蛟龙出海 第5章.龙游九州 267.久旱逢甘霖

fishdb328 收藏 4 2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75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750/[/size][/URL] [内容简介]   既然张将军下了决心,三人也就就近在114旅的指挥部开始研究夜袭方案。   定城的发电厂已经被倭人破坏,所以在114旅的指挥部就只有数量还算不少的马灯。   当勤务兵转动马灯旋钮将光线调亮的时候,包汉文看清楚了铺在桌子上满是灰尘的地图,可以很清楚地看到由于桌面不平整刚才值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50/


既然张将军下了决心,三人也就就近在114旅的指挥部开始研究夜袭方案。

定城的发电厂已经被倭人破坏,所以在114旅的指挥部就只有数量还算不少的马灯。

当勤务兵转动马灯旋钮将光线调亮的时候,包汉文看清楚了铺在桌子上满是灰尘的地图,可以很清楚地看到由于桌面不平整刚才值班的参谋在作图的时候将地图画破了。

不过这个参谋的作图水平倒是很不错,包汉文和身边的南华共和国的参谋互相对视了一眼,打量了一下那个看起来十分瘦弱,外表很低调的参谋。

不过他的图形的线条和他的人一样十分细致,而且有一种周正的感觉。

“贵军也是藏龙卧虎啊,这张军事地图画得准确而重点突出,很有水平!单就作图这一点上我比不上他。”

包汉文很少在国内看到这样的参谋人才,民国的军事教育体系从1933年开始大规模学习德国,但是短短几年成效不大,而且1933年之后德国自身扩军很多在国外担当顾问的军事人才都回国了。包汉文也是未来世界的参谋出身,不过后世所用的多是立体沙盘,电子地图等,所以在作图这方面包汉文确实比不上这个时代的很多精细的参谋人员。

当然民国除了学习德国的军队建设之外由于辛亥革命的原因有如蒋先生、何部长等在内的民国高层毕业于倭人陆士,但是依旧没有机会接触教授参谋课程的倭人陆大。

所以民国军中参谋就一直是军队的短板,这114旅一直就没有向包汉文介绍他们的参谋长,而且那个参谋军衔不过小小的上尉绝对不是114旅的参谋长。

“这图是我们的费紫阳参谋做的,今天晚上他是值班参谋,我们的参谋长前日到开封去领军需了,现在还没有回来。”

董旅长介绍的情况就是民国军队特别是地方军队的现实状况,部队的军需官往往是一些缺乏能力的裙带人员,而战争一起38师就只能将师里唯一还有一些后勤知识的参谋人员派去保障军需,而恰巧114旅的参谋长和开封的某当权者有些关系自然就成了最佳人员。

那时候南京方面在开封设立行营,开封拥有机场和大量的军事储备物资,以38师的情况南京肯定会尽快调拨必要物资,只是38师方面对中央军的作风也只是隔墙听风,所以还是将114旅参谋长派去放心些。

当然费紫阳出色的能力也是董旅长放走他们的参谋长的重要原因。

“上尉!”

包汉文希望看看这个应该比较出色的参谋有什么意见。

“是的,将军!”

费紫阳迟疑了一下确认包汉文在叫他后,走到桌子边一个漂亮的军礼想包汉文报道。

董升堂的目光有些怪异,这是看起来比较西式风格的对话,虽然他知道费紫阳是德国汉堡军事学院毕业的高才生可还是对这样的对话觉得异样。

“张将军、董旅长,我希望费上尉能够参与到这次计划的制订中来,二位不介意吧?”

“参谋、参谋,自然是要参与谋划。”张将军微笑地看着这个年轻人,他本人其实是很看好费紫阳的,只不过近日琐事太多没有办法很好的观察提拔这个人。而且中国人好面子,包汉文对费紫阳的肯定自然也是38师的荣誉。

“那么好,费参谋我们现在要讨论对倭人作战的计划,我们希望能够得到你的建议。”

费紫阳去年回国之后心头一热就跑到倭人鼻子底下的北平希望能在那里发挥自己的能量对付倭人,只是29军的军事体系显然不是德国那种国家军队的体系而是军阀军队的体系,所以费紫阳虽然才华横溢但是到现在也不过就是一个上尉,就算是在张自忠将军的部队也是这样。

当初在倭人持续对华北增兵的时候费紫阳就一个人从军营跑到张自忠将军的指挥部要求见张将军,张将军当时破例见了这个上尉。他对张将军痛陈利害希望29陆军在倭人在华北只有4个旅团的时候抢险发动攻击将倭人赶到关外,然后在锦州一线坚守。

只是他一个小小的上尉参谋弄出这样一个关系国家存亡的计划来实在让张将军无法接受,而且张将军是一个儒将,儒将就有一个忠字的道德要求。除了忠于国家,张将军还忠于冯大帅,所以张将军希望29军能有更多的空间,奢望29军能在南京和倭人夹缝中左右逢源。

