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战记·狰狞岁月 第二卷 赤壁鏖战 第三十七节 他奶奶的,又受伤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5/


一切都在意料之中,但又出乎意料。当姚远看到满身是血的薜丰时,心中禁不住叹了一口气。此前他已经收到薜丰信使的回报,但没想到情况会变得如此之糟。

当听薜丰说曹军带队的主将是张郃时,姚远已知道这次曹操出动的是军中精锐。否则,自赤壁至樊口二百余里的行军,普通军队不会不露一点痕迹。姚远也从薜丰口中知道这次来的曹军战力凶悍,己方以优势兵力歼灭敌方一百五十名骑兵,竟然也损失了将近一百人,还不包括姚远派出去接应的那几名骑兵。

他清点了一下名册,知道整个樊口城中加上看管仓库的老卒和青壮年杂役也就只有二百多人。所幸的是,作为一个要塞,樊口并没有多少百姓。但整个城中粮草兵器堆积如山,一旦为曹军所夺,将给刘备军造成致命的打击。

无论如何,要把这里的情形报告主公。姚远一面传令放出军鸽,一面令人扶薜丰下去休息。他心里实在是不愿相信,将来的汉中太守、志吞十万曹军的魏延就这样战死了?同时心中也万分懊悔,没有给魏延和薜丰留下军鸽。因为“飞奴军”初建即遭遇当阳之败,军鸽奇缺,军中视若珍宝,只有千人以上的军队或要地驻军才常设分支机构,姚远所率“铁山军”亦只有少许信鸽和译报人员,为防万一,不曾给魏、薜两人带走,至有今日之失。

天渐渐地黑了下来,姚远在城中不停地巡回检查,让军士们在城头遍插旌旗,并抓紧时间用稻草扎了几百个假人,穿上军服,摆在城头,反正城中多的是草料和军服旌旗等军资,这些东西也只能派这点用场了。虽然明知道这样做并不能瞒过行军老手张郃的眼睛,但起码能骗他一时。姚远心里也清楚,张郃应该知道刘备大军已经赶赴赤壁了,否则他也不会来冒险,他派出的那队被魏、薜二人消灭的探马并没有白死。

站在城头,姚远借着火把的亮光打量着这座城塞。城不算大,有一、两里见方的样子。整座城都用三尺长、两尺宽的大青石砌成,宽约一丈的城墙能跑开一驾单马车,城墙不高,但一面临山,一面环水,只有北面和东面是田野,确实是易守难攻。而且,临山的一面并没有修筑城墙,因为那是一面壁立千仞的悬崖。正看间,不知何时薜丰已到了身后,他一手按住腰间的宝刀,一手指着东北边城墙角对姚远说:“此处必为曹军攻城之重点,应多置沸汤、火油于此,且城墙低矮,曹军远来,无霹雳车、巢车之类攻城重器,唯云梯可用。我军应多备挠钩、绳弩等物。”

姚远见薜丰说的内行,便道:“文郁身体如何?能否参战?”

薜丰道:“兄小看为弟了,弟恨不能杀尽曹狗,为魏将军报仇雪恨。”

提到魏延,姚远的心立刻变得像铅铊般沉重,他强忍痛苦,直视着薜丰的双眼,叮嘱道:“既如此,城防一事交由贤弟处置。但,一定要为大局着想,且不可凭一时血气之勇,误了大事。”

姚远知道薜丰年轻气盛,且又刚刚失去一直如兄长般爱护他的魏延,因此这般叮嘱。

见薜丰应诺,姚远又转身对城上的士兵大声宣布:“樊口防务,今日起由薜将军负责,众军但遵号令。”

他看了看肃立在城上城下的士兵们,努力使自己的声音充满自信:“兄弟们!主公兵进乌林,破曹指日可待。今曹军特来送死,樊口城下,就是他们葬身之地!”

众人闻言高呼:“愿随大人死战!”

