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强不息 第一章 回到过去了 第十节 初战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8/

第十节 初战1

经过半个月的忙碌工作,人民军的各项工作逐步走上正轨,而李琮开始为如何寻找新的财源发起愁来,要干出大事,金钱是少不了的,打仗打的是是什么?打的是经济。从后世而来的李琮当然知道这个道理,后世的战争屡屡证明,要想发动战争,就必须要有强大的经济实力作后盾,否则,光是那动辄几十万美元一枚的导弹、几百万美元一辆的坦克、几亿美元一架的飞机、军舰,谁能轻轻松松买得起?想想超级大国美国,90年代初打了一场海湾战争,自己就负担不起,还从日本那个小妾的身上搜刮了几百亿美元的军费,来支持自己的战争(人家日本人也很乐意,本来就是美国后院养的艺妓,让她干什么她就干什么,还生怕服侍的主子不舒服,题外话啊)。我们中国人的老祖宗也说过:“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这些至理名言都说明了金钱的重要性,李琮想要开创出自己的大好局面,金钱是万万少不了的。尽管李琮从原来那个倒霉的大当家那里是继承了不少财产,但是,再多的钱财早晚也会坐吃山空,总不能寄希望于后代的运钞车天天被雷劈到这里把?那时候的钱也没办法用。所以必须要想办法把这些钱变成会下蛋的母鸡,生出更多的钱来才行。可是哪里去 “生”这么多的钱呢?李琮一时间显得愁眉不展,整天把自己困在屋子里,来回的打转,恨不得自己修练会了点石成金术,把这里的一切都变成金子。外面战士们的训练声十分响亮,可见战士们的热情和积极性是很高的,但是这也不能让李琮高兴起来。李琮看着窗外生龙活虎的战士们,心里不由得十分羡慕:要是自己也能像战士们那样单纯该多好啊,就不用考虑这些烦人的事宜了,只需要在训练场上好好卖力的训练就可以了,唉!当这个头头还真是不容易了,要考虑的计划实在是太多,不过幸好自己还有两个好帮手,让自己能轻松一些,否则,自己恐怕在这里是混不出什么名堂的。

一缕阳光从窗口照射进来,将李琮笼罩在一片明晃晃的日光当中,李琮正在考虑问题,丝毫没有感觉到日光的刺眼。忽然,李琮记得这二龙山附近好像有煤矿啊(借用后世《闯关东》里面的情结,各位请勿在意),而且好像离这里还不是太远,离从心里不由得一阵激动:这个时候应该还没有人发现那里的煤矿,日本人也还没有注意到,日本人的勘探还要等一两年才开始,自己从后世来得最大好处就是可以未卜先知,这么大的一个金饭碗就放在自己的面前,自己还不去开发,那可真是对不起父老乡亲了。煤矿是什么?答:煤矿是印钞机,想要多少钱,就会有多少钱。要是自己真能把这煤矿开办起来,那可就是生财有道、财源广进啊。不用说这里这点人马的吃、穿、用、行,再多一些人马也能养活的起,自己的队伍就能越扩越大,自己的理想才能越来越近。

事不宜迟,要下手就早点下手,晚了被别人抢占了去,可就太失策了。想到这里,李琮立刻让手下人清算了一下原来大当家的财产,结果让李琮吃了一惊,竟然有10万银元之多的财物,李琮心里不由得十分感激这位吝啬的土匪前辈,那不是你东刮西搜,那会给我们留下这么一大笔宝贵的财富呢?你还真是一个理财的高手啊。看在你送上这么多银钱的份上,明年你的忌日要是我李琮还能记得话,一定给你多烧几个宝马、大奔、别墅,让你在九泉之下也过得快乐一些。看着这么大一笔财务,李琮不知道要当多少年土匪才能挣来啊。可是开煤矿要多少钱,李琮心里不得而知了,也不知道这些钱够不够?李琮忽然又想到开煤矿,需要的不仅仅是金钱,还有人才、技术、设备,这些自己可都是门外汉了,这该死的煤矿!还真是让人伤脑筋了,自己难道想干一件事就这么难吗?李琮只好用“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劳其心智,饿其体肤,空乏其身”来安慰自己。要不还是先别轻举妄动,这开煤矿也不是有钱就能搞定的。还是先看看别的财路吧。

正当李琮在大悲大喜之间来回转换的时候,突然,一名战士跑过来报告说门外有几个猎户求见,李琮随战士来到山寨门外,一看,原来是他救下的那几个猎户,这些人个个气喘吁吁,神色紧张,仿佛被谁狠狠地赶了几天的山路一般,这些猎户一见他立刻跪下了,纷纷喊叫道:“大当家的救救我们吧。你要是不救我们,我们可就死定了。”“是啊,大当家的,求你发发慈悲吧,救救我一家老小。”

