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剑原创』小议中美邪恶轴心(本文纯属巧合,如有雷同,绝对虚构)

小议中美邪恶轴心(本文纯属巧合,如有雷同,绝对虚构)

一 这个世界的另一个位面的战争.

记得古惑仔中,洪兴老大蒋天养说过这么一句话:"做大事需要三件东西!一,钞票!二,钞票!三,还是钞票!"第一次看的时候还年轻,现在细细想来,这还真是至理名言啊!

国家的建设需要钱,军队的发展需要钱,帮助盟友需要钱,给国民福利需要钱.在现如今的这个世界中,钱已经成为了一个最重要的物质媒介.人类历史上几乎所有的战争行为都是围绕着钱这个东西而发生的(无论是直接还是间接).而如今中国和美国之间的关系也是围绕着钱这个东西展开的.

在经过了漫长的时间,美国人首先在上个世纪50年代中期,完成了工业化,进入了第三次工业革命,而70-80年代,随着欧洲日本等经济体的工业化完成,他们也进入了第三次工业革命,全球金融市场开始了蓬勃的大发展,而这种全球性的经济大发展则直接促使,全球唯一的超级金融帝国-美国开始进入第四次工业革命,开始步入虚拟资本主义的殿堂了.什么是虚拟资本主义呢?小小百度一下:就是指,资本主义经济的主体已经从物质生产部门转移到了非物质生产部门,虚拟资本主义与产业资本的根本区别在于虚拟资本的运动是不参与物质产品创造过程的运动.

当美国这个超级金融帝国用了20年的时间使得美元成为了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被几乎所有经济体和国家认同的信用最高的货币后,美国也同时建立了一个以美元为主体的全球资源分配体系.

美国如今你已经放弃了很多产品的生产,比如什么衣服,鞋子,玩具等低技术产品,将这些生产线交由类似中国这样的所谓"世界工厂"来完成,而自己则用巨额的贸易赤字来维持着美国的经济和国民的需求.美国人之所以能够这样做,靠得就是"美元"的地位!正式凭借"美元"的这种独一无二的地位,美国才能够决定世界经济,金融,货币制度等国际经贸的制度.

说得再直白一点,去年中国的外贸总额是21738亿美元,其中出口总额12180亿美元,其中向美国出口了2327亿美元的商品,看着大家一定很高兴,中国人去年赚了那么多的钱,其实质呢?美国人只需呀印制带有2327亿美元符号的纸,就换走了中国两千多亿美元的物质产品,也就是说,美国人用中国人生产的商品去吃,去玩,去逍遥,留给中国人的是一堆印有美元符号的纸.

凭什么呢?凭的就是美元是世界货币的霸主!正是因为美元是世界公认的最有信用的货币,所以,中国人才能再靠着这堆印着符号的纸再拿去向其他资源型国家购买石油,铁矿石,木材等发展必备的资源,以维持自己的需求,也可以向西方发达国家购买一些高级设备,提高自己的工业水平.

在过去的30年内,随着中国的不断发展,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不断的将物质生产的任务转移到中国进行,使中国成为了世界工厂,从中国这个大工厂生产出的产品供给着整个西方社会40%的需求.换句话说,美国等西方国家在美元体制下,需要中国经济的支持,而中国的经济发展到今天,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是不希望看到美元体系的崩溃的,原因很简单,我们也是美元体系中的一员.


二 美元体系下的中美同盟

美元体系下的中国存在着有利因素,当然也同时存在着不利因素.有利因素很简单,我们可以利用美国等发达国家的物质生产线的转移,从而加快工业化程度,并借助发达国家强劲的消费能力,拉动国内经济的增长,从而完成原始资本的积累.而且利用美元的世界货币霸主地位,可以迅速从其他国家引进工业化必须的资源,技术,设备,甚至人才.

而且,利用这个因素可以迅速拉进中美两国资本的距离,使得双方的经济互相依赖性加大,这给我们在国际政治中也能赢得不少便利.由于美国主要的贸易逆差地区主要是东亚地区,占总量的三分之二,而中国大陆则在其中占了四分之一.而美国为了维持其国内的高消费水平和美国经济的增长,就必须依赖中国这个产品,故此美国必定会在对中国的一系列问题上采取稳定的手段和方法,从而间接的对中国的国家利益起到了保护作用.这通过对比美国在台湾问题和伊朗问题及格鲁吉亚问题的态度上就可以大致了解一二,而且在最近的欧洲国家集体抵制奥运圣火,而身为"民主"的领头者的美国这次却独善其身更能体现这一点.


