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误国!为了中国利益远离精英!

这是一个本不应该说的话题!我个人并不愿意参与目前流行的“愤青”与“精英”的阶层差异之争。我同时也多次奉劝2个阶层不要相互矛盾,不要激化。但是因为本人人微言轻,所以无人理睬。而近期几乎全部精英阶层都站出来炮轰“愤青”。大有一种迫使中共“斩杀”愤青的气势。这一点实在看不下去因此呐喊出来,说几句。

从文化角度来说,所谓“精英”与“愤青”实际上都是一种泛指。但是如果从经济利益角度去考虑,这两个阶层是几乎相互对立和矛盾的。而他们所处在这个社会中的地位与所承担的社会责任截然不同。“精英”阶层可以说最要代表人物类型就是一批学者,专家,大学教授,作家等等。这一群人他们具有一定的社会知名度,具有可以贯通上下关系的能力,特别其中一些人他们可能深受了ZF高层的器重。而精英阶层所引导和影响到的主要是一些社会中高层人士,包括ZF官员在内。可以说这是一个中国社会主要的“权利与势力”群体。他们某一句话甚至可以左右这个国家的前途。也恰恰因为如此,这国家总是摸着石头过河,结果总是不断喝水!现在恐怕水还是喝的不够。


而至于说的“愤青”阶层,这个阶层几乎没有太多的代表人物。他们一般是生活在中国社会最底层以及中下层的人群。虽然名称“愤青”,但是他们之中不完全是“愤怒青年”还一些已经是暮年人们。从国家实际角度出发,这个阶层实际上是中国言论社会的实际的弱势群体。他们在没有进入网络时代以前,他们据乎没有任何更好的反抗手段。他们不具备与大众媒体结合的能力。不具备社会说话权利的他们,在以往就只能采取“暴力”以及非和平手段来发泄他们自我的意愿。这也是人类最基本的一种表达本能。


但是作为“精英”阶层,我说过,这个阶层所覆盖的所谓“中国中产阶层”并不是一个成熟阶层,这个阶层存在一定的问题。他们目前还没有达到欧美主流社会那种具有完全自我意识的时代。同时他们不具有创新性而存在更多的模仿与攀比。


而所谓“爱国主义”在“精英”阶层看来,西方国家所谓“爱国主义”是基本不存在的。他们是一种个人性人性化社会。但是实际上通过本人多年来的了解,所谓“爱国主义”其实每一次都细微的表现在西方人日常所做出的细小的举动。例如:当你遇到一个美国人时候,假设你告诉他“我来自澳大利亚”,“我在英国剑桥大学”毕业。等等这些在中国精英阶层看来都是“闪耀着灿烂光芒”的背景色彩时候,你知道美国人会如何回答你?哦!。或者附加一句“你好”。


这对于很多中国人来说,包括中产,高端阶层。以及底层社会。他们都可能会惊讶。会感叹。就算是精英阶层中那种代表人物,也会很兴奋以为遇到了高人!。


这并不是以往所说的“文化差异”实际上这一点也可以体现出美国人一种爱国。他们并不是因为爱国而爱国。这已经形成了一种趋势和理念。所以他们无需认可你是那个国家来的。因为在他们看来,你从哪个国家来的,那个学府毕业的并不是主要的,美国是一个讲求现实与实力的现实社会。你的能力才能代表的一切。而这对于中国精英阶层长期以来所灌输到中共耳朵里的那些“海外高深”论断。是截然不同。因此造成了我们国民与西方社会往往会出现巨大所谓“文化差异”的所在。


所谓“误导” 精英阶层现在都在高喊“愤青误国”。但是我刚才说了,精英阶层所传递给中共高层的所谓“海外新思维”,其实并不能代表海外主流意识。而且是极少数意识。为了弥合东西文化差异,因此精英阶层总是说“海外洋人都如何喜爱”中国,了解中国。


但是据我所知,在美国40%普通美国人他们认为中国是一个美国未来最大的敌人。此外还有大约30%的“美国中产”阶层认为中国不是一个切实负责的大国。仅有不到20%的美国人才认为中国是一个好的东方大国。在欧洲这个比率更加低。但是精英阶层从不会把这些海外真实信息传递给ZF高层。也是导致了中国高层屡屡战略上决策的重大失误。可以说单纯这一点上,精英阶层“罪责难逃”!


