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誉 定鼎 第三十四章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33/


清晨的阳光淡淡散落,一辆辆隆隆行驶的战车上被若有似无的镀上了一抹霞光。萧扬望着车窗外的冬景“嘿,到底是新年了,这景色都似乎不一样。感觉不错!”

司徒涛撇撇嘴“得了你,还景色不一样,感觉不错!你这真要再多愁善感下去,非得能成一诗人,写出什么绝篇出来。‘啊,冬天啊!啊,大地啊!估摸着你也就这水准’。”

“扯淡,我是那种境界的人吗?你这也叫绝篇,也忒小看我了。”萧扬反驳道“就我那文采,少说我也能冒出一两句什么‘大地啊,你落满雪!天空啊,你下着雪!”

指挥车内的几个军官都-噗哧-笑出声来。司徒涛更是笑得眼泪都出来了“我操,你这也太有文采了。真让我服死了!照你这水准,等对日战争结束后,占领当局的教育部长应该由你来当。你就努力工作、培土栽花,好好给日本人的下一代推广推广你的后现代主义诗歌!”

“哎,司徒,你这话说的可不对!”萧扬一本正经的纠正到“这教育部长是说谁当就谁能当的吗?那得靠什么?博学多才啊。本人虽不才,但教育好日本小崽子的水平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再说了,等以后我中华威震天下的时候,谁还绕着舌头学什么鸟语英文啊,一个个还不都得来学习咱们汉语、普通话。所以咱们除了打仗、拼天下,也得好好学习,多写诗歌,将来留着那些老外们来大着舌头读‘大地啊,你落满雪!天空啊,你下着雪!’”

看着萧扬那一本正经的表情,司徒更是笑得喘不过气来了。

“司徒,你说这脑袋们都在想些什么呢?日军第8、第13、第20、第107、第218师团已经被我们兜起来了,可是总前委居然不让我们去吃掉这些日军,反倒是要求我们直接向东进军。我们这一走,这口袋不是又开了缺口吗?”萧扬忽然的收起了笑容。

司徒涛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脑袋们的想法谁知道呢?我也纳闷着这件事呢?要说围歼日军5个作战师团的任务也不小了,可是总前委却偏偏好像是要我们不要参与似的。”

“我感觉这种架势就和二战中德国装甲部队的‘闪电战’模式差不多”萧扬比划着手势“突击,充分发挥部队的机动性,而后将敌人的重兵集团交由后面的部队来围歼。”

“脑袋们不是也想搞什么‘闪电战’吧!”司徒涛皱起了眉头“可是我们这样的孤军突进也太危险了吧!后勤补给线拉得太长可不是什么好事!”

萧扬沉默了,望着车外的冬景,他心中隐隐约约有着一丝的担心。毕竟中国军队从来没有尝试过‘闪击’这种作战方式。如果总前委真是想打一场现代战争中的‘闪击战’,那么或多或少都会遭遇到一些挫折的,这是不可避免的。任何一支强大的军队都是在战争中学习进步的。去从失败中吸取教训,在胜利里总结经验,教训与经验总是伴随着军队的成长,如果没有这种学习的过程,那么这支军队也不可能成为一支真正意义上的百战雄师的。

新年的第一天,攻势如潮的中国军队便尝到了失败的滋味。这也是中国军队自登陆本州以来第一次失败。近卫集团军第82步兵旅第5步兵营在仓吉市的下北条遭到了日军的伏击。

作为前卫营的第5步兵营正在沿着山阴道向仓吉市攻击前进。作为交通要纽的下北条就是仓吉市的西大门,铁路山阴本线、北条仓吉道路、320道、250道均在此汇集。要想进取仓吉市就必须首先攻占下北条。根据卫星情报和无人机的图像看来,原先部署在此的日军第4师团一部早已经撤向了仓吉市区,下北条沿线根本没有什么日军防御力量。

而事实的情况却是,日军第1空降旅团(大陆战争后重组,原先的第1空降旅团在江北防御作战中被第12集团军围歼)却已经从中央保健医院的方向,悄然的进入到了预设防御阵地中,而第4师团的撤离只是为了迷惑中国军队的伎俩。日本人巧妙的利用了中国军队的太空侦察情报优势,给进攻的第82步兵旅设下了一个圈套。

虽然和其他甲等师团一样,第1空降旅团也是在大陆战争后重建的,但这个重建后的第1空降旅团的战斗力却丝毫不比原先的第1空降旅团差多少。甚至作风上还要凶悍上几分。这主要是由于不同于其他普通师团,第1空降旅团一直都是日军陆军参谋部的建设重点,有着日本陆军精华之称。而重建的部队都是由原先的退役老兵构成,第1空降旅团的性质决定了这支作战部队的作风、士气等各方面都要远强于其他重建的甲等师团。

