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京做鸭的感受




依稀还记得原来老师所教,就是不管怎样,你如果想写点什么的话,标题是不能少也。比如最简单的日记吧,也要题标一下"xx月,xx号,阴(或雨,晴,风)"什么的;总之是"题"者表意也;退一万步,如作诗词杂记什么之类,就是想不出好的题目,也要搞个"无题",以令读者去想吧.不过,这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现在,假如你还是这样顽固不化的话,那你的习文实是没人感兴趣也;因为传统的"标题"实在是难以引人注意。比如,你是一个北京的厨师,对烹调有推广之兴趣,也很有心得与经验,特别对"烤鸭","老火鸭"或"五香鸭"等更是拿手,于是,想作文推介一下以及众人共享。如此,你题曰:"有关于鸭的烹调之体会",哈哈,哈,哈哈!我敢保证,这是没什么人去关注的。但是,如果你能适应时势的话,就该命题曰:"在北京做鸭的感受"!呵呵,呵,呵呵!我也敢保证,读者因之甚众。


呜呼;书风日下,文心不古;空乏其题,论不附意;求卖其言,竟相争艳;何惧之有,不过砖头!如此而已。还"美"其名曰"标题党"!然而,又是谁于日常中烘托此"党"呢?实百思不得其解也。难解之余,不禁想起先贤鲁迅先生的杂感:"一见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臂膊,立刻想到全裸体,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立刻想到杂交,立刻想到私生子;......"。一笑,再笑,三笑!


唉,以此为题,实有辱斯文。如之奈何?唯惜墨搁笔!



本文内容于 2008-4-20 19:20:04 被独昂居士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