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那一年的海风--记我的第一份工作

枪通条 收藏 31 193
导读:深圳,我终于来到深圳了。一样的山,一样的水,一样的树木;不一样的是宽广的公路,长长的隧道,整齐划一的电线杆。大海,我终于看到大海了,当帕萨特转过花圃的时候,蔚蓝的海,远处幽幽的小岛,再远处若隐若现的香港,构成了一幅美丽的油画。 这是一家建在海湾上的酒店,门口是东南亚情调的休闲露台,露台前面是白白的沙滩,拍打着沙滩的是白白的浪花。 细细的沙,踏着很舒服,徐徐的海风,带着海水特有的腥味,却有着不一样的新鲜。努力地呼吸着,惬意地享受着着陌生的宁静与安详。海鸥飞过,确切地说是海鸟,因为到现在我都没搞

深圳,我终于来到深圳了。一样的山,一样的水,一样的树木;不一样的是宽广的公路,长长的隧道,整齐划一的电线杆。大海,我终于看到大海了,当帕萨特转过花圃的时候,蔚蓝的海,远处幽幽的小岛,再远处若隐若现的香港,构成了一幅美丽的油画。

这是一家建在海湾上的酒店,门口是东南亚情调的休闲露台,露台前面是白白的沙滩,拍打着沙滩的是白白的浪花。

细细的沙,踏着很舒服,徐徐的海风,带着海水特有的腥味,却有着不一样的新鲜。努力地呼吸着,惬意地享受着着陌生的宁静与安详。海鸥飞过,确切地说是海鸟,因为到现在我都没搞清楚那是不是海鸥,但我宁愿相信那是海鸥,更相信那就是高尔基笔下的海鸥。躺在沙滩上,冬天柔和的阳光温柔地抚摩着我,很想舒服地睡一觉,好几天来,复杂的心情煎熬地我难以入眠,今天却有种释然的感觉,突然间一个人很舒服,很轻松,心情也好了起来。

站起身,脱去鞋袜,卷起裤脚,不顾寒冷,急意要感受这平静却又汹涌的海,水虽然是蓝色的,但清澈,浪花虽然是白色的,却苦涩。脚不时地踩到完整的破碎的贝壳,捡起来,象小时候一样漂出去,那时是家门口绿绿的池塘,漂出去的是石头,惊起的是小鱼;现在是蓝蓝的大海,漂出去的是贝壳,却再也惊不起小鱼,贝壳在海面上欢快地跳了几下之后,重新回到了母亲的怀抱。

风很柔,也很缓,象小时候外婆哄我睡觉时帮我扇扇子,也象小时候妈妈在帮我吹眼里沙子,海风把我的头发吹起,很有种飘逸的,风度翩翩的感觉。

远处时不时驶过一艘武警巡逻艇,鲜艳的五星红旗,站在船舷上边防战士帽顶那在太阳下一闪闪的国徽,黑洞洞的30炮口,守卫着祖国的边疆,忍不住,凭着军训的记忆,向最可爱的人敬了一个极不标准的军礼。

海面上有条明显的浮标,在大海的冲击下,不规则地晃动着,好象在向企图非法穿越的人警告着:那边是香港,虽然它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土地,但是你没合法证件的话,对不起,你是非法偷渡者,这就象当年的深圳。那条浮标破坏了这美丽的风景,也破坏了我刚好起来的心情,至今我还想不明白,为什么中国人要到中国的土地上去看一看,比外国人还难?

郁闷着心情,提着鞋子,尾随着叔叔,向我工作的地方走去。叔叔的朋友是这家酒店的所有者,长着一张南方人特有的脸庞,却有着北方人一样魁梧的身躯。酒店据说是按三星标准装修的,但我实在看不出来这是一家星级酒店。到处是大红和大绿,餐厅大厅里,红的黄的绿的纸蝴蝶张牙舞爪,我实在想不出来设计这个装饰的人,会是什么样子的。

还好酒店的人还是友善的,见了人都很职业地微笑着,鞠着躬问着好。饭菜也上得很快,除了叔叔点的那号称几百块的炒饭之外(其实那就是海胆炒饭,根据海胆的分量来定的价,后来回想起来,那盘炒饭值得68块,),都是很普通但做得很精致的菜肴。只有豆腐是馊的,这时就显示出叔叔朋友的应酬能力了,一个臭了的豆腐,他能和工作态度联系在一起,能和人生经历联系在一起,来达到教育我和为豆腐开脱的目的。现在想来,这固然是能力的体现,却失去了职业的道德和顾客是上帝的宗旨。