说实话若南京和倭人实力相当那还真说不定可以左右逢源,可惜在中国处于弱势的时期这根本就不可能实现,但不管怎么说张将军还是很客气地将费紫阳请出了指挥部。

第二天董升堂训斥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参谋,之后费紫阳就成天的画地图干很多琐碎基本的事情,从来没有在之后的作战中主动提出意见。

很显然这个年轻人正在闹情绪、钻牛角尖。

对于在德国学习的费紫阳,包汉文的名字那是不陌生,所以得到包汉文的重视费紫阳立刻决定表现一番。

“从我们的侦察分队和不久前师部传来的情报看,于我定城当面的基本可以确定是倭人第118旅团,并在今天配属了重炮大队和战车中队。从倭人的调动来看,我认为倭人应该是准备以118旅团正面攻击定城。”

这些话说的都是大家都知道的东西,定城东南的漉沱河南岸是山区,而西面也同样是太行山,所以倭人除了正面进攻并没有好的办法。

“倭人之长在于装备先进、训练有素、作战勇敢、战术素养高,加上倭人有我们无法比拟的强大装甲力量还白天的空中优势,所以如果死守定城不是上策。”

费紫阳在这一点上的意见和包汉文以及张将军原本的想法出奇的一样,不过有这种想法并不难关键是如何拿出现实的办法。

“但我也同样不会选择进攻,倭人第6师团几需要一天就能支援到定城之下,任何攻击都是危险的,所以尽管不愿意我们只能采取守势。不过却不能一味防守,可以利用熟悉地形的优势派出小股部队进行骚扰和破坏,迟滞倭人的攻击。如果夜间能够得到南华共和国的空军帮助我们将取得不错的成果。”

听得几人都在默默的点头,可以说开始阶段已经过去了。

“费参谋,今天晚上我们将对倭人第6师团进行规模空前的空中打击,是规模空前!我们很有信心除非倭人第6师团肯放弃他们的机械化装备,否则他们至少将因为油料问题瘫痪在任丘两天一上的时间。”

包汉文看着费紫阳目光中闪过的怀疑也并没有在意,毕竟就算是在德国也没有以空军部队用一夜的时间直接瘫痪一支几万人机械化部队的先例。不过费紫阳也没有过多的怀疑,他曾经不止一次地带上从德国带回国的望远镜偷偷跑到倭人华北派遣军的驻扎地点远远观察。以他的专业角度来看倭人的后勤保障上很科学,但是在防范袭击方面却非常不科学,他也是了解倭人后勤军官培训体系的,他相信这种体系培养出来的人尽管严谨不容易产生错误,但是在面对绝对力量的时候没有足够的能力减少后勤损失。

“当然除了这个将要出现的好消息我们还有一个坏消息,倭人第20师团在确定了平绥路战局之后已经开始开向北平不日即将南下,目标很可能就是平汉线。”

其实中国方面只是发现了倭人第20师团向平津开进,而目标就只有平汉路和津蒲路两种选择。之所以不可能选择津蒲路的原因就在于济南,济南北面就是天险黄河,以倭人的能力想在黄河搞什么大的渡河战役根本就不可能,那难度不会比登陆作战容易到哪里,更不要说黄河的船只、渡口、桥梁已经全部被中国方面先期控制了起来。

所以倭人若想从津蒲路南下就势必从海上在山东登陆,从东面直接在黄河以南攻击济南取得黄河的控制权。

不过就算如此还有不少时间可以利用。

“20师团还远没有到北平,平汉路一路早就被我们破坏倭人不可能来得那么快,只要第6师团不能在明天支援我们今夜就可以攻为守,争取今天晚上打掉他们的重炮。”

费紫阳信心十足地说着,但董旅长却认为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从昨天夜晚的交战来说倭人受到了114旅凶猛而突然的攻击,在夜间没有支援接应的情况下自行稳住镇脚之后给于了114旅巨大的杀伤。显然无论在单兵素质、战场战术素养、基层指挥官协调能力是上倭人都要高出一个档次。

“倭人虽然骄横,但是确实训练有素,而且倭人战术死板,不过也正因为死板所以他们的阵地一定会有各种明暗岗哨,想要在这种情况下偷袭只怕难度很大。”

张将军也曾经在倭人陆士学习,所以对倭人还是比较了解。

“师座,所以我认为今夜的偷袭很可能暴露,但是一旦暴露我们就转成强袭,所以这需要至少一个半团的兵力担任破袭任务。”

“至少一个半团?”董旅长心里在想现在114旅能动的就两个多团,拿一个半团出去那明天的定城。

“一个半团只是破袭任务,如果能有不在少数的骑兵就最好了,而且倭人第109师团还有43旅团的两个联队分别在118旅团左右侧翼掩护,所以我们还必须准备好部队接应,如此所需要的兵力就....”

