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传奇战舰——德国袖珍战列舰“格拉夫•施佩海军上将”号

二战传奇战舰——德国袖珍战列舰“格拉夫•施佩海军上将”号

来源:



它因为打响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第一场海战而备受各方关注,它更因为舰长及船员在战争中的人道主义行为而赢得世人尊敬,如今它还躺在乌拉圭蒙得维的亚海岸3海里处的海底,不久它就将重见天日。它,就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纳粹德国海军著名的袖珍战列舰“格拉夫•施佩海军上将”号。


“德意志”的诞生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英国、美国等国彻底肢解了德国的公海舰队,还在1919年6月28日签署的《凡尔塞和约》中添加了许多防范德国海军重新崛起的条款。比如规定德国海军的舰艇排水量不得超过一万吨和主炮的口径不得大于280毫米等。英美等国希望以此手段来永久性地铲除德国海军对自己可能带来的威胁。




然而没过多久,英美等西方列强于1922年2月6日在美国华盛顿召开会议,会上签署的《华盛顿条约》(即“限制海军军备力量条约”)却意外地给德国海军舰队的复活带来了一线希望。该条约规定各国海军用来进行战斗的、非航空母舰和战列舰类型的舰船,其排水量不得超过一万吨,或主炮口径不得超过203毫米。然而该条约却允许德国海军设计建造排水量不超过一万吨、可以携带280毫米口径舰炮的军舰,这为后来德国袖珍战列舰的诞生留下了不可多得的机会。

当时,德国海军舰队的发展明显放慢,在下一场战争中它不可能也没有实力以夺取制海权作为主要作战目标。然而,它的主要海上敌人——英国皇家海军,虽然有着庞大且实力强悍的舰队,却又有漫长的海上航运线需要守卫(这些航运线给英国运来了其遍布于全世界各殖民地的丰富的物产),因此战时只要切断英国的海上交通线就可能赢得一半的胜利。于是德国人大胆设想:在《华盛顿条约》允许的范围内,设计建造一种介于战列巡洋舰和“条约型”重巡洋舰之间的新型装甲战舰。只要这种军舰的航速能达到25节以上(当时最快的战列舰的航速只有25节),在面对战列舰时便可加速逃逸,能在广阔的大西洋上避开英国人仅有的3艘战列巡洋舰(“胡德”号、“声望”号和“反击”号),就可以无所顾及地破坏英国赖以生存的海上大动脉。

基于这种思想的指导,德国的工程师设计了“德意志”级装甲舰。受国际条约的限制,该级舰的排水量达不到战列舰的标准,但又比一般的重巡洋舰稍大,吨位介于两种舰型之间。根据“华盛顿条约”规定的上限,该级舰可装备280毫米口径的主炮,其火力比当时的任何一艘装备203毫米主炮、只有轻装甲防护的一万吨级“条约型”重巡洋舰都要强得多;而且这种战舰的最高航速超过26节,这比当时所有的战列舰(最大25节)都要快,因此使其能避免与之交火,进行远洋破(坏)交(通线)作战。




德国海军于1928年11月订购了第一艘,即A号舰。该舰于1929年2月5日在基尔的德意志船厂敷设龙骨,1931年5月19日下水时被命名为“德意志”号。B号舰于1931年6月25日在威廉港的海军船厂开工建造,1933年4月1日下水时被命名为“舍尔海军上将”号。同一天,A号舰“德意志”号服役并成为德国舰队的旗舰。C号舰于1932年10月在威廉港敷设龙骨,1934年6月30日下水,被命名为“格拉夫•施佩海军上将”号,1936年1月6日正式服役。

根据建造前两艘舰的经验,“格拉夫•施佩海军上将号”在设计上作了部分修改。建造D号和E号舰的预算也在1934年通过,但准备工作进展缓慢。根据1935年6月签订的英德海军协定,德国海军可以合法地超过《凡尔赛条约》的限制建造更大吨位的战舰,所以D号和E号这两艘装甲舰立即被扩大改为战列巡洋舰来建造,完工后则命名为“格奈森诺”号和“沙恩霍斯特”号,分别于1938年和1939年服役。就这样,纳粹德国海军“德意志”级装甲舰只建成服役了3艘。


