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军团原创]噬菌体在美国(27)--支持奥运反ZD游行

jianghuisioc 收藏 24 780
导读:[fly][B][第一军团原创]噬菌体在美国(27)--支持奥运反ZD游行[/B][/fly] (本次游行所有的照片已经发在原创贴图区,地址:[url][/url]) 2008年4月19日将是值得我终身纪念的日子,我参加了支持奥运反对ZD的游行,我本人还差点和ZD冲突起来。ZD和F*L*G联合起来,选择了这个日子在我们城市进行了反对奥运支持ZD的游行,他们之所以选择这个日子,因为这一天是今年春天的第一个周六,本市附近的所有农场都会把自己出产的新鲜蔬菜拿到州政府广场附近来卖,影响力会很大。我们学校

[第一军团原创]噬菌体在美国(27)--支持奥运反ZD游行

(本次游行所有的照片已经发在原创贴图区,地址:http://bbs.tiexue.net/post_2728100_1.html)

2008年4月19日将是值得我终身纪念的日子,我参加了支持奥运反对ZD的游行,我本人还差点和ZD冲突起来。ZD和F*L*G联合起来,选择了这个日子在我们城市进行了反对奥运支持ZD的游行,他们之所以选择这个日子,因为这一天是今年春天的第一个周六,本市附近的所有农场都会把自己出产的新鲜蔬菜拿到州政府广场附近来卖,影响力会很大。我们学校的中国学生们知道这个消息后针锋相对,自发组织了支持奥运反对ZD的游行。下面详细介绍一下本人的亲身经历,因为故事太多太长,请大家耐心读完。

我们所在的城市是美国威斯康星州首府麦迪逊,虽然是首府,却只有20万人口,可能和我们县城的人口差不多。但是我们大学——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是全美最大的大学之一,教职员工加学生有4万人,其中中国学生博士后一共大概有800~1000人(没有确切统计过)。值得一提的是,这么小的城市,却是ZD在美国的大本营之一,达*赖每年都要来我们学校做一次演讲,很深入当地人的人心。

一、 双方力量对比

(我不是组织者,所有的数据都是根据自己在现场看到的情况估算的)

我们的人数:今天参加我们这一方游行的中国同胞大概有400人,绝大部分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博士后(几乎一半的中国人都来了,我们实验室就来了12个);还有一些是从威斯康星大学另一个分校来的学生(分校的名字我忘了),他们为此特意租了一辆大巴开了一个多小时赶来的,令我们十分感动;更令我们感动的是一对在美国定居的老华侨,不仅开车赶来了,还特意从家里带来一面很大的中国国旗和一面美国国旗。

我们的装备:大国旗约30面,大的奥运旗约10面,小国旗小奥运旗各约200面,各种标语约10幅,制作精美的大海报约10幅,贴在身上或者脸上的小国旗贴画约300个,各种传单不计其数,矿泉水几箱。强调一下,我们的所有装备都是学生自己掏钱买的,或者其他地方的学生会支援的,用完后也要支援其他地方的学生会,没有拿中国政府或者中国大使馆一分钱,所以每一分钱都要花在刀刃上,请不要相信ZD和F*L*G的鬼话(他们说我们能从中国大使馆拿300美元)。

他们的人数:ZD约200人(但是老的老,小的小),F*L*G约20人(他们只有5个人穿那种“法*大*好”的衣服,其他人根本看不出来是F*L*G),关键是他们有美国人做后台,美国州议员一名,美国冬季奥运金牌得主一名,美国人权组织约20人(纯种美国人,在用英语辩论时我们吃亏),美国乐队约10人。在人数上我们占优势,而且我们都是年轻人;但是他们一来英语好,美国人就不用说了,二来ZD和F*L*G都是职业游行家和演讲家,英语也不比我们差。