显然费紫阳的设想中并没有那种偷袭的概念,而更类似一种夜间的攻击作战。

“费参谋,我们原定的计划中,只是希望通过夜袭破坏倭人的后勤以及指挥系统,让倭人不能在明天全速运转,如果想在夜间进行一次大的作战只怕我们的实力并不允许。”

包汉文提醒费紫阳这次夜间作战的目的。

“可是将军,这行不通。”费紫阳有些着急了他确实是急于表达自己,紧接着又说:“我是晚间班,白天睡不着到了前沿观察倭人,倭人第118旅团的整个一天的行动里中归中矩,没有什么大的破绽,就算倭人为了明天可能的攻击在夜间防备上会有所减弱,但是这样的指挥官很难想像他会露出什么大的破绽。而且我也知道最近南华的援助空军对倭人的轰炸,这种轰炸势必造成倭人的技术装备和后勤物资分散存放,甚至将物资下发更多到战斗部队,所以我很质疑这种袭扰的效果,我坚持认为我们需要的是一次规模比较大的攻击。而且南华的飞机可以在夜间进行轰炸,有空军的配合我们甚至可以击溃敌人118旅团。”

费紫阳情急的话让包汉文这样的高级军官下不了台,董旅长虽然对包汉文还有看法,但是他是一个老于事故的人。

“费参谋,包顾问之前和我们说了一个想法,在城内巷战阵地燃起篝火,让士兵躲在掩体里制造噪声,吸引倭人的火炮攻击。夜间弹道容易观察这样我们就能找到倭人的重炮位置(能打到城内阵地的那必然也是75毫米以上的山炮,所以都是有价值的目标),这样我们的偷袭就有可能成功。而且我们需要冒的风险将会小很多,今夜如果大部队出战若遭受损失那后果.....”

“可是旅座,倭人火炮和弹药补给必定分散防治,小规模偷袭对倭人118旅团基本没有机会。可若是以大部队突袭则面面俱到的倭人防守必然面面薄弱,只要我军能做到来去如风、进退自如必能一战而胜。”

费紫阳的话让大家都沉默了,包汉文提出攻击建议的时候也是对于历史上对正面抗战的了解,将直到在武汉会战在使用的攻击、运动防御策略提出来。但实际上作为南华和民国的联络人员以及南华还在铁路沿线的20万大军的指挥官他现在更多的工作是协调,协调各部队以及南华和民国部队之间的关系,协调南华物资的运用,甚至今夜对倭人第6师团的大规模轰炸也是他在权衡利弊之后作出的决策。

换句话说包汉文的主要工作是决定拿什么东西去换取什么战果,至于如何执行那是其他军官的事情。

“费上尉,为了截至倭人第6师团的行动我们难以在夜间对倭人118旅团进行轰炸,你也知道夜间轰炸是需要情报准备的。”

当然南华共和国所需要的并不是情报准备,而是两架预警机全部都在任丘上空,若选择对118旅团攻击并不难,但是对第6师团的轰炸将肯定受到影响。

“所以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兵力!”张自忠将军说出了问题的关键所在。

指挥部又一次陷入了沉默,看着另外一张桌子上跳动的煤油灯火焰,和外面已经悄悄出现在天边的月亮,几人都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我可以师骑兵营,警卫营调过来,另外应该说动52军出动骑兵支持,可是这还不够。”

之所以不能从石门大规模调动另外两个旅就在于倭人早在本世纪20年带开始就在中国密布了庞大的情报网,大的调动根本不可能瞒过倭人,一旦倭人有了准备那攻击计划就毫无意义。

“蹋、蹋、蹋....”

门外传来了跑步声,安静指挥部中的几人不约而同地向门外看去。

“报告师座,援军到了,援军....”

在节节败退的中国抗战前线各部队都在苦苦支撑,为了就是为大后方的部队开赴前线争取时间,只要越来越多的部队开赴前线那么拖的目的就有更大的希望达到。

“慌什么?慢慢说,要是谎报军情我毙了你!”

张将军还能不知道有没有援军吗?他若是援军真到了他不可不提前知道消息,最快的援军就是122王铭章师和第14集团军,其他哪里有援军。

“是八路军,115师,他们的先头部队已经在定城西南30公里倭人侧翼,他们的林师长已经度过漉沱河正在赶来,相信马上就到了。”

受到训斥的通讯员这一次很好地完成了报信的任务。

“八路军?他们飞过太原?他们飞过太行山?飞过娘子关的?”

张将军可是知道八路军可没有享受铁路运输的待遇,而且陕北到这里也不近,还是丛山沟壑,这颠覆了张将军的常识。

“他们骑马来的?”包汉文可着急了,附近的虽然说道路都是覆盖满非常细微沙尘的马路,可是夜间策马那是很危险的事情,不过怎么说现在已经几近月中上半夜的无云天气中月光还是很明亮。

“报告长官,他们有吉普车!”

通讯兵不知道包汉文是谁,那制服怪异,但是肩膀上的将星是不会错了。

“吉普车!哈哈,土八路也搞现代化了,郭子兰工作做的好。”

包汉文其实还想再说一句话,“少帅讲信用!”

但是现在已经是晚上时间8点了,倭人想要发现漉沱河北的八路军115师官兵可不容易,那里是太行山的边缘有很多可隐蔽的场所,对于善于隐蔽自己的共产党部队包汉文很放心,他自己就是来自那支部队。

“哈哈,来的是时候,雪中送炭、瞌睡送枕头,久旱逢甘霖啊!”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