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团长》剧组受伤者:伤愈后再也不干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资料图片:《我的团长我的团》剧照


日前,电视剧《我的团长我的团》拍摄战争场面时突发意外,其中受伤最严重的刘某脸部大面积烧伤,目前,已送往昆明最好的医院治疗。昨天上午,带刘某到该剧组拍戏的峨影枪械组组长林先生,向记者披露了刘某受伤的具体情况。而业内的资深制片人和烟火师都分析了此次爆炸可能出现的原因,烟火师的生存状态也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最新情况


受伤者刘某不是烟火师


林先生介绍,有媒体称受伤的刘某是峨眉电影制片厂的烟火师,其实消息有误,今年32岁的他并不是峨影的烟火师,“是我带他去云南《团长》剧组的,负责枪械管理工作。”林先生说起了刘某的受伤经过:4月8日拍摄的是一位战士被日本兵投下的炸弹击中,弹片穿胸而过的场面,“但真没想到悲剧发生在现场的工作人员身上,我和刘某其实是负责现场枪械管理的,与烟火无关,我们很快就提前将枪械发放完毕,就等着拍戏了。”这时,烟火组的几个人一直忙着在现场布置烟火,刘某见状,便主动上前帮助烟火组工作。在布放烟饼时,突然,一个烟饼发生了爆炸,来自西影厂的烟火组组长郭岩一下子倒在地上,金属碎片穿过他的胸部,当场受了重伤。帮忙的刘某和另外一个烟火师也捂着脸大喊:“我遭炸了。”“我冲上去一看,刘某的脸被炸伤,脸上一团漆黑,样子惨不忍睹。”


这时,现场所有的人都惊呆了,导演立即宣布停止拍戏,制片人赶忙派车将郭岩和受伤的刘某以及另一个烟火师,立即送腾冲县人民医院抢救。可惜,郭岩受伤严重,不一会儿就闭上双眼死了。刘某脸被炸伤,已经脱离生命危险。据林先生披露,从目前受伤情况看,刘某脸部受伤严重,破相是肯定的,据医生说,要恢复原貌,刘某至少要做五次以上的面部整容,花费至少二十多万。


“以后再也不干这行了”


记者找到了当时被炸伤的陕西籍工作人员马鹏,他是经朋友介绍到《我的团长我的团》剧组来干活的,主要工作是做场工,给烟火组帮忙。事发当时,他距离爆炸地点不足10米。


“我在剧组里就是干挖坑等苦活,一天100元,当时很多人在那里干活,我准备去干活,突然听到爆炸声一响,马上就感觉到手臂一阵剧痛,鲜血也迅速流出来了,后来才知道是一块弹片炸飞之后进入了我的手臂中,随后我被人迅速送到腾冲县人民医院。”马鹏伤口的长度有8厘米左右,整整缝了8针。


在和记者交谈的过程中,马鹏说得最多的话就是不想再提这件事了,他做这行已经有2年了,之前曾经在一些都市爱情戏的剧组工作,这次在朋友的介绍下来《我的团长我的团》剧组工作,没想到就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再三叮嘱记者,不要让更多的人知道,不希望家人知道了担心他,“这个爆炸事故被报道之后,我的朋友已经和我联系过了,我没有说什么,不想让朋友和家人担心,我只希望能早一点好起来就可以回家了,以后再也不拍这些有危险的戏了,你们别再提这件事了,一提起来我就心烦,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只想着养好伤,不要留下什么后遗症,反正好了我也不在这儿待了。伤一好,我就会离开剧组,这行太危险了,以后我也再不参加影视剧制作了。”


马鹏还表示,事故发生之后,制片人、影视公司总经理都来看望过他,并且叮嘱他好好养伤。马鹏说,剧组为每个工作人员都买了保险,他在住院期间的医疗费用均由剧组承担,而且每天仍旧有100元钱的工资。“但是目前保险公司还没有找我们,剧组也没有说怎么赔偿,我现在只能在这里养伤,等伤好后再说。”


业内人士揭秘


安全 烟火师很难绝处逃生


昨日,军旅剧《中国兄弟连》和《最后的子弹》的制片人唐毓春看到《我的团长我的团》出事的消息,用“我很吃惊”四个字来形容内心感受:“这肯定是炸药量过大,要不然不会死人。”


唐毓春认为,惨剧发生时,烟火师多半在安装炸药。对于身处险境的烟火师有没有可能绝处逢生,他说:“现在通常都是用低压电点火,当时很有可能是因为两根电线被误碰在一起,导致炸药提前爆炸,烟火师根本没有时间逃生。”


唐毓春还分析了三点事故原因:第一,烟火师太自信,处理炸药时不小心;第二,目前电视剧拍摄周期太短,剧组在拍摄时赶进度,省略了许多必要的安全措施;第三,战争题材的电视剧投资往往很大,剧组为节约费用控制各组人数,人手不够容易让人手忙脚乱导致事故发生。


待遇 烟火师收入不如化妆师


唐毓春表示,现在的战争片为了追求真实和刺激的视觉冲击,逐渐加大了爆炸和烟火的效果,炸药也越用越多,烟火师出现危险的概率也就更大。作为高危工种的烟火师在剧组内一般投保金额会是多少呢?唐毓春透露,剧组内部会给所有人投保,发生意外后索赔金额会有几种档次,最高的是主演,然后是导演或制片人,接下来是助理,烟火师的金额并不高,通常一部戏剧组花在保险上的钱是几万元。


危机:西南烟火师仅有3人


今年54岁的谢云水是峨影厂最资深的烟火师,入行三十多年,他高超的爆破技艺曾在《国际大营救》、《叶挺将军》等影片中有过精彩表现。对于郭岩这次意外身亡,谢云水表示:“一个好的烟火师必须要具备两个条件,一是胆大,二是心细,他在这两个方面都很优秀,这次出事真的是意外中的意外。本来我们应该是把安全放在第一,艺术放第二的,但我们为了让视觉效果更完美,通常会颠倒过来。”


谢云水还透露,目前整个西南地区正规的烟火师只有三个人,但大多数人都改行了,因为做这一行很危险,烟火师的待遇在剧组也比较低,“在香港地区,烟火师的待遇和摄影师一样,在美国则是终身聘用的,而在中国内地,烟火师挣的钱比化妆师、灯光师还要低,所以年轻人根本不愿意干这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