万吨级的杀手


由于德国海军“德意志”级装甲舰与当时较为通用的战列舰、重巡洋舰标准不符,其舰型划分让人颇费脑筋。不过很快,美、英、法等国海军就给它取了一个折中的名称——“袖珍战列舰”。可以这样说,如果“德意志”级尺寸大一点就成战列舰,小一点就是重巡洋舰。

实际上,“德意志”级袖珍战列舰是德国海军在条约限制下充分发挥当时的技术优势,结合战术需求而精心设计建造的。设计的首要问题就是如何尽可能地将排水量限制在一万吨内,但又满足袭击舰所要求的大航程和高速度,其解决之道就是使用柴油机作为动力源。虽然柴油机在重量上并不比蒸汽轮机更轻,但是油耗却远低于使用锅炉的蒸汽轮机。因此该舰安装了8台总输出功率为40267千瓦的“曼”式柴油机,双轴4驱动布置,最大航速达到28节,设计载油量超过3000吨,低油耗的动力系统加上较大的燃料储备量,使其续航力更高达以15节经济速度航行时1.6万海里。服役后证明,“德意志”级舰适航性能好,只是由于前部缺乏舷弧,逆浪航行时上浪严重。此外,该级舰也是世界上第一艘广泛使用焊接技术建造的军舰,船体重量比之铆接的同类舰艇轻至少15%。这也是为限制吨位而采取的重要措施。




“德意志”级袖珍战列舰采用了高干眩平甲板舰型,装甲防护能抵御重巡洋舰203毫米炮弹的攻击,广泛的内部隔舱最大程度地减轻了战斗损伤,其防护能力及火力都比“条约型”重巡洋舰强。建成后,该级舰的排水量事实上超过了《华盛顿条约》提出的万吨级限制。“格拉夫•施佩海军上将”号的正常排水量为12294吨,满载排水量达到16460吨,舰长187.98米,舰宽21.71米,吃水5.79米,舷装甲38毫米至139毫米,甲板装甲19毫米至57毫米,炮塔装甲127毫米至139毫米。由于装甲防护强和排水量较大,因此“格拉夫•施佩海军上将”号于1936年1月6日服役后,就取代了A号舰“德意志”号成为德国海军舰队的旗舰。

“德意志”级舰的主要打击武器为6门280毫米主炮,为2座3联装布置,前后各一个炮塔。辅助武器为8门单管150毫米副炮,在舰尾左右各安装1座4联装533毫米鱼雷发射管。C号舰“格拉夫•施佩海军上将”号则用6门双联装的SK C/33型105毫米高射炮代替了前两艘安装的88毫米高炮,分别布置在尾部两舷及中间。该级舰最初并未装备水上侦察机,直到1935年才开始搭载水上飞机,型号为阿拉道Ar-196。到1938年,德国海军为“格拉夫•施佩海军上将”号安装了雷达,使其成为第一艘配备原始雷达设备的德国战舰。虽然雷达探测距离仅为15公里,但它还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初期表现出了其价值。

德国袖珍战列舰由于只有两座主炮炮塔,很难将其火力分散到两个以上的目标,这在海战中处于劣势;另外,这种战舰比当时的重巡洋舰(装备203毫米火炮)稍大一点,但防护并不强多少,却又有着“战列舰”的美名,多少有些名不副实。然而谁也无法否认的是,“德意志”级袖珍战列舰确实对欧洲海军强国产生了较大影响。尽管在其他国家海军中没有同类的舰只出现,但英法等国海军却花了不少力气来研究对付这种舰的战术方法。


