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歌当泣 第三章 抉择 第六十三节 南海之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8461/

广州,我终于要回来了,虽只看到了珠江二岸,而当前的广州与昔日的广州完全是二个概念,低矮的房屋三三二二的建在岸边,没有规划也没有街道。在杨星眼里今日的广州,连大理都不如,这一个多月里,杨星一直都是以一个荷兰商人的身份出现在这中国海的,除了自己所坐的这艘船外,跟自己在一起的十五六艘船也都是荷兰船。从海防出发时,他是带着十船近五千移民的,这中间有一半多的是缅甸掸邦人士,他们都是割胶高手,还有一些是从张仁那儿要来的太极教精英及经济及管理高手。可杨星的海南之行并不顺利。他们沿海南岛走了一圈后也只在博鳌买到了一片土地,从这买地难中杨星还是看到了中国的希望,听说外国人要买地,无论是汉人、黎人、苗人与回人,无论好地孬地,多少钱也不卖,最后杨星不得不将荷兰船留在海口,一条船向东走去到了万泉河出海口,以中国人的身份才买到一片森林。这里是东北部台地平原与,中南部山地丘陵交界之处。在海南第三大河流万泉河出海口北面,是一片没人能进的森林,无奈他只好花高价从当地人那里买下一个叫博鳌的小村庄给这些人充当栖身之处,留下十艘船在这里,让他们担当从海防运食品及必要的建设基地的材料及人员来。这里本有五千多人,杨星并不打算用他们来搞建设。

在海南的感觉非常好。坐在船上眺望越来越近的海岸线,蓝天白云碧波荡漾的尽头,一抹海湾渐渐出现在你眼前,在杨星出发前,就向万泉河上游派出了四个分队,他们的任务是考察海南的橡胶资源,对成片的胶林,最好是用购买方式买下来,对零星的胶树也要记录下来,并在福田、琼海设立橡胶收购点,教导人们如何采胶与粗制。对购买土地,杨星还是有信心的,原来他只计划在这里卖下五六千亩土地,现在看到这里的地价这么便宜,杨星认为买下全部海南都有可能,但目前没有必要,于是他让大家特别留意,所买土地尽量连成片,并多要求在这万泉河流域。就是自己这次所带二吨黄金,应该也够买下不少土地,而杨星计划用二三十吨黄金卖下整个海南。

海南省自然条件优越,自古森林葱郁,其中有热带特产珍贵材种紫檀、红木、母生、花梨木等都是珍贵树种。海南的矿藏有石油、天然气、钛铁、铝土、磷及金矿、银矿、铜矿、铁矿、锡矿、铅矿亚铅矿、硅石矿、石灰石矿、水晶石矿等多种有色金属矿藏等50多种,仅琼山县就有甲子市牛尿山油页矿;牛尿山附近格鲁谟铁矿;岩红茂岭金矿;龙塘格鲁谟铁矿;元满峒金矿等。田独铁矿位于崖县三亚红泥岭靠近榆林港的田独村,含铁量高达57%,是世界最优质铁矿,且水运便利,经营条件相当好,石碌铁矿虽不及我们目前的山南铁矿,但在后世是我国最大的富铁矿。大沙帽岭金矿的金粒一般是粗粒质的,常见米粒大小的金粒。金粒品位高达在百分之九十上下,是世界上少见的高含量矿脉。还有咖啡、椰子、油棕、腰果、剑麻、胡椒、槟榔、可可等和目前最“紧张”的热带作物橡胶。虽说杨星的主要目的是从战略角度这么选择,但只要能开发,不要一年就能收回成本也更增强了他的购买决心。