反观中国方面,一连串的胜利使得各作战部队从上自下都弥漫着一股过分轻敌的思想。很多中国士兵都以为在经过空军的狂轰滥炸之后,日本人便都撒腿逃跑了,即使不跑的也没有多少战斗力了。地面装甲部队和步兵只是负责打扫战场罢了。更为令人担心的是,这种轻敌骄傲的思想不仅仅是士兵和下级军官有,甚至就连一些中高级军官都认为,铁甲洪流之下,进军东京已经为时不远了。自古以来‘骄兵必败’,第82步兵旅第5步兵营的下北条惨败也就再次证明了这一亘古不变的定理,也使得中国军队吸取了这一血的教训。

‘卫星图像、侦察部队的无人机图像,这些高科技的手段可以使得自己能够充分的察觉对方的动向,飞机大炮可以从肉体上消灭敌人’不知不觉中,中国军队陷入了美军过分强调火力优势的错误思维方式。火力打击优势固然重要,但偏离了原先的初衷,陷入到‘唯武器论’的怪圈之中,那就危险了。所以说,下北条之战的失利是必然的,不可避免的。这场战斗的失利但也有益处,可以这样说,正是下北条惨败,才使得中国军队自上到下、从将军到士兵迅速的清醒了头脑,战胜敌人单靠武器是不行的,光有火力没有战术是打赢不了战争的。中国军队战胜一个个强敌靠得不是先进的武器,而是战斗的意志和古老民族的聪明智慧。

从第5步兵营发起对下北条的进攻开始,最后失败的结果就已经被注定。在一如常往的炮击之后,第5步兵营的侦察排率先进入街区,侦察排并没有发现日军的踪影,似乎这进一步的证明了情报的准确性,日军的确已经撤退了,只留下一个空荡荡的城镇。

随后第5步兵营的主力开始沿着北条仓吉道路向东南方向挺进。1连在左翼,2连在右翼,3连和营部位于中央偏后位置,侦察排在前,火力支援排和防空排在后翼,标准的菱形攻击阵型。而这个时候的日军第1空降旅团正静静等待着第5步兵营进入伏击圈套之中。

当第5步兵营的主力开始越过铁路山阴本线时,攻击开始了。侦察排的VN-3装甲侦察车的雷达屏幕上突然出现密密麻麻的脉冲信号时,侦察排长便意识到了情况的不妙。然而,甚至来不及发出预警信号,整个侦察排便全完了。十余枚‘MAT’重型反坦克导弹从四面八方呼啸而来,将侦察排的四辆VN-3装甲侦察车炸成了四堆燃烧着的车体残骸。

随即,整个第5步兵营都开始遭到日军的攻击。一门门105毫米轻便榴弹炮从建筑废墟中推了出来,掀去遮盖着的防红外侦察网,对着中国军队的行军队伍便是一阵狂轰。炮击诸元都是事先计算好了的,日军炮手们所作的就是在极短的时间内,将弹药基数全部砸出去。

由于第82步兵旅是属于轻型机械化旅,基本上都是装备着防护力有限的轮式装甲战车,所以日军的‘MAT’重型反坦克导弹可以轻而易举的将这些防护力有限的轮式战车撕扯成碎片。

一辆辆战车在接连的爆炸声中冒起了滚滚浓烟,迅速下车的中国士兵则无遮无避的暴露在街面上,各种轻重火力疯狂的扫射过来,炮弹一发接着一发的落下,漫天的炮火下,中国士兵伤亡惨重。铁路山阴本线的铁轨两侧躺满了中国士兵的尸体,散布着一辆辆被击毁的战车残骸。枪林弹雨之中,第5步兵营的士兵虽然死伤惨重,但依然顽强抵抗着。两辆营指挥车在第一波攻击中便被日军反坦克火力给击毁了,整个营指挥枢纽被一锅烩了。没有了统一的指挥,各作战连只能各自为战,拼命的组织反击。

位于后翼位置上的火力支援排是整个第5步兵营反应最快的作战分队。袭击一开始,全排六辆120毫米6X6轮式自行迫榴炮便立即后撤,并组织炮火为遭受袭击的营主力提供掩护。召唤来的炮火也开始砸向那些建筑废墟。中国军队开始逐渐组织起了反击。

事实上,正是火力支援排拼命射出的烟幕弹才使得第5步兵营避免了全军覆没的危险。因为日军第1空降旅团部署了大量的狙击手,专门射杀中国军队的指挥官和通讯兵。这也是下北条之战中,第5步兵营损失了几乎全部连、排级军官的原因。

等到第82步兵旅主力赶来的时候,日军第1空降旅团早已经分散撤离了,只留下一个伞兵连殿后掩护。被怒火激红了双眼的第82步兵旅召唤来了空军,用漫天而下的杀伤燃烧弹将将这个殿后掩护的日军伞兵连连同整个下北条,一起烧了个精光。

一战下来,第5步兵营几乎被打得不成建制,全营存者仅有30%。除了位于后翼位置的防空排和火力支援排,全营几乎所有的营、连、排级军官全部战死。车辆损失大半。

默默打扫战场的第82步兵旅的士兵们看着那一具具牺牲了的战友的遗体,那四散纷落的车辆残骸,几乎没有人不慯然泪下。这便是血的教训,一份为骄狂轻敌付出的昂贵账单。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