他们的装备:中等国旗约15面(比我们的大国旗小多了),制作粗糙的标语约10幅(硬纸板做的),制作精美的大海报约10幅(都是F*L*G带来的),电喇叭和一全套露天音响设备(美国人权组织的),各种传单不计其数,矿泉水十几箱,面包几箱。他们的钱是从哪里来的呢?大家心里明白就行。在旗帜上我们占绝对的优势,而且我们每个人身上或者脸上都贴有中国国旗,一个一个特精神;但是他们在音响设备上他们占绝对优势,而且警察稍微偏向他们一些(但是比巴黎警察强多了)。

二、 双方战略部署

我们事先知道他们的计划,他们有三个“节目”:一、在州政府广场有一场演讲,由一个女性威斯康星州议员发表重要讲话。二、讲话完以后他们将护送“人权火炬”(是F*L*G搞的,据说要传遍美国)从州政府广场到图书馆广场的大本营。三、在大本营由美国乐队唱英语歌抨击我们,也有ZD唱藏语歌(不知道是什么内容),然后散发传单。由于有政治家的参与,他们事先向市政府和市警察局提交了申请,在州政府广场和图书馆广场都占据了最高点的有利地形,而且有使用电喇叭和露天音响设备的权利(这一点我们很吃亏)。

但是我们没有退缩,我们的计划完全针对他们的计划:一、他们不是占据州政府广场的最高点吗?我们人多,又都是年轻人,我们就在州政府广场下面把他们包围起来,让普通美国老百姓进不去,他们自个对着自个演讲去吧。二、他们演讲完了不是要护送“人权火炬”到图书馆广场吗?我们的大本营也在图书馆广场,我们和他们一起跑,包围住他们,我们在旗帜上有绝对的优势。三、他们不是占据图书馆广场的最高点吗?我们还是把你们包围住,把国旗、标语和海报在街道上排成一行,让普通美国人先经过我们的海报,他们有传单,我们的更多。

三、 我们从大本营出发到ZD演讲现场的路上

因为他们的在州政府广场的那一场演讲,原定时间为上午11点,我们计划提前一点赶到把他们包围起来。我们是9点半到10点半在图书馆广场的大本营集中,每个人先领取一个领取小国旗贴画贴在脸上或者衣服上,我发现贴在外衣上衣服老是卷起来遮住了,干脆贴脸上了;然后领取小国旗小奥运旗各1面,组织者没想到我们会来这么多人(每次学生会主席竞选时都有免费的披萨,来的人从来不超过50个),到最后有人就拿不到了;最后每个人自己选择去拿点大件,什么大国旗、大奥运旗、标语、大海报、传单等等,没有人分派任务,大家都是主动去拿。我这时候和一个同事拿的是一个大横幅标语,一人举一头。

本来组织者一再向我们强调,不要和他们起冲突。但是我们一出大本营就看到一个F*L*G在为ZD看守他们的大本营,这帮家伙,只要是反对中国的,他们认谁做爹都行,美国、日本、台独,现在又和ZD搞在一起,而且为了损害中国的形象,什么谣言都造的出来,我今天就不介绍他们造的谣了,反正我一看他们的海报那种所谓的“揭露出来的事实”,立刻小声骂了一句:“妈的,真想把他的海报给撕了。”我的一个哥们年纪轻,大声的骂了出来:“傻比。” 那个F*L*G立刻用中文喊:“中国人不骂中国人。”我气坏了,也大声的骂:“你还当自己是中国人吗?” 那个F*L*G:“我们怎么不是中国人呢,我们都说中文。”我刚想说:“说中文也有汉奸。”我们的一个组织者赶紧上来劝我:“别跟他斗,到州政府广场要紧。”我这才走了。

在路上,我发现俺个头不高,举大横幅标语不够气势,于是就把举标语的杆子交给了另一个1米8的同事。然后看见一个女士把一个小标语抱在手中,我就接过来举在了头顶。我发现中国人可能是比较害羞,大家只顾着和自己人说话,这可不行,我就主动朝街上的美国行人看,如果有人正好朝我们看,我就主动打招呼:“Good moring.”或者“Hello.”再把自己的小标语朝他们晃一晃,绝大部分美国人也会回我一句“Good moring.”或者“Hello.”有一个美国年轻人还主动把手举高,和我们每个人拍手,美国称为“Hi five”,反正就是友好的意思。还有一对美国老夫妻也走在我们的队伍里,手里拿着小奥运旗。

