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兵在二战期间因战功卓著而被斯大林誉为“战争之神”。但在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和阿富汗战争中,海、空军火力对达成战争目的发挥了关键作用,“战争之神”似乎无法再现昔日的辉煌。不过在伊拉克战争中,美英联军的火炮在电视等新闻媒体上的出镜率并不亚于海空军的战机和导弹。笔者以为,未来战争只要是以攻城略地和完全控制对方为目的,以陆军为主要作战力量的地面战则不可避免。炮兵作为地面战的“火力主角”,仍然是陆海空联合火力的重要组成部分。

系统之系统

随着美国“未来战斗系统”(FCS)概念的提出,英、法也分别提出了发展陆军转型核心武器装备体系,即“未来快速奏效系统”(FRES)和“空地一体作战系统”(BOA)。FCS、FRES、BOA等项目涵盖了侦察监视、指挥控制、火力突击、火力支援、工程支援、后勤支援、通信、维修、医疗、核生化检测等几乎所有陆军作战功能,它们的共同特点是:在系统构成上都是由多种分系统组成,是模块化、通用化、网络化的“系统之系统”。炮兵武器分系统是这些大系统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在由18+1+1个分系统组成的FCS中,非直瞄火炮、非直瞄迫击炮和“网火”无人值守非直瞄导弹发射系统均为炮兵武器分系统。

FRES将由大约15个分系统组成,其中间瞄火力支援车、间瞄火控车、迫击炮车和反坦克导弹车等属于炮兵武器分系统。反坦克导弹车能发射间瞄火力打击的光纤制导导弹,间瞄火力支援车的部分职能可由英国陆军目前正在研制的轻型机动炮兵武器系统——榴弹炮来承担。

俄罗斯也有针对性地提出了发展陆军侦察一打击一体化武器系统计划。该计划主要针对炮兵装备而言,是运用自动化指挥控制系统将先进的侦察器材和远距离、高精度、大威力毁伤兵器融为一体的信息化武器系统。侦察系统与地地战役战术导弹的一体化称为侦察一突击系统,与身管火炮和火箭炮的一体化系统称为侦察一射击系统。俄罗斯实施该计划的目的主要是为了在无力全面进行武器装备信息化建设的情况下,争取突出重点,在局部实现武器装备的信息化。

在这些陆军综合作战系统中,炮兵武器分系统和其他武器分系统处于统一的C4ISR网络控制之中,相互间能够实现完全信息实时共享和互联互通互操作,从而使其作战效能得到最大程度的发挥。

信息化成为主旋律

炮兵武器装备信息化建设主要体现在发展能与其他军兵种互联互通的C4ISR系统、研制新型信息化平台,以及使用信息技术改进现役装备三个方面。

是另起炉灶还是修修补补 炮兵武器信息化无外乎有两种途径一是研制新型信息化平台,二是利用信息技术改造现役装备。像美国这样财大气粗的国家当然走第一条路。美国陆军目前正在开发的非直瞄火炮、非直瞄迫击炮、“网火”导弹发射系统、新型陆军战术导弹等炮兵武器系统都是高度信息化的作战平台。与之类似的还有英国陆军目前正在研制的轻型机动炮兵武器—火炮系统和轻型机动炮兵武器—火箭炮系统。

但武器装备信息化发展总是从使用信息技术改造现役装备开始的,例如,美国陆军现役最先进的M109A6“帕拉丁”155毫米自行榴弹炮系统。

俄罗斯的“旋风”和“飓风”火箭炮以及2S19自行榴弹炮也加装了先进的“成就”火控系统,还配用了“雄蜂”-1无人侦察机,大大提高了信息化作战能力。英法两国目前也在对其现役主炮AS90式和AUF-1式155毫米自行榴弹炮进行信息化改进。

