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路 第二卷叱咤军旅 第三十四章乡味乡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99.html


一班的住处位于村子的最东头,房东是一对三十多岁的中年夫妇,膝下一个女儿,一家三口人日子过的很紧巴,不过人很老实而且待人热情。特别是对当兵的更是没有二话。

王权带领一班距离房东家还有老远,就看见房东两口,站在大门口正向这边眺望,王权发现他们的同时,房东两口子也发现了一班,离老远房东大哥边招手边小跑着就迎了过来,王权也赶紧快走几步迎了上去。

老村长的话果然不假,房东大哥真是太热情了,跑到近前拉住王权的手使劲的握着不放松,带着满脸农村人的朴实看着王权和一班的众战士们道:

“盼星星盼月亮,可把你们盼来了,真是想你们啊。”

说着,竟哽咽起来,情绪也很激动。

看着房东大哥失态的表情,王权有些奇怪,不过初次见面也不好细问,只能理解为上次抗洪时住在这一地区的部队军民关系搞的好,直到后来接触时间长了,王权才在房东口中了解到,抗洪时这家也曾住过一个班,在一次抢险中,为了救他的女儿,住在他家里那个班的战士有两人光荣牺牲,所以每当提及或面对军人时,房东两口子都会显得特别的激动。

面对房东大哥的热情,王权也握住房东大哥的手热情的道:

“你好,老乡,我姓王,是这个班的班长,我们住在你这,可就给你添麻烦了。”

房东大哥听了王权的话脸色立时沉了下去道:“什么添麻烦,跟大哥不准客气。”

说着脸色又转为正常,大手向前一挥道:“走,前面不远就到家了。”

王权伸手示意道:“好,大哥你先请。”

房东大哥不再客气,当先头前带路,走了几步房东大哥停住了,王权看房东不走了,便问道:

“大哥,怎么不走了。”

房东看看王权,又看看一班众人说道:

“王班长,这也没有外人,让他们都放松放松,本来坐了这么长时间车就够累的,还那么正规干什么?”

听到房东大哥的话,王权笑道:

“哈哈,大哥,原来是这事啊,我们这么做不是做样子给别人看的,这是我们的本职,就像你们种地一样,习以为常了。”

听了王权的解释,房东大哥不好意思的搓着手道:

“喔,这样啊,不好意思,大哥老百姓一个没见过世面,王班长别见笑。”

王权爽朗的笑笑说道:“大哥,这么说老弟就得挑你理了,你看看我们这些人,没当兵之前哪个不是老百姓,咱们都一样,我们八个人现在的家乡也都是农村,也都靠种地为生。”

听完王权的话,房东大哥点点头道:

“喔,原来咱们还都是同行呢。”

没想到房东大哥也挺逗,被房东大哥的一句话引得一班众人一阵笑声。

这时房东大嫂也迎上前来,看着众人都停在路中不走了,拉了拉房东大哥道:

“你看你,人家解放军同志拎那么多东西,你还站这跟人家说话,以后时间还长,什么时候唠不行,还不快点让大伙进家。”

“哎,哎,你看看我,只顾着说话了,快,快,走,咱们进家。”

说着男房东就抢王权手里的包要帮着拎,王权赶紧往回拉:

“哎,大哥,大哥,我自己来,我自己来,你看看我到你这都不客气,你怎么反倒和我们客气上了。”

“哎,哎,好,好。”

听王权这么说,房东大哥松开手和大嫂在前面领路。王权等人也随着走进这座农家小院。

这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家小院,虽然有些破败,但整体规划还是很合理的。

房东家的院子很大,用腾枝柳条编成的栅栏由屋前至屋后围成足有两亩的空地。走进木制的大门,王权立时有一种回到家的感觉,房东家院内的格局和王权家几乎一模一样,从大门进入院中,十几米长的土路两旁都是用苞米杆夹成的栅栏,栅栏里面还没收起的萝卜、白菜长得郁郁葱葱很是旺盛。看着眼前熟悉的这一场景,王权犹如回到了自己家。

房东两口领着王权等人走进住房,跨过厨房进到西间房,站在门口房东大哥道:

“到了,王班长,这屋就是你们的住处,条件简陋了些,我们小户人家也只有这条件了,委屈你们了。”

装作满脸的不高兴,王权道:

“大哥,你看你,我都说了,我们不会跟你客气,你还总是跟我们客气。要是这样,那我们就不能在这住了。”

说着,王权装作要往外走的架势,房东大哥和大嫂一左一右一把拉住王权急道:

“哎,哎,王班长,你看你,哪能说走就走啊,快快,进屋进屋,你们也赶紧收拾,天也快黑了,一会要开饭了。”

房东大哥说完,拉着爱人就往外走,边走边道:

“王班长,你们收拾,我们就不打扰了。”

进到屋里,一班众人赶紧整现内务,收拾个人物品。

边收拾东西张松边道:

“班长,看这房子外表挺破的,没想到内部还行。”

没等王权说话,钱江抢道:“就是,刚才我站在外面一看这房子心就凉了,也太破了,还不如我家的库房呢,没想到这屋里还真不错。”

“嘘,都小点声,咱们这是在老乡家,说话都注意点。”

王权将手指放到嘴边做势让众人说话声音小点,其实王权也有同感,这是一栋三间半砖半瓦结构的房子,看外表残破不堪,但进得屋里后确给人焕然一新的感觉,可以看出房东这家人虽然生活贫穷但很勤快,室内整体布置给人干净整洁的感觉。

十几分钟后,个人物品全部整理到位,不用王权吩咐,一班众人纷纷走出室外,自己找活干,李昆、赵伦找了两把扫帚扫院子,张松、钱江擦玻璃,王权带着吴语挑着水桶去打水,刘波和赵龙实在找不到活,干脆拿起铁锹把院里院外沟沟坎坎都修得棱角分明,有了一班的加入,平静的农家小院充满了活力生机。

战士们在室外忙活,房东两口子也没闲着,房东大嫂在屋里烧水,房东大哥跑到鸡窝里抓鸡,对于房东两口子的举动大伙大伙开始都没留意,但过了一会,房东大哥抓鸡好半天没抓到,反倒搅得鸡窝里“咯咯咯”鸡声大鸣。

这时张松和钱江就注意上了,边擦玻璃张松对着钱江道:

“走,咱们过去帮帮忙。”

钱江道:“行。”

两人压根没想房东为什么抓鸡,只想着学雷锋做好事帮房东干活,两人跳下窗台直奔鸡窝而去。

房东大哥半个身子都钻进了鸡窝里,越着急越抓不着,双手乱划拉,鸡在窝里出不去跑不掉,被房东大哥一搅和,在窝里上窜下跳“咯咯咯”叫得人心直烦。

张松和钱江踮踮跑了过来,张松拍拍房东大哥的肩膀大声道:

“大哥,你出来,让我来,我抓小鸡可是很有一套。”

听到张松的话,房东大哥把身子从鸡笼子里缩了回来,像是说给自己听又像是说给张松听:

“哎,好,好,这岁数大了,手脚不中用了。”

张松挽起袖口,边做势抓鸡边道:

“大哥,你才三十多岁,正当壮年,人生才刚刚开始,千万莫说这丧气话。”

说完,张松上半身伸进了鸡窝里,双手一搅一摸,手到拿来,一手一只鸡轻松抓到手,刚要把身子从鸡窝里缩出来,猛然一个炸雷似的声音响起:

“你们干什么呢?”

王权带着吴语由大井挑水回来,刚进院子就看见张松半个身子在鸡窝里,钱江和房东大哥站在旁边。马上王权就想到了抓鸡要干什么,立时火就上来了,三番五次强调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再三强调不拿群众一针一线,可是这刚住进老百姓家里就抓起老百姓的小鸡了,王权“砰”放下水桶几大步跑了过来,房东大哥看王权满脸的怒气立时明白王权意思,赶紧迎了上去道:

“王班长,你别生气,他们是帮我抓鸡。”

王权收住脚步,看着房东大哥问道:

“大哥,你抓鸡干什么?”

房东大哥清楚部队纪律,上次住他家的那批战士,在他家住了半个月愣是一口菜都没吃他家的,这次要是说抓鸡是为了给战士们吃,肯定王权不同意,房东大哥一着急不知道该怎么说嗑嗑巴巴的道:

“这、这,啊,啊,那,那什么,挺长时间没吃鸡肉了,小鸡也不下蛋,养着还浪费粮食,本来我就要杀它,但一直没时间,今天正好你们也来了,咱们都一起偿偿农村笨鸡,味可好了。”

房东大哥终于找到了借口,后面的话说得流利了很多,听房东大哥说着,王权心里明镜的,这就是杀鸡给他们吃,那能行吗,狠狠的白了一眼张松和钱江,王权冲着张松喝道:

“还拎着,给我放回去。”

帮房东大哥抓到了鸡,张松正高兴,突然听到王权炸雷的一声喝叫,惊得从鸡窝里缩回身子,但一手还拎着一只鸡,开始没明白怎么回事,心里还埋怨王权,自己帮房东干活怎么没得到表扬反倒还挨训,但听到王权与房东大哥的对话后,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暗骂自己糊涂,傻愣愣的站着,不知如何是好。听到王权的喝声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将手中鸡仍回鸡窝,然后站在一边不再说话。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