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狙击手 第二章 在苏联 四十六 单方面屠杀(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93/


“思成,没想到你也来苏联了,我都还以为这辈子没有机会和你见面了呢。”伊万见到这个自己昔日的得意弟子有些不胜唏嘘。

“师傅,我也好想你,刚才我都还在想如果能有机会再见到你该有多好呢。”杨思成也有些激动。

两个人在一起有说不完的话,将双方这几年各自的经历说了个遍,当杨思成讲到野狐囤全村都被“满洲国兵”(伪军)屠杀了的时候,他的眼圈红了,伊万听后气得捏得拳头“格格”作响,他恨恨地说道:“这帮畜生,早晚一定要他们血债血偿!”

杨思成默然了,是啊,外敌入侵不可怕,可恨的是那些认贼作父、为虎作伥的汉奸卖国贼,这个国恨家仇是一定要报的!由于战火曼延,自己不得不滞留在异国他乡,如果有机会,自己一定要争取早日回国打鬼子杀汉奸。

“你不知道,这个小家伙也和你有一样的遭遇,他的家乡在叶利尼亚,后来被德军占领了,整个村庄全被屠杀了。”伊万指着那个发呆的小男孩说道。

那个小家伙听到说起自己的悲惨遭遇,想到全村被屠戮殆尽的惨像,他的脸上露出仇恨的神色,表情也不再呆滞了,杨思成知道,这道坎小家伙总算迈过去了。

“好小子,没看出来啊,你居然已经获得了两枚红星勋章了,师傅都自愧不如了啊。”伊万有些羡慕地看着杨思成拿出来的两枚红星勋章说道。

“不过你师傅我也不差,这段时间我已经干掉了70多个德国佬,上级正准备给我请功呢。”伊万有些自得地说道,对杨思成他可不会虚伪什么。

“来你们两兄弟认识下,克瓦什宁,这个就是我刚刚对你说的那个了不起的中国男孩杨思成,他现在可是一位了不起的狙击手,以后你可要多跟着他学着点。思成,以后有什么事情可得多照顾着点你师弟呀。”杨思成点了点头,他觉得自己和这个小师弟确实很有缘分,相同的遭遇让他不免有了同病相怜的感觉。

师徒三个一直聊到很晚才睡,天快亮的时候,杨思成和伊万把还在酣睡中的克瓦什宁轻轻拍醒,三个人吃过简单的早餐后就进入了防御阵地,这段时间他们的任务就是协助战壕里的士兵们抵御德军的进攻。

德军的进攻已经呈现出强弩之末的势头,装甲车辆这些由于低温影响,很多无法正常运行,无力为步兵提供什么支援,就算勉强发动起来,面对着苏联红军那铺天盖地的犀利炮火也只能无奈地接受灰飞烟灭的命运。

尤其是“喀秋莎”火箭炮齐射时那壮观的场面令杨思成印象相当深刻,随着火箭发动机巨大的轰鸣声,一条条火龙拖着长长的尾焰飞向目标区域,进攻的德军士兵企图依靠装甲车辆的掩护躲过杀伤,但火箭炮弹很轻易就撕碎了坦克的外壳,将这些看起来牢不可破的钢铁堡垒炸得粉碎,巨大的威力、密集的覆盖范围让陷入火网的所有物体都不堪一击。

仅仅11月16日到12月5日德军在莫斯科附近就死伤15.5万余人,损失坦克约800辆、火炮300门、飞机近1500架,战斗的惨烈由此可见一斑。

德军曾经无往不利的装甲集团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迫不得已只好派出步兵开始打起了阵地战。

杨思成他们的任务就是尽可能多地消耗掉敌人的进攻兵力,杀伤对方的战斗人员,而遭到苏军狙击手迎头痛击的德军也开始派出部队里优秀的射手和苏军展开了抗衡。

德军一等兵汉克斯是个枪法相当出色的射手,他使用普通的毛瑟98K在四百米内5发子弹的成绩能达到48环,他的部队在连续遭遇到了苏军狙击手的重大打击后,连长坐不住了,他命令汉克斯带领几组神枪手展开了一系列的反击。

雪越下越大,整个世界笼罩在一片冰天雪地里,已经到了滴水成冰的地步,严重缺乏冬衣的德军士兵们躲在战壕里瑟缩着身体,刺骨的寒风象把尖刀恨不得刮走他们身上所有的热量。

汉克斯和几个神枪手战友们穿着用白布制作的简易雪地伪装服悄悄地趴在冰冷的战壕边上,由于后勤供应不上,这些略微发黄白布还是从苏联老百姓家抢来的,这该死的天气确实太冷了,呼吸带出了身体里的热量散发在空气中,形成了一小片茫茫的白雾。

对面300米外苏军阵地看起来还算风平浪静,有些刚参加战斗的苏军士兵经历过最初的恐惧,又见识过自家火箭炮发威的场面后有些盲目乐观,认为威震天下的德军也不过如此,几个刚从老百姓变成军人的苏军士兵得意忘形地直着腰在临时挖掘的低浅战壕里走路,顶上的钢盔暴露在战壕外面一大截,但是汉克斯他们很快就用手里的枪让对面那些业余军人领教了什么才是真正的训练有素。

汉克斯带领手下的7名神枪手躲在战壕里迅速寻找到各自的目标,随着他一声令下,散布在战壕里不同位置,分成四组的8条步枪几乎是同时开了火,一阵硝烟消散过后,苏军战壕里刚刚还大剌剌满不在乎的8名士兵就成了枪下亡魂,有个苏军士兵看到身边的战友倒下了,想上去抢救,结果头稍微抬高了点,就被一发子弹夺去了性命,爆出的血雾染红了一大片雪白的大地。

一个苏军机枪手想展开火力实施压制,捷格加廖夫轻机枪刚刚开始嘶吼,就被汉克斯射出的子弹割断了声带,一发7.92毫米的子弹轻易地击穿了苏军机枪手头上的钢盔,苏军阵地上一时谁也不敢轻易冒头,一旦有谁不信邪想要强自出头,必然就有一发接踵而至的子弹无情地宣告他生命的终结。

面对着这种单方面的屠杀,苦无良策的阵地指挥官不得不向上级紧急求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