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警黄金部队探秘(二)——“金刚钻”

领先超前的科学技术和人才优势,一直是黄金部队最具特色的招牌。从最初的地质锤、罗盘、放大镜“三件宝”的传统找矿手段,到如今的遥感解译、卫星定位仪、矿床评价全过程的计算机化管理等新技术的运用,黄金部队25年的找矿史,就是一部科技创新史。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武警黄金指挥部每年都拿出上千万元打造利器,购买和更新普查、钻探、通讯、交通设备,大大改善了装备条件。钻探设备实现了普遍更新,钻探工艺得到进一步改进;编写地质报告的GIS(地理信息系统)微机管理已投入到全部队使用,彻底结束了手工描图的历史,全部实现了微机成图,成倍提高了找矿效率;价值上万元的GPS(卫星定位仪)已配备到所有地质中队;在无人区施工的一些支队已经配备了海事卫星电话。正是有了这些“金刚钻”,黄金官兵才能在空中、在地表、在地下追索着一条条金矿脉的形迹,捕捉着一座座金矿体的影踪。

20世纪60年代,美国地质调查所的罗杰_罗伯茨在内华达州发现了卡林型金矿,由此掀开了金矿勘查史上新的一页。25年后,被誉为“石头大校”的中国武警黄金部队高级工程师王世忠得到一块美国卡林型金矿的标本。经过长达6年艰难漫长的求证,王世忠终于获得重大突破,发现了金龙山大型金矿床,用智慧和汗水给中国罗伯茨的故事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王世忠因此获得中国地学界最高奖———李四光野外地质工作者奖。

黄金诚可贵,人才价更高。经过多年的引进、培养和锻炼,黄金部队已形成了“年龄结构合理、学科专业多元、知识层次较高”的科技干部队伍。黄金地质研究所是国内唯一一家专门从事黄金地质研究的科研单位,也是黄金部队人才强势的一个缩影。依靠科技人员的聪明才智,研究所共完成科研项目180多项,进行技术革新400余项,其中30余项获部委科技进步奖,发现并确定了10余种新类型金矿,发现新矿物种3种,首创了地球脉动学说。

随着我国加入WTO和黄金市场的开放,战绩显赫的黄金部队迎来了新的机遇和挑战。面对生存与发展的严峻考验,黄金尖兵再度肩负起为国寻金,为民造福的神圣使命。有资料表明,目前我国找金潜力为1.5万吨左右,大多数集中在西部。而西部现在黄金保有储量(已经探明,尚未开采)仅占全国保有储量的32.63%,蕴含着巨大的找金潜力。

成绩只能说明过去,黄金部队已经描绘出了实施战略西进的蓝图,将二分之一的资金和三分之二的兵力投入到西部,开始了新的创业征程。于是,藏北的无人区有了黄金官兵艰难跋涉的身影;冰封雪覆的阿尔金山燃起金色的希望;青海的可可西里续写着寻找金矿的传奇。在内蒙古、在广西、在云南……在整个西部,黄金部队官兵安营扎寨。由6名博士和4名硕士组成的“人才方队”出征西部,在祖国西部8省区的版图上艰苦探索,先后圈定了12处找矿靶区,控制含金水系11条,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

据权威部门统计,我国目前每年人均消费黄金不足0.2克,随着国民消费水平的提高,人均消费1克则需要1300余吨。专家推测,黄金市场真正形成后,黄金的需求量将呈上升趋势,蕴含着巨大的消费市场,黄金部队必将大有用武之地。与同行业相比,黄金部队具有不可替代的独特优势:黄金部队是执行经济任务的武装集团,每找到一座金矿首先考虑的是让地方政府和老百姓尽早受益,深受人民群众拥护,这是政治优势;黄金部队自带勘查资金,“找锅下米”,自然备受欢迎,这是资金优势;领先超前的找矿手段和英才济济的技术队伍,这是科技和人才优势。

但在新的形势下,黄金部队也同时面临新的挑战。我国加入WTO以来,黄金市场的开放态势使外资的涌入量进一步扩大,国外先进的勘查选冶技术和管理理念接踵而来,黄金企业和勘查业都承受着激烈的竞争压力。寻找金矿,本身就是一个不断迎接挑战的过程。因此,在新的竞争面前,早已习惯了艰难困苦的黄金官兵斗志弥坚。目前,部队已开始尝试了引资、合资勘查,在与国内外勘查队伍的合作交流中,学习先进的找矿理论、找矿方法、管理办法,提高找矿能力和地质工作管理水平,缩短找矿周期,降低找矿成本,为迎接黄金市场的开放赢得了先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