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征文]地下情报工作者—柴绍

性格优劣定细节

唐朝公主的地位不一般,不单有地位,甚至少数一部分都是有实权的,而唐朝上层社会的妇女又是以豪放著称,所以种种情况下造就了唐朝驸马多猛男的局面,这个猛男是多层含义的。唐朝著名的公主有很多,有搞外交的、有搞内政的,但是要说到搞军事的,恐怕非平阳公主莫属,而在那个战乱年代,能够有所成就,也脱离不开她的丈夫柴绍。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必定有一个女人;一个成功女人的背后,必定有一个男人。而一个成功男人与一个成功女人是夫妻,那么究竟是谁在背后呢?答案是家族。两个人的家族都不简单,女方的娘家是关陇贵族,而男方家则是新兴贵族。一个家族要坐大,最简单的途径就是联姻,中国人很重视血缘关系,可却又很轻视女性,所以联姻就是“变废为宝”的途径,到了近代依旧有此范例,蒋、宋两大家族的联姻就是如此,家族联姻是最讲究门第的,能够赔的上李渊女儿的人,人虽然不一定要有多出色,但是其家族一定是显赫的。虽然柴绍个人能力也十分突出,却并不能忽略他家族的显赫,柴绍这个人是属于个人能力十分突出,并且家族也十分显赫。

个人能力突出的人,在那个混乱的时候,有很多,流传下来的古语有许多是关于英雄的。“乱世出英雄”、“莫问英雄出处”、“自古英雄多贫寒”,英雄也分的种类,很显然就是按出身划分的,出身贫寒的英雄起点低,出身高贵的英雄起点高,柴绍就属于后者。他的祖父柴烈曾是北周骠骑大将军历任遂、梁二州刺史,封冠军县公;父亲柴慎,为隋太子右内率,封钜鹿郡公。从官职很明显能够看出,都是属于近臣,在隋朝建立以后,柴绍的家族进入了一个转型期,由军事贵族在向近臣权贵过渡,而转型过渡期间的人物,通常都是继承了家族转型前的优点与转型后的优势,柴绍如此,姚崇亦如此。新唐书当中记载:“幼矫悍,有武力,以任侠闻”,旧唐书的记载也是类似“绍幼矫捷有勇力,任侠闻于关中”,如果对比的话,旧唐书当中记载的很准确,性格用“矫捷”形容,虽然同样都有矫,但后面跟的却不相同,一个为“悍”,一个是“捷”,矫是形容性格比较直,同时性格直的人,原则性也比较强,所以就往往不依不饶,表达的方式就为“悍”,而性格上的“捷”则是说柴绍的变通、灵活,断章取义的话,自然有些不通顺,但是结合上勇力与武力就能够看清楚了。“武”,止戈为武,能够用这个字形容,必然是其的武当中有智慧的存在,所以省略了性格上的“捷”,而旧唐书当中则是说“勇力”更多是表达他的行为缺乏智慧,可是却又有“捷”,而两者前后结合后,表达的意思是一致的,柴绍性格的为,正直而又原则性强,又不缺乏变通力,崇尚暴力,却又不滥用暴力,有勇有谋。

话的前半局主要是交代他的性格,而后文当中的“任侠”则是说柴绍的表现的,只不过旧唐书当中把区域做了具体交代。在唐朝那个时代,是刚结束了大的国家动荡,并且时不时的有边境局部战争发生的,而在李白所处的那个时期尚且“任侠”何况于在战火不熄的隋末唐初?任侠有三大特点:重承诺,讲义气,轻生死。都说细节决定成败,而决定细节的恰恰是性格。如果抛开柴绍的家庭背景,他也会是一个英雄人物的,而家庭背景带来的优势使其的起点比其他人更高。李渊嫁女儿就是为了拉拢这个人,然后还有这个人所处的家族,而李渊对于柴绍则是老谋深算的,柴绍是隋炀帝太子的伴读,如今要是同学关系当中有个高干子弟都会受益,何况于国家未来的最高统治者?柴绍这个人是能文能武的,在少年时代,就闻名于关中,又是太子的同学,一起接受教育,国家储君的教育自然不同于寻常人的教育,而柴绍能够接受这样的高等教育,自然也为其以后奠定了良好的基础。柴绍这姑爷对于李渊来说是很重要的,在李家王朝的建立过程中,柴绍所展现的能力是可以让别人取代的,没有充分的展现他的重要性,若是李渊不起兵,那么柴绍的重要性就能够看出来了。隋炀帝荒淫无度,身体自然很糟糕,即使不被杀,也活不了几年,太子登基是必然的,可是李渊和杨广是表兄弟,但是和太子的关系就淡薄了,而柴绍这个时候就能够填补并加强这层关系。虽然李渊与杨广是表亲兄弟,可是关系只是建立在名义上的,感情上的并不多,而柴绍与隋炀帝太子的关系,虽然名义上是君臣,可感情上是兄弟,这样对于李家的整体发展是有很大帮助的,并且柴绍这个人很能打仗,结合上李家的势力,平定叛乱只是时间问题,不存在能力问题,但是那样能获得的并不多,充其量也就是质的提高,而若是要取而待之的话,就会实现质的飞跃。柴绍对于李渊来说是一个可进可退的棋子,虽然进的作用小于退的时候,可同样起着关键性作用。