而不利的一面就是,这加深了中国对美元体系的依赖,使得中国自身受到了极大的限制.而与美国的关系则又是我国对外关系中最复杂的部分,因为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超级大国,而美国人对中国的感情也是无法言语,从朝鲜战争到破冰之旅,再到89年的全面制裁,中美之间总是磕磕碰碰,麻烦不断.而90年代以后的,台海危机,大使馆误炸,中美撞机事件,到最近的迫使人民币升值,美国人都是围绕这一个中心――让中国成为美国政治和经济的附庸,来进行的.

而由于中国在美元体系下获得的利润越来越大,对美元体系的依赖性就越来越强,作为美元体系中霸主一般的存在,美国人对中国的制约和限制也随之增大.向最近的次贷危机而引发的美元贬值,在美元贬值40%的情况下,中国那庞大的外汇储备已经蒸发了数以千亿人民币的财富了,但是为了维持国家的经济正常运行,我们却不得不继续依赖美元体系.


现在,中国到底有没有成为美国的经济附庸这个问题还不好说,但是有一点我们可以肯定,中国已经彻底融入了美元经济体系.虽然,这使得我们在政治经济上受到了一定的限制,但是也未必全是坏事.在这个体系下,中国工业化的进程加快了,当然也满足了美国人对物质产品的需求.这样一来,一个独特的局面就出现了:一方面,中美之间经济的依赖越来越大,另一方面,美国对中国的军事打压越来越重.由于美国这个复杂的心态和举动,我们只有一边完善国家系统工业化进程,完成一系列战略支柱产业的建设,形成一个完善的独立国民经济体系,从而减弱甚至摆脱对美元体系的依赖.同时加快军事现代化的步伐,最终形成一个至少能在局部(东亚范围)挑战美军存在的军事力量,从而让美国人真正的尊重中国的存在.


而同时,在中美互相依赖加深的同时,另一个切实的威胁产生了.欧洲的重新崛起和欧元的诞生.

地球只有一个,这个地球的资源也是有限的,而现在欧洲联合体-欧盟的崛起和扩大对中国形成了潜在的压力.

欧洲国家都没什么资源,从石油到铁矿石,再到煤矿.欧洲的那点资源在支持了欧洲辉煌的几百年时间后,现在已经所剩无几,这个时候人们发现,欧洲和中国的能源指向是相同的.

而当中欧在能源需求上发生碰撞的同时,欧洲人对美元霸权体系的挑战也开始了,随着欧元区的扩大,欧洲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使用欧元作为国家主体货币和结算货币.这直接对美国建立的美元体系进行了正面挑战!随着欧元的不断成型完善,世界资本的转移也渐渐开始转移,由美国转向了欧洲,直接威胁了美国的经济利益.

而美国直接经济利益的受损势必影响到在美元体系下还正处在发展阶段的中国经济.于是对于中国欧洲成为了一个在资源和经济上的共同竞争者,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欧洲人这次集体的对中国发难,因为中国作为一个新兴的经济体已经成为了欧洲的障碍,有人说为什么不对美国发难呢?诚然作为美元体系的实际控制者,美国才是欧洲最终的对手,但是现在欧元还处于发展完善的阶段,欧洲人还没有资本和美国人直接发生对抗,那么找谁来做第一个目标呢?处在美元体系下的中国成了羔羊.


而面对这种新来的挑战,中美之间虽然存在矛盾,但也存在着利益重合部,那么我的标题:中美邪恶轴心的存在就有了依据(可能有点夸张),但是既然想挑战美国建立的美元霸权体系的是欧元不是人民币,而已经进入了虚拟资本主义阶段的美国也继续需要中国不断的提供物质产品,那么中国不断的强大和工业体系完善化也在一定程度上是符合美国的利益的.美国绝对不愿意看到一个大国的崛起,但是更允许一个崛起的大国公开挑战其建立的美元霸权体系(这才是美国的根本利益所在).但是如果这个崛起的大国在具备威胁潜力的同时,也能够间接的维护自身的利益时,美国最终也有接受这个大国崛起的那一天(这期间恐怕更多的是无奈).

而我所定义的中美邪恶轴心就是建立在这么一个经济互相依赖的前提下的有限的互相制约着的同盟,这个同盟正现实的存在着,并且会一直存在到中国足够强壮,强壮到足以挑战美国霸权存在的那一天.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