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嫁必备 中国鞋文化之与鞋有关的传统婚俗

在中国传统婚俗中,鞋子是一种吉祥物,这是由于鞋子的成双成对和“鞋”和“偕”的同音而产生的一种象征民俗。有作为婚亦赠品;有作为出嫁必备的;有成为祝贺新婚幸福的。


“大婚礼鞋”绣花鞋


绣花鞋绣纹主题来源于生活,主旋律是民间文化和民俗风情,基本参案有花鸟草虫、飞禽走兽、爪蒂花果、山川风物、戏剧人物等。吉祥参案有莲生贵子、榴开百子、双蝶恋花、龙飞凤舞等,寓意着生命的赞歌和美满的人生。经初步考察,中国有二十多个少数民族把绣花鞋作为民族的穿着特色,称绣花鞋为“中国鞋”并不为过。


山西晋南流传着“晋国鞋”的传说。春秋战国时,晋国原先是个小国,晋献公当了国君后励精图治,扩展疆土,一举吞并了十个诸侯小国。为让百姓永远记住他,他命令宫中所有女子的鞋面上必须绣上石榴花、桃花、佛手、葡萄等钦定的十种花果纹样,同时还下令全国平民女子出嫁时必须以这种绣了纹样的“十果鞋”作为大婚礼鞋,以便世世代代都不忘晋献公的赫赫战绩。当时称此种图案的绣花女鞋为“晋国鞋”。从此晋国的刺绣工艺便以绣花鞋延伸到绣花衣以及其他用品上。


无独有偶,在少数民族地区寻找绣花鞋的行踪时也有类似“十果鞋”的传说:聚居在甘肃省积石山大河家一带的保安族,至今还保留穿绣花鞋的民族传统,这个民族地区流传下来的古老诗歌艺术“花儿”中这样唱道“青缎与鞋面斜截上,十样锦花草绣上……尕妹是牡丹我接哩,阿哥是绿叶配哩”。


与鞋有关的婚俗


榄子鞋


毛南族男女青年,互有好感,就在月明之夜,邀约去花场互叙衷肠,倾吐爱慕之情,称之为“坐夜”,只要双方愿结百年之好,“坐夜”时就互赠信物。


姑娘一般赠送男青年一双“榄子鞋”,即用打鞋底的白线结成一组组方形花格的布鞋。小伙子一般要送姑娘一顶“花竹帽”,互赠信物代表两人已将终身幸福托付给对方。


年鞋


鞋子在仫佬族中充当着连接男女青年姑娘感情的作用,是一种信物。通常情况下,仫佬族姑娘在“走坡”活动中暗测情人脚的大小,按尺寸细针密线缝制,鞋做成后放蒸笼蒸十几分钟取出晾干,在与情人会面时作为定情物送给他。因赠予的是年龄相仿的后生,故这种鞋俗称“同年鞋”.


花屐


京族民间婚姻风俗中更为有趣。男女相爱后,男方便托媒人将自编的一首情啉和一只插有花卉的彩色木屐,送往女家。女家也从姑娘房中拿出一只花屐。如果双方花屐左右配对,这对情人便是天作之合;如果不配对,便意味着无缘相许,结不成情侣。花屐配对后,即选期送礼盒联亲,俗叫“送花屐”。


丝麻鞋


北方有些地区的汉族结亲时,男家必须向女家送丝麻鞋,取吉祥和谐、双双对对,永不分离之意。同时,丝麻鞋亦包涵新妇穿丝麻鞋上轿,以丝麻之绵韧,谐“思妈”之意,喻新妇于归,不忘生母。所以作为婚姻礼物,鞋子也含吉祥和谐的意思。


偕鞋


安徽芜湖人家在给女儿预备嫁奁时,都会给新娘新郎各配一双鞋子。当地人还将新娘之鞋,纳入新郎的鞋中。新娘出嫁时,将鞋带到夫家。在合肥,则是在婚礼正日,新娘步入洞房时,要和新郎交换鞋子,新郎新娘各自穿着对方的鞋子,“同鞋”与“同偕”谐音,这都包妻同偕到祈求。