成败皆因细节定

隋朝末年,农民起义此起彼伏,虽然声势浩大,可是在持久性上却不足为惧,历史证明,李家单独就能够彻底打败农民起义军,可是李家是军事贵族,虽然有决策层人物、有实权派人物、基层人物,但是那些在手力的筹码如果消耗掉,即使利益再多,家族的元气已经消耗不少了,一系列决定了起兵。在起兵初期柴绍的重要性就展示出来了。在李渊起兵的时候,柴绍的工作地点是在长安的,并且带的老婆也在长安,推测当时他们还是属于两人世界,并没有孩子,所以那个时期两个人的年纪也不大,应该在20左右。在老丈人掀杆子的之前,他就要跑路,就准备带老婆平阳公主一起走,可是平阳公主却拒绝了,让柴绍一个人走。这当中就能够看出,这夫妻俩人的分工不同,从历史上看,平阳公主是留下来打游击的,而柴绍却去与柴绍大部队汇合,如果是要保全性命,以他的种种,必然不难,但是他却又没有带的人马去扩充唐军势力,而夫妻两人分工不同,就能够看出,柴绍是带的情报去与大部队汇合的,而平阳公主留下来打游击。关于柴绍是地下情报工作者,只要细心去发掘,事例还是很多的,《旧唐书·柴绍传》当中有这么一段记载。

义旗建,绍自京间路趣太原。时建成、元吉自河东往,会于道,建成谋于绍曰:「追书甚急,恐已起事。隋郡县连城千有余里,中间偷路,势必不全,今欲且投小贼,权以自济。」绍曰:「不可。追既急,宜速去,虽稍辛苦,终当获全。若投小贼,知君唐公之子,执以为功,徒然死耳。」建成从之,遂共走太原。入雀鼠谷,知已起义,于是相贺,以绍之计为得。