买海南之事也是迫于无奈,林老先生在湖北时洪仙就与他提过,当时他还答应来这里之后再说,可他来此已有七个月了,杨星到海防后二次派人去老先生那儿,提租下海南之事,可老人家就是来一个不置可否,对杨星提出的求见,他也爱理不理的。道光是让他来广东禁烟,可自从杨星与英国人开战,英国人的鸦片种植地已日见缩小,要知道鸦片种植他不比水稻,其最重要的还是采收,先是河谷之地被杨星占领,后是恒河流域的丢失,已让英国人将种植鸦片的技术人员丢失了五分之四。看着成片肥美的鸦片,可收获的烟土只有原来的十分之一不到。机时存放入加尔各答的几十吨鸦片已被杨星没收,于是输入中国的鸦片根本不用禁就所剩无几,老人家发下几张布告及杀了几个商人后,鸦片再也没有出现在市面上。然而进入中国的鸦片虽少,可英国人掠夺的黄金白银并不少,现在鸦片的私下交易价格是最低价格时的四十倍。鸦片也成了有钱人的专属,广州因鸦片而疯狂的人并没有减少。只不过是没人敢在公开的场所吸食而已,因为根据老人家的布告,吸食者一律砍头。虽有很多人没被抓到,可广州街头每天都有人因吸鸦片而被杀死。而此时被杀之人可都不是普通的百姓,大都是有点来头之人。老先生此时所受的压力也真不少。据说军队,官员中也有不少人开始了倒林。看到租借无望,唯一途径就只有购买了。

海南作为中国最靠近赤道的最南端的土地,有着其他地区所没有的地理优势。以海南为中心的中国南海,对国家成为世界强国有着决定性的作用,通过马六甲,海南及孟加拉,整个南亚将会置于我国的保护之下。同时利用政治及外交建设,利用经济、旅游等手段将会使我们与东亚各国进行更好的沟通。掌握了海南就掌握了全南亚。

中国的崛起应依靠亚洲,政治上,海南是向与南亚国家联系的纽带,国家关系与人际关系是十分想象的,虽说富在深山有远亲,但身处闹市的富人总是能找到更多的朋友,如果没有海南的富足,那周围国家就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大哥哥。经济上,海南丰富的资源能让我们受宜,中国南海更是后世的生命之线。军事上,以海南作为前线基地,从而保障国家的安全。形成海南强有力的外围,从而达到在海南建立战略前沿的目的。成为我国在南海上一艘超级的航空母舰。战略上,它紧扼太平洋、印度洋间的交通咽喉,地位十分重要。是多条国际海运线的必经之地,也是对扼守马六甲海峡的补充。南海对中国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控制南海战略通道,不仅关系国家的经济利益,也涉及国家安全。而当今中国根本没有重视过海洋,而从二十一世纪来的二人,对海洋的认识是绝对高于今人的,甚至超过了当今的海洋大国英国大多数人。要知道杨星不是没有想过控制马六甲,但他想英国人不惜与老牌的海洋大国荷兰翻脸来夺取马六甲,一定也认识到了马六甲的重要,于是要求英国人归还满剌甲的话虽提出,可从内心中他根本就没打算能收回马六甲的,当时他也只打算租借克拉地峡段后开挖一条运河。只是到了洪仙解释说,直到二战后,英国将槟榔屿等9个马来土邦合并为吗来联邦时都没有认识马六甲的重要性。现阶段的人当然认识不到呀。收回马来半岛,杨星也是真心如同毛淡棉一样的想还给曼谷,只是与曼谷谈到了租用问题,没有想到当今的国家对领土这么不看重。曼谷王居然把满剌甲当成了一只剌猬推给了昌南。

