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才和主人及拳师》

《鲁迅全集》收入一篇新文章,我怀疑是假的(说是鲁迅早期文章,新近才发现的,原载于《新语丝》第一期,署名翱云。但感觉有点不象,难道是早期的缘故吗?请大家来评评看)

《奴才和主人及拳师》

奴才最近很有些愤愤然,却非主人打他的缘故,倒是主人被打的缘故。主人自幼习武,颇有些力气,家里横行惯了,时常拿奴才练拳,当日上街却遭遇了练家子。那人是有名的拳师,一番打斗,主人不敌,鼻青脸肿而归。

外面风传争执的原由,是拳师看不惯主人欺凌奴才,所以抱打不平;但主人自己的说法,是为丽春院的头牌争风的缘故。奴才不明就里,但寻思,就算打抱不平,也轮不到那莽汉,主人打奴才是家事,外人是不容干涉的。

晚上吃完咸菜就馒头,奴才被主人召去训话,主人说:“我搞上丽春院的头牌,于你的脸上也有风光;我脸上被打的肿包,于你脸上也大失光彩。这岂是打我一个,简直是打我们一家哩!”奴才汹汹然:“是可忍,孰不可忍也!”不几日,奴才打探消息,得知拳师去外地访友,家中只得一个老妈子看门,便寻摸了一根棍子,昂然前往,排闼直入,奴才平素面有菜色,此刻却容光焕发,英气逼人,进屋后拿棍一阵横扫,桌椅板凳,锅碗瓢盆,莫不砸个稀烂,随后大笑三声,扬长而去,临走不忘在老妈子脸上摸上一把。

奴才凯旋而归,主人说:“你,很不错的。”奴才得了嘉奖,欢喜不尽,觉得咸菜比先前香脆了许多,干活也更有劲了,逢人便说:“主人夸我呢!”惜乎好景不长。拳师回家后听老妈子一番哭诉,雷霆大怒,天天在家门口练拳,并放出狠话,要复仇云云。奴才对拳师不以为然,主人却怕了。就骂奴才不守规矩,胡乱闯祸;骂到兴起,竟将奴才暴打一顿,关入了黑屋;随后备了上好礼物,找拳师陪罪去了。 奴才在黑屋里有些愕然,几乎要下泪,但不久也就释然了。奴才想,砸东西是应该的,但不该砸得太凶,摸老妈子的脸更是该罚的;主人和拳师终究还是要做朋友,做奴才受点委屈是应当的;主人是聪明伶俐的,此时不定已和拳师在一起喝花酒了,这于自己脸上也是很有光彩的……想到这里,奴才便又欣欣然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