这个时候见到的大部分美国人都很友好,但是到了ZD的演讲现场以后,见到的美国人大部分是美国人权组织的,他们主动找我们辩论甚至羞辱我们。

四、 到达ZD的演讲现场以后

ZD的演讲现场是州政府广场的最高点,他们原想占据最高点做演讲比较有气势,结果我们一到,先把通往最高点的路给封死了,普通美国老百姓根本进不去。这下他们火了,先是一个美国人权组织的美国女人跑过来用英文说:“你们在自己的国家没有言论自由,在这里你们可以做任何事情,你们应该感到高兴。这很好。”说完转身就走了。我们所有的人都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有的人只听到最后一句“这很好”,还以为是支持我们的。等我回味过来,她已经走了,把我气的够呛。读者们别笑话我们,我们一是英文烂了点,过了一分钟才反应过来,二是第一次碰到刺头,我们又不是职业辩论家,还没做好准备,后来我们的辩论水平通过现学现用才有所提高。

我们一到,先高呼口号,我们这时候的口号是“One world. One dream. One China.”(一个世界,一个梦想,一个中国)。由一个人起头,大家一起喊,我们没有电喇叭,原来有一个的,被现场的警察没收了,因为我们没有申请。大家别怪我们考虑不周,我们的学生会是第一次组织这种活动。不管怎样,我们打乱了他们的计划,他们占据最高点做演讲被我们包围了,想发表演讲我们在喊口号,演讲时间一直拖到近11点半(在美国大家一般很守时)。

这时候,有几个ZD跑到我们的现场挥舞他们的旗子,其中有一个一看就是头,开始对我们演讲,我们有几个人比较冲动要赶他们走,我们的组织者赶紧来劝我们别冲动,因为他们有权这么做,但是我们也有权继续我们的口号。他们的人已经在喊“Free Tibet”(西藏独立)了,我们就使劲继续喊我们的三句口号,他们人本来就少,又是老的老小的小,喊口号我们绝对压住了他们。后来看照片才发现我们也有几个勇敢的哥们在他们的队伍里,还举着几面大大的国旗,虽然我们的国旗在他们的场地被他们的雪狮旗包围着,但是我们的国旗又大,旗杆又高,就象是他们的旗子簇拥着我们伟大的国旗。

到了11点半他们终于演讲了,由ZD主持,一个美国女议员发表重要讲话,我们就停止喊口号了,要给别人发言的机会嘛,也可能是现场的警察干预了。我当时不在我们的队伍里,当然也不敢在他们的场地里,我在他们队伍的外围,本来想听女议员讲话的,这时候看到一个不认识的哥们在和一个ZD用英文辩论,我也凑过去听,辩论什么我忘了,只记得那哥们英文不错,辩论时占了上风。后来那ZD说到中国政府为什么不和达*赖谈判,我一听,这我会回答呀,让我露脸一次吧,于是我抢先回答,谁说我们不想和达*赖谈判,你知道他当时在中国已经是很高的一个中央领导人啊,想任何时候见主席都行。ZD说你们把达*赖赶走了(可怕的无知啊),我回答说是他自己要走的,不是我们赶他走的。ZD说你知道吗?你们让达*赖去北京开会,一个警卫都不让带,这谁敢去(太可怕太可怕的无知了),但是我没有反驳他,我就坡下驴,我问他你知道班禅吗?他说知道,我说班禅也去北京了,一点问题都没有。他后来说你们都是学生,很多历史都不知道(我晕),我们在这里有老人有孩子有家庭,我们很希望回到一个独立的西藏,你们应该理解我们,我问他你想让西藏独立,但是你一直住在美国,你知道“有多少住在西藏的藏族人想独立吗?”我把“有多少住在西藏的藏族人想独立吗?”又重复了一遍,他竟然表示他听不懂我的英语,不想跟我谈了。我承认我的英语很烂,接下来我会证明给各位读者看的,但是我不相信烂到连这个句子都说不好的程度。我只好回到了我们的队伍。