正要走下城墙,忽见城楼上暸望的军士挥动号旗,报告敌情。姚远与薜丰登上城楼,只见城北面一片火把漫山遍野蜂涌而来,照亮了半边天空。姚远转身看了一眼薜丰,薜丰马上跑下楼去,安排城防。

一枝火箭带着刺耳的呼啸破空而来,“噌”的一声钉在了城楼的立柱上,火光把姚远半边脸映照的阴晴不定,远远的号角“呜呜”吹起,鼓声由低而高,似乎就响在耳边。

看来曹军要趁着夜色发动进攻了,目的是想打樊口守军一个措手不及,一鼓作气攻破城池。也许是知道守军不多,觉得没有必要等到明天。

箭矢如雨般落在姚远的左右,城楼上可以用“猥集”来形容。几个士兵竖起类似“吴科”的一人高的大盾,挡在姚远面前。城墙上薜丰正指挥士兵们准备守城器械。城内有几处房屋中了火箭,开始起火,有人在火光中穿梭,抬水灭火。姚远心里想,幸亏早把粮草转移到安全的地方了,否则的话,粮草一旦起火,满城将会变成一片火海,大家就都成烤乳猪了。姚远不出声地笑了一下,心中很是诧异在这个时候自己还有心思给自己开玩笑。

待曹军箭雨稍一稀落,城头的弓箭兵和弩兵开始反击。虽然人数少,但仗着箭矢充足,士兵们不停歇的放箭,倒也很有气势。城头摆放的草人大多都已中箭起火,但不知什么原因,薜丰并没有让人推下城墙。火光映得城背后的悬崖露出了狰狞凶恶的面目。

靠着盾牌的掩护,曹军推进到了城下,开始竖起云梯登城。主要攻击点果然选择了东北的城角。随着一声呐喊,薜丰带人把城头上熊熊燃烧的草人一齐推下了城墙,城下顿时发出一片惨叫,几架云梯被点着了,一些衣服着火的曹兵在火光中乱蹦乱跳,跳着一种扭曲的舞蹈。城墙下被烧出了一条火的“隔离带”。

姚远心中暗暗佩服薜丰的守城术,见身边的士兵仍绕护着自己,就命他们立刻拿出准备好的弓弩,在城楼上放箭支援守城士兵。

一位什长模样的军士说:“薜将军有令,要我们几个保证姚大人的安全。”

姚远道:“我不用人保护,快去作战!城中兵少,每人都要发挥最大作用!”

什长不敢违命,拿起弓弩,带领士兵们冲上了城堞。姚远也跟了过去。站在堞边观看整个战局。

但见城墙脚下的火已渐渐熄灭,“隔离带”不存在了,曹兵几架云梯已经竖上了城头,开始蚁附攻城。那位什长见状令手下的军士们换上火箭,专射云梯的中部,由于云梯是木结构,中了几箭后就开始燃烧起来。但曹兵并不退后,突烟冒火继续攀登。有几人已经接近了城头。

忽然,城头抬出了几口大锅,烧得沸腾的热水一倾而下,曹军又是一片惨叫,接近城头的几名曹军最惨,纷纷从云梯上滚落下来,眼见得是大面积烫伤了。几架好不容易搭上城头的云梯也被薜丰他们用挠钩钩离了城墙,落到城下又砸伤了一批曹兵。另外几架云梯还没搭到城墙上就已中箭起火,毕毕剥剥地燃烧起来。

战鼓响了起来,曹军正在重整队形。一阵扑天盖地的箭雨在暗夜中发出夺命的尖利呼叫,从天而降,姚远来不及退后,右臂上就中了一箭。什长忙率军士们竖起大盾,紧紧绕护在姚远周围。城头只听薜丰哑着嗓子大吼:“举盾!举盾!准备擂石!”

姚远心里骂了一句:“他奶奶的,又受伤了。”只觉眼前的一切开始乱晃,意识开始模糊,最后一眼看到的,是什长张大的嘴巴,他似乎是在焦急地呼喊,但又没发出任何声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