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反恐专家回应"藏青会"自杀袭击威胁

环球时报环球网消息:对于“藏青会”主席次旺仁增竟然在国际上鼓吹“西藏抵抗运动”要采取自杀式暴力手段来进行抗争的言论,中国的反恐问题专家李伟说,这是一种赤裸裸的恐怖主义恐吓,在中国强化全民防范意识、严控各种危险物质的环境下,想用自杀式的人体炸弹来制造严重的伤亡事件和恐怖效应,以此来达到“藏独”的政治目的,是难以得逞的。


次旺仁增是几天前在印度的达兰萨拉接受意大利的《晚邮报》采访时放出这番极端言论的。他说,非暴力的路线让中国人有机可乘。现在是该改变斗争战略的时候了,要不惜一切代价,尽快争取完成“西藏独立”,“抵抗运动”可以采取自杀式暴力手段。当然,次旺仁增也忘不了借此机会再度要求全球抵制北京奥运会。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反恐研究中心的李伟主任说,对恐怖主义组织的界定虽然各国不完全一样,但有几个基本要素是相同的:策划、组织、实施或威胁实施针对平民目标的暴力活动,引起社会普遍恐慌,意图迫使政府改变既有的某些政策,换句话说,目标针对平民,政治目的针对政府,策划实施或威胁实施爆炸、绑架、暗杀、投毒、纵火等暴力行动,那就是恐怖主义。


从这种基本要素看,“藏青会”的很多所作所为,包括这次次旺仁增的放言,已经暴露出了其向恐怖主义迈进的实质。


李伟说,在国际反恐领域,把自杀式的人体炸弹称为“智能炸弹”,相对而言,是防范难度比较高的,如果“藏青会”物色、招募到合适的人员,使用一些土制的爆炸物,对这样一个已经符合恐怖主义性质的极端“藏独”组织而言,是有可能着手实施这种恐怖活动的,其实,他们公开以自杀式袭击来威胁,就已经是在企图制造恐怖效应了。


李伟说,中国是一个武器和危险物资管理非常严的国家,要想在恐怖袭击中使用军用级的爆炸物,无论是在国内获得还是从境外带入都可能性极小,不过,现在开山、开路、炸石的炸药社会上比较多,所以也不能说完全不能找到爆炸物。在重要的场合,有严格的安全检查,自杀爆炸想得逞是非常难的,相对而言,没有安全检查的人口稠密场所,防范起来难度要大一些。李伟说,中国已经在发动民众加强防范意识,对各种形迹可疑,行为异常的人都提高警惕。总体上讲,在一个社会秩序本身比较混乱、治安管理不力的地方找到下手的机会要容易一些,而中国一直是一个社会安全管理非常严格的国家,有很强的维护社会秩序的能力,在中国搞恐怖袭击是很难得逞的。(环球时报记者 程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