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序章 第二部 内战 第十三章 间谍网 第六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


距嘉义70公里的湖光七天前发生一起凶杀案。死者叫章庆生,是一个珠宝技师。章庆生祖辈都是技艺精湛的珠宝技师,本人更是登峰造极,在鼎湖及全国珠宝店名气很大。说起“钻石章”,业内无人不知。

章庆生在湖光城有自己的珠宝加工厂,厂子就开在自己家里,生意一向很好。章庆生也算湖光数得上的富人。他有几个徒弟,是那种传统的吃住在师傅家,工作白干不拿工钱的徒弟。一直等艺成方离开师傅自立门户。章庆生已经成名,一般的活不亲自动手,只是指点一下徒弟而已。

七天前,应约来取珠宝的客人发现章庆生家门紧闭,便问邻居章师傅是否举家外出了,邻居说没有吧,昨天还见他媳妇呢。这个时候仍家门紧锁确实反常,邻居便向警察局报了案。警察马上来了,翻墙进入章庆生家,发现章家一门五口和三个住在师傅家的徒弟都横死家中。这是湖光历史上从未发生的大血案,立即震惊了全城。

章庆生是家庭式工厂。珠宝加工就在家内进行。因为是做珠宝加工的,安全措施比一般的人家强的多。甚至安装了当时很少有的报警器。但警察现场检查,发现报警装置都被破坏了,根本没有发生作用。现场死亡的男女老少八人死亡时间都是案发前一天晚上。其中章庆生死前曾受过严重摧残,有两个手指的指甲被用钳子拔掉了。凶手一定是追问过什么。

湖光警察局认为案情严重,第一时间便通知了保安总局鼎湖分局。2处主管的业务里有一项是珠宝业,游处长立即带着两个部下赶到湖光,再次勘察了现场。只能肯定凶手手法即凶残又老练,他们的目的是追查某件事或某个人,目标是章庆生,因为其他人都没有受到摧残。他们的被杀应当是出于封口的目的。游处长没有发现值得分局立案侦察的理由,按照一般凶杀案交给湖光警察局破案了。湖光警察局的刑警们按正常的程序展开了调查,至于现在是否破案尚不清楚。

游处长介绍完案情看着带队的司马雪岭,等他发话拿主意。司马雪岭也没准,将眼光投向了刘科长。刘科长知道这位副处长业务上是个外行,用请示的口气说,“副处长,湖光的案件很值得怀疑。我建议去湖光实地了解一下。”司马雪岭点头同意,他发现保安总局的业务其实很枯燥,除了身份能唬住人外,其实没多少值得他动心的事情。

当天,游处长和一名叫韩栋的少尉陪着司马雪岭一行乘车赶到了湖光城。路上一聊,司马雪岭才知道韩栋竟然是周峰昔日的同班,两人顿感几分亲近。韩栋当初拿着龙行键给他的介绍信回到老家鼎湖到新成立的鼎湖分局报道,立即被正缺人手的分局录用。有总局长的手书,分局对韩栋另眼相看。授金星少尉军衔,担任了科长职务。韩栋为人谦和,工作努力,颇得领导的满意。工作半年不到,自己也感到样样顺遂,只是离家远了点。他尚未成亲,这点困难也不算什么问题。

当晚,他们住在湖光警察局的招待所。来自保安总局的贵宾,自然让湖光警局全力接待,吃住完全免费。警察局长亲自作陪。当晚本来想谈案情的刘科长和他年轻的上司一样被热情的主任灌的大醉。直到第二天才正式谈起湖光的灭门惨案。

“说来惭愧。此案至今没有突破性进展。连凶手的边还没摸到呢。我们州警察厅的刑侦专家来了四天了,只推断出凶手的人数和进入撤退的路径方式,因始终未能准确找出凶手的动机。案子进了死胡同。”胖胖的警察局长介绍案件的侦破情况。