美国以及西方国家通行社会结构都是一种“枣核形状”。因此他们中间阶层就是特别重要的一种。而中国目前实际上根本不能影响和缓和与美国中间阶层的矛盾。因此造成了中美之间很多难以融合的裂痕。而这一点恰恰精英阶层反应给ZF高层的又是错误的信号。这主要因为他们自身存在的原因。因为他们存在不同程度的“不成熟”。没有标新立异的感觉,他们还是处于对于西方社会以及模式的一种近乎盲目崇拜的阶段。或者模拟阶段,因此“国际惯例”这个词汇曾经风靡整个中国政府官员之口。


所谓“言论自由”。昨天法国《解放报》一篇文章宣称:“中国目前网络与民间的抗议法国行动,实际上是ZF在唆使,因为这些抵制法国言论,必须由中ZF同意才能发布在网络上”。但就这一报道我们可以看出来,法国人还是热爱法国的。但是他们认为中国政府是“近乎邪恶”的政府,这已经不是错误的界限了。因此他们觉得中国封杀“反华”言论是阻止进步。而不封杀“抵制法国”言论,也是阻止进步。也就是说他们把自己首先处于一个比中国要更加高的“批判”高度。类似于很接近上帝的位置。


但是他们似乎忘记了,中国人最大信仰群体是佛教。不是上帝。而精英阶层为了掩盖他们自身的弱点与不足,便必须要符合迎合这种所谓的“民主”呼声。而作为“愤青”支持中国政府的呼声,就被当作是“悖论”。这实际上是在维护他们这个阶层的总体利益。而并非维护“中国利益”。


但是从言论自由角度来说,可以说ZF给了精英阶层最大可准许说话权利。而往往他们拿出来都是对于底层社会以及民众的抱怨与愤怒。这本身就是一种不成熟表现。


对于“愤青”阶层ZF虽然也给了一定的空间,但是限制力度要远远大于前者。为何?ZF起家与“人民战争”他深知“人民战争”的威力。它可以瞬间将“蒋家王朝”摧枯拉朽。因此他们深知愤青群体的拥有底层社会最庞大的支持力度。拥有根本不可阻挡的强悍力量。所以他们一旦形成“统一”言论。就可能造成势不可挡的声势。


这一次抵制法国,我们就显露出毫无疑问的上述特点。


而****以后,ZF彻底要改变这种所谓“趋势”,他们要从新走回到“愤青”与“底层”所谓“民意”之中。这一下子几乎震动了全部的精英阶层。他们知道一旦ZF决心走下去,那么这个所谓精英阶层就将被彻底露出来。胡锦涛主席曾经多次说:“决不能叫个人利益,小部门,小团体利益在损害大众利益了”。我认为这是最英明的决断。何足以说明,历经了30年的变革ZF最终回到了自己的“原始基础”。而这也是当初他之所以可以坐上江山的根本。


作为中国最少数的中立派,我不赞同“愤青”VS“精英”这种所谓PK概念,这实际上是在把中国社会彻底对立和分裂化。而这两个阶层都存在一些问题。也需要彻底修正。作为精英阶层,如果处于对于自己的“指导中共”决策的能力自信,你们就应该准许底层与“愤青”说话。或者反对。不能说反对你们就是“反对真理”。伟人说过“真理出自于来源于实践”。这个精英阶层恐怕不会不知道吧?


