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数人的战争 第三章 暴风雨终于来临 第一节 迅雷快电破云出 贤路妙手探天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45/


李贤录身穿东北大皮袍,头戴乌拉草帽子,站在离苏联红军司令部三十米的地方卖着一些山参。


抓捕行动已经告一段落,他有一个星期没有看到苏联人和中国警察在大街上抽查身份证了。


李贤录只要在城里走动一下就可以获得情报。他观察了一下士兵的军服,听听他们的谈话,就可以知道哪支军队在什么地方。有时候,他会听到苏联人把什么坦克装备送到那个地方。这些情况都很有用,把这些消息包给给关东军,就有可能扭转战局。


这次来这里卖山参,李贤录有自己的打算。最近有传言称俄国第34师开到了哈尔滨,作为后备军,这次被发到这里来,肯定是要继续南下的,由此可以判断,红军的后方正在空虚出来。


李贤录正是要搜集这样的文件,这也是他到这里卖山参的原因。在这个大门口,他看到许多人进进出出,李贤录看到他们的时候,感觉怪怪的。后来,李贤录一拍脑瓜,想起来了,这些人之前见过他们,不过那是在关东军的照片上。


进进出出的人中,有的人趾高气昂不可一世,有的人眉头紧锁,有的则显得漫不经心,吊儿郎当的。这当中有一个人引起了李贤录的注意,从李贤录来判断,这个人是一个书记员,所以他才会怎么悠闲。从他身上大大的文件包上看,那应该就是会议纪要。


李贤录决定了,从他身上下手。


当这位书记员走出来的时候,李贤录跟上了他。


走到一个酒吧的时候,一个瘦小的中国人从里面走出来,跟李贤录走在一起。书中暗表,这个人就是前文书提到的本地一个黑帮头子福建人杜阿仲。


“就是偷他吗?”杜阿仲问李贤录。


“就是他。”


杜阿仲脖子上挂了条很粗的金项链,嘴里装着一个金牙。他是哈尔滨的黑帮头子之一,但他并不像其他的黑帮老大那样崇洋。他穿着一间中式绸衫,穿着布鞋,一身中国风的打扮。他很有钱,跟山东人屯田赚钱,日本人开矿赚钱不同的是,他靠做不法生意赚钱。


李贤录对杜阿仲很有好感,杜阿仲颇有闽南人的豪爽,他手下一大帮兄弟,哈尔滨的很多妓院、赌场都是他的地盘。同时,哈尔滨一半的偷抢案件都是他兄弟们做的。


他们两人尾随着这个苏军书记员走进市中心,杜阿仲问:“他手里有两个公文包,两个都要吗。”


李贤录心想:一个公文包丢失看起来比较正常一点。他说:“一个。”


“哪一个?”


“随便哪个都行。”


他们来到一个热闹的拐角。这个书记员躲避着过往的车辆穿过马路,李贤录正想再跟过去,杜阿仲拉住了他。


“明天我们就在这里下手吧。”杜阿仲说。


李贤录仔细观察了一下周围的建筑,街道,和街上的小贩。他慢慢地点着头。“就这里了,通知你的兄弟们,明天动手。”他说。


杜阿仲真是做抢劫这行出身的,选址方面很有经验。这个地方是一条热闹的马路和一条商业街的交接处。转角处是一个小饭馆,它的桌子放在外面的人行道上,把人行道占了许多地方。在小饭馆不远处是一个公交车站。尽管日本人已经统治了近十年,排队等车的观念从来没在哈尔滨落实过,人乱糟糟地挤在一起。


第二天,李贤录早早地来到那家饭馆,点了些干果,叫了壶茶,开始有滋有味地自斟自饮起来。他有些担心,万一那个书记员不从这走了,或者没带公文包,那他今天就白忙了。


天快到中午了,杜阿仲大摇大摆地走过小饭馆,他脸上毫无表情,但一对小眼睛却敏锐地向四周望着,检查安排。一会他穿过马路,消失在人群中。


中午时分,李贤录终于看到了那个“红五星”。


那个书记员悠闲地朝这边走来,手里拿着公文包。


街道对面,一辆停着的丰田汽车突然发动起来,象一头疯牛一样闯过马路,它的喇叭不断响着,行人纷纷躲避。


在李贤录不远的地方,有一辆斯柯达汽车正在路边停车,正挡在丰田的前方。两辆车不可避免地撞在了一起。


那个书记员在旁边饶有兴趣地看着撞车。


斯柯达汽车司机是一个年轻的犹太人,他从车里骂骂咧咧地跳出来。


而从丰田车里跳出一个中国人,两个人对骂起来。公交车站候车的人纷纷过来看热闹。一个小孩从李贤录旁边飞奔过去。李贤录突然站起来,追着那个孩子喊:“小偷。”


小孩向那个苏军书记员方向跑了过去。李贤录和饭管里的几个食客一起向这个小孩过去。跑到“红五星”旁边的时候一起把他撞倒在地。


那两个打架的人已经开始动手了,那个犹太人骂:“中国猪。”这可把人群给激怒了,他们也加入了战斗,有人拿起饭馆的凳子扔那个犹太人。饭馆的伙计们不干了,一涌而出揍扔他们凳子的了。这场面可就乱套了。


一会的功夫,警笛声响起,警察到了。人群一哄而散,世界恢复了平静。只剩下车祸两个当事人还在那里对骂,不过那个犹太人已经被揍的鼻青脸肿了。


清点现场,两辆撞了的汽车离丢了不少值钱东西。饭馆里也丢了好多器具,许多行人抱怨自己的钱包被偷了。最重要的是,那个苏联书记员丢了一个公文包。


李贤录脚步轻快地穿过哈尔滨的小巷,他现在心里十分惬意,这是他间谍生涯的首次出击,而且一举成功。


一会他来到了杜阿仲的住处。从外表来看,这位黑帮头子住处跟普通老百姓没什么区别。他推门进去后杜阿仲正笑眯眯地等着他。


在桌子上,放着一堆手表和钱包。“你个老流氓,偷了这么多东西。”李贤录说。


“你以为做这么大一个项目就为了偷一个小皮包?”杜阿仲狡黠地说。

“那只公文包呢。”李贤录一边把一摞钱递给他,一面跟他要货。


“在这。”杜阿仲从桌子底下掏出那个包。


李贤录揭开包,从里面掏出一打文件,用俄文写的,他费力地读着,脸上的表情越来越不自然,他愤愤地把文件扔到地上。


难怪他生气,这是苏军这个月的食堂清单。看来打漂亮仗的不一定都发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