在我们的队伍和他们的队伍之间,站着三个警察。一个警察对我说不要站到某条线之前,意思是要把我们隔开,我赶紧道歉一句退出了。我一直想和美国人多交流一下,于是主动和那个警察搭茬,今天你是加班吗,我以为他们是专门为我们双方的游行加派的人手,因为我们曾经向警察局申请过,警察局答应保护我们的安全,当然也会保护对方的安全。警察回答不是,然后又说他希望是,这样他能拿更多的加班费。我见警察挺幽默,就说我是个博士后,经常加班,从来没有加班费,我能不能起诉我们老板。警察笑了,说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中国工人加班从来没有加班费的。我立刻听出话里的刺了,就说在中国的确是这样,可是我是在美国啊,也拿不到加班费,然后我就走了。

这时候我看见我们的一个女生在哭,年纪很小象本科生,旁边她的朋友在安慰她,连忙上去看看是怎么了,我以为她被打了,再一问,原来是和他们ZD吵架气哭的,我这才放心了。赶紧和她的朋友一起安慰她,他们是秋后的蚂蚱,蹦不了几天了,才出此下策,你说他们抵制奥运会能成功吗?就连美国都抵制不了的事他们能干成?就算他们干成了,又能怎么样?当年苏联成功的抵制了1984年美国洛杉矶奥运会,最后呢?苏联完蛋了美国还牛着呢。大家别笑我不会安慰女孩子啊,你说我这人吧,平时好像挺会说的,关键时候竟然用政治事件来安慰女孩子,不过我真的挺为这个女孩子感动的,她是为了自己的祖国受到伤害而哭。

五、 我们散发传单

他们的演讲结束了,接下来应该是他们的“人权火炬”的传递,我们的策略是在他们的必经之路上的每个十字路口都布置几个人,举上几面旗子,同时发传单,让他们在我们的“夹道欢迎”中经过。我就在一个十字路口上跟几个哥们留下了,先是举着一面很大很重的国旗,后来一哥们主动说他不太好意思发传单,就由他来举国旗,我来发传单。其实我长这么大,也就发过一次传单,是在2004年日本企图加入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的时候,我和几个志同道合者一起在同一条街上发过传单。我就盯着来来往往的美国人,遇到有人目光和我相对,立刻就打招呼,如果对方也回答了,就上前问他(她)你喜欢奥运会吗?千万别问美国人西藏的事,他们对此不感兴趣或者有偏见,但是问奥运会,一般人会说喜欢或者不知道,那不管他们怎么回答,递上去一份传单对方一般会收下。

有一个年轻的妈妈带了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走过来,小女孩问妈妈他们(指我们)在干什么?做妈妈的说你自己问他们呀,小女孩比较害羞,没说话。我主动和她打招呼,你好,我们在这里宣传奥运会,你喜欢奥运会吗,就是各种运动?小女孩还是没说话。我就趁机给了她一张传单,这就是奥运会,欢迎来北京。这个比较友好,但是接下来遇到几个特别不友好的美国人。

有一个美国妇女指指中国国旗问我,这是什么?我说是中国国旗。她又问(中国国旗在这里)是为了什么?我回答为了奥运会,然后我反问她,你喜欢奥运会吗?她说喜欢,但是紧接着她说她也喜欢西藏独立,把我给气的,一时找不到话说,她又要过街了,我只好憋了一句你有你的自由(说这种话)。后来想了想,她肯定认识中国国旗(不认识我们国旗的美国人不多),故意问我这是什么的。她问我中国国旗在这里是为了什么,是希望我回答是为了中国,那么她就可以说这里是美国,你为了中国什么呢?这样我比较难回答,但是她没想到我会回答是为了奥运会,反而我还反问她喜不喜欢奥运会?她不好说不喜欢,只好说喜欢,但是加上一句西藏独立来恶心我,气死我也。

