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华夏的土地上,早在母系氏族公社时期,就已开始饲养猪、狗等家畜。浙江余姚河姆渡新石器文化遗址出土的陶猪,其徒刑与现在的家猪形体十分相似,说明当时对猪的驯化已具雏形,人类养猪的历史久远。公元三世纪,东晋的张华就在《博物志》中曰:“生青兖徐淮者耳大,生燕冀者皮厚,生梁雍者足短,生辽东者头白,生豫州者嘴短,生江南者白而极肥。”可见当时被饲养的猪的种类已不少,不然张华也不能如此这般地加以比较。


猪又名“乌金”、“黑面郎”及“黑爷”。《朝野佥载》说,唐代洪州人养猪致富,称猪为“乌金”。唐代《云仙杂记》引《承平旧纂》:“黑面郎,谓猪也。”春节前,人们一般在腊月二十五日前杀猪,二十六日为封刀日,就不能再动刀了。


可明朝有位皇帝,却不管你是春节,还是腊月二十五、二十六日。他不允许任何人在任何时候与猪有染,否则全家老小都要被发配边疆充军。《武宗实录》云:“正德十四年(公元1520年)十二月乙卯,上至仪真。时上巡幸所至,禁民间畜猪,远近屠杀殆尽;田家有产者,悉投诸水。是岁,仪真丁祀,有司以羊代之。”瞧瞧这朱厚照给闹的,差点儿把猪儿“二师兄”给灭了族。那年清明祭祀时,居然找不到猪来献祭了,只好用羊来代替。


朱厚照究竟与猪有什么深仇大恨,以致要把猪赶尽杀绝,下此“禁猪令”呢?原来“猪”与明武宗朱厚照同姓,需要避讳;另外,朱厚照生于辛亥年,属猪。“双猪(朱)合璧”,因而下令禁止民间养猪。忌讳大过天,如果谁要还养猪的话,谁就是在养皇上,杀猪则更大不敬了。


不过,后来大臣们婉言劝谏时,幸而朱厚照还有点自知自明,知道自己也做得过分了一点,下令废除了这道让人哭笑不得的禁令。


其实,早在明代的“十三陵”选址时,皇帝们就发了猪一通脾气了。跟猪过不去的,在明代还真不止明武宗朱厚照这一个皇帝。


“十三陵”自1407年开始选择陵址,到1409年选定,历时二年,礼部曾收到许多陵址提案,均被永乐大帝明成祖朱棣否定。据说曾打算选在一个叫屠家营的地方,但皇帝姓朱,猪进了屠家,也意味着什么不言自明,自然犯了忌讳,引得皇帝不高兴。后来选定昌平县的黄土山,朱棣亲往视察,看见山前有座康家坟的村子,西边有个橡子岭山,东面的河套叫做干水河,加上黄土山的风水,朱棣亲往勘察,认为猪到了这里,有糠(康)、橡子吃,还有泔(干)水渴,是朱家万世发展的吉地,遂被认定为陵址。于是当即下旨,定黄土山为他“万年吉壤”,恰好这一年是明成祖五十大寿之年,遂封其山为“天寿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