不过,从武器装备信息化发展的总体趋势来看,使用信息技术改造现役装备并不是长远之计。美国陆军目前大力倡导使用为FCS开发的先进信息技术改造现役装备,更为重要的还是为FCS试验新技术。M109A6榴弹炮的信息化改造虽有“可圈可点”之处,但始终无法解决因底盘陈旧而导致的“超重”问题(其战斗全重近30吨,与美国陆军目前制订的不超过24吨的标准相去甚远),难以满足未来信息化作战需求。按照目前的计划,美、英、法等军事强国到2030年前后研制成功并装备各自的陆军综合作战系统后,现役主战装备将全部退役,不会再进行“修修补补”。但就大多数发展中国家及地区来说,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大多不具备研制全新陆军信息化武器装备体系的经济基础和技术潜力,其信息化发展仍将以使用信息技术改进现役装备为主,或外购一些信息化程度较高的单件武器装备。如印度购买俄罗斯“旋风”火箭炮及火控车等。

发展炮兵C4ISR系统是核心 在一般情况下,军队信息化建设发端于武器装备信息化,即建设信息化武器装备体系。而信息化武器装备体系的核心,则是被通称为C4ISR的军事信息系统。

美国作为领头羊,正在继续发展完善其炮兵C4ISR系统——“阿法兹”先进野战炮兵战术数据系统。就美军的军事信息系统而言,它已于2003年初步建成了比较先进的C4ISR系统,还正在继续对其进行完善。到2030年前后美军的信息化系统最终发展成为C4KISR系统,把作战空间中的预警、侦察、监视、指挥、控制、通信、计算机、情报、精确打击等所有的系统联接成为一个完全互联互通的、信息实时共享的、无缝隙的大系统,至此基本完成军事转型和军队信息化建设。

俄罗斯在炮兵C4ISR系统建设方面已经取得了很大的成绩,如炮兵部队装备了“饲养园”、“卷心菜虫”-B和“车辆”-M等自动化射击指挥系统和“成就”系列炮载自动化导引与火控系统。但和美军相比,俄军C4ISR系统在互联互通方面还存在很大的差距。因此,俄军未来信息化建设的重点是发展“统一军事信息空间”,以期尽快缩小这一差距。

法、德、英三国陆军炮兵部队目前都装备了先进的射击指挥系统,如法国“阿特拉斯”系统、德国“阿德勒”系统和英国“贝茨”系统,并在继续对其进行改进和完善。法国陆军已经陆续研制并装备了V1.0版、V1.1版和V1.2版等新型“阿特拉斯”系统,并于2003年12月决定研制V2版“阿特拉斯”系统。V2版为全数字化的C4ISR系统,计划于2006年下半年交付。法国陆军的8个炮兵团和2个炮兵学校全部换装最新版“阿特拉斯”系统后,其炮兵信息化作战能力将得到大幅度提高。德国“阿德勒”系统通过数传电台能够将炮兵的预警、侦察、指挥、控制系统和武器平台有机组成“一体化炮兵作战体系”。德国陆军目前正在研制新型软件对“阿德勒”系统进行改进,使其能够和陆军未来的指挥、控制和信息系统兼容。另外,德国、法国、英国和美国等还计划联合研制“炮兵系统协同作战”项目,以使各自的“阿德勒”、“阿特拉斯”、“贝茨”和“阿法兹”等炮兵指挥控制系统相互兼容。

掀起轻型化研制高潮

现役大多数履带式自行火炮系统和牵引式火炮系统都很难满足现代战争对战略/战术机动性的要求,尤其是在短时间内大量部署的情况下。重量轻、能进行快速机动、且能使用运输机空运和直升机吊运的车载/轮式155毫米自行榴弹炮系统成为近年来炮兵武器发展的一大亮点。车载式榴弹炮系统主要包括法国研制成功并已列装的“恺撒”52倍口径155毫米榴弹炮系统、新加坡研制的155毫米轻型自行榴弹炮系统、以色列研制的“阿莫斯”自主车载炮系统;轮式自行榴弹炮系统主要包括南非、斯洛伐克和瑞典分别研制的G6-52L、“祖扎那”和FH-77BD等155毫米榴弹炮系统。其中,新加坡155毫米轻型自行榴弹炮系统的行军重量仅为约7吨,可以使用C-130运输机进行空运,还可以使用CH-47“支奴干”或CH-53“超级种马”运输直升机进行吊运。另外,荷兰还研制了“莫巴特”105毫米车载式榴弹炮系统。车载炮和轮式自行炮之间的相同之处是都采用轮式卡车作底盘,明显区别是轮式自行炮采用安装在卡车底盘上的炮塔,车载炮不采用炮塔,卡车底盘出现故障或战损后,火炮本身能够下车独立作战。当前,车载式和轮式自行火炮与早期轮式火炮相比,配用了先进而复杂的一体化火控系统,具备独立作战能力。