还有一个美国中年人看到我,二话不说就是一句“西藏独立”,我好歹也学精了一点,冲他喊了一句“威斯康星独立”,他转身对我笑了笑。现在我在网上搜索发现,美国的加州到现在也有人闹独立,如果我喊加州独立,杀伤性会大一些,不过后来没有美国人喊西藏独立了,我也没有机会喊加州独立了。

六、 包围他们的“人权火炬”传递队伍

我们本来是以逸待劳,等着他们的“人权火炬”从州政府广场经过我们的“夹道欢迎”到达图书馆广场的,突然一个组织者从大本营——图书馆广场一路向州政府广场跑来,说他们已经出发了,我们留守在州政府广场的队伍被他们压在了后面,组织者临时改变主意,让我们在十字路口等待的人统统回去支援留守的队伍。没话说,一切听从指挥,我和兄弟姐妹们赶紧一起往回走,他们的队伍刚刚出来,远远望去,我们的大部队(约200人)被压在他们后面,我们这只小部队(约30人)一上,情况立刻大为改变,成了我们小部队在最前面,他们被夹在中间,最后是我们的大部队压阵,又变成了我们包围他们。

他们在喊口号,我们也喊,我们的队伍在他们的前后都喊。不过后面的大部队喊什么,我们前面的小部队根本听不到,我们小部队就只好自己喊自己的,还是那三句口号,“One world. One dream. One China.”我看组织者刚才喊的嗓子哑了,就主动担任起领头人,我喊“一二三”,大家一起喊“One world. One dream. One China.”最后一句“One China.”每个人都喊的格外用力。

七、 我们和ZD的激烈交锋

他们发现队伍被我们包围了,喊口号也喊不过我们,就很生气,开始往前跑,我们的小部队当然就一字排开压住他们。他们有人就从我们旁边超过去,刚刚有人超过我们,我们小部队的人发现了,赶紧跑起来又超过了他们,他们的一个人气急败坏竟然用伞打我们一个兄弟的旗杆,我立刻冲上去喊“No,如果你想惹麻烦,我立刻叫警察。”的确有三个警察跟着我们一起走,但是警察在他们的后卫和我们的大部队之间,我们小部队和他们的前锋发生的事警察没看见。

他们气坏了,有两男一女ZD冲出来跑到我们的小部队前面。这样暂时变成了他们三个人在最前,我们小部队在第二,他们的主力在第三,我们的大部队在最后。我们的一个哥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无声息的走到了最前面,手里拿着一面小国旗,我一看那哥们手里的国旗太小,就从别人手里接过一面大国旗跑上前,和那个哥们走在一起。这下有意思了,成了我们两个人在第一,他们三个人在第二,我们的小部队在第三,他们的主力在第四,我们的大部队还是压阵,这个阵型后来再也没有改变过。

他们三个人看得出来是激进份子,一路上疯狂的喊“Shame on Chinese.”(中国人丢人),“Go back to China.”,(滚回中国去)。尤其是那个女ZD,跟在我后面一直用英语中的脏话骂我,俺都忍了。他们三个一跑,我就跟着跑,反正我要举着大国旗跑在最前面,幸好这面国旗虽然大,但是旗帜和旗杆的用料都很好很轻,举起来一点都不费劲,我今天一共举了一个大横幅标语,一个小标语,三面大国旗。

不过有一段路面在维修,我们只能从窄窄的人行道通过,那个女ZD趁我不备窜到我的前面,人行道本来只够两个人通过,她又在前面不让我过,还动不动说我欺负女孩子,我只好跟在她后面,但是把国旗举的高高的,压过她的标语。

维修的路段结束了,路面一下子变宽阔了,我也一个健步冲到女ZD的前面,她跑不过我,气得不仅用英语中的脏话骂我,还威胁要杀掉中国人。我一遇到旁边有美国人就说,“你愿意做我的证人吗?她正在骂我。”然后那个女ZD就会闭嘴一会,但是一看到附近没人,又开始又骂又“杀”的。

