脊梁 第一季 烽火九州 第一百九十四节 胜利大反攻(10)——我俘获了“加贺号”续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02/

民国二十九年(1940)八月二十八日晚 上海 高桥外海

看着迅速的沉入水的军舰和水面上呼救的日本水兵日军才真正的意识到威胁来自水下,所有的军舰迅速的展开了反潜攻势,日军的声纳兵很快的就傻眼了,这、这是什么啊!

原来武太行很清楚在如此狭窄的长江水域中使用潜艇作战很容易被日军的声纳探测到,于是武太行紧急命令兵工部门生产了几百个可以用来迷惑和干扰日军声纳大功率发生源并派出蛙人部队早在头一天便把这些设备和电缆送到了水中,在攻击开始后武太行便命令打开了这些设施,这下子可好了,好玄没有把日本声纳员的耳朵直接报废了,既然声纳定位没有可能那么在如此狭窄的水域进行反潜作战总可以吧?结果还是不行,虽然这一片水域并不大,可是从来就没有进行过反潜是咱的中国方面舰队这时候就算是想要进行反潜也不行了,原因很简单,他们没有足够的深水炸弹,准确地说他们根本就没有深水炸弹。

“巴嘎!巴嘎亚卢!一群饭桶!一群饭桶!”坂垣征四郎中将在得知了如此庞大的舰队居然没有携带一枚深水炸弹的时候不停的骂着,尽管如此他还是被忠心耿耿的清水光美中将给“拖”上了交通挺上了另一艘军舰,无可奈何的日本海军部队为了防止我军部队会持续对停泊在长江狭窄水域中的舰队实施攻击迫不得已将大型军舰后撤了大约十几公里后还是向着可以水域实施覆盖炮击,他们妄图使用这样的手段消灭我们的潜艇部队,可是日本海军的军舰万万没有想到,就在他们全神贯注的对可疑水域炮击的时候又有三条火光已十分高的速度向着水面上的日军军舰冲了过来。

虽然这一次的日军军舰上的防空哨位很早的便拉响了防空警报也切切实实的进行了防空作战,,可是他们的努力似乎都是徒劳的,因为我军的飞弹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时速接近一马赫的飞弹是很难阻击的,但是有时候也会有瞎猫碰上死耗子的时候,就在其中一枚飞弹马上就要击中目标的时候意外的被一枚二十五毫米口径的防空机关炮的炮弹击中凌空爆炸了,尽管没有直接的命中目标,可是如此强烈的爆炸爆炸还是在军舰的一侧造成了巨大的破坏,而我军的另两枚军舰则在经过了s形曲线的规避前进后准确地命中了日军的军舰,虽然被击中的日军军舰没有沉没但也燃起了熊熊的烈火,面对这样危险的处境,清水光美中将不得不命令主力舰队继续后撤,一支撤到完全看不见上海的灯火的地方才命令舰队呈防空队形展开。

这样,庞大的“加贺号”的周围就只剩下了为数不多的几艘炮艇和空中巡弋的几架水上飞机了,至于航母上的那些人则要一边救火一边防止我军的鱼雷和“自杀飞机“的攻击,就连厨房里的厨子和工程师都抱着一支三八大盖蹲在甲板上进行警戒,同时日军又不得不派出人力抢救那些先前落水的日军官兵,而所有的人都没有注意到就在刚才的混乱之中已经有一些不速之客潜入了“加贺号”航空母舰,他们就是我们的“战神之刃”特种部队的小伙子们。

想要在日本鬼子绝对优势的海空军的眼皮子底下将一艘已经失去了动力的军舰拖走是一件绝对不可能的事情,武太行也没有愚蠢到那个地步,其实武太行的真正意图就是要一艘完好无损的“加贺号”永远的留在中国,在中国,这艘军舰自然是属于中国的了,那么怎样才能将军舰留在中国呢?在研究了007同志冒着生命的危险传出来的“加贺号”从下水开始的这些年中的几乎所有的改造图纸后武太行终于想到了办法,那就是在将加贺号的部分主要的舱室封闭后打开并破坏通海阀给“加贺号”注水让他沉掉,这就需要我们的人上船完成武太行的部署。

在日军众目睽睽之下想要潜入“加贺号”显然有些痴人说梦的感觉,于是武太行边设计了这一系列的环环相扣的调虎离山之计,这不,咱们的特种部队正在这艘巨大的航空母舰的底舱活动,由于手中有着敌舰准确图纸和详细的作业要求士兵们开始在分组崔底舱进行封闭,由于大多数的日军官兵都被抽调到甲板上了因此我军部队对于底舱的封闭并没有遇到太多的阻碍,即便是遇到了,那些赤手空拳的日本水兵也会被我军战士迅速的解决掉,当然了,大多数情况下即便是日军发现了我军的官兵也不会做出敌意的举动,原因很简单,他们根本就没有意识到那是敌人,看到装备精良的我军士兵的时候日本水兵还以为是精锐部队护送什么大人物到底仓来查看损失情况呢,于是那些猪一样蠢的日本兵居然纷纷放下手中的工作敬礼致敬起来,可是他们到死也不会明白为什么他们的长官会用子弹来奖励他们呢?

