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兽行 接上文 66、初犯

erxianjiangjun 收藏 8 59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4/[/size][/URL] [内容简介] 66、初奸 所有的木头——男女犯人,都押在地下一层,上来是地下二层,就是试验的临床手术的地方,这里一共有十二个房间,大小不一样,川岛清领我去的是个最大的房间,这里有30张床,一进屋我吓了一跳:30个木板床上,躺着3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54.html


66、初犯

所有的木头——男女犯人,都押在地下一层,上来是地下二层,就是试验的临床手术的地方,这里一共有十二个房间,大小不一样,川岛清领我去的是个最大的房间,这里有30张床,一进屋我吓了一跳:30个木板床上,躺着30个赤身裸体的男女,这些男女全被捆绑着,嘴里也被堵上,有的发出“咔咔”的声音,有的在奋力扭动肢体,有的眼睛瞪出了血……这个巨大的杀人台,让我心悸。

更有一个不可理解的是:在一侧的手术床上,一个身着白大褂的军士,把白大褂卷在上身,裤子半脱着,露着带黑毛的屁股,裤腰带搭拉在一旁,他竟然趴在一个赤身裸体的女犯人的身上,在行奸事。那个女人被堵着嘴,可看得出痛苦的脸上已经变形了。她的两条雪白的大腿,被分叉着绑的,这样那个军士就随心所欲了。这个女人的身体在不停的抖簌。更奇怪的是这位川岛清,只是打眼瞄了一下,对我说:“他叫田中,刚晋升为军曹,家里是看马病的,原先爱奸畜,让我给矫正过来了,现在是正常人了。”

说着,川岛清就领我上了一楼。

一楼就是化验室和办公室,这只是731部队的实验大队,其他部门也在这个院子里,但不归川岛清领导,他也不能领我乱串。我仔细看了一些实验设备和高级仪器,发现这些设备都是当时最尖端的世界领先的仪器,连日本东京皇家医院都没有,可以看出,天皇陛下对731部队的重视程度了。

很快一上午就过去了,中午去食堂吃饭。其他菜随意,唯有一道菜叫“中国肝”,每人只给一小勺,味道还真不错。

回到宿舍,川岛清让我先睡一觉,晚上让我开开“洋荤”。我不知道他这是啥意思,反正也有些疲倦了,还真睡过去了。一觉到了下午三点,川岛清给我领来了工作服和手术用得刀剪等什物,和我一起来到了实验办公楼——红房子。在一个有两个人的办公室,他指着一个空位置说:“这就是你的办公位子,当您升到上尉的时候(注1),就会有独立的办公室了,小伙子,努力吧。”川岛清说他先去安排安排,一会儿来找我。

我和同一办公室的认识了,他们两个和我一样,都是准尉,一个叫苟岚仁裕,也刚来不久;另一个叫狄野,来的时间长一些。通过他们的嘴里我知道,我们这个部队是专门实施并研究对敌国的病毒病菌战役既试验,工作轻松,待遇高,是天皇陛下亲自抓的唯一细菌病毒部队,经费充足,年年开春都要去市外野游休息;而且用战俘作试验,直接作用到人的身上,数据准确,容易出成绩……

晚上,吃过饭以后,川岛清把我领到了地下室,来到了女监房——“母木头营”,他指着那些也是刚吃完饭的裸体女性说:“小伙子,凭您的眼力,看看那个‘木头’好看些?”

我发现一个苏联女孩,她的体形很好,腿长、臀部肥大,腰却很细,黑紫色的阴毛茂密,小腹光滑细嫩,两个奶子很大,白白的长脖子,鼻子尖、眼睛是黄色,而且皮肤呈粉白色。我指了指那个苏联女孩。

川岛清点了点头:“眼力不错,她还是个处女呢,就一个,再都不好看了”?我又指了指一个中国女人,她虽然个子矮一些,可是她长得标准,身体曲线明显,皮肤是奶白色,乳房浑圆,看样子象是在哺乳期的女人,就象是日本神话中传说里的“天神”的妻子“天仙”一样,端庄、美丽。

“很好。”川岛清看清了这两个人肩膀上烫的号码。对一旁的看守说:“把这两个木头立即带到上面我的工作室。”

看守立正答应。

川岛清把我领到他的办公室。

他的这间办公室和我们的一般大,就是一个办公桌,旁边有一个很大的木板床,上面铺着榻榻米,床上还有几根麻绳和四把手铐子,在靠近门口处,有一个小小的卫生间,里面是731部队场里供应的冷水和热水管。

