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为妓虽是亡国之后的事,但“为后不如为娼”的感慨,仍不免叫人喷饭!

我国历史上的皇后、皇太后很多,但像南北朝时期北齐胡太后这样荒淫无度、寡廉少耻、竟然以做妓女为乐的皇太后实属罕见。

胡太后是北齐安定郡(治所在高平,今宁夏固原)人,其父姓胡名延,母亲姓芦。天保(北齐文宣帝高洋的年号,公元550年——559年)初年,长相出众的胡氏在朝廷选美中被选为长广王妃。公元561年,武成皇帝高湛继承了北齐的皇位后,将长广王妃胡氏册立为皇后。

胡氏虽然贵为皇后但却并不得宠,因为武成皇帝宠爱的人是嫂子李祖娥,武成皇帝因此常常留宿在昭信宫,而将胡皇后冷落在一边。生性淫荡的胡皇后耐不住寂寞,竟然与宫中“诸阉人亵狎”。当时,武成皇帝最亲信的大臣是给事中和士开。因此经常出入武成皇帝身边的和士开很快便引起了胡皇后的注意,她开始频频向和士开抛媚眼。和士开为了巩固自己在朝中的地位,自然非常乐意与胡皇后亲近。两人因此一拍即合,很快便勾搭成奸。

野心勃勃的和士开有了胡皇后这个靠山之后开始不满足于“亲信”的地位。为此,和士开劝武成皇帝传位给胡太后的儿子、太子高纬,自己做一个耳根清静的太上皇,这样便可以无牵无挂地享乐。昏庸无能的武成皇帝采纳了和士开的建议,于公元564年让位给太子高纬。从此深居简出,尽情享乐。三年后,武成皇帝高湛终因酒色过度而亡。

太子高纬继承皇位后,尊母亲胡皇后为皇太后,胡太后和和士开的奸情没有了障碍,更加肆无忌惮,朝廷内外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许多正直的大臣对此极为不满,纷纷上奏皇帝高纬,要求处死和士开。年少昏庸的后主高纬惧怕得罪母亲胡太后,只好忍气吞声,不敢采取任何行动。和士开乘机重用亲信,排除异己,一时权倾朝野,地位显赫,被皇帝高纬封为淮阳王,成了北齐王朝里的大红人。

和士开自以为有了胡太后这张王牌便可以横行天下,畅通无阻,做梦也没有想到一张谋杀他的大网正悄悄朝他撒来。原来,皇帝高纬的弟弟、琅琊王高俨早就恨透了和士开。高俨知道胡太后的妹夫冯子琮与和士开一向不好,遂与冯子琮密谋,在和士开上朝的路上,派心腹杀了和士开。

和士开死后,难耐寂寞的胡太后借拜佛之名,经常出入寺院,很快又与寺院里的昙献和尚勾搭成奸。两人一开始仅仅在寺院里的禅房里幽会,后来胡太后竟然以“讲经”为名将昙献和尚请到武成皇帝生前经常居住的内殿里,“日夜与昙献寝处”。

胡太后与昙献的奸情犹如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就连寺院里的和尚们也暗地里将昙献和尚“谓之为太上者”。只有皇帝高纬还蒙在鼓里。有一天,高纬入宫给母亲胡太后请安,发现胡太后身边站着两名新来的女尼姑长得眉清目秀,非常漂亮,心中顿生爱慕之情。从母亲房间出来后,他当即下诏令两名漂亮的女尼进宫“侍寝”。当天晚上,两名女尼姑被带到高纬的寝宫后,高纬欲和她们行鱼水之欢,没想到女尼姑竟然死不相从。高纬大怒,命人强行将她们的衣服扒光,这才发现“宫女”原来是辗转男扮女装的年轻和尚。

原来这两名“宫女”是昙献手下的小和尚,因为长得漂亮而被胡太后看中。胡太后欲把他们带回宫中淫乐,又怕儿子高纬知道,为掩人耳目遂将两名小和尚乔装打扮成女尼姑的模样带进宫中。高纬不明就里,强行将他们带回自己的寝宫,从而将母亲胡太后的奸情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高纬明白了母后的秽行后,恼羞成怒。第二天,他下令严查两名小僧的来历,结果将昙献和尚也挖了出来。事情真相大白后,高纬下令将昙献和尚和两名小僧全部斩首,将母亲胡太后迁居北宫,幽禁起来,并下令“内外侍者一律不得与太后相见”。追查中,高纬还发现元山王等地方官吏“皆太后之所昵也,遂下令一并诛杀。

公元577年,北周一举灭了腐败的北齐王朝,胡太后因此重新获得了自由。当时,胡太后年龄不过40岁,虽然徐娘半老,但风韵犹存。失去了皇太后地位而又十分淫荡的胡太后竟然和她的儿媳妇——齐后主高纬,年仅20多岁、正是风华正茂的皇后穆邪利(小字黄花)一起在北周的首都长安闹市区里沦落成妓女,消息传开后,长安人士争相前往,一时盛况空前。恬不知耻的胡太后竟然兴奋地对儿媳妇穆皇后说:“为后不如为娼更有乐趣。”

隋文帝开皇年间(公元518年——600年),胡太后病死在长安,结束了她那丑恶而又淫荡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