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报文章称美在伊拉克需要“一个新的萨达姆”

4月8日,驻伊拉克美军最高指挥官彼得雷乌斯在美国华盛顿国会山举行的听证会上回答参议员提问。当日,彼得雷乌斯与美国驻伊拉克大使克罗克一同出席参议院听证会,就伊拉克形势和撤军计划作出评估和建议。彼得雷乌斯建议,在今年7月完成既定撤军计划后,展开为期45天的伊拉克形势评估,但他拒绝说明进一步撤军的时间表。 新华社记者张岩摄



新华网消息 美国《华盛顿邮报》4月17日刊登题为“在伊拉克的第三号敌人”的文章。作者哈罗德·迈耶森在文章中称,美在伊拉克需要新的萨达姆。以下是这篇文章的主要内容。



伊拉克战争为什么不同于美国的其他所有战争?在每一场别的战争中,从开始到结束,美军对付的都是同样的敌人。



在伊拉克不是这样,我们现在正对付我们的第三个敌人。



在战争的第一阶段,我们对付的是萨达姆政府,该政府垮台后,是对我们发动游击战的支持萨达姆的军队和其他逊尼派军队。



第二阶段,我们对付的是在战争开始时甚至根本不存在的一个组织———伊拉克的“基地”组织。我们自己的军队也承认,伊拉克的“基地”组织实施的暴力活动只占很小一部分,但它对我们的官兵和很多平民敌意最深。在这方面,我们得到逊尼派军队的很多帮助,他们在战争的第一阶段是我们的主要对手,但随着逊尼派抵抗力量拿起武器对付“基地”组织,我们就重新把他们列为朋友,并向他们提供武器装备,但他们仍然反对什叶派占主导地位的国家政府,而这个政府是我们宣称的主要盟友。



现在,根据戴维·彼得雷乌斯将军和瑞安·克罗克大使上周在国会的证词,我们在伊拉克的主要敌人是得到伊朗帮助的什叶派军队。他们说,美军和伊拉克政府遭到的主要袭击来自伊朗支持的什叶派民兵,许多民兵与萨德尔结盟。另外,伊朗还支持什叶派控制的马利基政府———这就是在马利基的军队与什叶派民兵达成停火协议时,伊朗充当调停者的原因。



马利基政府的政治基础主要来自什叶派中反对萨德尔的派别,最引人注目的是伊拉克***革命最高委员会。在萨达姆政府时期的很多时候,该委员会总部设在伊朗,实际上是伊朗执政的神职人员创立的。



那么我们目前在伊拉克的政策就是保卫与马利基结盟的什叶派团体,来对付同样与伊朗关系密切的、与萨德尔结盟或者在任何情况下反对马利基的什叶派团体。但我们把主要精力放在第三号敌人身上,并不意味着第一号敌人———逊尼派反叛者就不会重新上阵,对付马利基和我们的军队。



所以,我们在伊拉克的战争不同于我们以往的任何一场战争,因为我们占领的是一个自己正在交战的国家。由于我们所保卫的是一个各团体并不顺从的政府,所以这些团体都以我们为敌。而这个政府本身也可能对我们的利益构成战略威胁。在这样的国家,只要我们继续保留军队,敌人就会越来越多。



如果正如我们断言,我们担心的主要是伊朗扩大其影响,那么我们需要的就是一个逊尼派领导的政府,而在什叶派占多数的伊拉克,除了使用武力,这样的政府不可能获得或保留权力。也就是说,我们需要又一个萨达姆,不过这一次是对美国不那么敌对的萨达姆。但这个决定是我们不可能支持的,因为它会使我们在伊拉克的整个不幸成为笑柄。



这就是麦凯恩希望一直坚持到胜利的一场战争。没有一个人能清楚地说明这样的胜利会是什么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