李琮心里纳闷:难道我们这里又有人欺负他们了?是谁吃了雄心豹子胆,敢把老子的话不当一回事?说了不准欺负老百姓,怎么还有人敢顶风作案呢?想到这,李琮恶狠狠的向四周看去,希望能发现一点线索,要是自己的手下人真的这么干,自己绝对严惩不贷。可是战士们大都是一脸茫然,似乎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李琮一边将猎户们扶了起来,一边问什么事,猎户们边哭边将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原来这些猎户被李琮解救以后,本以为从此在山上打猎在没什么干扰,自己从此将要过上幸福的生活了,都十分高兴。忽然有一天,这几个猎户在追踪一头野猪的时候,无意中在密林里挖到了一棵巨大的老山参,这可是个好东西啊,一般的野山参就已经很值钱了,而猎户们挖到的这棵老山参更是一棵极品,猎户们将山参偷偷的带回家,然后连夜拿到哈尔滨的一家名叫——德兴的商行里面,请老板估了估价,老板看见这么大的山参,当即开出了8000块大洋,要收购这棵山参,猎户们觉得这棵山参可能比这个老板的开价还要高一些,就没有卖给商铺的老板。又带着山参回到了家里,决定再过一段时间拿到哈尔滨出售。谁知那德兴商行的老板历来与二龙山的土匪有瓜葛,尤其是与最大的一伙土匪“信义堂”历来交好,老板没有买到山参,老羞成怒,将猎户们挖到山参的消息偷偷告诉了“信义堂”的土匪们,这下好,“信义堂”的土匪们如同闻到了血腥味的狼群一样,死死的盯上他们,声称这是在他们山上挖得参,这山是信义堂的天下,山上的所得一切,都是他们信义堂的,然后威逼这些猎户交出人参,同时还说,猎户们要拿走山参也可以,必须给“信义堂”的土匪们交钱,可想而知,这些猎户哪里来的钱交给土匪,自己穷得丁当乱响。猎户们自然也不愿意将辛辛苦苦得来的山参将给土匪,于是土匪们恼羞成怒,打死了猎户的几个亲人,还抓走了剩下的亲人,现在还在到处围捕他们,无奈之下,猎户们只好带着山参投奔李琮这里来了,猎户们愿意献上山参,只盼望李琮能救救他们的亲人。

李琮听完这些猎户的惊险历程,有些无奈的看这几个人,心里想:你们还真是衰啊,挖到这么大的人参还不赶紧跑,还住在山上,不是拿着钱包到劫匪面前显摆吗?要知道,你们面对的是一群真正的悍匪,杀人不眨眼的魔王,你们大不了交出山参,来换回自己亲人的命啊,你看看现在这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真是一根筋的家伙。不过,这些猎户已经求到自己们上来了,自己要是见死不救,以后在这里的名声可就保不住了,自己人民军的宗旨可是为老百姓保驾护航的,要是这次不救这些猎户,恐怕以后就会失掉民心、更可怕的是失掉军心,自己可是好不容易才把这些土匪们改造过来的,可不能在这个时候前功尽弃。

李琮清了清嗓子,大声说道:“你们放心,这件事情包在我们人民军的身上,我们一定想办法把你们得亲人救回来。”

猎户们顿时千恩万谢。而一旁黄东德、吴德宝二人却显得有些神色慌张,不断地用眼神示意李琮。李琮知道这两人一定有话要说,立刻让战士们把猎户带下去休息。

看见猎户们被带远了,黄东德、吴德宝二人立刻来到李琮跟前,有些激动地说:“营长,你是不是昏了头了?那“信义堂”人马众多,有200来号人,我们这里就这么点人,平日里一般都是我们躲着他们走,哪里还敢主动去招惹他们?这万一要是他们打上门来,我们可就只剩下逃跑的份了。营长,我劝你还是不要去救那些猎户了,这些弟兄们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李琮点点头说:“你说得我何尝不知道?“信义堂”人马众多,确实是我们无法直接打动的大家伙,可是,你想想,要是我们不救这些猎户,我们人民军的名声以后还怎么打得响?我们还怎么扩大?我们要把眼光放远一点,我们的对手以后会越来越强大,我们要是都当缩头乌龟,那就把人民军解散了,大家都回老家去,再说了,干大事,能没有危险?你们要是害怕,我可以发给你们路费,你们现在就可以走了,免得“信义堂”打上门来伤了你们。”

黄、吴二人一听,被激的血性立刻就上来了:“营长,你说什么话?从那天我们决定跟着你干开始,我们就认定你是我们的大哥,大哥有难,我们这些小弟怎么会临阵脱逃?大哥不要小看了我们。大不了,脑袋掉了碗大个疤,过上20年我们又是一条好汉,现在让我们丢下大哥,自己去逃命,以后我们在江湖上还怎么立足啊?不说这些了,大哥你说怎么办,小弟们跟着就是了。”

李琮听了这话,笑了笑:“好了,别说这些不吉利的话了,我告诉你们,这一段时间我正在为兵源的问题发愁呢,现在好,“信义堂”他不来找我,我还要去找他呢。咱们谁也不用死,你们就等着看好戏吧。再说了,咱们这些兵不好好打上几仗,是无法成为真正的军队的。”

正说话间,一名战士来报告,说外面“信义堂”二当家的要见李琮,李琮暗道:这些家伙来的好快啊,既然你们来者不善,也修怪我无情了。李琮立刻布置刘进和张宏带领人马做好战斗准备,同时也暗暗高兴,奶奶的,真是心想事成啊,我没去找你们,你们到找上门来了,以至于这么快就有理由让我去收编另一伙土匪了。这不是给我送兵源来了吗?

