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时空的战斗-燃烧的海峡 第四章 血战半岛 八十九 美国飞行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17/


双料王牌飞行员奥斯丁.达夫曼驾驶着他的F-86战斗机进入了朝鲜,他是为那些轰炸清川江大桥的F-84护航的。

他刚刚击落了两架苏联空军的米格-15,正准备返航。

这个时候,陆云飞的米格-15大队突然向他们F-86大队冲了过来。

奥斯丁.达夫曼看到了一队米格-15杀了过来,为首的那架飞机上有102颗星!他绝望的叫了起来:“天啊!我怎么碰到这个天煞星了!”

陆云飞也看到了这架双料王牌,他想,要打就打王牌!

米格-15向F-86猛冲了过去,奥斯丁.达夫曼连忙按动了机枪按纽,6挺12.7mm机枪吐着6道火舌向陆云飞的战机扑去。奥斯丁.达夫曼是想把陆云飞吓回头,他才好从后面发动攻击,但是他没想到那架飞机一直迎面向他冲来,根本不怕撞机!

“疯狂的中国人!”他骂了句,他还不想因为和中国人作战死在这里。

F-86掉转了机头开始逃跑了,他想借着他优异的技术,能摆脱掉“天煞星”,然后再找机会击落他。

可是他怎么都没有办法甩掉这个“天煞星”,在一个转弯时,他犯了错误,飞机转弯过急了,把整个侧面暴露了陆云飞的炮口之下。

“轰”一声,飞机猛一震动,同时发动机冒出了浓烟。“不好,飞机被打中了!”奥斯丁.达夫曼暗骂了句。紧接着,飞机失去了控制,开始往地面栽去,他连忙按动了弹射按纽,跳伞了。

奥斯丁.达夫曼刚刚降落到了地面,眼前就出现了大批手持波波莎冲锋枪的中国士兵,他没想过抵抗,丢掉了手枪,乖乖举起了双手。

在刚刚跳伞着地时,他的手臂被树划伤了,志愿军战士把他送进了安东医院包扎。

一个护士正在给他包扎时,他听到了外面一个女医生焦急的声音:“这里有谁的血型是RH阴性B型血的!一个女战士伤得很重!”

这个时候,奥斯丁.达夫曼开始了回忆:1942年4月18日,他驾驶着经过改装的B-25轰炸机,从大黄蜂号航空母舰起飞,前往轰炸日本东京。

成功完成轰炸任务后,他和机组人员驾驶飞机进入了中国,在江苏境内飞机因为燃油耗尽,坠毁了。他的机组人员,有的当时就牺牲了,有的被日本人俘虏后处死了。而他因为得到了新四军的援救,安全脱离了虎口,后来新四军把他送到了重庆国民政府,但是为了救他,新四军在和日本人的战斗中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他回到了美国后,又参加了太平洋战争,先后击落30多架日机。战争结束后,因为是中国人救的他,他特意去学了中文。

想到了这里,他站了起来对那个女医生说:“我就是RH阴性B型血的!”

那个医生就是温秀云,她很惊奇的看了看这个美国飞行员,问:“你为什么愿意救我们中国人呢?”

奥斯丁.达夫曼说:“当年打日本的时候,是你们中国人救了我,不然我早死在日本人手里了。所以我愿意用我的血救你们中国人。”

温秀云问:“既然是中国人救了你,你为什么还要参加这场战争?”

“可是,我是个军人,我不能不服从上级的命令。”奥斯丁.达夫曼说。

“需要800CC的血,你能扛得住吗?”温秀云问。

奥斯丁.达夫曼卷起了袖子,扬了扬胳膊说:“我身体那么好,抽这点血算什么。”

美国飞行员的血液输到了崔丽华的血管内,崔丽华得救了。

她慢慢睁开了眼睛,却发现面前有个洋人。她问:“你是什么人?”她还以为是苏联人呢。

奥斯丁.达夫曼说:“我是美国飞行员奥斯丁.达夫曼。”

天啊,怎么是美国人?崔丽华马上大喊了起来:“美国佬滚出去!”

此时温秀云走了进来,对她说:“小妹妹,你的命还是这个美国飞行员用他的血救回来的!你的血型是罕见的RH阴性B型,而这个美国人刚好也是。”

天啊,这怎么可能呢?崔丽华惊奇得睁大了眼睛,她问:“美国佬是我们的敌人,为什么要救我呢?”

