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战记·狰狞岁月 第二卷 赤壁鏖战 第三十六节 壮哉 文长!

gazelle 收藏 12 6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5/[/size][/URL] 薜丰也是一夜未睡,当早上他率队走出的树林的时候,被雪地上一片醒目的血迹和凌乱的马蹄印惊呆了。他指挥着军士们沿血迹寻至一片乱石岗内,发现了掩埋在石块下面的一具尸体。毫无疑问,这是一具“铁山军”军士的尸体,因为他的战衣上赫然绣着一柄黑色的“铁山宝刀”。 薜丰浑身的血液都要沸腾了。他猛地拔出腰中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5/

薜丰也是一夜未睡,当早上他率队走出的树林的时候,被雪地上一片醒目的血迹和凌乱的马蹄印惊呆了。他指挥着军士们沿血迹寻至一片乱石岗内,发现了掩埋在石块下面的一具尸体。毫无疑问,这是一具“铁山军”军士的尸体,因为他的战衣上赫然绣着一柄黑色的“铁山宝刀”。

薜丰浑身的血液都要沸腾了。他猛地拔出腰中悬挂的“铁山宝刀”,挥手斩断了一块大石,刀尖冷冷地地指向敌军马蹄延伸的方向。军士们一声不吭,策马往西追了上去。

太阳已有一树高,雪有些融化了,马蹄踏过,翻起的积雪和污泥四溅开来,空气中弥漫着土腥的味道。薜丰走在最前头,睁大双眼,仔细地分辨着蛛丝马迹,他判断敌军应该有一百多骑,且带着伤员,因为有一团沾了污血的破布被扔在一边,薜丰拣起来凑到鼻子下面嗅了嗅,血腥味浓烈,知道他们过去没有多长时间,但根据蹄印的间距来看,应该是急行军。也许敌军意识到自己被发现了,急于逃离。

复仇的想法充斥了薜丰的头脑,他不顾敌众我寡、军情不明的现实,只是想尽快追上敌军,“宰了这帮狗娘养的”!

看看快到樊湖的时候,薜丰终于追上了敌军。远远看去,像是曹军的装饰,赭红色的军服,精壮的河套马,黑色的旌旗,约有一百五十骑,其中有两人看来受伤比较重,正有两个士兵为其包扎。薜丰知道,这队曹军并不是昨晚跟踪他们的人,因为他凭直觉感到,跟踪他们的那些人还一直若即若离地尾随在后面,分不清到底是敌是友。那些人,才是真正可怕的对手。但是,现在也管不了这么多了。

这队曹军直到现在还没有发现薜丰的小队。也许跑得太累了,也许伤兵需要紧急处理,曹军正在一座小山下倚马休息。

薜丰权衡了一下形势,决定从后面偷偷地绕上小山,居高临下发起攻击。

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虽然在如此懈怠的时刻,曹军仍然没有忘记在山头上派出哨兵。薜丰他们刚到半山腰,两名哨兵就发现了。他们一边冲山下大喊:“敌袭!”一边朝薜丰放箭。一支狼牙箭“嗖”的一声贴着薜丰的脸颊飞过去,射中了后面一位兄弟的大腿。薜丰催促战士们加快速度,同时迅速地从箭壶中抽出两支羽箭,搭上弦,拉开角弓,一个两连珠,射倒了两个哨兵,快马冲上了山顶,却见曹军如惊弓之鸟般纷纷向西跑去。

薜丰呐喊一声,率队冲下山去,双手娴熟地开弓引箭,但见弓弦响处,箭无虚发,一连射中了几名敌军。

也许看薜丰他们人少,曹军跑了约有两箭多地,忽然全队停住,调转马头,迅速地排出“雁翅”阵形,准备迎战。

薜丰知道曹军这是仗着人多,想把他们歼灭,因为雁翅阵形就是要雁头防御,两翅包抄。薜丰嘴角忍不住露出一丝冷笑。他挥手令全队停下,把两名战士叫过来,让他们即刻脱离队伍,北行去樊口报信。然后排开“楔形”阵形,准备用一个猛烈的冲锋把曹军的阵形打乱。

双方在樊湖边静静地对峙着,一什曹军从雁翅的尾端悄悄地撤出来,往薜丰派出的那两个骑兵的方向追了过去,看来曹军不想让一人漏网。

一队打着“韩”字大旗的骑兵此时已登上小山顶,黄忠一手按住刀柄,一手勒住马缰,不动声色地看着山下剑拔弩张的两队人马。韩军的尾端,一伍全装贯束的士兵扬鞭策马,往南向长沙的方向飞驰而去。

薜丰的马队在一阵令人热血沸腾的喊杀声中如林中响箭般射向曹军,黄忠看到冲在最前面的那员小将高举一把雪亮的环首刀,对着一条长槊就迎了上去。曹军队形忽地散开成两个相连的半月,迅速向薜丰他们包围过来。

黄忠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讥笑,眼睛紧紧地盯住那员小将手中的战刀,他知道,这把刀不比寻常,可能就是传说中的“铁山宝刀”。果然,只见那小将手起刀落,似乎轻轻一挥手就把当面的曹军连人带槊劈成了两半。刘军兴奋得“呜呜”大吼,奋勇向前,转瞬间就在小将的带领下把“雁形”阵的雁头打掉了。刘军冲出了半月形的包围,赢得了第一个回合。

第二个回合,曹军学乖了,排出了防御形的骑兵方阵,缓缓地一步一步向刘军压去。黄忠的眉头慢慢地皱了起来,低声传话,令战士们引弓搭箭,准备作战。只见那员小将并无退心,整好队形,大吼一声冲进曹军阵中,双方立刻混战在一起。刘军虽勇,毕竟势弱,纠缠在一起,更无法施展冲锋的威力,渐渐地落了下风。