而“愤青”阶层他们“愤”是一个特色。容易动怒也是一个特点。“粗口”也是难以避免的。我个人认为这一点主要是因为“愤青”当中一些很愿意说话的,但是他们“不具备精英阶层那种伶牙俐齿”。更不具备“口若悬河”的能力,但是我们要理解,倘若精英阶层不具备“伶牙俐齿,口若悬河”又怎么可能把拥有将近8000万党员的全世界第一大政党,忽悠的如此地步?这是精英阶层最高的能力与特点。而“愤青”往往在狡辩时候,理亏此穷。被人骂“回家多读一些书。”


对于读书与知识获取。


在早期中国特有政治制度下,精英阶层主要优势在于他们依仗当时中国社会特殊性,同时掌控了首先获取“独家”知识的权利而这些权利毫无疑问是国家赋予的。因此就造成了一种极大所谓“文化先决”优势。例如原来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内部的图书馆是绝不对外的。一般人,愤青阶层,底层社会根本不可能冒然进入。在我童年时代,我曾经多次打算进去,找一些书刊。但是被“规定”无情拒绝了。


而进入21世纪以来,网络宽带时代,带给了所有人一个相对公平机会。虽然政府为了自身利益,封杀一些“不能看”境外网站,但是对于计算机技术如此发达的今天,其实找一个代理服务器并不是难。而只要你简单学习过高中左右的课程,你就可以在网络上找到你所需要任何资料。想必不少精英阶层也是通过“百度一下”在修改来完成交付中共指派的任务吧。?


因此精英阶层就此失去了原来的“独家”获取知识的权利。同时他们担心的“愤青”与底层社会的知识获取问题,终于凸现出来了。因此原来在普通文化类(非专业技术类)领域,再没有了所谓“权威人士”。因为你所能掌控或知道所谓“内幕”“底细”在网络上很容易就可以找到。而失去了“知识获取特权”的精英阶层因为就此丧失了,可以借助“独家”知识可以左右民意的特权。而暴跳如雷。而愤青阶层也是因为如此而喜笑颜开。


处于政府考虑,自然要与时俱进。因此中国政府在有限范围内给与了“愤青”以及底层一个说话的时空,那就是网络与论坛。虽然有限,但是足以表达愤青意愿。但是这些意愿再也不能被精英阶层所左右。所掩盖。这也是精英阶层不满的结果之一。


因此如果你看看这些你就会理解,为何精英阶层总是与国家不同步?总要是掩盖一些事物本来面目。总是要打击所谓“愤青”与底层阶层。


我曾经在2006年冬季,给在中华这里给某国内著名广播电台一个经济栏目提出了自己看法。我当时认为他们一句广告词很有问题会产生误导“专家帮您点评应对金融风险,决策股票行情”好像是这句话。但是我知道1996-1997年中国上海股灾期间,前期不少所谓“知名人士”“行业专家”。都在到处奔走般的“忽悠”结果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导致股灾。在上海曾经有因为股灾“全家自杀”的惨剧。


因此本着自己职责,我发文提醒了电台。到了现在他们已经改变了自己原有的“专家”身份。“股市有风险,投资须谨慎”“以上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反着说)。本人十分赞赏他们这种态度!我个人觉得这才是“尊重”以及尽责。并不是因为接受了我的建议。而是他们这种态度作为主流媒体,在中国实属难得!!


精英们!希望你们也学习一下这样的做法,在今后在发表任何言论,不要先把自己“N多头衔”拿出来唬人。再有当你说完话,请你增加一句“我谨代表我个人”。你们听了海外媒体报道,那么多了。他们专家也说了那么多了。你是不是常常听到西方人,西方专家说“我个人观点或者我谨代表我个人观点”,提醒你们,一贯奉行洋务的精英阶层,这叫什么?俗语“不拉大旗扯虎皮”官话:“严谨!”切忌!切忌!




本文内容于 2008-4-21 8:12:59 被dongm777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