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对经典!反击王千源的最强音!《伤王氏千源君拓说》

近于同学处得悉王氏媛千源者发陋文以为自得,本欲付之一笑,以为垂髫者无忌之言,然此君竟不以此为耻,妄自尊大,飘飘然于众无知者间,愚众不见其毒损阴恶之诳语,反以远观长思之哲论,何其谬也!

愚亦不才,但求我同胞共抨此穷酸无聊之言,以沐浴请化,此时,愚亦不知当如何告诸天下我等将若何若何,唯闻得王氏之微贱鄙陋故有下文,望诸君悉听:

闻古言,精忠报国。今试问君何曾有益于斯国?反投命暧昧之邦,发此牢骚,晦染百姓,何其可辱也!此足下之忠败也;

国家供尔二十余载,今竟不思回馈,反以丧败之言而误国事,国家恩犹父母,乌鸟犹有私情,君反不及耶?何其可唾耶?此足下之孝败也。

十三万万同胞,同心协力,共图奋起,今君之所言,无异于窃薪灭火,茗中添醋,试问尔有何面目见万众乎?何其可庸乎!此阁下之义败也。

招摇于国外,献丑于国内;无耻于内心,卑鄙于笔墨者,恐非君之所欲也,是其何可恶也,此阁下之形败也。

犬马效命奔驰于洋蛮,四处投走呼招于海外,所言者,竟亡国灭族之论,外国皆以君为鸡偶木人之具,笑料之始也,君何其可悲哉?此汝之道败也,

今世界大势,不容我洋洋之国耗渥国力,而君竟不知“存不忘之,安必虑危”之理,何其可恨矣?此汝之理败也

无视天下大势,鼠目寸光,略无遗策,反而自诩高奥莫测,何其可气也!此尔之智败也。

凡此七败,问君,方有何面存于斯世耶?

愿静听一言,或可解足下之卑鄙,重归正路之良才。

昔天地初开,乾坤始奠、气之轻轻上浮者为天;气之重浊下凝者为地,居天地之间者,洋洋中华始拓者之一也。

大中华之地,上古起于河洛,先秦达于九州,汉唐落四海之内,宋元临八荒之巅,及至明清,北以漠河为燕然之类,西起鞑靼为成角之音,南尊大理腾冲作国之门户,东靠琉球为天人洞扉。

燕雀不容巢败,虎狼不忍遭凌,越之西子,善毁者不能闭其美;齐之无盐,善美者不能掩其丑。日中则仄,月满则亏,古之常理。故虽我大国强民,地广物博,亦时有垂落之际,结八方兵,然百足之虫,死犹未僵;嶙峋牛驼,胜于良驹,万历之寇,欲以三十万而轻天下,太阁者亦欲临京师而假华夏,时国家北有女真之患,南有闯匪作乱,可谓情如累卵。然我十四万万健儿携高丽热血之士,毙除倭虏,势如破竹,复我民族之威名,日本国关白亦以绝望而崩亡。

惜百年之后,国势趋弱,百姓亦若倒悬。虎门之举,虽足一时尽国人雄烈之壮胆,然居庙堂者皆以所谓大局而煞国家之威势,为苟且而坏民族之大义,百八十条约外,中国之景象,惨不忍睹;中国之人民,弱不经风;中国之积淀,虚不敷膏,中国之民族,几无所望;中国之威势,丧失殆尽!

所谓一方一土,不意于国家之版图广博与否,反之,邪马台,日耳曼等蕞尔小邦亦足称雄于世,而丧土毁权,不能自立于斯世;民愚族危,又岂能称雄于人间!

故寸土之失,未必于我中华经济之若何,而政治之风必糜,民族之望必浅,国家之动力必衰,国家元气为积弱所伤,元气伤而紫微沉,紫微沉而风不正,风不正而国人心丧,心丧则乾坤茫茫!

寻有人言,今国家之势不足以撼大千,当沉垂以俟,觉机遇而起,奋讨前雠,只可惜,此类自以为是者,自欺欺人者,狂傲自大者,自不量力者,不知深浅者,略无远虑者,目光狭隘者,居心不良者,奸佞投机者,竟以此为懦弱之藉口,俟天下时机,此时犹待海枯石烂,河汉调零,天翻地覆者也。

由是,则我四海之壮年当自立奋强,满溢激奋之热情,共进图强,今世界局势,又何尝贤于百年之前?美欧在侧,虎视眈眈;印巴处尾,坐视雌雄;台海于猥琐之地,窥测变乱;红教徒身遍三秦以外,突厥裔左右逢缘,皆必卒除以绝后患。

如若似咸丰后之百年所为,则欧美必以熊胆之力而攫利;如若以抗战后旬余年之略,则印巴必以饿狼之心而拓土;如若将改革后期年间视国家基策,则台海必以蝼蚁之勇而复辟;如若听今日泛泛险恶者之论,则藏疆以洪堤崩泄之势席卷青陇,包举三晋,继尔鲸吞兖冀,囊括燕京亦远矣乎?

鄙人微贱,当此诳论,愧不敢有面目见诸君,值此说文,望海含海含!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