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鼎 卷一 【灭倭除奸】『雄鼎河山』 第十七章 金矿是老虎的屁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03/




静虚念了一声阿弥陀佛,面带微笑道:“各位施主,不必太过神伤,抛却臭皮囊,归我真佛境,师弟们去得其所,就由静虚一人做最后的原释吧。”言毕,又念了声阿弥陀佛,让澹台雷英、章雷震等人出了法事房。

章雷震被澹台雷英罚在龙观庙外的观海阁,面向大海静思己过,还要写一份请罪书,反思自己的无组织无纪律。

头三天,沈翰祥奉澹台雷英的命令,让章雷震每天面壁思过三个小时,给他念“绝对地服从命令是一个负有特珠使命的谍报人员所必须具备的最基本条件”等一系列远东情报特遣队刚刚就他所犯的错误而制订的规矩,还特别批评了他的江湖侠士习气,杀完了人还留什么“杀人者,鬼见愁是也”的大名,这样的习惯完全不符合一个谍报人员秘密潜伏的身份,那等于是把自己往敌人的枪口上撞。

章雷震只能干瞪两眼,而且一想到四十多个和尚的命真的就这么没了,心里特别不落稳,虽然他也想跟澹台小婶理论理论,要不是他和乔和尚马踏龙观山,杀小鬼子如秋风扫落叶,几乎以原始冷兵器,在绝对劣势的情况下,取得了不使一名鬼子漏网净杀200的辉煌战绩,那战场结局怎么样还得另讲……但是,他发现,他没有同盟军,没有人替他显摆血战龙观山的威风,所有的人都象上紧了的发条一样,在紧张地进行着军事操练。

而且,就在第四天,他成了一个孤家寡人。

沈翰祥把缴获自日本浪人的六门小山炮、轻重机枪和三八大盖等轻重武器,都发到了经过简短训练的和尚们手里,手把手地教和尚们怎么打炮,开机枪。金帼、铁梨、铁龙还从金矿带过来一百多号人,在一片松林子里不知搞什么秘密训练。

乔和尚对枪械感兴趣,眼前摆了三块大油布,把歪把子机枪,小山炮,还有澹台雷英送给他的一挺捷克轻机枪,拆了卸卸了装的,忙得连饭都顾不上吃。

假装视而不见的章雷震在倍感枯燥的当口,拿着他从001号看似随意送给他的资料——毛先生民国二十五年新春之作,大声地念“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五岳爷爷在“数风流人物”的自我激励下,对龙观山之战进行了反醒思悟:此仗虽有牺牲,但在如此奇特的军事武器的对攻中,劣势兵器一方以40多人对200人的死亡比例,已经是个奇迹了,当然,如果以同等条件下的武器,用他的鬼见愁式的战法,此战一定会是0比200,但是,他娘的,国破民弱武器破,蒋大总统不让老百姓谈论枪炮,小鬼子一个人就能赶着中国的百多老百姓仓皇四顾,小鬼子在自家的院子里大开杀戒了,还要不谈国事,学习用冷水洗脸,真是滑他娘的天下之大稽……

他一边自我反省,一边嘴巴大张着念完了伟大领袖毛主席的不朽篇章,然后,豪情勃发地登上观海阁的最高顶,大发牢骚:“你们,都给我听好了,要是再这样把我当成一个犯人,我就自立山头,当司令,谁的命令我也不听。”

“喂,喂,你给我下来,你是什么人,这么大胆,敢在我韩某人的头顶上乱喊乱叫,你要当司令,那我这个山东总司令怎么办?”