太阳升至东南,辰时已过。战场上除了兵器交接的金属声,似乎没有一点杂音。但此时黄忠只觉得冷汗从脸上流了下来,濡湿了战袍的领子,他预感到危险正向自己袭来,而且就在身后。猛地回过头去,只见另一边的山下整整齐齐地排列着一队表情肃穆的骑兵,约有百骑,打着“刘”字大旗。领头的将领面如重枣,手中握着与那位小将一样的“铁山宝刀”,冷冷地看着自己。黄忠令战士们垂下拉开的弓箭,策马驰下山顶,在战场边的一块空地上停了下来,却并不马上离去,而是排成方队,将执盾军士摆在前列,引弓军士摆在后列,刀入鞘、箭入壶,默默地注视着后来的那队刘军。

这队刘军正是魏延率领的一百骑,魏延是在回樊城的路上发现问题的,当时只见三队不同的马蹄印自东向西穿过大路,就知道出事了,因为他在路边发现了薜丰留下的标记:一堆似乎是不经意摆下的树枝,树枝的箭头正指向樊湖的方向!

魏延远远地打量着黄忠率领的这队韩军,见他们似乎并无敌意,又见薜丰以少敌众,已是难以支撑,形势危急,遂率军排开冲锋阵形,如利剑般刺向曹军。

战场形势立时发生了变化,原来是曹军围着刘军厮杀,现在魏延军一加入,又在曹军外面加了一层包围,曹军立刻便有些慌乱,薜丰小队见援兵到来,士气大振,在中间左右冲突,内外合击,曹军立处下风。

这还不是全部。

这时,只见战场的北边,樊口方向,刚刚派出去围堵两名刘军的一什曹军慌慌张张地跑了回来,他们身后,是由那名与薜丰失散的百夫长带领的五十骑骑兵。原来这五十骑与薜丰失散后,就准备返回樊口,路上正好遇到一什曹军追杀两名薜丰派出的信使,救了信使后就尾随着曹军赶来支援薜丰。于是,一天前各自游荡的五支骑兵小队就在樊湖右岸不期而遇了,其中有四队加入了战团,一队仍在远远地观望。

无论如何,曹军的覆灭,已是不可挽回。

黄忠看了一眼在“铁山宝刀”下最后一个肢体分裂的曹军,正准备回转马头离去,忽见尸堆中一名垂死挣扎的曹兵用尽最后的力气向天空射出了一支响箭,那箭带着凄厉的哨音飞向樊湖方向,哨音在空旷的原野中回荡,震动耳膜,久久不绝。

一时间,战场忽然静了下来,就连受伤的士兵也停止了呻吟。

黄忠猛地打了个冷战,觉得头发根根直竖了起来。

不多时,只听樊湖方向号角隐隐吹起,战鼓阵阵擂响,大地开始振动,树梢的积雪冰凌簌簌落下,天色开始昏暗,正午的太阳似乎也被云翳遮蔽了。

人马扬起的积雪腾起半空,在樊湖水面上形成了一团厚厚的雪雾。几千名曹军像是从地下冒出来的一般,从湖对面两岸包抄过来,旌旗乌云般黑鸦鸦地充斥了原野,前军黑色的大旗上绣着一只张牙舞爪的金色的猛虎,显是曹军最精锐的“虎贲”军;中军则竖起一面大旗,上书“河间张郃”四个大字。

毫无疑问,这是曹操精锐主力杀到了樊湖。

魏延回转头来,见韩军已经杳如黄鹤,心里禁不住骂了一声:“滑头!”

他看看身边剩余的一百多人,几乎个个身上带伤,且从早上杀到现在,人人都疲惫已极,暗暗地叹了口气。想了一下,叫人在战场上拢回几匹无主的战马,回身对薜丰道:“文郁兄弟,形势危急,这支曹军恐是要来偷袭樊口,我等歼灭的那股曹军想是探看虚实的前队。你速速回樊口禀报主公和姚大人,路上有这三匹战马轮换骑乘,曹军不会追上。吾在此地抵挡一阵,以利樊口布防迎敌。”

此时二人尚不知刘备大军已开赴赤壁,樊口近乎一座空城了。

薜丰闻言强笑一声:“文长兄以弟为何人?请另遣别人,吾愿与兄并肩和曹军决一死战!”

魏延温言道:“兄弟且不可意气用事,曹军此来,其志不在小,倘樊口无备,城破之时,非但主公基业无存,江南亦将瓦解,你我兄弟即为千古罪人矣。”

薜丰怒目剧张,眶为之裂,厉声曰:“兄荷军之任,为主公依重,丰乃微末之将,失之无妨。兄速去报信,弟自挡曹军!”

魏延正色曰:“我为主将,你为副将,此为军令,不得违抗!”

薜丰正欲分辨,魏延早示意两名军士挟裹薜丰上马,自己挥鞭在后狠抽一下,那马载薜丰腾跃而去。

薜丰于马上顿首流涕,呜咽失声。待跃上山顶,回头只见魏延率百骑排成整齐的方阵,绣着铁山宝刀的军旗迎风飘扬,手握战刀的军士岿然不动,静待敌军。

但见远处曹军当先两支先锋骑兵已渐渐包围上来,一支骑兵小队脱离战场,奔着自己的方向追了过来。

魏延缓缓举起耀目的铁山宝刀,待举过头顶,“刷”地一下虚空劈了下来。几乎同时,百余战士齐喝一声“杀――”义无反顾地向曹军前锋冲了过去!

薜丰扯过血染的战袍抹一下眼泪,抓紧三条缰绳,快马加鞭,向樊口方向驰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