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大国公民:从胸怀到言行

转自:博报一郎:郎遥远

抵制法国货,一夜之间成为最激动人心的网民口号。曾经给无数家庭带来购物便捷的家乐福,受到网民质疑其资助藏独分子的声讨,顿成过街老鼠。雷诺、标致、欧莱雅、LV和夏奈尔,这些曾代表时尚与高贵的品牌,似乎离贴上民族公敌的标签,只差一步之遥了。国人对奥运圣火在英法受阻的屈辱,已迅速转化成以牙还牙的愤怒。抵制的集结号正在四处吹响:17天抵制、大使馆集体抗议、手机转发、泣血倡议、全球签名……大量的网友发帖、回帖和一种令人激愤的情绪,迅速从网络蔓延到手机,继而成为国人街头巷尾的焦点话题。

人民网、新华网等官方网站对抵制杯葛的讨论,给以略显谨慎地支持。各大门户网站则充分开放彰显网民意志的空间。新浪财经专门开辟《争议网友抵制家乐福事件》专栏,正反双方激烈争辩。其开设的“您是否赞同抵制家乐福等法国品牌”的民调,共有21万人参加投票,赞同人数近20万,占93%的绝对多数。搜狐网《中国人社区》为此争论得热火朝天。全球中文新闻门户网站排名第一的凤凰网,在今日焦点头条刊发了一篇持较为理性观点的文章《抵制家乐福,又一次全民运动吗》,点击量日破十万,扶摇直上,在近四千条留言中,几被一片骂声所淹没。

网路的怒火延烧至平面纸媒,《中青报》、《南方都市报》等纷纷刊发了相关评论文章。同时也受到了法新社、法国电视集团、《费加罗报》、《世界报》、《华尔街日报》和《联合早报》等外媒的高度关注。中国外交部也及时回应网民抵制家乐福事件,希望法方深思和反思,在对待最近一系列问题上采取客观公正的立场。

一时间,抵制杯葛似乎成了主流民意,成了广大网民表达强烈不满的最佳方式。这种心理学上与博爱相对的负面情绪,不断被激化,正煎熬着我们纯朴的爱国心。

对北京奥运圣火在法国的受阻,我们每个中国人都义愤填膺。那是否我们要马上复仇,抵制一切法国商品,要让法国人记住中国人不是好惹的呢?是可忍孰不可忍。于是我们看上了法国在中国的代言商品:路易威登,香奈儿,家乐福……这些被我们自己树立成时尚权威的世界名牌,瞬间变成了我们攻击和抵制的对象。却不曾想过,一瓶香水喷在法国人身上和喷在我们身上一样幽香;在家乐福购物,也只是为了我们自己生活便利。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西方列强把奥运政治化,是对奥林匹克运动精神的亵渎,必将受到世界绝大多数人民的谴责。如果我们把怒气出在法国商品,岂不步人后尘,授人以柄?抵制之举,就如同一头被网住的怒狮,想要张口却只能咬到空气。

抵制,并不能让我们的对手感到疼痛,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我们少了法国,并不会感到缺少了什么,而对于法国也是如此。抵制不但徒劳,还是一把双刃剑,伤了别人也痛了自己。杯葛的结果,必然是西方政客将我们的行为再次放大,从而使中国失去在这件事情上的话语权。

当日本人参拜靖国神社的时候,我们曾经挥舞大旗,喊着口号,冷场日本公司和店面,抵制丰田车;当美国人轰炸我们大使馆的时候,我们一致抵制麦当劳。结果呢?现在满大街都是日本车,麦当劳生意照样红红火火!可以预料的是,我们这次抵制法国货的行为可能又是一次短暂且意义不大的闹剧。到头来我们还是得去家乐福逛超市、还是得去买达能的日用品,一样离不开雷诺、标致、欧莱雅和夏奈尔来武装自己。还是选择去法国旅游,很多人还是挡不住巴黎时装、埃菲尔铁塔、塞纳河畔、卢浮宫所带来的诱惑。我们并非妄自菲薄,更非灭自己志气长他人威风;而是抵制一举,宛如堂吉诃德与风车大战,根本选错了对象。

在一个以和平与发展为主旋律的新时代,国家与国家、政府与政府之间的政治分歧,其负面影响的范围越小越好。《联合早报》引述新加坡李显龙总理在伦敦论坛上演讲时指出,“通畅无阻的信息流通是一把双刃剑,既能打造知识经济,也能放大国际社会的一些不和谐情绪。例如在国际群众面前阻挠北京奥林匹克运动会圣火传递的抗议者,表面对象虽是中国政府,却已深深伤害到中国人民的感受。”同样的,如果我们图一时痛快、意气用事去抵制法国商品,也会深深伤害那些对中国抱有好感和真诚的法国人民。

愤怒源于别人的过错。发怒只是人的原始本能,而理性是一个人成熟的标志,也是一个大国公民风范的体现。罗斯福有句名言:“如果在愤怒时说话,将会作出最出色的演讲,但却会令你终生感到悔恨。”西方有句谚语:“以愤怒开始,终究会以羞愧告终。”做一个大国公民,我们为什么不选择更理性更包容的姿态,让全世界更多地感受中国的和平心,把“羞愧”奉送给那些满口人权、践踏友善、卑劣无耻的法国人呢?