近年来,120毫米迫击炮也在向轮式自行化方向发展,典型的代表有美国陆军“斯特瑞克”旅战斗队刚刚装备的B型迫击炮系统和俄罗斯120毫米“维娜”迫榴炮。其他国家正在研制的轮式迫击炮系统有南非“伊迈兹”、瑞典“阿莫斯”、新加坡“斯拉姆斯”、英国TMS、法国2R2M等。

主流与补充

遍观各国现役和正在研制的榴弹炮,155毫米榴弹炮将成为各国陆军身管压制武器的主体,52倍口径身管将成为制式身管。如德国PzH2000和韩国K9“雷声”履带自行榴弹炮、法国“恺撒”车载榴弹炮、南非GS/2000牵引榴弹炮和G6-52轮式自行榴弹炮等,都采用了155毫米52倍口径的身管。而英国也计划用52倍口径的身管来改装其AS90自行榴弹炮,法国则计划使用52倍口径身管将其装备的一部分AUF1自行榴弹炮改进成AUF2型。根据计划,除山地部队和伞降部队装备的105毫米轻型榴弹炮外,印度陆军炮兵现役所有火炮的身管都将被逐步更换成155毫米52倍口径身管。

为了增大射程,火炮身管长度不断增加,由39倍口径增加到45倍,目前又增加到52倍。但是,火炮身管长度的增加也将带来重量大、机动性差、身管烧蚀严重、身管下垂和抖动而降低射击精度、最小射程不易保证且小号装药初速偏差大等缺点。因此,52倍口径有可能成为榴弹炮身管极限长度,今后增大射程应该在弹药等其它方面多做文章。实际情况也正是如此。例如,德国的PzH2000榴弹炮发射普通榴弹的最大射程为30公里,发射底排增程弹为40公里,最近发射南非研制的弹底减阻和火箭推进技术的超远程炮弹(VLAP)时达到56公里,在理想条件下发射可能超过60公里。南非研制的G6-52L轮式自行榴弹炮在最近的发射超远程炮弹试验中,更是创下了身管火炮射程的新纪录,达到了75公里,将作战范围扩展到现役多管火箭炮的射程。

尽管155毫米榴弹炮成为身管火炮的主体已是不争的事实,但这并不意味着它能够一统天下。随着世界各国陆军向轻型化方向发展,近年来牵引式105毫米榴弹炮以其重量轻、机动性好、使用方便等优点大有扬眉吐气之势。未来,它将作为155毫米榴弹炮的重要补充,继续受到陆军青睐。美国陆军计划为其“增强型强行进入战区火炮”(EFEC)系统选择105毫米口径身管,该系统总重量不超过1.9吨,射程要求达到20公里,计划于2012年列装。英法两国也正在对其在世界上久负盛名的L-118和LG-1105毫米榴弹炮进行改进。南非已于2000年研制成功的G-7牵引式105毫米榴弹炮采用52倍口径身管,发射常规弹药的最大射程达到24公里,发射新型底排弹时可达30公里。此外,美国还在开发105毫米“可变药室火炮”(V2C2)技术和可用于105毫米火炮的膨胀波火炮等新机理技术,这将为105毫米火炮的发展注入新的技术活力。

廉价制导技术带来的曙光

打击精确化是陆军在未来信息化战争中立足的基础,炮兵精确制导弹药的发展已受到各主要国家陆军的高度重视。例如,美国陆军正在为FCS“网火”系统研制精确攻击导弹和巡弋攻击导弹、为非直瞄火炮研制XM982“神剑”精确制导炮弹、为非直瞄迫击炮研制XM395精确制导迫击炮弹、为多管火箭炮系统研制制导火箭弹和新型陆军战术导弹等等。随着这些精确制导弹药的研制成功和陆续列装,美国陆军不仅对纵深目标具备了精确打击能力,常规火炮也将普遍具备精确打击能力。