简单的午饭后,把东西搬上了宿舍,这是一间很简单的宿舍,一张床,一张椅子,一个衣柜,一台电视,一个阳台,一间卫生间,里面已经住了一个人,那就是我小姑的爱人,我的姑丈。阳台是面海的,卫生间也是面海的,叔叔开玩笑地说,你这是海景卫生间啊。由于我的加入,里面多了一张床,准确地说那是一张地铺,多一个背包,多了一个旅行箱。

我不是个讲究的人,简单地收拾好后,去人力资源部报到。手续很简单,填个表格,然后是主管的老总训下话,然后就拿着入职单去库房领工衣。库房在客房部走道的尽头,客房部给人的感觉好多了,简洁舒适,穿过连接一部和二部的天桥,再转个弯,就到了库房。司库是个和蔼的阿姨,现在我已经记不起来她的样子了。她给我挑了两件相对干净的衬衣,和一条我穿不合适的裤子。西服的外套是没有了,要等全酒店唯一和我穿的码数一样的男孩子离开后,我才会有西服,如果他不离开的话,我也不知道我将要穿什么外套上班。

还好收银台是个很温暖的地方,不穿外套也不觉得冷。和我一起上班的是个很长的和她的名字一样美的客家女孩斯琴;哦,对了,还有酒吧员军哥,有着梁朝伟般忧郁的眼神,却有着吴宗宪般的幽默。这两个人,是那一年在海边度过的7个月里,我最要好的朋友,虽然刚开始的时候他们都不喜欢我。

琴是个高傲的女孩,这或许是漂亮女孩的普遍特征吧。当时的我也很高傲,或许就想石头说的总以为自己书生意气吧。琴很看不惯我好象花花公子的作风,只要我能对付得过来,她就会躲在酒吧间里切西瓜,这还是军哥后来告诉我的。也不知道怎么的,和琴的关系慢慢好了起来,我发现我喜欢上她了,不知道她是不是喜欢我呢?到现在我想不明白的另一个事情就是,为什么她对我这么好却又不接受我的表白呢?你可知道,我最幸福的一次生日就是那一年的生日,你买了碗面,等我下班的时候看着我吃完,还说不能断了,要一口气吃完,才吉利。可能你已经忘记了,但我一辈子都记得。

如果说琴是那一年留给我最美好的回忆也是最甜蜜的遗憾的话,那么军哥就是那一年我收获的好兄弟,我们一起去海边吹风,我们一起去排挡喝酒,我们一起为了朋友打架,甚至一起去找女孩子HAPPY。军哥你可知道不,那一年是我第一次出手打架,那一年我也失去了我的第一次。好兄弟,君子之交淡如水,兄弟之间,不需要太多言语,我们有着男人间的友谊。

到现在,听到《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这首歌,就会想起那一年,想起琴,想起另外两个女孩,不想提这段经历,或许给人喜欢真的不是件幸福的事,但应该承认的是,心里还是暗爽的。

工作一天又一天重复着,生活还是如此的枯燥,是石头的“挺住意味着一切”支撑着我走过那一年的7个月时光,这段时光里,我完成了我8000字的毕业论文和实习报告,我学会了圆滑世故,我学会了逢场作戏,我懂得了什么叫生活的艰辛,我感受到了什么叫工作的压力,我得到了很多,唯一失去的是我的单纯,附带着失去了我的第一次,给了一个我不喜欢的女孩。

琴走了,我的心也不在了,我梦想着深圳的白领生活,我的梦想就象在海面上翱翔的海鸥,我梦想着沐浴着柔和的海风,飞上云霄,我梦想着面向狂风暴雨,坚定地向自己的理想冲刺。

那一年的9月,我站在海边,我知道,未来的日子,不再是如此的安逸,不再是如此的颓废,也不再有柔和的海风,不再有温柔的琴,不再有义气的军哥,我的生命就象一张白纸,才刚刚开始绘画着美好的明天。

那一年的情人节,我走上了第一个工作岗位,那一年的国庆节,海风把我带到了海边,也把我吹离了海边。

本文内容于 2008-4-21 10:21:04 被枪通条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