第一个疑点,为什么会“会于道”?当时交通又不发达,跨省道路也就那么几条国道,如果是会于道,为什么没有交汇的地点,况且李建成自己的话当中也说到,隋朝的统治区有千余里,要是钻空隙的话,必定无法保全性命,那么又怎么能会于道呢?既然是要钻空子,必然就不会走国道,而是走一些小路,如果是大道的话,必定有名称,能够记述,可是却没有,所以是小道,那么李建成、元吉与柴绍都知道这条小道,别人为什么会不知道呢?李建成与元吉手下是带的兵的,可是柴绍却没有,如果是携带家丁的话,那么他老婆就会危险,而且凭他自己的本事即使把家丁全带上也不顶事,索性就不带了,留的保护老婆。可是他携带的情报就不一定安全了,他的情报可能是大脑记录的,并非书面形式,所以李渊希望李建成和李元吉能去接应一下他,并且这样以来,有兵的加上有情报的人,这样来汇合的可能性更大。而李建成说的投靠小贼的话当中,带有轻蔑的语气,分明是在试探柴绍,因为没有把他妹妹带来,让他心生怀疑。见了面不是问我妹妹怎么没来,却是问怎么跑,现在不和逻辑,虽然女人地位不高,可是正题总是要从闲话为切入点。柴绍的话就是说的很隐晦,“虽稍辛苦,终当获全”,这个辛苦是指绕路,并不是路途辛苦,李家的人军事起家的,子弟教育当然是以“固本”为前提条件,所以柴绍是知道怎么才能避开缉捕的,史书上在形容柴绍与李建成的对话后的结果为“建成从之”,这也有所冲突,魏征等人怎么劝李建成干掉他弟弟,他都不去做;而就凭柴绍一句话能够说的动吗?同样是性命攸关,李建成这个人长期作为整个家族的未来继承人,心理势必以自我为中心,对别人的话也听不进去,跟随他多年的李元吉尚且如此,更何况一个妹夫?同时在“从”这个字上能够看出,是柴绍带的李家哥俩走的。同时他俩的对白,也只是试探与反试探,李建成能够听他的,原因就是他的任务是接应柴绍才能突围,可他却怀疑柴绍,所以试探之后,消除顾虑就一起上路了。这句对白当中,重要的不是路线问题,而是敌我问题。不是要去投靠小贼还是去与大部队会合,而是柴绍是否是李家的人。最后把柴绍对白当中的话定义为“计”,显然是在省略了重要对白后的定义,计的意思是提供思路,而那个时候李建成已经有两个不同的思路,一个是投小贼,一个是会大军。柴绍起的只是一个判断,并非“计”,如果说是“计”的话,只可能是把路线说出,给会大军提供思路。一系列表明是柴绍是知道路的,而知道路,又证明他是带情报来的,所以也只能说在长安有意无意当中扮演的是地下情报工作者的身份。

夫妻二人齐立功

在李渊起兵后,建立大将军府之后,柴绍被任命为长史兼马军总管。在攻打霍邑的时候,柴绍经过侦察后得出,对方守将宋老生只是匹夫之勇,他能够给对方下定义,自然也能够对自己有所甄别。最后如同柴绍的判断一样,当时柴绍能够做出如此精准的判断,我推测很可能是得益于他在太子身边做事的优势,不过,对于具体情报无法窥探,但是高层之间他到是可以窥探,是属于高级谍报人员。在山西范围内的争夺战当中,他屡屡身先士卒,登梯攀楼,史书上对于他作战没有过多的具体描述,但是呈现出的却是一个,越是时间靠早描述越清楚,越是靠后,越是模糊。在“渡河战役”发起的时候,他老婆也带兵前来汇合,称为7万,实率兵一万前来接应,就这样,在敌后打游击的平阳公主使“渡河战役”的进程加快了许多。那个时候平阳公主能够聚集这么多的民兵组织,很大程度上就是柴绍在关中地区任侠的名望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实际战斗力并不强,只是声势大。在合兵之后,柴绍就归妹夫李世民指挥了,参加了一系列重大战役,如平薛举父子(浅水原之战),破宋金刚,败王世充,擒获窦建德洛阳、虎牢之战,并且在建国初期多次参加了边境局部战争,有次居然使用了美人计,命令两女子翩翩起舞,敌人就看傻了,因为射箭是要看对方的,而当时有有柴绍与两女字在场,所以眼神自然就会看到,大脑就迷糊了,然后伏兵出而斩敌500,从战果上能够看出,战争并不惨烈,只不过是柴绍以少胜多的战例罢了。

夫妻二人的功劳在当时算的上是高了,从李渊的态度能够看出来,可是到了李世民时期却又点遭受冷遇了,也并不柴绍是太子党,而是因为他要给自己的人腾出高位罢了。柴绍的一生,很难说清楚,但是他在长安时期地下情报人员的身份也给他在李家立了头一功,而忽略了其的军事才能,而史书记载又不多,也算是一种遗憾吧!

驸马纵马驰沙场

马夫马虎误伯乐

退役新兵

2008.04.20

〖唐宋征文〗相关文章链接:

让美国汗颜的三位三晋美女

唐朝重要的三晋裴姓才俊TOP5(合集)

非典型性“挺武派”—狄仁杰

从奴隶到元帅—狄青

名不符实的投机家—长孙无忌

后发制于人的投机家—李孝恭

有腐败前科的名相—杜如晦

人力枢纽造名相—房玄龄

魏征被历史忽略的间谍身份

应届毕业生成名相—宋璟

关陇集团的遗产名相—姚崇


本文内容于 2008-4-20 19:46:21 被退役新兵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