蹈婿鞋


江南地区汉族中的“蹈婿鞋”是新娘下轿,首次进入夫家门的仪式,即:新娘下轿必须换上新郎的鞋子走进去,故又称“踏夫鞋”。“鞋”谐“偕”音。象征白头到老之意。


换脚鞋


丽江纳西族办喜事时,男家把新娘迎进屋后,新娘要先送给公婆各一双鞋。在入洞房时,女方送亲的人故意将新娘送给新郎的一双鞋丢到新床底深处,迫使新郎弯腰到床底将鞋取出,而后拉着穿起。此鞋称为“换脚鞋”,也取夫妻同偕之意。


抢新娘鞋


在民间,还有一种说法,认为穿新娘鞋拜天地,会给婆家带来吉利,到后来逐渐演化成闹新房中的一项活动。如在安徽徽州等地区,姑娘出嫁,娘家均特做一双“新娘鞋”,用作新婚夫妇拜天地时穿。闹房人在新娘未拜天地前,总是想方设法把“新娘鞋”搞到手,迫使新郎用喜烟、喜糖等来换鞋,博得大家欢笑。各地方法很多;如黔县民间,“脱”鞋人不惜翻山越岭,甚于通宵守在新娘去婆家的必经之路上,以便乘机劫鞋。


休宁县民间,在新娘花轿进了婆家门,乘新郎将新娘从轿中背出时,闹房人故意前拥后挤,乘新娘不备,将鞋脱下。因新娘脚忌讳着地,新郎得一直把她背在身上。


解怀脱鞋


在江苏海州地区,还有解怀脱靴的婚俗。当夫妇进入洞房,送房人退出后,新郎替新娘解开一个衣扣,俗称“解怀”(亦称“开怀”。本地俗称妇女开始生孩子为开怀);寓意早开怀、早生子。解怀后,新郎坐在床沿,新娘替新郎脱鞋脱袜,俗称“脱靴”,以示对丈夫的尊敬,自甘终身照料丈夫起居。


新娘穿虎头鞋,更有趣的是在崇明岛新娘穿虎头鞋的风俗。在岛上,当女子出嫁时,一定要穿一双虎头鞋,俗信借老虎的威势,过门可制服丈夫。


中国鞋文化


鞋子是服饰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中国古代,鞋被泛称为“足衣”,鞋子除了具有装饰功能外;有的还是等级的标志,在古代中国人甚至还对此有过极为严格的礼仪规范。


从制做工艺本身来说,鞋子是一种艺术品,具有较高的文化价值、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鞋文化与民俗学,工艺学,美学,考古学等学科密切相关,它是一个国家,民族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表现。


中国鞋子的发展,经历了从无到有,从简到繁,从粗到精的过程,历史十分悠久,从古到今,创造众多,不仅样式多彩,无论在造型、色彩、技巧上都有丰硕的成果。


脚下自有庄严礼仪


古代中国人异常重视足下礼仪。周代时,人们就有脱鞋入室的习俗,平时生活中在室内大都赤足行走。如果在宫廷内穿鞋上殿见君,那就会遭杀身之祸。


秦汉时传承周代不能穿鞋入室,必须脱鞋于阶外,方得入内。据《新序》载:秦二世胡亥,邀昆弟数人饮宴,并以酒飨群臣。诸子先行赐食。后胡亥下阶,看群臣所脱的鞋子,如发现其中有因年久而穿坏了的,就被立即逐出宴会之外。


汉时还规定有罪的人不准着履。《汉书·匡衡传》载:“衡免冠徒跣待罪,天子使谒者诏衡冠履。”《董贤传》则有“(贤)诣阙免冠徒跣谢”的说法。这可证明凡待罪者都跣足。


到唐代,入室脱靴之俗已变,但在某些场合仍有脱鞋的习俗。《法苑珠林》二八:“若是白衣,多着靴鞋为荣。初入寺内不劳脱履,若入佛堂,得脱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