快到终点了,他们三个ZD跑了起来,我也举着国旗跑,您别说,我小时候跑步成绩从来都是在60分徘徊,这还是班主任向体育老师求情的结果,今天我举着大国旗跑步竟然一点都不累,轻易的就跑过了他们三个ZD,这是不是国旗的力量啊。当我第一个冲到图书馆广场,我忍不住发出了欢呼,在图书馆广场我们大本营的人也一起跟着欢呼。三个ZD使劲的骂我啊。

八、 包围他们的大本营

双方都到了图书馆广场,他们回到了自己的大本营。我们人就把他们的大本营团团围住,把他们的人和旗帜包围在中间,关键是他们的海报全部被我们挡住了。这时候在他们的大本营,他们请的美国乐队开始表演了。我们等他们一唱完,一半人回到了自己的大本营,唱起了国歌、我的中国心等等歌曲,由于我们没有电喇叭,声音不够洪亮,这是个遗憾,但是我们的队伍服装整齐,许多学生都穿着印有我们学校字样的T恤,正好我们学校一向以红色为标志,T恤和国旗互相映衬,显得分外耀眼。

然后他们ZD自己开始演讲了,这次不是请来的美国女议员,人家在州政府广场讲完了就走了。他一讲完,我们就在喊“骗子”。说实在的,他们的照片的确假,有一个小海报,上面一副图是一具血腥的尸体,下面是一辆装甲车上坐着几个穿迷彩服的军人,他们硬说这是中国军人,可是那些军人的脸很黑,脸型更不象中国人,很象尼泊尔人,最关键的是,中国军人的钢盔上从来没有一道横着的黑杆,可他们硬说这是中国军人杀害藏人的证据,你说他们不是骗子是什么。

后来我们又把我们的国旗、海报展示在进入广场的街道两边,占据显眼的地形。值得一提的是在他们的大本营附近正好有个高台,我们有几个哥们就举着一面大国旗和一面大奥运旗上去了,后来ZD发现了,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他们也派人和旗子上去,但是我们已经占据了高台,我们的国旗又比他们的大许多,结果就显得我们的国旗在他们头顶上飘扬。

九、 辩论、发传单

最后一个项目,自由辩论,双方都找那些比较中立的美国人宣传,但是明显美国人偏向他们。首先他们装出一副弱者的姿态,从好莱坞大片中我们就知道,美国人最爱扮演的就是充英雄救弱者的救世主;其次他们有F*L*G这种汉奸为虎作伥;第三他们有美国后台;第四他们和F*L*G都是职业游行家、演讲家和辩论家。

有一个ZD大妈,英语很牛,也很能说。她站在我们的一张大海报前面和我们的人辩论,那张海报讲的就是西藏的历史,做的非常好,上面所有的数据都来自于外国官方的报道或者官方的教科书。第一部分是西藏在元朝明朝清朝都是中国的疆土,用的是国外教科书的图;第二部分是西藏在1951年前都是奴隶制度,有被剥下来的人皮的照片和各种刑具的照片;第三部分是西藏的今天,人均寿命提高了多少,婴儿出生死亡率降低了多少,拉萨的今天发展的非常漂亮。这个藏族大妈一定是职业演讲家,对于我们海报的第一部分,她反复强调西藏应该是一个独立的国家,因为藏族人有藏语、藏族文化;对于第二部分,她也承认奴隶制度是不对的,但是他们在改变,你们的政府不是也在改变吗;对于第三部分,她说西藏的拉萨现在是很漂亮,但是那是你们政府建的,所有权归你们政府,藏人还是得不到。虽然只是几句同样意思的话翻来覆去的说,符合她大妈的身份,但是给美国人的感觉就是她在“教育”我们,我其实也说不过她,但是我抓住她的一点,有藏语和藏族文化并不代表西藏就是独立的国家,在美国很多拉丁裔都不会说英语,难道他们也是一个独立的国家。读者肯定会问,你为什么不说西藏的历史,我们的人早就说过了,不管用,最后变成我们说西藏从来没有独立过,她说西藏从来就是独立的,或者说虽然没有独立但是从来就应该独立,各说各的,要知道我们现在美国,说话是要说给旁边的美国人听的,说西藏的历史美国人根本不感兴趣。后来藏族大妈说我们对他们的“迫害”,自然就说到中央政府为什么不和达*赖对话,我又有话说了,不过跟我在前面说的话不一样,我问她:“达*赖认为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吗?”她只好说是的。我赶紧握她的手,说谢谢。她一看中计了,赶紧对我说:“你为什么不问我,西藏是不是中国的一部分。”那我就问了:“你认为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吗?”她坚决的回答:“不。”我说了:“上帝啊,你刚刚说我们应该和达赖*对话,可是你和达*赖的意见不一样,我们究竟应该和谁对话,你?还是达*赖?”她赶紧说:“你听话不能只听一半,达*赖说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我们会逐渐逐渐的改变,直到高度自治。”我说:“达*赖究竟认为西藏是不是中国的一部分?”她说是,我那就好,谢谢,拜拜。大家请原谅我的退场,从早上八点吃了一个小面包,到现在下午三点我只喝了一罐雪碧,什么都没吃,还和三个ZD比赛赛跑,还领着大家喊口号半天,再不撤实在是不行了,那个ZD大妈是吃过F*L*G的面包的。