自从来到了这个世界,这样的意外倒也真不少,先是落点在那个地方,后是鬼使神差的找到了那把剑刀,遭受一场瘟疫及后来遇到丽丽等等,都是意外。有了这些,才让二人闯出了这么一片天空。经济的成功,科学的发展虽说有二人的努力,可没有纳西这个基石,单凭二人的努力是远远不够的,特别是纳西这个民族,他们思想活跃,做事认真,因为有他们的带领与示范,才有今天这片高效的领导班底。经济上的成功使得二人如鱼得水。技术上战术上的小改进又使胜利来得那么难以让人置信,特别是这马六甲的收回,洪仙告诉杨星时,杨星正在给学生们讲课,而洪仙在电报中是要求无论杨星在那里,他一定要与杨星通话,开始杨星以为又出什么大事,后来才知道是这一张天上掉下的馅饼。当时只想利用缅甸人对英国的仇恨,在缅甸开始了对英国的战争,虽不能大批的杀伤英国军队,可也使鸦片对中国的毒害减轻不少。没想到这么轻松的就达到了目的。要是我,宁可放弃加尔各答,也不会放弃满剌甲。不知那些英国人是不是脑子进了水还是什么,从内心里,杨星对英格兰这个民族还是敬重的,虽说这个民族贪婪,但他对人类的贡献远远高于别的民族,而与英国化去敌意,与欧洲其它国家特别是法德等结成联盟,对左右欧洲局势有很大的帮助。同时也能与西欧一道谒制美国与苏俄的崛起。

杨星在广州没有上岸,在船见到了久候在那里的鱼肠军人员,对方告诉他,林则徐还是没打算见他,现在广西与云南边界已经被封锁,他们与纳西的联系已经中断近一个月了,林则徐正在广东大开杀戒,不但杀吸食鸦片的人,也杀鸦片贩子,就连那些正常的商人,凡是卖洋货的都在被抓被杀之列,连带我们卖我们纳西的货的商人也受到影响,一些商人为了避闲,都选择了退货。现在广州广东已没有了洋人与洋货,据说还准备去打澳门及香港。彻底把洋人赶出去。

“有没有军队移动的迹象,比如收购粮草等。”杨星问到:

“我们来时还没有,可我们在这里已等了您五六天了,现在的局势很难说。”

那这样吧,你们不是没经费了吗,现在你们去博鳌,到那里领取经费,不,把那儿所有的钱都带上,然后带领所有的船来这里,不惜一切代价,能救多少是多少,把我们的商人救回到海南来。对于英国军舰,告诉他们,我们只是去救人。希望他们不要误会。如他们也有商人要救,也可一起带回来。一趟不行走二趟三趟也行。

原来林老先生在湖北时对纳西十分推崇,认为纳西是中国的希望,可他到广州后,他看到了中外的差距,也看到了北京与纳西的差距,推崇就变成了担忧,而当他面对洋人,越了解外面的世界,这种担忧就越加深,原来在洋人眼里只知道中国有纳西女王,不知道有北京的皇上,无论他怎么解释,洋鬼子们就是不信,还说北京那个是假的。不得已他只好杀了那些洋鬼子,可洋鬼子们的脖子特别的硬,面对屠刀也还是那句话,北京那个是假的。于是他封锁了云南到广西的边界,也不打算见杨星了,他多次甚至想利用见面的机会抓住杨星,逼迫纳西走上正轨。可立即又被他自己给否定掉了。天人交战之中,他把一切怒火撒向了洋人及与洋人办事的人身上,凡是经销鸦片的,一律杀头,而下面在执行时更进了一步,凡是经销过洋货又不愿出钱的一律被抓了起来,就是纳西的商人们也不例外。他们认为纳西货也是洋货,杨星本是想见见英雄的,可为了见英雄把性命玩掉好象犯不着。

鸦片战争没有了,原来大清与英国之间还是要有一场战争,历史的发展主流仍然没变,而这场战争的挑战方还是大清,有了这场战争,战争的双方就暂时会放松对纳西的关注。英国人也了解了中国的真实状况。我们应该支持谁呢?从道义角度应该支持英国,可杨星做不到,支持满清,杨星又不想把刚刚建立起来的这点有利局面破坏掉。看样子只好中立了。

