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对市场的稳定负责任

9666755 收藏 0 18
导读:谁对市场的稳定负责任

促进中国资本市场的稳定健康发展是今年国务院的工作重点之一,温家宝总理亦在不少场合都谈到要防止股市的大起大落。


但是事实又如何呢?


事实是中国股市从去年10月创出最高点6124点之后一路狂泻,在今年连续跌破被管理层视为政策底的4000点和被机构投资者视为市场底的3500点,最低探出3078点,跌幅达到了惊人的50%,短短半年的跌幅已经接近上一轮大熊市的跌幅,而大熊市的时间跨度长达5年。


更可怕的是,大起大落的股市目前面临局面失控的危险。


4月17日,道琼斯指数暴涨256点,在K线形态上已经隐约出现牛市的印迹,而就在这一天,工商银行(5.75,-0.04,-0.69%,吧)和交通银行(9.03,-0.44,-4.65%,吧)、中国人寿(27.03,-0.76,-2.73%,吧)A股价格跌破H股的价格,加上此前的中国平安(55.25,-1.06,-1.88%,吧)和处于接轨状态的中行与建行、招行,A股的金融板块面临和H股的全面倒挂。


同样是4月17日,继南京高科(19.29,-1.07,-5.26%,吧)跌破净资产之后,长春经开(6.01,-0.16,-2.59%,吧)和湖北金环(5.74,-0.41,-6.67%,吧)、华银电力(4.76,-0.28,-5.56%,吧)、皖能电力(7.33,-0.47,-6.03%,吧)、皖维高新(11.50,-0.80,-6.50%,吧)等一批股票的价格跌破了净资产。


如果说A股和H股的倒挂是估值体系崩溃的结果,那么事实上目前A股跌破发行价和增发价已经意味着股市的融资功能也面临着丧失的危险,而A股跌破净资产则意味着资本市场的价值发现功能已经被完全破灭,甚至走向了反面。


这一切都意味着中国的股市在暴跌之后,又一次成为千人踩、万人踹的“破鼓”。


中国证监会不是没有看到事态的严重后果,专门以红头文件的形式下文要求各地的证监办和券商做好投资者的稳定工作,避免恶性事件发生,维护市场交易的安全。


中国资本市场经过2006年和2007年的快速发展,无论市场的规模和投资者的人数都已今非昔比,说资本市场事关国计民生一点都不夸张,在国有资产巨额流失,国民财富遭遇洗劫的时刻,证监会从社会稳定的高度未雨绸缪不但是应该的,也是必要的。


但是,为什么明明知道市场的非理性下跌都快形成社会不稳定因素了,还不采取市场化的措施稳定人心,解决市场的问题呢?


这无论如何是不能让人理解的。


因为,无论是美国次债还是国内通胀都已经不能再成为管理层不作为的遮羞布了。


次债危机爆发在美国,但是道指最多跌了17%,美国股市连熊市的边都没有沾上就开始回升,现在越来越多的投行开始乐观的预期,当美股走牛之际,还能把A股的暴跌归罪于次债影响吗?


国内通胀是头等大事,但是一季度的数字表明,CPI的预期在稳定下降,中国经济依然保持10.6%的增速,连国务院常务会都判断经济形势比预期的要好,这难道不是说最困难的时刻已经过去了吗?


这有什么理由等一等,看一看呢?


谁该对资本市场的稳定负责呢?


1987年美国遭遇黑色星期一,格林斯潘下飞机听说暴跌500点随即返航并上电视台发表稳定市场的谈话,贝克回绝了四大投行要求停市的申请并在晚上发表救市声明。格林斯潘是美联储主席,他很清楚他的职责是稳定市场,而贝克则是美国财政部长,虽然他不同意停市,但是中午的时候却有大批至今不明来路的非市场资金进场抄底托市。


在美国,救市也好,托市也好,没有证监会什么事,证监会只是保证市场交易的合理与合法,指数涨跌与他无关,但问题在于,有人对指数负责,美联储和财政部。


中国呢?


如果中国的证监会因为美国的证监会的定位给自己画地为牢的话,谁来承担稳定市场的职能呢?


实事求是地说,对于稳定市场,证监会2·26发表过新闻发言人谈话,央行行长周小川做过加息是否要考虑对资本市场的影响的评论,国资委主任李荣融更说过国有股减持会坚守承诺不会影响市场的话,但是,实事求是地讲,都只有说法,不见办法。


资本市场是现代经济的最高市场形态,资本市场不稳定,对国家、对社会、对个人都是灾难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