我们最讨厌的其实还是F*L*G,这帮家伙为了推翻中国政府,认“干爹”,造谣言,什么都干。一个女的硬说我拿了中国领事馆的钱,要不然我们的矿泉水是谁出钱买的,可能是因为我刚刚和三个ZD赛跑过,他们以为我是这次活动的组织者之一了,其实我根本不是学生会干部,组织者开会我也从来没有参加过,我今天就是一时冲动为祖国赢得了一块赛跑“金牌”。我哭笑不得,要是中国政府敢拿几箱子矿泉水来收买我们学生,我相信没有一个中国人会为平均每人0.3瓶矿泉水来坚持六七个钟头的。但是我只能说,我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样,反正我从来没从中国政府拿过一分钱,你要说这种话,拜托你,一定有证据。旁边的一个ZD,是个小头目说,好,我相信你,你走吧,你的朋友需要你的帮助。还有个F*L*G非要说我的一个同事是政府官员,我们怎么看也看不出来这个同事哪里象政府官员了,可是人家就这么厉害。不过我心里很不服气,为什么我的那个同事象官员,我就只配做个0.3瓶矿泉水就能收买的穷学生呢?估计ZD也在摇头,这帮F*L*G素质真差,以后再也不和他们合作了。

十、 总结

由于这次活动完全是中国学生自发举行的,经验不足是肯定的,但是他们一个一个非常的负责,当然更主要的是广大学生还有爱国华人华侨的支持,我们才能举办一个如此成功的活动,在很大程度上打败了在美国的大本营之一—麦迪逊的ZD。

我们的成功来自于海外内所有爱国同胞们的支持,我们的成功之处在于:一、宣传了奥运会;二、打击了ZD;三、我们向西方所有戴有色眼镜看我们的人展示了我们的力量。

我们的几点经验,可以供在其他在别的国家中国同胞们借鉴:一、充分发动广大爱国留学生和华人华侨的积极性,没有了他们就根本不会有这次活动;二、多准备大的国旗,旗杆要轻,旗帜布料要挺,这是取胜的关键之一;三、每个人在衣服上脸上都贴上小国旗,表明自己的立场;四、事先通知警察局,并以其保持良好的合作;五、摸请对方的底细和活动计划;六、克制自己的情绪,切勿冲动;七、在整个活动中,从一开始就给每个人准备一些传单,应付随时发给感兴趣的老外;八、准备一些别人可能会提出来的很刁难的问题,就象考试前的准备一样;九、所有的参加者要克服内向的性格,敢于向老外(包括敌视我们的老外)展示自己。

本文内容于 2008-4-22 12:47:13 被雁去衡阳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