战略思想是随着世界发展格局的转变而转变的。如今的纳西经过三年的工业革命已呈现出一片盎然生机,“自古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国与国之间的对抗就好像下围棋,即敌对双方的力量呈此消彼长的态势。而制定战略就好比围棋中的布局阶段,布局的成败直接影响今后棋局的发展方向。杨星必须要尽快的赶回去,杨星耽心以洪仙那个性,这次一定又得弄出点什么乱子来,国家虽大,好战必亡。况我们现在的时机还不成熟,东北的清儿夫妇,湖北的基业等都在危险之中,而满蒙贵族们才刚被纳西的战车所吸引,连跟上都说不上,根本没有绑在战车上那种自觉。目前我们要做的是培育大家的强国强族意识及思索的土壤。以深沉的智慧和高超的政治手腕,在茫然不觉中,慢慢将这些人绑上我们的战车,战争机器开动起来,就将敌人陷入全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而不是我们与人打仗而有人在一旁观望。所以时间对我们特别重要。明着暗着我们都必须中立一段时间,表面上给北京以支持,而且的功夫还是要做足,回去后迅速生产抬枪,并将反冲击装置解密。有了这种东西与纳西完全不同的武器,英国人吃了亏也怪不上我们。而在满剌甲又进行一些后膛枪械的出售,用外国人的钱来打一场战争,让大清与英国之间的战争打久一点,同时削弱双方的力量,拉近英国与我们的起跑线距离才是唯一的正确战略。

杨星日夜间程的赶到海防,此时的电报已过了老街,加上当时所修防范土匪的一些线路,二天就能到达最近的电报点。可一到海防,得到的消息却是军队处于一级战备状态,没有纳西的命令不得对满清及英国动武。面对洪仙留给杨星一连串的电报,杨星算是松了一口气。原来洪仙已经认识到了这时候不是动武的好时机,来这些电报就是要劝杨星不可动武。等满清与英国佬打上一阵,我们好在缝隙中发展,她已下令四个炸药厂加快生产速度并紧缩全纳西炸药用量,赶制了四十吨铅弹与十二吨药送到湖北。并已向奥克兰表达了十分关注英国与大清的纠纷,毕竟纳西与昌南都是大清的属国。表面上纳西虽不能支持你们的,但二国宁可得罪大清也不会对刚与我们订下协议的大英帝国宣战。

杨星感到十分高兴,洪仙长大了,成熟了。电报中他告诉洪仙,以临战的名义,让我们在四川的机械厂及各王爷控股的机械厂减慢生产速度。拿出一些机械来投入新式抬枪的生产,至少生产五万支,足以武装全广州的军队,但也不多生产,首批五千支抬枪无偿的通过二湖送到广州,其它的按成本价加二成对大清出售,当然如果王爷们愿意送给大清也无妨。并在全川、陕、甘等地进行动员,口号是救国救亡。发动大家捐款救国,同时借机扩军一个军。我们的工厂则生产迪克二号及出口专用子弹,在满剌甲以高于当初给云南缅甸价的二成左右出售,一下子在那里开上十到二十家商店,形成一个军火出市场,让他们根据武器销售情况自由确定价格,可以竞争,也可以合作,但不能低于当初给云南缅甸的价格,表面上还是说中英是敌国,武器不出售给英国人,但无论是谁都可以卖,只要求对方在买时写一个自己不是英国人就行了。让小伙子把声势做足一点,时不时的检查一下武器禁运情况。让清英之战打久一点,而我们也发一发战争之财。

