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家旧习漫谈

客家人有不少传统习俗,影响久远的主要有三。

一是敬鬼神。无论是远古时代,还是小农经济社会,人类在与大自然的抗争中经常处于不利和无力的境地,对变幻莫测的自然界萌发出各种猜想,鬼神论应运而生。客家人既信鬼,也信神。就鬼魂而言,客家人相信“生死轮回”,认为人死后精灵不灭,或升天成仙,或投胎转世,或阴间做鬼。鬼的称谓有很多,在家寿终正寝的为家鬼,暴死荒野的叫野鬼;善解人意的叫善鬼,助纣为虐的叫恶鬼;悬梁自尽的叫吊死鬼,尸首分离的叫砍头鬼……还有万物修炼成精的鬼怪,什么蛇精、狐精、鲤鱼精等。至于神明,不同教派,有不同称谓,种类繁多、难以尽数。如道教,最大的神是玉皇大帝,最小的是社官老爷、土地公公等。佛教最大的神是释迦牟尼,最小的是罗汉、比丘等。客家人过去主要信奉道佛两教的神,现在,也有信奉***和天主教的。客家人每当家运不济、身体不适、婚丧嫁娶、逢年过节等,都会举行祈天地、敬鬼神、拜祖宗仪式,甚至举行捉鬼、跳神、念经等活动,整个过程充满了对鬼的恐惧、神的敬畏、佛的虔诚。

在科技昌明的今天,不少客家人对于敬鬼神仍乐此不疲。每逢大年初一,无论男女老少,不管贫贱富贵,信众都爱去上头香、拔头筹,希望一年交好运、中彩头;无论收入多少,不管来之难易,平时都舍得给寺庙捐款捐物,祈求花钱消灾、保佑平安。其实,就鬼来说,它是封建迷信,也是为人之道。客家人认为,在生产生活中,如果你真心待人、与人为善,事事成人之美,处处问心无愧,就定能避免鬼魂之害,得天时地利人和。反之,如果你事事弄虚作假,处处恶贯满盈、丑态百出,就难免会碰到鬼,多行不义必自毙。可见,世间本无鬼,庸人乃自扰。至于有形的神佛,皆是由木头、泥巴等雕塑而成的工艺品。它寸步难移,除了供信众顶礼膜拜外,确是个毫无知觉的泥木疙瘩,哪来的神通,怎能救苦救难?若遇水火灾害,自身难保,岂能保你!但凡“为人正,为官清,清正廉明见佛不拜又何妨;为人邪,为官贪,贪赃枉法见佛就拜又何用?”可见,神佛本无灵,善恶人自知。

二是信天命。小时候常听人们抱怨:“人的命天管定,胡思乱想不管用”;“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长大后才知道这种怨天忧人、悲天悯人的天命观源于儒学。孔子不信鬼神,信天命。当年他率领弟子周游列国、四处碰壁,无人采纳他的政治主张,面对悲喜无常的人生哀叹:“高深莫测的是天,无可奈何的是命。”随着儒教的兴起,天命观也大行其道、远播八方。客家人信天命,面对人生的大喜大悲、浮沉成败,喜欢认命。比如,为什么有的人金榜题名,有的人名落孙山?有的人生意兴隆,有的人血本无归?有的人一帆风顺,有的人一生坎坷?有的人功成名就,有的人折戟沉沙?有的人丰衣足食,有的人饥寒交迫?等等。这种只看结果,不问因缘,把人生的大起大落、荣辱兴衰全归咎于命运的好坏是错误的。

命运,说有则有,说无也无。所谓有,是指一个人何时、何地出生,父母是谁,是男是女,是美是丑,凡此种种,皆由命造,先天无法选择,“大家都是命,半点不由己”。所谓无,是指一个人走向何方、成功与否、是强是弱、价值大小,凡此种种,皆由人为,后天靠自强、成功靠选择。初始阶段,英雄和小人本无大异,正是一次次不同的选择使他们最终泾渭分明。面对黄赌毒,接受与不接受,瞬间须作出选择,如选择前者,可能从此步入深渊、难以自拔。面对不义之财,选择取,可能导致良心不安或身败名裂。人生在世,惊天动地、舍生取义的场合并不多,名利权色、平凡小事的选择却很多,如选择读书,可能因知识改变命运;选择喜欢的职业或上司,可能因此改变命运;选择好的生存空间,可能因环境改变命运;选择修养,可能因性格改变命运;选择强身健体,可能因身体改变命运等等。总之,人生成败非天命,全凭正确的选择。

三是看风水。公元880年,黄巢攻克长安,时任唐钦天监国师的杨筠松私取宫中《玉涵秘经》、《天机阴阳书》等秘籍,断发南逃,一路览名山大川,察地形走势。当他来到江西虔州时,看到处山清水秀,喜远离中原战乱,便停止漂泊,先后在赣县、于都、宁都等地落脚,一面用平生所学为民解难,深得百姓敬重;一面择徒传授奇术,创“形势派”堪舆理论。千百年来,赣南客家对风水的迷信和推崇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过去的风水传说不仅神乎其神,而且多如牛毛。

风水是迷信,毋容置疑,迄今仍非国家所倡导的文化活动。不过,无论是过去,还是今天,风水确有很多信众,这也是事实。2006年,我参加由赣州杨筠松文化研究会主办的第一届中国风水文化国际学说研讨会时,翻阅了该会收集来自世界各地的80多篇文稿,感觉有三:即玄学多,科学少;传说多,实证少;牵强附会的多,叙事说理的少。会上,大家对“世界风水在中国,中国风水在赣州”并无异议,但对赣州风水在哪里却争得面红耳赤。不过,有位来自马来西亚的学者称:风水文化是中国的国粹,当年日韩等国的遣唐使多次来华学习而不能得,为不影响双边关系,朝廷命人搞了一套相反的风水理论搪塞,现仍在日韩等国盛行,并正在积极申报联合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他大声疾呼:对这种抢夺中国的文化遗产的行为,我们不能坐视不管、无动于衷,否则将后悔莫及。2007年,有位叫金惠贞的韩国女学者,千里迢迢来赣州,并用中文做了大会发言。她在文章开篇写到:“当今,在韩国、中国、日本甚至西欧,对风水的关心和热情不断升温,随之而来的对风水的研究也呈现出活跃之势……”我想,我们不要老去争赣州风水在哪里,而要多去争世界风水在中国。否则,又会出现韩国成功申报“端阳祭”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时的滑稽与尴尬。今天,发达国家不仅在拼命掠夺世界有形资源,同时也在加紧掠夺欠发达国家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对此,我们要高度警惕,妥善应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