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飞机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八日晚九点三十分,我和我的一位老兄名叫李成军, 对了介绍一下我的这位老兄,他原在北空当兵的,飞行员,当了三十年的兵,他自己说是开直9的[直升机] 转业时是中校参谋不带长放屁也不响的那种,还有我,呵呵,我山西省长治市人,原一直在长治市物资局上班干了十几年混个副经理,后下海自己干也就是说一直在做生意,1993年又去抄股,抄的一塌糊涂,不是我不会抄,是被国家坑了,1999年告别股市一直休闲在家,有买卖就做下,没就上网聊天,活的也自在,后应家庭变故,不想在那里呆了,就来三亚也想做生意,想搞下小时候的梦想,就是飞行,正好碰到这位老兄 人很好,一说话就笑,两眼眯成一条逢,对人的第一应象就是憨厚的好人,他有个公司,叫三亚市联合鹰飞行娱乐有限公司,公司里什么东西都没有,也就是说空壳公司,要和我合作,第一条件是我买飞机,回来的一切费用都是他的,我们俩就是一拍即合去买飞机了,从三亚机场坐飞机到哈尔滨转天津住拉一晚,到达哈尔滨以是第二天上午十点多了。又从哈尔滨坐车到鹤岗 中途还把我们扔到佳木斯后打的士去的鹤岗,注 [哈尔滨的省级车站 要有人说拉你到你去的地方千万不要上他的车]到鹤岗以是半夜了,错`晚上八点多这里三点多就天黑了,温度从零上30多度一下下到零下20多度。想一下都怕怕,我要不是在北方长大的人就会冻死的,[三亚人会不知道怎么死,呵呵] 鹤岗的朋友小张和小丁来接我们,飞机是他们的,帮我们找拉家宾馆还挺暖和,又给我们接风一起去吃饭,我和老兄都喝了点没事,第二天小张和小丁拉我们去机场看飞机,飞机还挺好试下车吧,发动机也不错 就是运输是个难题,问了下运费到三亚2万加小三万,我就想在鹤岗再买辆旧车拉飞机回三亚,花1万买了辆小解放,又拿角铁焊了个架子,把飞机固定焊好以是第三天的下午4点了,天以完全黑了,想下我和老兄的心情,都狠不得马上回到三亚,就要出发了,小张他们非要给我们喝送行酒,老兄说你喝陪他们一醉方休,我来开车,这一喝就多了,喝完告别酒以是下午6点多啦,老兄说的话就不算了,他叫我开,说自己喝多了,那我就开吧,还有漫漫长路在等着我们哪,这是艰难的路程啊,小货车拉飞机[南北大穿越]的刚开始。


全程为5600多公里[11200里] 我这也是第一次自己开车跑这么长的路啊,好在还有个司机就是我说的和我一起的老兄李成军, 路漫漫夜长长,车刚开到佳木斯以是下半夜一点多了,应为鹤岗路上有雪开的慢,我有点困了,就叫我那位老兄开,他没开多久刚上高速有30公里车就抛锚了,没办法在高速路上叫拖车吧.叫拉好几个小时还没来,等啊又冷又饿,北风呼呼的,3小时后拖车终于来了,拖一下700元人民币,到修理厂打开机器一看我的老兄把当叉和离合器都搞坏了,加上修理费住宿费花掉1000多.老兄就开始怪我好象是我搞坏的,第二天修好当晚就上路了.我老兄好喝点,我也好酒.在家乡朋友们说我是酒仙,一瓶不到两瓶晃悠.可是有事我是不喝酒的,开车的事又是我啦,开到半夜2点多我在也顶不住了,就叫醒我老兄开会儿, 我告他快到哈尔滨了机油灯也亮了,见服务站买桶机油,可是老兄开上就没停,机器响的把我吵醒这时我才知道他没加机油,到服务站买机油加上以晚了,慢慢走吧,早上四点多终于到哈尔滨了,可车在也走不了啦.我说拉缸了 可老兄还在不停的打火,想把车打着,打的电瓶都没电了,他又把电瓶卸下来去充电,我晕啊,车都成什么样子了,刚响的声那么大,他还想开车走,晕死[他在也没发动着]没办法在修吧,这时又下起了鹅毛大雪,想我们的狼狈像可想而知,找到修理厂又的拖车,路滑啊,小修理厂开个面的当拖车,上坡就拖不动了,在立交桥下又等了1小时多才来个大的拖车终于拖到修理厂了,打开机器一看该坏的都坏了 曲轴也断了,只能大修了,又花了2700多,三天后就是换了个[发动机]在上路吧.车还的磨合不能跑快,就这样慢慢的爬吧,到800公里处换下机油,可以放开点跑了,我车拉的飞机高,兜风,在说机翼又在车旁绑着,一有超车的过去,我的小货车摇来晃去的,问题又来了,车垮上5挡水温就高了,还是不能跑快好在俩人开慢点也无妨,可老兄开上就挎五挡,在锦州高速车就开锅了,离合器又不对了,车又不能动了,又修花钱拖车修不说了,反正我是遇上倒霉鬼了......