血战南大西洋


当希特勒在1933年出任德国总理时,“格拉夫•施佩海军上将”号袖珍战列舰正在建造。希特勒曾向当时的海军总司令雷德尔海军元帅允诺,在未来的建军计划中,海军将占有优先地位。这赢得了雷德尔和全体海军人员的拥护。雷德尔随即制定了一个代号为“Z”,的海军建设计划,该计划的重点是在8~10年内建立起一支足以同英国进行海上主力决战的强大水面舰队。然而希特勒的首要目标是征服欧洲大陆,然后再迫使不列颠帝国求和,因此在实际的扩军计划中,陆军和空军一直是发展的重点,海军则次之。

德国最高统帅部在军备上所犯的上述战略性错误使德国海军的发展和建设速度缓慢。到1939年,德国海军总司令雷德尔的手里只有3艘“德意志”级袖珍战列舰和57艘潜艇,而且能随时开往大西洋执行任务的只有2艘袖珍战列舰和23艘潜艇。1939年9月3日,英国对德正式宣战。当天邓尼兹派出的U-30号潜艇便初战告捷,击沉英国邮轮“雅典娜”号,由此大西洋海战拉开序幕。开战初期,由于德国海军舰队力量远不如英国皇家海军强大,尤其是大型水面舰只少得可怜,所以“格拉夫•施佩海军上将”号袖珍战列舰就派上了大用场,成为德国海军最为活跃的海上袭击舰,转战于印度洋与大西洋,击沉多艘商船并屡次躲过英、法海军舰艇的追击。




当1939年8月21日“格拉夫•施佩海军上将”号被派往南美洲海岸执行破交战时,舰长汉斯•朗斯多尔夫和1200余名舰员接受了如下任务:尽可能多地摧毁敌方的商船,以便扰乱战争对手英国和法国的补给线。到1939年12月中旬,“格拉夫•施佩海军上将”号已先后击沉了9艘敌方商船,但没有杀死任何敌方商船的船员,而是把这些船员接上舰,给他们食物和水。这种做法遭到德国国防军最高司令部的批评。

英国皇家海军对“海狼”——德国海军的潜艇无可奈何,但对付德国的袖珍战列舰却很有一套。为保护海上交通大动脉的安全,英国海军派出3艘巡洋舰“埃贾克斯”号、“阿基里斯”号和“埃克塞特”号,专门追踪“格拉夫•施佩海军上将”号,这一追就是数月。要是进行一对一甚至一对三的正面作战,“格拉夫•施佩海军上将”号应该是毫不畏惧,但在1939年12月13日黎明,3艘英国巡洋舰假扮成商船瞄准机会,在南大西洋上蒙得维的亚附近海域伏击了“格拉夫•施佩海军上将”号,首先给这艘德国战舰出其不意的打击,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首场海战也由此拉开了序幕。

英、德两国海军的战舰随即在南大西洋上展开激烈战斗。汉斯•朗斯多尔夫起初措手不及,受到攻击,但随即指挥“格拉夫•施佩海军上将”号首先重创“埃克塞特”巡洋舰,使其不得不逃往福克兰群岛。然后展开混战,战斗一直持续到深夜,参战的双方战舰都遭到对方猛烈的炮击。“格拉夫•施佩海军上将”号也损失惨重,舰上有36名船员丧命,60名伤员中也有数人伤重不治,而战舰必须进行修理才能继续投入战斗。战斗中由于“格拉夫•施佩海军上将”号只有两座主炮炮塔,因而不能将炮火分散到多个目标,这是其在海战中失利的原因。

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汉斯•朗斯多尔夫舰长指挥战舰驶向中立国乌拉圭的蒙得维的亚港。这一行动被柏林最高当局视为脱离战斗。但是乌拉圭这个通过商业关系与英国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拉美国家,在英国等国的外交压力下,只允许德国战舰停留72小时。这点时间对于必要的修理来说太少了,但德国战舰仍然争取时间进行修理。然而当英国人散布了还有一支中型舰队等待在拉普拉塔河口的谣言后,汉斯•朗斯多尔夫舰长信以为真,以为自己已被团团围困。