李琮再一次来到寨门口,远远就看见一个络腮胡子的壮汉带着50几个人耀武扬威的站在外面,大有不交出人来,就踩平李琮的老巢的架势。

双方都警惕的监视着对方,手中的枪都在互相指着对方。李琮走上前,双手一抱拳,笑着说:“不知“信义堂”二当家的这次来有何见教啊?”

络腮胡子恶狠狠的答道:“你就是这里新当家的?看在你是新得来的份上,我就不和你计较了。我这次来是来抓几个不懂规矩的家伙,听说他们跑到你们这里来了,想必你也知道我和他们之间的恩怨,废话不和你多说了,你要是识相,就把他们和东西一块交出来,要不然修改我心狠手辣,踏平了你们山寨。”

黄东德一听这话,有点软,悄悄的说:“营长,这聚义厅有二百来号人,他们大当家的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家伙,不好惹,不如将他们和东西交出去吧。”

李琮狠狠的蹬了他一眼,这小子变卦也太快了吧,刚才还信誓旦旦的说要和自己同生共死,现在被对方一吓,就有点服软了,反倒是吴德宝用恶狠狠的眼神盯着对方,李琮有些不满的低声说道:“我们人民军的纪律忘了?这信义堂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么横,看老子把你们铲除了。”说完。对络腮胡子说:“二当家的,你看那几个猎户也不是有心要冒犯你们,这样吧,我做个和事老,我把东西交给你们,你们把他们的妻儿老小放了吧。你看这样好不好?”

络腮胡子一听,立刻火冒三丈:“你算个什么东西?敢和老子讨价还价?你也不打听打听,我们“信义堂”要的东西,什么时候没拿到手?得罪我们“信义堂”的人,什么时候有过好果子吃?实话告诉你,这些猎户敢得罪我们,真是活腻歪了,这次,他们一个也别想跑,老子要把他们带回去扒了他们的皮,你识相点,别给他们当挡箭牌,就凭你们这点人马,别让老子又把你们赶得没处去,这样划不来,看在我们都是道上的弟兄,我就不和你们计较了,老子的脾气可是不等人的,别老子惹烦了,快点去把任何东西给老子送出来,不然,别怪老子不客气。”络腮胡子的嚣张言语引来了“信义堂”土匪们的一阵笑声。

看到对方如此强硬,李琮心里暗道:好,老子给你机会,是你自己没把握住,一会儿别怪老子心狠手辣。

李琮换了一个笑脸,拱了拱手:“既然这样,我们也就不敢耽搁众位好汉了,请稍等片刻,我进去把人捆好了给你带出来。”

络腮胡子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快去快去,别让老子等得太久了。”

说完,李琮一转身,招呼自己的人统统进了山寨,然后对刘进和张宏说:“一连正面担当阻击,二连从旁边的小路下去,堵住他们的退路,一个也不许放跑了。”

黄东德一听要真打了,心里慌了:“营长,不能打啊,万一把信义堂的惹毛了,我们这几个人怎么打得过他们啊。”

李琮看看他,心里有点弄不清此人了:这人到底是怕死还是不怕死啊,说他怕死,他敢孤身一人回来劝说吴德宝,说他不怕死吧,这会儿的表现实在有点不敢恭维。李琮也知道他是为了人民军好,说实在的,就凭人民军这点人马,的确很难抵挡“信义堂”的全面进攻,但是,仗有时候并不是人多就能取胜的,以弱胜强的战例比比皆是,自己要是拿这些土匪都没办法,还怎么面对以后更为强大的敌人?再说自己来到这里来没好好显示自己的本事,众人心里难免对自己还有所保留,所以,这一仗必须要打,而且还要大胜,一是为巩固自己的领导地位,二是取得大批的兵源,三是“信义堂”作为二龙山最大的一股土匪,这些年搜刮的不义之财一定不少,消灭他们,顺便再弄点钱花花。李琮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既然现在还不能下山扩充地盘,那就把这周围山上的土匪先收编一下,及时扩充了兵员,说不定还能狠发几笔横财呢。

李琮笑着说:“黄连长不要着急,我自有办法。一定不会让弟兄们吃亏的。”

黄东德一看李琮主意已定,长叹一口气:“哎!罢了,既然营长你说要打,俺们就听你的了,大不了俺们陪你一块见阎王爷。”李琮一听这话,安慰道:“放心吧,谁见阎王爷还不一定呢。”

吴德宝却不像黄东德这样唉声叹气,而是神情略显得有些兴奋的说:“好,打死这帮龟孙子,看他们还怎么猖狂。以前可把老子欺负狠了,老子早就想报仇雪耻了。营长,你就下命令开打吧。”

李琮于是下达了人民军成立以来第一个作战命令,人民军成立后的第一仗马上就要开打了。

请大家多多支持!!!多发评论,让我及时改进。谢谢!!!多多收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