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与海水 楔子:失的 楔子:失的(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52/


“现在,我们从事于一个伟大的内战,我们在试验,究竟这一个国家—或任何一个有这样主张和这样信仰的国家—是否能长久生存。我们在那个战争的一个伟大的战场上集会。我们现在需要供奉那个战场上的一部分土地,作为那些在此地为那个国家的生存而牺牲了自己的生命的人的永久眠息之所。”

—亚伯拉罕.林肯《1863年11月19日葛底斯堡演说》

“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大陆。大陆不可见兮,只有痛哭。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故乡。故乡不可见兮,永不能忘。天苍苍,野茫茫,山之上,国有殇。”

—辛亥革命元老于右任的《望大陆诗》。

2008年对于中华民族浩瀚而久远的历史画卷而言,或许只是单薄的一页。但是在这一页之上,却因为书写着十几亿人民的令人难以磨灭记忆,而显得过于厚重。以至于后世的学者在探究这个民族之所以能迎来21世纪最为辉煌的曙光时,总是喜欢从这一页开始解读。

“我们是蓝天的儿女,我们是大地的士兵,首战用我是祖国的信任,用我必胜是我们的光荣,前进,前进,前进,在高原上,在戈壁中, 飞翔,飞翔,飞翔,到海岛上,到密林中, 象一把尖刀直插敌后,我们的威名是空降兵……。”在轰鸣的军用运输机的机舱内,一声声激昂的旋律在每一个战士的心中回荡着,此刻真正战斗虽然还没有打响但是每一个士兵的神经却已经进入了一触即发的临战状态之下。

这将是一次对战局至管重要的空降行动,龚威和他的部下们将在战争大幕正式拉开之前,飞跃阻隔战场的天堑,秘密伞降在敌方的纵深。他们的任务只有一个:夺取位于敌方战线中部的CCK机场,并坚守到后续增援部队的到来。“不知道空军打的怎么样了?”机舱里有人在小声的问道。显然没有航空兵掩护,无论是突入还是机降都将是一场空降兵的灾难。而这一次行动也不例外,空军方面不仅派出了先进的空优的战机担任护航,还有专门的对地支援机群为空降作战提供火力阻断。

“说不定不用咱们的空军出手,二炮的东风就早把敌人的战机砸烂机库里了。”随着一声风趣的回答,机舱里顿时充满了战士们爽朗的笑声。是啊!谁都会为拥有一个强大的祖国而骄傲,而更令人值得骄傲的是在这份强大之中能够包含有自己那一份微薄的力量。

“已经接近目标空域……1分钟准备。”。随着广播中传来驾驶室方向的指令,机舱内红色的指示灯开始亮起,在所有空降兵的面前一直封闭着的战机后舱门徐徐打开,800米空域猎猎北风夹杂着冰冷的细雨奋涌而入刹那间填满了整个机舱,温度随即大幅度下降。“跳伞准备”站在洞开的舱门旁,被强劲的气流吹的几乎说不出话的投放员一边艰难的大声呼号着,一边向所有战士竖起大拇指,这个简单的手势之中包含了太多的含义,是称赞、是敬佩、仰或还有一份期待大家都能活着再聚的祝福。

两腿分开,呈一前一后,相隔约50厘米。缩头,弯腰,含胸,收腹,屈膝,左手紧压备份伞,右臂紧贴肋骨,所有的空降兵此刻都按照最为规范的战术动作鱼贯而行。“离机准备……”随着投放员那几乎被风声淹没的口令,第一个站在舱们边的龚威立即深吸一口气,收紧全身。随着那一声被耳膜无限放大的“跳“字,他几乎来不及思索便本能的纵身一跃,融入门外那铅灰色的天空之中。

遒劲有力的北风,带着龚威那并大高大的身躯以自由落体的速度急速向下方坠去,凭心而论这并不是一个合适空降的天气,但战争永远不会让进攻方拿到满手的好牌。为了精密降落到预定地点展开,这一次所有参加行动的空降兵都采取“低跳低开”的方式进行突击,这种模式往往需要伞兵在低于1000米的高度以自由落体方式高速落下,直到临界高度才拉伞着陆。这对战士无论是心理还是生理都是极大的挑战。

在默数了十秒之后,龚威才从容的拉伞。随着“嘭”的一声轻响,绚丽的伞花便便怒放在长空之中。此刻在龚威的脚下,目标区域已经赫然可见,那是一个占地面积约为13.5平方公里的军民两用机场。虽然在这样细雨纷飞的情况下,那长达3600米的跑道依旧清晰可见。这座在建成于上个世纪20年代的机场,曾是远东地区最大的空军基地。在经历了岁月的沧桑之后,似乎已经很难想象当年那些号称“同温层堡垒”的美国空军的B-52型战略轰炸机从这里轰鸣而起,飞往东南亚的密林上空去播撒死亡的情景。

“无论你曾经属于过谁?今天你终究将回归祖国。”随着高度越来越低,战争的痕迹已经可以清晰的用肉眼捕捉的到,那一个个紧接跑道的混凝土机库此刻正在细雨之中熊熊的燃烧着。“没有使用集束炸弹封锁跑道,看来上级领导是把宝全部押在我们身上了。”显然对于CCK机场,第二炮兵部队没有采用传统的弹道导弹密集压制的方式,除了停放有战斗机的机库被空军的远程电视制导导弹一一点名了之外,包括塔台、油库等民用设施基本上没有遭到攻击的痕迹,而绵长的跑道更是毫发无伤。

“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精确打击。”地面已经越来越近了,战斗的号角正在向所有的中国空降兵发出召唤,远处3辆敌军的“悍马”武装侦察车正在高速的接近中,12.7毫米机枪的火舌在这阴霾的天气里显得格外的抢眼。一直以来企图通过“反特攻、反空降作战”来抗拒统一的叛军,也同样清楚CCK机场的作用。战前收集的情报显示:机场内叛军方面至少有一个机械化步兵营左右的兵力驻守,而为了控制早已对未来缺乏信心的军队,据说在这里叛军还有部署1个排左右的宪兵部队在这里充当督战队的角色。

“预计机场之内的敌军有700人左右,并装备有14辆坦克与数十辆快速机动的‘悍马’车,怎么样?打头阵的八连有信心吗?”风声之中龚威似乎又回到那个出击之前的那个最后的夜晚。“请首长放心,在八连的历史上就没有过退缩这两个字。”那振聋发聩的声音不禁出自龚威一个人的喉咙,而是中国空降兵每一位战士的心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