在此情形下,汉斯•朗斯多尔夫舰长随即做出了一个勇敢而又不寻常的决定,把大部分水兵转移到同在蒙得维的亚港的德国商船“塔科马”号上,他则和“格拉夫•施佩海军上将”号袖珍战列舰上的其他40名船员驾驶战舰离港出海,当时数千人聚在岸上目送它。在离开乌拉圭3海里的领海区后,该舰突然抛锚,40余名舰员急忙转移到救生艇上,随后就炸毁了“格拉夫•施佩海军上将”号,不让该舰落入英国人手中。该舰的主舰体沉入浅海中,残骸骨架则像纪念碑一样耸立在拉普拉塔河入海口处。汉斯•朗斯多尔夫舰长紧接着把这些船员安全地转移到中立国阿根廷的布宜诺斯艾利斯,这些舰员大部分在1946年回到德国,其中350人选择留在了阿根廷。而汉斯•朗斯多尔夫本人则在阿根廷的拘留营中饮弹自尽。




尽管在战争中“格拉夫•施佩海军上将”号对英、法等国造成的物质损失并不算太大,但它成功地吸引了大量英国军舰和辅助舰只的注意力长达3个月之久,而如果这些舰只用于其他海域作战可能会取得更好的战果。从这个角度来看,“格拉夫•施佩海军上将”号取得了不小的战绩。德国最高当局及国防军司令部多次批评汉斯•朗斯多尔夫舰长的行为,不过舰长及战舰都赢得了世人的称誉。英国前首相温斯顿•丘吉尔在他关于二战的著作中这样描绘汉斯•朗斯多尔夫舰长的行为:“格拉夫•施佩海军上将”号受到勇猛果敢的指挥,战术神出鬼没。该舰的事迹后来被包括英国在内的史学界认为具有“战时可贵的人道主义精神”,这也为这艘袖珍战列舰赋予了更为传奇的色彩。


期待重见天日


在其后的半个多世纪中,“格拉夫•施佩海军上将”号静静地躺在拉普拉搭河入海口处8米深的浅海中,直到上个世纪90年代才被纷至沓来的游客的喧闹所惊醒。乌拉圭当地一些颇有头脑的船主开始组织游客乘船参观这艘曾一度吸引世人眼球的袖珍战列舰。1997年,乌拉圭一家打捞公司将该舰上的一门大炮拖出海面,并准备将整舰打捞出来搞旅游开发。在乌拉圭政府和商人阿尔弗雷多•埃切加雷、打捞公司老板埃克托尔•巴多的合作下,打捞工作提上议事日程。各方决定共同承担打捞项目所需的500万~700万美元的费用,打捞上来后则分享该舰的使用权。




从2004年2月起,以乌拉圭为主的多国潜水员开始打捞这艘充满传奇色彩的袖珍战列舰,打探工作已经过去了两年,然而进展并不太顺利。在2006年最近的一切打捞行动中,浮动起重机的钢缆在试图吊起战舰残骸时居然给崩断了。迄今为止,由埃克托尔•巴多率领的打探队只捞出一具300公斤的青铜雄鹰,这是“格拉夫•施佩海军上将”号的舰首像。

虽然打捞工作尚有一些困难,但曾经叱咤大西洋的“格拉夫•施佩海军上将”号袖珍战列舰终将迎来重见天日的一天。埃克托尔•巴多决定将邀请当时留在阿根廷的而目前仍健在的最后几位“格拉夫•施佩海军上将”号袖珍战列舰上的幸存者前来参观。这些幸存者如今都已是90高龄了,他们期待着自己曾服役过并亲手抛向大海的“格拉夫•施佩海军上将”号早日浮出水面。如此看来,这不仅仅是打捞一艘具有传奇色彩的袖珍战列舰,而且也是重拾这艘战舰及如今还幸存的舰员的过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