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尚.加勒比

加勒比是我在湛江本土见到惟有的一间主题酒吧,冷冷清清的季节里,无聊与寂寞寄卖于此,本就是不错的主意。


南方的加勒比并不能像有格兰菲迪的伦敦那样可供日夜消遣。不同原素的夜灵坐室,我们还是能够恣意地放纵自己心性的企图,围旋于威士忌与伏特加的温醇品质,也是靠近加勒比的理由之一。


加勒比整体设计简装而行,延伸LONG BAR的原始风格,进入处的绸布包裹四周的墙壁,光柱如雪,玻璃,大理石,原木台凳,冷色的渲染并未能让人能感受到这里是有过多的温馨。窗边的帷帘总算别致,据说这是近年来最为流行的布艺。


来过加勒比的男人皆知,这里寄存有不少的美女,没有美女的湛江,原来只是一个谎言。有意思的是,这是男女比例大多参差失调,大半女人,都能扬起如葱的左臂,细长的水果香烟于指间总也能放肆地舞动。灯火闪烁处,黏附于背脊的蝶虫纹身,也跃跃欲试般地跟身起舞。喧嚣的音乐搭载迷离的灯火,掩饰着一切的犹疑和局促,客人们的目光在彼此身上微妙地游离,看与被看的现代人游戏,并不是只因掺杂有过多的CRAZY而神色定若。


殷实的侍应熟练地勾兑加有脉动的威士忌,低调的麦香,依然保留得不损分毫。我逗酒保说,若你尝试给这纯麦的威士忌加入蜂蜜或是梨汁,在座的女士们或更能贪杯。


也许,并没有太多的午夜酒客在意酒的质量,格兰菲迪传奇或是美洲勃良第葡萄酒古老的神话,他们也不曾知道。开心就好,我们也不必一味地迷信酒的年份和产地。当然,如果要发挥一杯好酒的真正潜力,加勒比单一的酒杯并不能一一满足。就像赤霞珠的真正魅力,只有放在波尔多型号的手工水晶杯里,才有其动人的一面。酒杯的优美之处,就是能引发出酒的本身一些不为人知的细节,就像睿慧的女人,总能在不经意间发现和挖掘男人的专长一样。


加勒比,纵使抚摩颓丧不可尽然,但还是能让人有如遇美女一样的惊艳。


色戒也好,品尚皆亦致美。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