终于出东北到北京了,老兄家是北京的,可是他没回家,要去他大胰子家,终于在通县找到了他大胰子,他给女儿打了个电话女儿说在上班来不了,[可能是不想见他]又给老婆打个电话是空号怎么老婆的号是空号,他就找大胰子问,大姨子说不知道,姐妹俩没联系,我想是不想告诉他,我们在他大姨子家把车上的架子卸下来,把一个机翼放到飞机的下面,应为一路上过超车就摇来晃去的机翼太兜风[是别人的车超我们的车],搞完后在他大姨子家吃了顿饭,他大姨子还不错,听他说我是山西人就拿出多年藏的汾酒叫我们喝,我多想和点家乡的酒啊[可我没喝]他又见酒就走不动了,喝......多了。喝完一瓶他还要......要走了,大姨子也没留他[也不想留他]我们就上路了,我没叫他开,我想从6环上高速到京石高速,他就说从5环到4环在上高速这样快,不管怎样人家是北京人听他的吧,可是转来转去就在4-5环上转,他指的路线,还说我走错了他是喝多了,他要开车,我说你喝酒了不能开,他就和我起火,大喊大叫非开不行,我拧不过他就叫他开了,他开上还没走500米你说他是不是[倒霉鬼]就叫交警拦下了,喝酒开车扣驾驶证三个月,这是第一次路上罚款,谁叫他喝酒开车了.我开上车问他从那走[我都不信他了]他告我从这上高速,上去后我感觉方向不对,他说没错,我就想瞎走吧,走了一段路看路牌在东5环,我说走错了他说没错,我想高速也不能掉头中能转上去错就错吧,我决定不听他的了,环城路吗,终会出去的,向西转吧,一路上换叫我下高速,我也没听他的,他现在醒了说条条大路通罗马,我也不管他说什么,在一个美丽的晚上转了一下美丽的北京城[转5环],心里想这也是头一回啊,可能没人这样做过吧,也就是我在北京第一人了,呵呵不错啊,车上还拉个飞机,叫北京人看看,什么是飞机,呵呵;好不容易上了京石高速,可是有大雾封路了.那就走107国道吧,夜慢慢路也慢慢,开到下1点我说叫他开会,他说本子扣掉了咋开啊,装B[骗傻子还行]我在也开不动了,找个宾馆住下吧,老兄住下后又拿出小酒喝上了,我也十几天没喝了,也就多喝了点,这是我开车一路上的第一次喝酒,又洗了个澡,第二天好上路,当然还是我开车,开拉很久,到下午3点才到了保定,想上告诉就的等.等啦2个多小时才上了高速,一路上开累了就休息,老兄也不动车乖死了[守法好公民]小酒长喝,就像个半仙,晕啊/我告诉他我的腿肿了,他说袜子勒的,你们说他还是人吗。


在高速上就象另一个国家,什么也贵一倍多,我心想`物价局的干什么去了吗?就这样走走停停,停停走走十几天,在东北吃饭是十几寸的大盘子,价钱还行,越往南盘子越小,价钱还越高,到广东就成份饭了,还没地休息,好在也不太冷了,在车里睡吧.终于到广州了,我问该分路了从那走[我又忘了记吃不记打]他说走京珠就对了,老兄接着睡,走着走着出高速了,这下我可火了,我第一次这样对老兄,:说"你不是说你走过这条路吗?咋下高速了还睡,老兄睡眼朦胧的说到珠海不对吗?那就走佛山,我说你怎么这样啊,不早说都把我气死了,没办法自己找路吧,这时老兄醒了,说我走的不对,应为我又翻上高速了,和我吵啊,我也不听他的,我在听他的我也成他了,老兄叫我停车暴跳如雷,我停下车,老兄下车就走,我想不和我走了怪怪的,可一会返回来了,我知道他去问路了,他上车知道自己错了不吭气,我也没说话,我开车就走,应为我看地图了,老兄也不说话了, 一路上就这样我和人家说话人家也不哩我,到了雷州[全中国第一交警]拦住我车说我车拉的飞机超长超高[前后就长50公分]什么话也不说就开罚单350元没办法交吧,老兄好象过意不去终于说话了,老兄说到海南就没事了,他有认识的人[都是有本事的]他说他们都是大款,说大的时候把大拉的长长的,我都想笑,我说到海南你就开吧,他说好,雷州的路在全过来说是最垃圾的路,又脏又乱,第一交警也不知道跑那去了,坑坑洼洼,就这样开到半夜才上拉度船口,可想上渡船得等代````我心想可以喝点了,反正下船他开,就放心的喝上了,老兄说也少喝点,那就喝吧,我一不小心喝高了,老兄也多了,在船上睡了会,还好下半夜才到海口,老兄知道下船,在船上说海口朋友很多,怎么就走拉啊,老兄开车出海口我在车上就睡着了,好久没这么睡了,好幸福啊.没睡多久,这位老兄大叫着叫我开车,我就说一路上应为开车和你大叫了吗?你也太不象话啦,又吵了半天,老兄赖的就是不开,没办法我开吧.挎当没2当挎不上,3当也没有,就4当也栽不下来, 我说怎么了,叫我开啊.原来是他又把车搞坏了.没办法瞎开吧.车的温度也高,走走停停,开了一夜到第二天下午才到三亚,到三亚是2006年12月6日这就是南北大穿越横跨十个省和直辖市.例行18天的艰难路程。


杜飞


2006年12月11日作2008年1月8日修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