“几个人作案的呢?”刘科长问。

“三个。其中一人是左撇子。”局长回答。

“贵局是如何看作案动机呢?”刘科长关心这一最重要的问题。

“州厅的专家和我局都认为不是一般的凶杀。首先排除了图财害命一说。因为章家有许多散黑珍珠就放在柜子里,很容易找,但凶手没有动。那些黑珍珠至少价值1200金元。其次,也不像仇杀。章庆生祖辈经商,为人和蔼,多方调查都证实章庆生与其家人并无仇家。至于婚变等因爱而仇更谈不上,章庆生已经丧失了男性功能,医院证明了这点。其妻年过四旬,相貌平庸,更没有红杏出墙之可能。邻居亲友都证明章庆生夫妻感情很好,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方面的传言。而其二子一女均未成年,也没有导致灭门惨祸的根由。三个徒弟都是本城人,很本分。因为章庆生死前曾被残酷逼供。我们认为另有原因。”

“章庆生是个珠宝专家,手艺很出色。会不会这就是他的死因呢?”刘科长觉得章庆生案件就是他来鼎湖的目的。

“可能。这是最值得怀疑的。我们也做了调查。章庆生平时都是坐等生意上门,并不出去揽活。据说章庆生对每一笔生意都有记载。这也是他们这行的惯例。但我们没找到这方面的东西。这不正常,我们认为账本被凶手拿走了。”

“最近章庆生有过什么客人上门吗?”司马雪岭问了第一个问题。

“章家居住相对偏僻。而且章庆生此人不大和邻居走动,也很少有朋友上门。所以提不出有价值的线索。章庆生死后,有两个上门取货的客人被我们请到了警局。他们是一个月前委托章庆生加工首饰的,一串手链和一个戒指。但章家并未发现这二件东西,看来被凶手拿走了。”胖局长说。

“非常感谢贵局的协助。请带我们去现场看看,既然来了,总要看看现场嘛。”刘科长替司马雪岭做了主。

现场的调查没有任何新的发现。刘科长认为湖光警方已经将该做的事做完了。保安总局手里的线索是不能跟警局说的,警察局也知道规矩,并不问这方面的问题。

从章家出来,刘科长问胖局长,“最近有没有类似的,发生在珠宝界的案子?”

“湖光就此一件。这已经够我们忙乎了。压力很大啊。上峰的限期快到了。我们的官职可能保不住呢。如果总局的高手帮我们破案的话,我们就有希望了。”胖局长诚恳地说。

“当然。如果可能的话。再次感谢贵局的协助。”刘科长诚恳地说,司马雪岭也说了些客气话。他知道任务结束了。随后,他们和游处长和韩栋离开了湖光返回嘉义。韩栋甚至没有来得及回家看看。司马雪岭倒是提出给他1个钟头,但韩栋以公事当紧婉拒了。他们在晚上又回到了嘉义的分局本部,刘科长和司马雪岭商量一番,决定明日拜访州警察局。最后落实鼎湖州这个传统的珠宝大州还有没有类似的案子,然后就返回总部。当然,他们没有得到类似章庆生案件的报案。司马雪岭一行便于次日乘火车返回了总局。他们向肖月清局长做了汇报,正好解释了肖月清心中的疑惑,发生在帝都的一起刑事案件和湖光案件铆上了榫头。

3月2日晚。帝都墨阳区发生了一起恶性案件。几个不明身份的人袭击了某处居民住所,双方发生了枪战,其中有军队使用的自动武器。当场造成6人死亡。警察闻讯迅速赶到,因为即使是治安混乱的墨阳区,枪战也是罕见的,一般的流氓滋事都是棍棒一类的东西,偶尔有用砍刀的。但用自动步枪闹事让向来迟钝的警局迅速出动了,控制了现场,没有抓到行凶者。盯紧了墨阳区的5局随后赶到,立即将案子接手过来,让正为自己的官帽感到危险的墨阳警局大大松了口气,有保安总局接手,他们一切无忧矣。