时间不大,外面有人敲门,并喊出“报告”的口令。川岛清说了一声:“进来!”两个看守士兵,一人押一个,那个漂亮的苏联女孩和中国女人,被押了进来。两个卫兵将这两个女的铐在手铐子上就出去了。我不明白川岛清是啥意思,他却笑嘻嘻的脱起了军服,同时对我说:“你选择的,当然你也要享受了,脱吧。”

我当时还觉得似乎是不太好意思,可是川岛清早三下五除二的把自己衣服裤子全脱光了,一把就抱住了那个苏联姑娘,吓的那个苏联姑娘大叫,可是她的两只手已经被手铐铐住,身体又被川岛清压住,只有边大声喊叫,便扭动身体,她的两条美丽的腿也想挣扎出来,可是却被川岛清紧紧压住,费了老半天的力气,一只大腿好不容易抽了出来,正好露出了她的会阴部,被川岛清用力的将生殖器扎入,疼的苏联姑娘撕裂嗓子的嚎叫声,使旁边那个中国女人,看着这一切,也惊骇得大叫。我却突然感觉自己的下身在迅速勃起。

我用手一摸我的兜档布里面,生殖器在膨胀。我也不想再控制自己了,立即脱下衣裤,也爬到了那个中国的女人人身上,她却没有激烈挣扎,只是扭动了几下身体,喊了几嗓子,当我猛烈抽动几下后,她竟然不吭声了,紧紧的咬着自己的下嘴唇。我很快发泄完了,可川岛清还在那用力,而此时的苏联姑娘只有眼泪和颤抖了。

川岛清发泄完了,对我说:“咱俩先把这个苏联“木头”送手术室。”说着,我们俩迅速穿完衣服,把苏联姑娘押到手术室——这是只有两个手术床的小房间。苏联姑娘觉得不对劲,刚张嘴要喊,川岛清就把一个暖瓶盖那样大小的绵布塞子塞进了姑娘的嘴里(注2),这个苏联姑娘一直到死,再也没说出话来。

随后,我们俩把这个苏联姑娘结结实实的绑在了手术台上。川岛清告诉我,由于不给他们打麻药,必须绑结实了,否则这些人就是拚死也要挣扎的。

我们俩又回到川岛清的办公室,把那个中国的女人也拽到了手术室,绑在了另一个手术台上。

川岛清问我解剖过么?我说在学校解剖过死尸,他摇摇头:“那多没劲,解剖活的‘木头’,比死尸可容易多了,您会感觉到这里面的乐趣,来把动手吧,还是一人一个,记住不要忘了操作规程,严格消毒程序。”

“科目是啥?”我有些蒙住了,这就给活人动手术?

“取他们的肝脏,非常健康,明天中午的限量菜——中国肝,不不,苏联杂肝尖。”

听了川岛清的话,我好像有点恶心,但还是忍住了。我拿起了手术刀,看了一样那个刚刚和我性交完了的中国女人,她的眼睛里流露出期盼生欲的光芒。我瞅了一眼川岛清,他的刀子已经在抖簌不止的粉白色皮肤上划了下去,我也不再犹豫了,就在那奶白色的、极富有弹性的肚腹右侧把锋锐无比的刀刃往下一按,接着中指、无名指往刀柄上一推,刀子在她美白的腹部划开了一个大大的口子下去,我只感觉到了那个美女人奇怪的声音似乎在腹腔里冒了出来,一汪鲜血,直冲我扑来——‘噗’的一声,我的两眼一片紫红,啥也看不见了。

川岛清笑我忘了用止血钳了,说这样“木头”就会很快的死的,那就没有新鲜感了。“我刚才说了,要严格按着操作规程”。

不管咋说,我终于把美女人的肝脏卸了下来。虽然感到中午吃的是人肝,不太舒服,可听说天皇就吃中国人的肝脏,自己也就没什么了。

那一天是我犯罪的开始,以后就越发不可收拾了。


注1:日本军队当时上尉军衔就是“大尉”,大尉下面就是中尉、少尉、准

尉。

注2:731部队制作的专门堵嘴的塞子,里面是一头大一头小的软木,软木外

面包着棉布,将其塞进嗓子里,就一句话也说不出了。

1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