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日 第四卷 血色记忆 第125章 艺妓的处理方法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7.html


第125章 艺妓的处理方法


陈建听不懂小百合的日语哭叫,但是他觉得小百合应该知道出去的人是谁。

这个时候陈建听到身后有动静,一转身举起冲锋枪。

“是我。”只见薛晗和张成梁冲了进来。

“情况怎么样?”薛晗问。

“跑了一个军官。可能就是杀害洋子的凶手,现在只抓到他的女人。我问他跑那里去了,可她说什么我又听不懂。正好你来了,快帮我问问。”

薛晗看了一眼坐在地上的哭泣的小百合,这是一个非常年轻漂亮的女孩子,披散着乌黑秀丽的长发遮掩不住梨花带雨一样的秀丽的面庞。赤露着光洁如玉的身体,尤其是胸前一对弹动的乳房百合花般艳粉色的乳头因为挂上了晶莹的露珠一样的泪水,十分与众不同又惹人怜爱。把张成梁都看呆了,没有多少男人会对这样的尤物无动于衷。


薛晗伸手把衣服旁边的日本军官服拿起来,看了看,然后在衣服所有口袋里翻了翻。发现一本证件和几万日元的钞票。证件上只简单的写着的职务和名字特高科镰田一郎少佐和宪兵司令部以及特高科的大印。却没有照片。也没有其他信息。看来是有意识的保密。

仔细搜索一边后,薛晗把衣服丢给小百合。用日语说“先穿上吧”

然后回头命令叫卫生兵来把小百合腿上的伤口处理了一下。

“跑的那个人是谁,不是杀害洋子的凶手。”薛晗问小百合。

“不知道。我什么都没有看见,我害怕一直低着头,你们饶了我吧,我只是个艺妓而已。我没有杀过中国人。”

“你一直低着头?你的衣服呢?”

“被刚才那个军官抢去了,他用枪逼着我脱衣服。还命令我给他当人梯爬到外面去了。”

”你不认识他吗?他叫什么?”

“只知道他叫镰田是个少佐。”小百合低着头说。

“马上命令人在四周搜索一下”薛晗对陈建说。

陈建叫来刚才在礼堂外负责警戒的士兵。他们说是看见几个女人跑出来了。没有留意跑哪里去了。

“你们为什么不开枪?”薛晗问

“报告营长,陈营附有令在先,不要对女人开枪。我们......”

“真是瞎胡闹。走吧!全体撤离礼堂准备按装炸药,把这里给我炸平,我看他能夺到天上去。”薛晗不知道是骂士兵还是骂陈建。

陈建虽然功夫好又十分勇敢但是作为军事指挥上确实是应验不足。

礼堂的局势已经得到控制里面的500多人在陈建的命令下几乎全部被MG34机关枪和驳克门冲锋枪打倒。MG34的穿透里极好,经常可以收到穿糖葫芦的效果,密集的人群中一梭子下去,就倒下一大片,恶有恶报刚刚制造南京大屠杀兽军终于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在南京用机关枪扫射夹杂着男女老幼普通老百姓人群的鬼子尝到了同样的报复。不同的是这次机关枪火焰扫射下的基本都是军人和军工人员。虽然其实也有女人,显得残忍了点,但是这里是敌人的军事基地,并且是建在我国国土上的军事基地。军事基地里任何东西都可以成为合法的打击的对象,并且起码中国军队没有对这些日本和朝鲜女人有任何强奸行为,而在南京日军是怎么干的呢?所以看着在尸体和血污中挣扎的伤者,看见惊得呆若木鸡的日本女人。中国士兵手中的武器没有停止喷射复仇的火焰,不可以留下一个威胁,对敌人善良就是对自己残忍。这些飞行员和技术员机械师每一个人如果活下来将来上了战场都比普通的日本士兵对中国抗战的威胁要大得多,所以只能是一个字。杀,杀 !杀 !!战争就是血淋淋的杀戮竞赛!

但是活口还是要的士兵们抓了看着象头目的三个活意大利人。张成梁简单一询问其中一个还真是该基地的技术总监。这足够在国际舆论上给意大利人喝一壶的。

而在外面装甲车上的士兵们在李群和冯副营长的带领下打更过瘾,按照图纸,他们用车载炮猛烈轰击日本士兵宿舍。用机关枪封住大门。想冲出来的鬼子无一幸免的被20毫米机关炮和MG34机关枪组成的凶猛火力网撕成碎片。大部分在睡梦中都下了地狱。工兵连在连长王奇领着工兵们把机场的指挥塔跑道和弹药库以及油库都按上了足够的炸药。将按计划一一引暴。整个基地已经是一片火海。全部使用自动武器的士兵们弹药充足今天尽情用金属弹丸宣泄着对鬼子的仇恨。而面对铁甲车和猛烈的炮火没有反坦克武器还处于毫无准备状态的鬼子基本上没有还手之力。

礼堂炸药马上要按好了,现在问题是对小百合这个美丽的女俘虏如何处理。

杀了,放了,还是带回去。杀吧,打死一个手无寸铁没有缚鸡之力受伤的17岁女孩子有点暴残天物的味道。可是其他的女人也都杀死了,难道因为她长的漂亮就特殊吗?

放了她?会不会是放虎归山呢。她会把看见的一切告诉鬼子。多少人,多少辆装甲车,用的什么武器,从哪个方向来的,往哪个方向去的......

带回去?来路不明的美女会不会是敌人故意留下的,会不会养虎遗患?将来会不会成为一个巨大的内部隐患。在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战场上容不得妇人之仁!薛晗军事导师曾经如是说。

“对不起了,小姑娘,也许你是无辜的,但是我现在别无选择,只能怨你的国家坑了你。早日托生到一个好国家去吧。”薛晗想着的手神向腰间的手枪,第一次杀女人他的手有些迟疑。

聪明小百合看出了薛晗的想法,立刻爬起来不顾疼痛拖着腿伤跪到薛晗脚前抱着薛晗的大腿哭喊着“叔叔不要啊,不要杀我。我才17岁呀。你要我怎么样服侍你都行,我可以给你们做牛做马一辈子,饶我一命吧,我可没有做任何有害你们中国的事情啊。呜呜呜呜......”

小百合的哭声十分凄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