内的集中反映,是以国家矛盾民族矛盾表现出来的階級矛盾,正是共同的階級利益,才使国际垄断资本和国内权贵资本买办资本越来越紧密地联合起来,共同扼杀当代世界最先进的政治文明----中國的大众政治。西藏问题本身就是国内外反动势力階級合作的恶果。

这次拉薩暴亂不过是对322公投的侧翼支持,本身不会形成什么大的后果。但是美国既然已经启动了台獨藏獨这两大分裂势力(但愿疆獨不要再来凑热闹),不达目的绝不会善罢甘休,并且它也算准了中國输不起奥运会这场戏,可见中國这个坎儿是肯定躲不掉了,能否迈过去,就看美国开出的这一单有多大规模了。自人类进入工业社会以来,每一次经济危机的结果都是战争,先后两次世界大战都是互相转嫁危机引发的,西方国家这次不再互相打了,而是要联合起来逼迫中國买单。怎么办?还是《322劫难》中那个观点,如果既不想买单又不愿意和美国发生直接冲突,最好的办法就是像俄罗斯总统普京那样,杀鸡吓猴,清除美国鹦鹉。只要一清除美国鹦鹉,国内的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情绪就会立刻高涨起来,所有的分裂势力都会立刻收敛,奥运会不仅能够照样开,甚至能够开得更好。

当然,我们所谓清除美国鹦鹉,并非是指要搞什么大规模政治运动,只要发出一个清除美国鹦鹉的政治信号就足够了。当初俄罗斯最大的石油公司----尤科斯石油公司的老板霍多尔科夫斯基,只是朝着美国鹦鹉的方向望了一眼,立刻就被普京总统投入了监狱,顺便把尤科斯石油公司也收归了国有。普京一系列清除美国鹦鹉的举动振奋了俄罗斯各个阶层,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大潮冲天而起,席卷了世界各个地方的俄罗斯人,连70年代就流亡西方国家、被美国驯养了几十年的诺贝尔奖得主索尔仁尼琴,都兴奋地回到祖国,由一只美国鹦鹉变成了坚定的俄罗斯夜莺。虽然打掉美国鹦鹉并不是唯一选择,更不是最佳选择,但却是代价最小的选择。并且即便抛开眼前危机不说,从中國崛起的长远利益来看,也必须打掉这群美国鹦鹉。中國之所以政令出不了中南海,就是因为红墙外面飞舞着一群美国鹦鹉,这群美国鹦鹉不仅让政令出不了中南海,同时还用美国国会的决议误导中南海,并且在贯彻美国国会决议方面效率奇高。去年美国国会做出中國开放金融市场的决议不到一个月,中國学术领域和金融部门就响起了开放金融市场的美国鹦鹉大合唱,声称开放中國金融市场是改革开放的历史大潮,谁反对开放金融市场,谁就是反对改革开放。结果就是美国财长鲍尔森率领美国代表团,欢天喜地地从中國拿走了一揽子金融协议,然后就是欧盟几个国家也都纷纷跑到中國来要求为其买单。

中国股市,将是现代万人坑。

股市狂跌,我们的政府是要救市的。但是在西方围堵的险恶用心下,不知道后面还有多少单等着我们买。我们是否会一步步陷入西方险恶势力设下的万丈深渊。在国家利益和民族大义面前,将再一次考验我们的人民。

平安增发就是公开的一单。中國平安这家已被英国控股的外资公司,由于英国控股股东在金融危机中赔了钱,便要从中國股市上募集1600亿来弥补,从酝酿增发到现在,给该公司股票投资者造成的损失超过3600亿;从公布消息到现在,给公司股票投资者造成的损失超过1700亿;同时造成大盘暴跌1600点,总市值损失超过8万亿,流通市值损失超过2.6万亿,按照6千万投资者计算,平均每人亏损4万3.如此惊人的财富损失,放到任何一个大国将会引起动乱,放到任何一个小国将会引起政变。8万亿接近中國GDP的三分之一,任何一个国家三分之一的财富被一家公司给蒸发掉,都不会无动于衷,而中國平安,却满不在乎地在等待数钱,甚至连募集1600亿资金的用途都不屑理会投资者的询问。

中國平安已成为美国鹦鹉落脚的第一个树枝。中國社会所有政治力量都在盯着这个树枝,西方国家所有巨型金融资本也都在盯着这个树枝,还有那群美国鹦鹉同样也在盯着这个树枝。无论中國平安最终结局如何,这个事件都会对中國现代史的发展具有重大分期意义,并将成为未来许多学科教科书的獨立章节。

刚刚写到这里,电视《新闻联播》中传来了英国首相布朗和溫家寶总理通电话的内容,布朗表示一定出席北京奥运会,温总理通报了拉薩暴亂的情况。我脊背不禁滚过一阵冷颤,看来这个布朗比我们更加密切地在盯着中國平安,平安增发就是今年1月布朗来北京后发生的,当平安增发已被舆论普遍指责为股市暴跌的祸首时,这个布朗又来了,并且恰好是带着的是我们前面分析的两个因素:奥运会和拉薩暴亂.看来中國平安这下是真的平安了。

突然想起1840年以来中國对外赔款总额究竟有多少,记得以前文章中查阅计算过,打开一看是13亿银元,而如今一个平安公司一次性就要拿走1600亿元,并且后面还有着许许多多类似的平安。多灾多难的中华民族啊,历史上每一次富裕之路,最终都是走向肥大国家,这一次,你应该走向强大国家了!

最后想对股民再说几句话。海外的中國股指场外期权已经开赌,无论股指暴涨暴跌都能赚大钱,国内市值蒸发多少亿,场外期权就能赚到多少亿。所以,所有能够影响股价指数变化的人或公司,都能从中迅速获取数亿,数十亿乃至上百亿的财富。

无论中國平安、浦发银行等能否增发成功,只要它们的高管参与了海外市场的场外期权交易,就都能够从这轮股市暴跌中赚到难以想象的惊人财富。这就是今天中国的金融,这就是今天中国金融财富分配的特点。所以,中国亿万股民客观上派了这个用场,不惜跳入万人坑粉身碎骨,为中外大户们急速积累财富。大家不要再骂证监会那位副主席了,他说的话是对的:"股票不是人人都能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