二人在电报机前坐了一个下午,什么林命大说他那里的矿石很难炼,什么曾国藩认为纳西货币要改革,云南你那大哥正满世界找你等等……

杨星问明一些情况后告诉洪仙说,林命大那里说的矿石难炼是件好事,因为这个世界上钨矿只有很少国家有贮藏,一是中国,占世界钨矿藏资源的百分之五十五以上,一是马来西亚,也有百分之十几的钨资源,其它部分则分布在世界各地,小伙子说不定就是找到了那个东西,马来西亚锡产量世界第一,而钨与锡是共生矿,可能是因为锡矿中含钨,炼锡时钨进入炉渣,降低了锡的产率,所以觉得锡特别难炼。钨矿分解后可制得三氧化钨,由氢气还原三氧化钨制得,再用粉末冶金法制得致密钨材。钨的熔点3410℃,沸点5660℃,相对密度19。35(20℃),具有高熔点、高强度和较大的弹性模量,高温下强度仍然很高。常温下钨在空气中很稳定,是制作电灯泡、电子管部件和电弧焊的电极等最佳材料。大部分钨还用于生产硬质合金和钨铁,用于制作刀具、燃气轮机叶片和燃烧管。钨酸盐用作催化剂、航天飞机用的陶瓷材料等。其实,西班牙人J。J。埃卢亚尔和F。埃卢亚尔早在1783年就从黑钨矿中分离出钨酸,制成三氧化钨后用焦炭还原,得到了金属钨。可一直不知这种金属的用途。让他把那里的炉渣不浪费了,全部送回巨龙,让巨龙的技术人员们进行分离,看能不能分离出来钨来。那样我们将又有一项发财门路了。要知道在后世,纯钨出口价可比黄金还高,是真正的贵金属,不象我们的假矽钢。

货币改革是不行的,因货币是国家的脸面,经常变动的货币是没有人会相信的。我们要做大国,做经济强国,货币上不能变去变来,我们的货币体系发展到目前,不光成了中国的货币,也成了世界货币。任意变动对我们的经济发展不利,也对国家的政治产生影响。至于名称,本人认为五十克黄金为一元没错,元以下的四克黄金与十克白银混在一起等同五十克白银的银元的叫做两也行,反正我们是以金本位制,这种银币只不过是辅币,两以下设立角、分、文也无不妥,一个铜钱叫一文,顺应民意,我们的小铜板等于十个铜钱叫做一分,相当民间的叫法的一串,把大铜板就叫做角,一角等于十分等于一百文,目前的银元叫两,这也近似民间叫法,一两等于十角等于一百分等于一千文。同原先民间的叫法多了个角的叫法,但填补了使用量最大的一个空挡。方便了日用生活。改串叫分,应该没什么大的障碍。我们仍然不发行铜钱,那是因为今后人民生活水平会越来越高,当人们的生活到达一定程度后人们不会在意那小小的万分之一,正如后世在在南方角币没人用和在内地大城市分币没有市场一样。现在纳西一个银元,哦,不对应称为一两了,可以买一百六十二斤大米,相当于后世八十元左右,如到湖北一带甚至可以买到二百四十斤大米,相当于后世一百二十元左右,纳西最低收入三两,相当于后世三百元左右,与后世工资差不离(杨星一行人是一九九七年过去的,那时内地工资就这一水平,一人一月的工资就够买近六百斤大米),大家才一文一文的算着。等最低工资到达三元了就不一样了。人们会自动抛弃铜板的。所以元是我们的基本货币单位这一点不动摇,一元五十克黄金不动摇,纳就是大,我们的货币称为纳元与大元不动摇。元上再不增硬币单位,可以印制等量的百元纸币,用于各金库间的交换结算,把他称之为交子也行。等到时机成熟在扩展到民间上,那时再考虑印一元及一两的纸币。角与分不设纸币。而且纸币与金属币同样介于流通。

至于赵立开所说的钱币搬运量的问题,光有交子还不够,你是学经济的,可比照汉口银行的方法,分设若干金库,把收支结算全放在下面的分库,现了电报已经发达了,各行每天只需把当天的收支上报中央金库,中央金库对下面的分库一月一清理结算与验资就行了。

最后洪仙说:还有二个不幸的事儿也要告诉你,一个是翠竹流产了,不过已经有二个多月了,她现在正在大理休息,还一个是裕喜病了。估计是相思病。

本书在铁血的VIP已有六十多章节了,以后每上传一VIP章节就解一节,大约为一周二节,解到第三章完。

“抵制日货,从我做起、从我身边做起,凡有选择的物品,尽量对日货说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