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启贤的退出,给我的感官是马英九的用人制度与陈水扁的用人制度没啥两样。由此,我开始反思台湾的民选总统怎么就没一民选的用人制度呢?陈水扁执政的前期,还会用唐辉、萧万长这样的蓝阵营精英,而现如今的马团队,在用人上怎么还摆脱不了蓝与绿,摇摆于亲疏呢?这样的卡位战,损害的不仅是马团队的形象,更是台湾人的心。说道詹启贤,曾经在大选中替马英九成功争取医界,以及南部选票的前卫生署长的退出,立法院长王金平表示,詹启贤在蓝绿间可以发挥很好的磨合工作,很好的协调能力。台中市市长胡志强说:既然有所承诺,就该兑现承诺。而林郁方警告如果连人事都处理不好,那么马团队的治台能力有可能遭到外界质疑……一个詹启贤,在台湾政坛像似一场沙尘暴,给马团队和未来四年的台湾佛上一层尘埃。如果马英九和他的决策团队不警觉,不反思,重蹈陈水扁用人为亲的政策在所难免。


由此,我反思台湾的选举制度好是好,但在用人制度上却存在的诸多弊端。所谓的卡位说和陈水扁随意撤换政务官和军中高级将领,凸显着这种不合理的用人制度。我纳闷,台湾可以民选总统,为什么就不能民主监督总统的用人制度呢?这样随意地赋予总统“指鹿为马”,若总统的素质不高,像陈水扁一样心怀不轨随心所欲,台湾是不是只能等四年(或八年)之后换总统期许新总统黄羊举贤呢?我个人认为,詹启贤的退出就是一警讯,揭示着国民党内的派系,关系,以及利弊都不是以用人为贤做考量;而是像民主进步党一样找平衡,显内耗……为不至于日后见到另一个“陈水扁”,我希望马团队能在用人制度上作表率,切实可行地黄羊举贤,英才适用,别再让诸多的“詹启贤”抱憾终生!


说道黄羊举贤,吕氏春秋中的晋平公曾问祁黄羊说:南阳县缺个县令,谁可以当任这个职务呢?祁黄羊回答说:解狐可以去当。平公说:解狐不是你的仇人吗?祁黄羊回答说:君问的是谁可以去当这个职务,不是问谁是我的仇人呀!平公称赞说:好!于是任命解狐为南阳县的县令,果然非常称职,老百姓都很称赞。过了一段时间,平公又问祁黄羊说:京城里缺个军尉,谁可以担任这个职务呢?祁黄羊回答说:祁午可以。平公说:祁午不是你的儿子吗?祁黄羊回答说:君王问的是谁可以担任军尉这个职务,不是问谁是我的儿子呀!平公说:好!于是又任命祁午为军尉,果然也很称职。据说孔子听说了这件事,说:祁黄羊讲的这些话太好了!推荐外人不回避仇敌,推举家人不回避儿子。像祁黄这样的人,可称得上是大公无私了。而现如今的台湾,若谁能大公无私地举荐某一职位适合的人,而不是考虑他的省籍,他与别人之间的矛盾,我想,詹启贤也许就不会刮起这么一阵旋风,让人对马团队有了恻隐之心……!


泛泛说胡志强说的乌鸦,谢长廷说的马英九就会事后道歉……我反思,一国若没有一好的总统,那它也该有一好的团队;团队即使也不好,那它就该有一制约机制;制约机制若也让百姓失望,那它就该有一平衡机制,用选票可以选总统、选立委、选县市长,为什么就不能选行政院长和部长呢?鼎鼎不及,也该让立法院或选民启动罢免法,让陈水扁推举的新三宝早早地退出政治舞台,还台湾的政治一片晴朗的天。让马英九的执政期不再出现什么“上杜下谢带连庄”。


其实,我并不了解詹启贤。可看着他的退出有这么大的反弹,这么多的民怨,我想,马英九和他的决策团队是该像我一样反思决策,不要麻木不仁地不知骨牌效应损害执政的形象。要尽早地以此为契机,改革现有的用人制度,遏制党内派系的卡位……党内可以解决的问题党内解决,党内无法解决的问题可扩大到各界(甚至全体选民),看是不是该用“詹启贤”?只有这样,马英九的形象,选民的期许,甚至是国民党的形象才有可能焕然一新。你马英九才不至于是国民党的总统,制定的政策才有可能具有号召力,在今后的四年(或八年)中引领台湾不分蓝绿,同仇敌忾,拼经济、富国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