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网上看到很多言论,都说不要去jlf抗议,抗议没有任何用处。我是倾向支持理性抗议的,和平抗议一下没什么不好,就如同一个


人从来不生病、一生病就是大病一个道理。每年来个一次感冒对身体增进抵抗力还是有好处的。

当然了,上面只是一个不恰当的比喻。但网上很多朋友把去jlf理性、非暴力抗议等同于是愤青误国的行为,这是我所不能赞成的。


不少朋友都把攻击点集中在“去jlf抗议”上,这就是没有把握住问题的主流。就像我们生病,可能是感冒、可能是发烧、可能是肠


胃炎一样,jlf只是被我们在有意无意间抓的一个典型,抗议的本身不是针对jlf,而是针对法国的背信弃义,这才是no1问题。有的


朋友说抗议jlf就是懦弱、就是柿子捡软的捏,那就请你给中国群众找一个能向法国群众发出声音的地方吧。

抗议的目的就是让法国社会能倾听到我们的“声音”,当然抗议的手段是要在理性、合法、非暴力的前提下,这样的抗议才是我所


支持的“理性抗议”。中华民族的文化一直是内敛的,而西方的文化是弱肉强食式的,两种文化的碰撞中我们的文化是要吃亏的,


这就要求我们必须得发出自己的声音。君不见90年代初法国军售台湾后我们一直隐忍不发,接着就是德国和荷兰,只有当我们实在


忍不住给了法国一棍后,他们才收敛起来,这就是我所强调的“声音”的作用。

诚然,我们是要做好我们的本职工作,这样才能给国家以发展的动力,但是只一味得强调做我们的本职工作,那就如同把人当成了


机器一般。社会是情感的聚合体,我们对世界的喜怒哀乐掺杂其中从而形成了整个民族的喜怒哀乐,这种社会的“同情”是不能够


也不可能被抹杀的。这种“同情”最终会造成三种后果:1、被压制,等待今后更大的爆发;2、借助暴力手段发泄;3、通过和平的


抗议手段发泄。如果是你,你会选择哪一种呢?

有朋友就说了那你欺负jlf算什么,有本事你去怎样怎样,这就是一种诡辩的方法,我们不能走极端。在上文中我说过了jlf是一个


在“有意无意”间被选中的一个矛盾聚合点,至于为什么“有意”,我想大家也有所耳闻了。

最后,我不主张看了我这篇文章后就跑去抗议、跑去组织抗议,我只是想说明抗议存在的合理性。如果抗议的人太多,群情激奋,


那难免会像我们所不期待的方向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