原来是韩复榘韩大主席到了,身旁一左一右俩娇艳女人。

两位女性是甘愿为倭瓜帝国献出一切的川香樱子与山口淑子。她们以女人的方式夜以继日地解决了中日合开金矿的大问题。

川香樱子把媚艳的身体送给韩复榘睡了一夜,还送给了韩主席三十门山炮和开山架桥的工兵器械、炮弹若干,乐得韩复榘大嘴一叭唧,就让他的侍从室主任签了中日合开金矿的协议。

就这么,韩复榘带着二女和山炮亲到五龙县巡防团,下了开拔命令,一千五百多号人的加强团进至玲珑山地域驻防。

川香樱子因此而得到土肥原贤二的嘉奖,晋升了一级官阶。

到了玲珑山金矿,她费了两天多的功夫,也没能发现筹田饼一的踪迹,这让一向认为国民政府的军政要员都是软柿子的川香樱子百思不得其解:近五百号人消失得无影无踪,是走错了方向,还是集体叛逃?如果发生对抗的话,死的应该是中国人,就算矿工人多,可他们是群龙无首,又没有战斗武器,没有什么战斗力,他们绝对没有能力能一下子将500人干掉……

任谁也不会想到500日本浪人竟连一个活着的也没有,更没有留下一点蛛丝马迹。

不过,川香樱子已经探听到,她所特别感兴趣的苏联远东情报人员和那两个鬼见愁都在玲珑山一带活动。她冷笑:哼,苏联人也想来分我们大东亚共荣圈的黄金,做梦!

奉命四处打探的几个狗腿子探听到一个令川香樱子大为兴奋的消息:龙观山上死了很多和尚!

川香樱子的神经开始敏感起来,她敦促韩复榘,要强化玲珑山和龙观山的治安,发现不安全分子,一律逮捕法办。

韩复榘大嘴一冽:“拉倒吧,我的特务夫人,你当我韩复榘在山东什么顾忌也没有,这金矿是老虎的屁股,摸不得,”韩复榘找了个大树墩子坐下,冲站在观海阁上的章雷震喊:“大少爷,下来,咱爷俩唠唠嗑。”

韩复榘对龙海的章、澹台两家说不上特别熟,但却不得不尊重。尤其是老爷子章远成,那是随国父出生入死的老资格,可以与韩的老长官冯玉祥平起平坐的人物,乃是执大半中国船业和钱庄牛耳的势力派,再加上澹台家的苏联背景和军火交易,两大家族马上就要成为一家人了,这么大的势力,就算狂妄的小日本也得忌惮三分。

“妈的,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日本娘们,二十几岁的娃子,给老子上眼药。”

韩复榘心里骂了一句,脸上却笑着,站起来,拍了拍从观海阁上下来的章雷震的肩,“五岳啊,你韩叔来看看今年金矿的收成,刚才你喊什么……”

章雷震一见川香樱子和山口淑子给韩复榘端着的这架势,就知道,老韩又跟日本人耍了两面派,赶紧别转话茬道:“老韩叔,我老爹罚我在这里面壁思过,为我违反规矩招和尚到矿上……这不坑道塌了半拉,死了几个人,我正受难呢。”

韩复榘做梦也不会想到,在他眼里毛还没长齐的章家大少爷,竟是鬼子又恨又怕的鬼见愁。

“你老爹又踢你屁股了……他这不对,蒋大总统都新生活运动了,要革除旧习了,不能动不动就踢孩子的腚蛋子。”韩复榘笑眉笑眼的,很有长者风范的要摸章雷震的屁股。

章雷震笑着躲开了,“老韩叔,又睡女人了,这会儿你不会是来算计我老爹的金矿吧。把整个巡防团都开过来了……”

“啊……乱事之秋,我得念着孙大炮的好处,给咱开了新江山,咱章、韩两家又是世交,远成兄抓钱,我老韩就拿枪拿炮帮护着老祖宗给留下的这产业,多多为山东的人民造福才是。”韩复榘给章雷震耍起了太极,不阴不阳地,他又扭头对川香樱子,耍了个赖皮脸,“你这妮子,说好了,你自己出人挖矿,能挖着就挖,挖不着就拉倒,你可别打那五大金矿的主意,要不然,老蒋又有理由调他的中央军找我老韩的麻烦。”

韩复榘没见到筹田饼一那500操枪弄炮的日本浪人,心里已经有谱了,暗地里咬牙:妈的,老章家办事就他妈绝,500人,就是下饺子,也得耗几个时辰吧,楞是他血逼姥姥的风严不透,滴水不漏地就给弄死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