死者共6个人,5个人的身份迅速被核实了。只有一个人无法核实。凶案是在墨阳区一个废料回收场发生的,根据现场的勘探,5局的侦查员认为,凶手潜入废料场被主人设置的报警装置惊动,双方一个发生了激烈的交火。袭击者的技战术和武器明显好于防御者。造成废料场5名男性死亡。凶手至少有1人死亡。留在现场的不明身份的尸体的装束明显是袭击者。由于警察的迅速到来,导致剩余的袭击者仓皇撤退,甚至来不及带走同伴的尸体。

此案尚未“上线”,从鼎湖返回的司马雪岭的收获与此案一联系,立即解释清楚了前因后果。3月7号上午9点30分,主持案件侦破的粱广之主持召开了案件侦破会,5局有关处室的负责人参加了会议。龙行健也参加了这个收网会议。

“发生在湖光的灭门案与墨阳区废料场凶杀案是一伙人所为。目的是找回失窃的文件。墨阳区废料场的李南辉是湖光珠宝加工者章庆生的表弟。现在可以断定是李南辉入室行窃了1号家庭。李南辉的目的应当是那串钻石项链,但意外地得到了文件。李南辉认为文件不应当出现在1号家庭,于是将文件寄给了我们。他同时将钻石项链送给了湖光城的表哥。我们在抄捡李家时找到一张2月26日从湖光到帝都的火车票。旁证李南辉去过湖光。我们的对手和我们的思路基本一致。认为顺着钻石项链就可以找到文件,所以找到湖光。然后通过逼问章庆生找到了李南辉,他们大概没有想到李南辉一伙持有手枪等武器,导致发生了激烈的枪战,还留下一具尸体。现在已经惊动了这张间谍网,3局在3月5号深夜监听到一个不明电台的发报,电文尚未破译。巧合的是酒井雄夫昨天已购买了回国的机票,飞机的起飞时间是今晚8时。我个人认为,收网的时候到了。”粱广之看看龙行健,龙行健点点头。粱广之示意肖月清讲。

“我们在监视1号和酒井的这几天,发现了一条新的线索,”肖月清站起来,“根据监视,酒井雄夫有上线。杏林区有一个叫‘春之韵’的商店,以经营化妆品为主,店主叫张力。酒井在3月1号去过该店。我们查阅酒井所住的贵宾楼酒店的来客登记记录,发现一个叫修茂之的男子是用化名拜访的。也就是说,此人是用的假身份证。经证实,修茂之就是张力。鉴于墨阳区案件惊动了敌人,为防止意外,经龙局长批准,今天中午实施抓捕。抓捕行动由5局7处负责,工商部,贵宾楼酒店和春之韵三处地点同时行动,7处1科,工商部。2科,贵宾楼酒店。3科,春之韵。行动时间是12时整。相关人员同时拘捕!酒井所在的扶桑援建团所有成员,春之韵的所有店员一体逮捕。不使一人漏网!龙局长亲自去贵宾楼酒店坐镇,各部按照分工开始行动。现在是10点35分,开始行动。”

“注意,”粱广之补充道,“墨阳案件和湖光案件证明敌人在帝都有一支武装分队,7处要加强力量,7局的行动队也参加进来。以防万一。现在请龙局长指示。”

龙行健站起来,脸色严峻,“这是总局破获的第一个间谍案。我的要求是干净彻底铲除潜伏的敌人,不使一人漏网。如果发生危险,有权开枪!对任何阻碍抓捕行动的人一律拘捕。抓捕后的审讯工作随即展开,5局和7局保持高度戒备,随时抓捕新出现的间谍。7局在今天中午即封锁帝都所有出口,严加盘查可疑人员。高总监和我已经通气,帝都警察厅会全力配合我们的行动。散会。”

会议成员起立,向龙行健敬礼,各自奔向自己的岗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