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国民心态与公民素养已不仅是一个国家、民族的软性构件,它实则还是昭示国家潜力与民族整体形象的重要载体,甚至可能决定未来的前进视野与格调。经过半个多世纪的自力更生和近三十年的改革开放,今日中国从西方控制的世界秩序中终于脱颖而出,再现勃勃生机。中国正以GDP总量世界第四位、外贸及出口第三位、外汇储备第一位、人均国民生产总值昂首迈入中等国家水平,打破了世界格局,阔步走向大国崛起之路。中国做好“大国”的准备了吗?我们的军事、外交、国际政治能力,具备地区和国际“领头雁”的气质吗?我们的执政能力、民主与法制能力,具备应对和接受国际、区域和国内动荡的考验能力吗?我们的经济发展、货币管理、外汇管理能够完全应对国际资本的挑战,而从容不迫吗?我们将作为大国公民的自信意识、包容能力、自强能力、民族凝聚力能领跑世界其他民族了吗?

奥运的宗旨,和平,进步,友谊,公平,人类的爱和理解。这才应该是每一个国家承办奥运会应该追求的核心价值和目标,而不是潜意识中的“威加四海”。奥运能够促使我们更快融入世界。从心中把奥运会真正看成是“世界的,大家的,全人类的奥运会”,哪怕牺牲奉献,我们也要做最大最好的付出。从人类历史和世界文明的角度,中国才真正能够在这次奥运会的成功中,找到自己国家和民族新的精神。对世界文明而言,才会是一个真正积极的贡献。

除了民族、国家这些大词之外,塑造大国公民,应该从胸怀走向言行。政治文明之外,更有生活文明。所谓生活文明,就是一种对人尊重、对秩序尊重的文化,它是一切政治文明的摇篮。没有人本主义与秩序文明的根基,幸福会像天上的星星一样可望不可即。而自由随时会摇身一变,成为一根驱赶他者生活安宁的鞭子。

必须提醒的是,“政治心态”绝非政治家和外交家们的思想技术专利,它同样应成为一道广泛的国民认识题,尤其是像我们这样一个前进中的大国,它的国民认识基准和国民素养的集合,将很可能决定国家的政治形象与民族价值分量、趋向。我们必须摒弃“网络愤青”式的偏激思维,必须防止政经认识钝化和简单化情绪的“管涌”,在“大国公民”的时代主题词下,思想境界、胸怀气度与人文素养、价值判断同样重要。

我们一些人的民族自尊心又与一种强烈的受害者心态纠结在一起。受害者神经过敏,情绪激烈,喜欢在个人的行为中读出太多的民族意义。受害者心态一旦发作,受到伤害的最终还是国家利益。国家之间,只有永久的利益,没有永久的敌人和朋友。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我们名义上的盟国日本抢夺德国在华特权,“战胜国”中国拒签凡尔赛和约;二战时协助中国抗战的美国图的是本国的全球利益,1949年美国国务院追问“谁丢掉了中国?”,好像那是美国的私产。我们有台湾这样的肘腋之患,应该对自己在地缘政治上的不利地位有清醒的认识,不应听任受害者心态束缚我们的手脚。

凤凰总裁刘长乐在博鳌亚洲论坛时指出,面对当今的世界,“包容”是最可贵的智慧,起一个非常重要的作用。西方国家讲的是“文明的冲突”。但是从东方的包容智慧来看,应该就是文明互相之间的融合,学习对方,彼此包容。

龙永图说:“自从中国成为一个比较富强、比较富有的国家以后,我们开始承担起自己的国际责任。这种包容和慷慨,应该成为大国公民另外一个重要的素质。”龙永图认为,作为大国的公民,要变得更加理性,而且能够自律,要遵守规则,按照规则行事。真正地成为中国的新公民,不仅仅在全世界扬眉吐气,而且真正受到人家的尊重和爱戴。

对抵制行动泼一瓢凉水,只是想让我们更理性。我们并不赞成“以德报怨”,因为以道德对抗恶行,往往是不切实际的。对于那些犯下血腥罪行、不知悔改的暴徒,我们永远不能原谅;对于没有为放纵罪行发生而真诚道歉的政府,我们永远不能原谅;对于那些违背人类文明的血腥暴行,我们永远不能淡忘。我们也反对“以怨报怨”,因为以恶行对抗恶行,往往是葬送良知的最好办法。如果我们真正痛恨一切违背人类文明的恶行,就不应该选择同样有违人类文明的行为。我们不能为惩罚别人昔日的罪行,而选择以那些无辜者天赋人权为代价,“抵制杯葛”的论调永远找不到良知的支点。因此,我们只有选择“以直报怨”。我们既不能对坏人施以德,也不能让无辜者陷入绝境;我们应该用正直的方法对待恶行与恶人,应当穷尽一切法理与文明范围之内的手段追究责任人,永远从道义上谴责一切暴行,让我们站在道德的制高点。这是孔子的道德理想,也是我们作为大国公民应该具备的道德素质。

从举办一场有史以来最成功的奥运会,到确保成功举办一届有特色、高水平的体育盛会,以平常心办奥运,摈弃体育之外的许多承载,表明我们政府思考更趋于理性与成熟。奥运会是观察一个国家的综合国力的一扇窗口,是折射一个国家国民素质的一面镜子。中国的综合国力正在迅速增强,完全有能力举办一次成功的奥运会。尽管某些西方列强对我们横加杯葛阻扰,但世界绝大多国家和人民站在我们这一边。不管怎样,我们积极准备,切实推进各项工作,当好东道主,是弘扬奥林匹克精神的题中应有之义。大国公民应该具有真诚坦荡的胸襟,并有踏踏实实的言行。

过分的民族自尊心与缺乏民族自信心是一个铜板的两面。而对于我们每个中国人来说,怒目金刚固然可以表达我们对凌辱的愤怒和反击,拈花一笑更可尽显我们的自信和包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