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曾经以为追求幸福是需要我们付出很大很大的代价,但是今天我对幸福这个词有了一些新的体会有了新的认识.其实幸福就是开心的放大.二个人的幸福就是二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就能够感觉到开心.能够把自己的开心和对方分享,能去体会和知了解对方的开心情绪和高兴心情.能够希望把自己最开心的时刻告诉最想告诉的哪个人.而这些就合成了我们能够用幸福这个词去描述的内容.


我和她之间,该闹的我们闹了.该解释的我们也解释了,在一切明了之后,我突然感觉到,原来分裂在我们之间既然从来没有存在过.我们都考虑过对方.都不敢轻易放弃对方或者说放弃自己,放弃自己追求幸福的道路,都不敢肯定除了他(她)自己还能找到幸福吗?还能找到和自己一起分享幸福和开心的人吗?我们以前就如同二个棋手.一时间由于棋盘上较量而敌视对方,而最终棋盘上的较量和撒杀并不会影响到我们二个棋手的感情.我们在棋盘上认识对方.我们在棋盘上让对方了解.棋盘的棋子的争斗就是我们之间一直存在的那所谓的裂痕.当棋盘上的棋子走尽,当棋局成为和局.剩下的就是二个棋手,当我们陷在棋局里的时候我们相互揣摩对方,相互从最坏住考虑和端详对方.当我们从棋局里走出来的时候,我们虽然一时没有从刚刚的撒杀中醒悟过来,但是毕竟身上那杀气已经开始消退.当一个棋手主动伸出他(她)的右手的时候,他们相视一笑才感悟到了真实的人生和棋盘的得失之间存在的差别.


这二周来.我和她都在尽力的想弥补往日而留下的遗憾,整个结局好象是我败了.我在最后的时候没有接受住感情对我自己的考验.而这个考验她是出题者,这个出题者对我的影响和冲击太大了,使我忘记了回答考题,而这个正好让我又真正的找回到了自己的幸福.虽然在全局我是一个输家.是一个我和她之间相互无聊赌局的输家,是我们二都无意间制造出来的棋局的败者,但是我知道,她为了安慰我这个败者付出了多少.为我们的幸福我付出的是那现在看来该死的面子问题.她付出的是看似一场伟大的爱情保卫战的胜利实际是一个自我牺牲的结果.她曾经为我付出过更多的更好的选择,她为我曾经勇敢的和我一起面对双方家长可能出现的压力.她为我强自淹埋自己的忧虑.用自己都怀疑的话语去安慰家人.最后只为能够在我们追求幸福的时候扫前外来干扰.让我们能够自由的自我的选择我们自己的走向.我,只是自私的用所谓的对祖国的忠诚和事业的忠诚去向她阐述我一直认为应该坚持的原则.


她是一个好女孩.她考虑到的我没考虑.她没考虑到的我更加不知.她选择了放弃公务员资格.她选择了一个不稳定因素太多的我.她选择了一条也许更难走的路.周五下午,她请假来我这里.以前请假在她身上很少出现.她对自己的事业也很负责.这点我敢肯定.但是她为了我这个让步者能够开心和满足自己的事业心她选择了对自己不负责.来到部队,她很乖的干着一些在家她从来不干的活.洗衣服,打扫卫生,指导员和我开玩笑说:“你找到了一个免费的优质保姆.”,我纠正到.错是女朋友.是一个优秀的女朋友.指导员:“希望你还能知道她是你女朋友.而不是保姆.”


昨天晚上.本来我说我带她去外边吃饭.犒劳一下辛苦帮我打扫卫生的她.她看了看我说:“如果你能请假还是回你妈那吃去.”我盯着她问:“怎么,你不怕不自在了?不怕因为代沟产生的差距和不必要的争执了?”她用手指理了一下头发,很轻松的说:“不会,因为你现在让我很放心.我想我没有必要担心这些问题.我们和他们之间有代沟这是肯定的问题,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想法.这没什么大惊小怪的.但是我们不能因为这个原因就不履行我们做为晚辈的礼节和礼数.如果不去只会让原来的时代出现的集体现象成为我和你父母双方之间个体的矛盾.”


回到家.我看得出来.她在尽力的去尝试和父母成为一个年代的人,她看问题的思维也在故意的向她所了解的我父母那代人的想法去靠近.她在尽力,她在为了我们牺牲自己的个性.这次她的变化让父亲很诧异.父亲笑着说:“芬芬,你千万不要为了我们之间存在的认识上的差距而担心.我们之间,如果在认识和思维方式上没有差别的话那才是问题.证明你们这代人没有进步.”父亲的明理和对我们的了解使我们轻松了很多.准确的说应该是让她轻松了很多.因为我知道,父母绝对不会故意为难我们的.


吃完饭.我没在忍心让她继续在这样的环境下待下去,我借口担心中队有事必须早点回去结束了这次交流或者说相互了解.回中队的路上,我看得出.她轻松了很多,又回到了真实的她.我看着她说:“我很喜欢你现在的样子和自我.你没必要为了我父母而改变什么.我不可能去娶一个和我父母一个时代一种思维的人.而这点我相信我父母还是会理解的”.她好象感觉到我盯她的时间太长了,赶紧提醒我注意前面.看我转过去了.她才说道:“我知道,不过我不想我们好不容易又获得的幸福因为这点小事而受到一丝丝的阻力”.我说:“阻力?我们遇到过的还少吗?以后还会遇到这样的吗?在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什么能阻止我们走向幸福.”


当车呼啸着穿过收费站的时候,我们的话题开始转变了.变得轻松了很多.她笑着问:你怎么到收费站不带减速的?万一人家掀竿来不及怎么办?我笑着对她说:“来得及和来不及是二个不同的词.如果我们老想着这些偶然那我们还能干什么?干什么都会有不确定因素.我不可能因为有偶然就去改变自己的习惯.在说我有把握在他们不掀竿或来不及掀竿的时候一脚把车刹下来.这些是要靠熟练和判断去控制的.所以也应该说是一种自信.”听到着她笑了起来“自信,那上次你判断我是在搞鬼那你怎么还要上那当.当天就跑过去?”我对她说:“如果用自己的经验或没有任何保证的判断去分析你我之间的感情,.那我绝对不敢赌.这个赌注对我来说太大了,我赌不起,并不是说输不起.而是赌不起.你懂不?”


她没有在接下去,不过我知道.她应该明白了我说这些的意思.我在她面前很少表露对她的过分关心,但是她曾经说过,她知道我很关心她.超过了关心自己.这一点.我内心里对她的判断是很肯定的.我的确很在乎她.虽然我没有过多的用语言说出来,我没有那当着众人说“我爱你”的勇气,但是我绝对有勇气用我所有的一切换她的温暖.用所有的开心换我和她的幸福.用自己一生的力量,去捍卫我们之间的约定!“那么远,这么近.我们永不言弃!”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