不得不承认日本人在制造这艘军舰的时候下了很大的功夫,制作工艺在当时的历史条件看来也算得上是登峰造极了,在这艘军舰里几乎接近底层的几个层面上的任何一个舱室都可以看作是一个坚固的水密隔舱,这样即便是日军军舰同时被多枚鱼雷击中也还是有很强的生存能力的,即便是一定下沉的情况这艘军舰也是有着进行最后的反击和进行人员、物资的转移的机会,可是今天日本军舰良好的构造和设计却为武太行服务了。

“大队长,一号小组发现三层的一个大仓室内有大量的日军,怎么办”通讯兵小声地报告,虽然不对已经装备了世界上最先进的摩托罗拉手持双向对讲机SCR536 Handie-Talkie,可是为了保证行动的最大隐蔽性,目前我们的士兵还是在靠着敲击受话器暗号进行无线电联系。

“命令他们使用毒气!”这里是特种部队,曹振远上校完全可以自行决定是否使用化学武器。

“是!”

仅仅十分钟,大日本帝国生产的威力巨大的化学武器便夺去了那上百名年轻的日本水兵的生命,本来这些愚蠢的日本水兵是有机会逃生的,可是他们在看到我军通过通风管道释放的毒气后还以为是自己的军舰上的气体发生了泄漏了呢!就这样他们便死在了抢险的路上和自己的工作岗位上,我们的战士在舱内的最后一声呻吟消失后迅速的穿过该舱。

……

“大队长,油库封存完毕!”

“大队长,一号武器库封闭!”

“二号武器库封闭!”

“四号武器库封闭!”

“一号机库被封闭!”

“二号附属动力室封闭!”

“士兵餐厅封闭!”

“医疗舱封闭!”

……

“零件仓库封闭!”

“冷库封闭!”

“大队长,各部队已经完成任务并已经开始撤回,驻守三号动力舱的士兵请示是否切断电力?”

“所有的担负破坏任务的小队都回来了没有?”为了防止日军部队在我军打开通海阀后进行抢修,曹振远上校除了破坏了部分船舱的密闭设施和把很多船舱锁死外还派出了大量的工兵部队在日军的必经之路上设置炸弹。

“没有,还有一支小分队正在作业。”

“怎么回事?这么慢!他们还要多久?”曹振远上校焦急地问。

“最少还要二十五分钟。”通讯员低声报告。

“再等等吧!”如果是按照纪律的话曹振远少校这个时候应该做的是马上切断日军全舰的电力后率领部队撤离,可是一个共产党人的良知却不允许他放弃任何一个士兵。

……

与此同时“加贺号”舰长室里的气氛同样有些怪异,因为“加贺号”的舰长由于一直联系不到底舱的第三动力室为尾部的抽水机供电此时已经发现了有不对劲的地方,

“怎么,还联系不上?”舰长的额头此时已经渗下了汗水。

“报告舰长阁下,我们不光和第三动力室联系不上,我们已经和整个的底舱失去了联系!”参谋军官十分无奈的回答。

“通讯部门怎么说?是不是线路有问题?”

“舰长阁下,通讯部门认为这种可能很小,因为接近十条的独立线路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全部发生问题。”

“不好,有问题!马上命令陆战队下到底舱去看看!”感觉到危险的气息的舰长大呼。

“哈伊!”参谋军官迅速的拿起电话给正在参与救火海军陆战队军官下达命令,结果呢,命令传到海军陆战队军官那里到他将海军陆战队武装(在军舰上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资格携带自卫武器的)好带到甲板下已经过去了十五分钟。

……

得到命令的日本海军陆战队开始匆忙的向底舱搜索前进,结果这些训练有素的大日本帝国士兵们却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难题——炸弹,通向底舱的几乎每一扇门上都绑着威力巨大的炸弹,而且这些炸弹都至少有五重的反拆除设计,不光如此,很多士兵还被所受都能碰到的一种布袋形状的低杀伤力地雷所困挠,因为这种低杀伤力的地雷虽然威力不是很大但是也足以将一个士兵的手炸掉或是脚炸断,即便是碰到装药不足的地雷也是足以将一个士兵的某处炸得血肉模糊的。

此外那些中着的,没死的,满地哀号的日军士兵也给了其他的日军士兵以很大的心理压力,日军的士兵们此时开始风声鹤唳起来,补缸如此日军某些部位也遭到了我军的确确实实的打击,虽然在人数上日本海军陆战队的士兵是绝对的优秀的,可是军事素质和装备的差距在这样狭小的船舱中更加容易体现出来,第一个遭遇到我特种部队的日军小队便在一个强光手雷闪过后伴随镇一阵噗噗的声音倒下了,他们到死也没能明白究竟他们碰到的是什么东西?

……

今天开车去海边玩了,这些又是拿手机码的,大家不要介意哈!还有就是谁知到哪里有修蓝牙键盘的地方,小弟的键盘掉到水里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