“可是,不是所有的美国人都想和中国为敌的,大部分的美国人还是反对这场战争的。”奥斯丁.达夫曼说,“当年打日本的时候,中国人民救了我,我也是反对这场战争的,但是我是个军人,我必须服从命令。”

奥斯丁.达夫曼接着说:“你是个很美丽的姑娘,我很高兴能用我的血救你的生命。在我的家里,我有个女儿,也和你差不多大。”

崔丽华虽然是个老特工了,但是她从12岁开始到现在都是只受特工方面的训练,而对什么政治基本上是空白,她还是不明白这些道理。不过,这个美国人不但是救了自己,而且当年还打过日本。所以现在她对这个美国人有点几分好感,不再那么排斥了。

温秀云说:“虽然你口口声声说中国人民是你的朋友,可是你也参加了对我们中朝人民的屠杀。我知道你是军人,必须服从命令,但是你现在成了俘虏,你必须为你所犯的罪行进行反思的。当然,这些不是我的工作,一会有人会带你去战俘营的,你将在那里受到教育。”

奥斯丁.达夫曼说:“中国飞行员,真的很了不起,特别是那个天煞星,就是他击落我的。”

这个时候,边上有个护士说:“你知道那个天煞星是谁吗?”

奥斯丁.达夫曼摇了摇头。

那个护士说:“就是这个医生的哥哥!”

奥斯丁.达夫曼一听到这句话,马上站了起来行了个礼:“我能不能见见他呢?”

温秀云说:“以后你会见到的,不过你受了伤,还被抽了那么多血,现在你还是先在我们医院治疗吧。”

崔丽华在医务人员的照顾下,脸色渐渐恢复了红润,身体也渐渐恢复。那个美国飞行员又来了,他捧了一束鲜花,对她说:“可爱的小妹妹,你是个很勇敢的女战士,希望你能早日康复。”奥斯丁.达夫曼已经听说了她和日本人作战的事了。

崔丽华问他:“你们美国曾经帮我们中国打过日本人,那现在为什么要和我们打呢?”

奥斯丁.达夫曼说:“政治的事情,只有利益共同方,还有利益和危害的轻重,一旦有共同利益的时候就合作,一旦利益受到冲突,就发生战争。就比如说你们国内,一直不合,但是当日本人来的时候,国共还不是兄弟一样合作,但是后来呢,又发生了内战。”

几天后,奥斯丁.达夫曼被中国士兵带到了战俘营,在那里,他见到了汉斯.查理,查理斯他们。晚餐时间到了,他在食堂看到了有奶油白面包,有鸡蛋有牛肉,有鱼等丰盛的晚餐,他惊呆了,问:“怎么给我们战俘那么好的待遇呢?”

汉斯.查理说:“这个战俘营是专门给我们这些飞行员的,他们专门给我们提供的丰盛的食品。”

想起了当年被日本人俘虏的时候,他愤怒的说:“当年,我被日本人俘虏的时候,他们给我们吃的什么啊?比猪食还不如!幸亏中国人冒着生命危险救了我。那个时候中国只剩下半条命了,条件有多艰苦,看看那些新四军战士自己吃的什么,却把最好的留给我。”

汉斯.查理和查理斯也说:“等战争结束,我们回去后,如果未来祖国还要发动对中国的战争,我们一定要制止上头的那些战争狂人!”

毕竟,美国人不是凶残的日本人。当年的马关条约,使得大量的白银流入了日本人的手里。而后来的辛丑条约,虽然美国人也得到了赔偿,但是他们把扣除了战争费用外的赔偿以建立大学的形式归还中国;而日本人得到的赔偿那部分,全部变成了他们的枪炮飞机军舰,投入了后来的侵华战争之中。美国人,除了少数狂热的好战分子,不会全民支持对中国的战争的;而日本人,没有日本全民的支持,他们能发动狂热的侵华战争吗?而且,在日本国内,还把侵华战争当成是解放中国的正义的战争!

至今,还有一些“善良的”中国人,说日本人民是无辜的。但是,没有日本人民的支持,能有狂热的军国主义分子立足的余地吗?没有日本人民的支持,能做出那种禽兽不如的事情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