除精度优于30米的“伊斯坎德尔”导弹和采用自动修正/末敏技术的9M55K1“旋风”制导子母火箭弹外,俄罗斯也正在研制陆海空平台通用的“赫尔墨斯”多用途导弹。陆射型“赫尔墨斯”导弹发射装置安装在机动战车上,能对100公里以内的目标实施定点攻击。未来5~10年,俄罗斯还计划采用多种新技术大力研制末制导炮弹、末敏弹和弹道修正弹等精确制导弹药。

英国、法国、德国陆军也非常重视精确制导武器的发展,除参与了美国制导火箭弹的研制外,德国还在研制155毫米“聪明”灵巧炮弹、法国正在与瑞典联合研制“博尼斯”制导炮弹、英国正在研制改进型精确打击武器系统和低成本巡飞弹。另外,以色列也在研制适合于坦克炮和身管火炮发射的“拉哈特”炮射导弹,以及射程超过130公里、圆概率误差小于10米的300毫米制导火箭弹。意大利和荷兰正在联合研制“火山”155毫米远程制导炮弹。

精确制导炮弹不但提高了榴弹炮的精度,还扩展了它的实战功能,使其成为一种有效的反装甲武器,改变了火炮遂行反装甲作战只能使用专用直瞄反坦克炮的历史。如“聪明”灵巧炮弹和“博尼斯”制导炮弹都能用于击毁地面装甲目标。美、俄陆军装备的155/152毫米榴弹炮配用激光末制导炮弹和末敏弹后,也具备对坚固点目标精确打击和对集群装甲目标高效的毁伤能力。

精确制导弹药优势明显,但其高昂的成本使美国也感到“用不起”(常规炮弹单价约为1500美元,而精确制导炮弹则达到3~8万美元),“物美价廉”的弹道修正弹便应运而生。近年来,导航、微电子技术的发展使GPS接收机和数据传输设备小型化程度不断提高,加固技术也使GPS器件能够承受火炮发射时高达15000g的加速过载。以GPS导航技术为基础的弹道修正引信因此得到长足发展。目前,美、英、法、德、以、南非等国都在进行弹道修正引信研制,研制成功后可将大量现役常规炮弹转化为“灵巧”炮弹,命中精度提高3倍以上,且一发弹道修正弹的价格仅为2000~4000美元。弹道修正弹实际上是以先进信息技术对常规弹药进行改造的产物,也是一条低成本、高效益的炮兵弹药精确化发展之路,无疑将对提高炮兵武器在未来战争中的适应性和作战效能、进而提升炮兵的地位具有重要意义。

这里必须指出,虽然从发展的角度来说,精确制导弹药实属大势所趋,但是从装备的角度来说,这并不意味着常规弹药将被淘汰。未来陆军炮兵将同时装备普通弹药和弹道修正弹、末敏弹、末制导炮弹等精确制导弹药,装备比例则因国而异。

新概念炮兵武器

炮兵新概念武器主要包括电磁炮和电热化学炮两种。目前,世界上有不少国家都在集中力量发展电磁炮技术,美国尤为突出,并已在电磁炮的弹丸、电枢、能源、脉冲发生电路等技术研究方面取得了较大进展,开始在军事应用中进行实践探索。美国将于2007财年开始电磁炮的先期技术演示验证,届时将演示全尺寸或接近全尺寸的脉冲电源、发射架、一体化发射装置等大部件的性能、超高速弹丸的反装甲功效等。预计电磁炮有可能在2015年后进入实用阶段。

美国陆军正在研制的电热化学炮多功能火炮与弹药系统集传统的坦克、导弹和自行火炮三者的功能于一身、同时具有间瞄和直瞄射击能力、能对付多种目标,将作为FCS中乘车战斗系统的主战武器,装备机动作战部队。2004年9月,联合防务公司在混合电驱动战车上第一次成功地进行了120毫米电热化学炮试射。电热化学炮以其优良的特性和易于现有装备改造(与电磁炮等新概念武器相比)而备受瞩目。如果FCS按计划于2014年全系统列装,它将成为最早应用于实战的新概念火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