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中德国在北非问题上的战略错误

序言

在整个二战的过程中,先后产生了五大战场,它们是:(1)在西欧以法国为主的战场,(2)环地中海以北非为中心的战场,(3)东欧以苏联为主的苏德战场,(4)处在亚洲太平洋的太平洋远东战场,(5)美英在西欧开辟的第二战场。在这一系列战场中“环地中海以北非为中心的战场”(以下简称“北非战场”)最先出现了有利于盟军的战略转折。究其原因,很大程度上与轴心国对北非战场的战略判断存在重大失误有关。本文就将重点讨论轴心国在北非问题上所犯的各种错误,及其对北非战局的影响。

德国出兵北非的原因及其背景

地中海被欧、亚、非三大洲紧紧环抱,它作为世界上最大的陆间海,西经直布罗陀海峡通往大西洋,东北通过达达尼尔海峡、博斯普鲁斯海峡与黑海相连,东南由苏伊士运河和红海与印度洋相连,所以其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在历史上地中海地区一直是兵家必争之地,凡是能全部或部分控制地中海的国家,都可以建立起横跨欧、亚、非三州的大帝国,北非这块处于大西洋、地中海、红海、撒哈拉沙漠之间的巨大梯形之地自古以来便是地中海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并因此而兵连祸结,灾难不断。1869年苏伊士运河凿通后,列强在北非的争夺愈演愈烈。至20世纪初,法国占领了北非西部的摩洛哥、阿尔及利亚和突尼斯,英国控制了北非东部的埃及和苏丹,意大利抢夺了中部的利比亚。等到20世纪30年代末,意大利的统治者墨索里尼由于担心当和平重返欧洲时意大利会失去其应有的发言地位,便不顾实事的于1940年4月9日向三军参谋部表明了他对战争的态度,当然他的想法后来都被认定是错误的。但是由于他是意大利的统治者,所以他的态度还是得到了三军参谋部的通过。意大利开始寻找参战的机会。

1940年夏季,法国战败,虽然它保留了在北非的既得利益,但是势力已大不如前。英国正面临着被德国入侵的威胁,也似乎难以顾及北非。基于上面的情况,墨索里尼认为这是实现意大利建立以地中海为中心的大帝国计划千载难逢的机会,遂命令伦道夫·格拉齐亚尼元帅带领50万意大利军队于1940年9月13日发动了入侵埃及的攻势,但是从当年12月9日起,得到了加强的英军5万人在英中东总司令阿奇博尔·韦维尔将军指挥下发起了反攻,于次年2月7日,基本上全歼了意大利军队8个师,俘虏13万人,并缴获了大批武器装备。

由于意大利在北非的节节败退,1941年1月11日希特勒在其签发的第22号指令中强调:“在地中海地区,英国投入了优势兵力以对付我们的盟军。从战略、政治和心理方面的原因考虑,地中海地区的这种局面要求德国提供援助。”并进一步在文中指出,“的黎波里塔尼亚必须坚守。”由于希特勒怕北非的丢失会对意大利人产生强烈的精神震撼,担心英国会以北非为基地对意大利城市进行轰炸,并迫使意大利人退出德意日的“轴心”联盟,那么这将大大损害德国的战略利益。于是希特勒决定派隆美尔组建非洲装甲兵团参加德意在北非进行的战斗。

北非交战双方对北非的战略定位及其分析

一.交战双方对北非战场最初的战略定位 

北非战场上的火焰由墨索里尼点燃,因为希特勒和丘吉尔追加干柴而变成一场熊熊烈火。北非战场也就由此成为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主要战场之一。虽然对于北非战场,只有墨索里尼和丘吉尔认为是主要战场,希特勒和后来参与的罗斯福都将其视为次要战场,但是由于在北非战场上与英国对弈的是德国陆军元帅隆美尔,所以德国对北非形势的重视与否对这场战争的胜负起了不可估量的作用,而作为德国元首的希特勒对北非战场的意见

希特勒并不希望墨索里尼在北非大动干戈。他最初的侵略扩大步骤是“先大陆、后海洋”,这一战略思想可以说贯穿在整个二战的过程中。它的这一观点可从他在1940年晚夏起就将登陆英国的入侵计划仅仅作为恐吓和威胁英国的手段中略见一斑,当时意大利的情报机构发现德国进攻英国的准备工作进展缓慢,至少还要准备几年。另外1940年时,希特勒正忙于准备实施入侵苏联的“巴巴罗萨”计划,他妄想在消灭了苏联夺得“生存空间”后在回过头来对付英国。所以当墨索里尼的行动和它的计划相矛盾时,希特勒表现出极大的反感情绪。

当意大利军队开始入侵希腊,并干扰了“巴巴罗萨”计划后,希特勒诅咒发誓说不给意大利一兵一卒,并嘲弄意大利在希腊和北非的失败是自作自受。但是当1941年1月22日托布鲁克陷落后,希特勒意识到必须在给意大利以有力的支持并稳住其后,他才能着手进行“巴巴罗萨”计划,于是他发表讲话说:“……虽然对于德国来说,丢掉北非在军事上是可以接受的,但是这会对意大利人产生强烈的精神震撼,担心英国以北非为基地对自己城市进行轰炸的意大利人便有可能退出德意日“轴心”联盟,那将大大损害德国的战略利益。……”于是他一改初衷,让隆美尔统兵南下帮助意大利扭转在北非的战局,但是不久他便强调只能进行有限的进攻,北非战场只是一个次要的战场,一切行动都不得妨碍即将进行的“巴巴罗萨”计划。

综上所述,希特勒把北非只当作了一个辅助战场,这也就不能怪他在以后对隆美尔提出的建议重视不够了。也正因如此,隆美尔在北非的战斗中在会处处捉襟见肘。

但是与此相反,丘吉尔却十分重视北非战场。他认为:北非战场是和英国本土同等重要的战场。在这以前,英国在亚洲的殖民地相继失守或者陷入了困境,因为路途遥远,所以对这些地方的增援是很难实现的。但是从这些地方运出的必备物资不断得到达英国本土却是英国能够坚持对德作战的一个重要因素。而这个运输过程的成败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能否安全通过连接红海和地中海的苏伊士运河。但是如果英国在北非的战斗失利,那英国将失去它的近距离的补给线,其补给舰队将只能绕道好望角。这样一来,英国可能会被德国从海上切断补给线,那样的结果将是不堪设想的。所以从战争一开始丘吉尔就表现出其对北非战事的极度关注,他甚至从本就不多的陆军中抽出大批兵力运往北非作战,并且不惜一切代价加强在马耳他岛的空军力量,用以加强英国在地中海的海空军势力,试图阻止北非的陷落。 从上面的分析我们不难看出,由于英国和德国的战争出发点就表现出极大的差异,所以这也就预示了北非战场以后的发展是十分曲折和复杂的,把北非战场和二战的其他战场做一比较就会发现北非战场有很多不同之处。 

二.在战争过程中的反复

在整个北非战争的中,德国对北非的态度曾经多次反复,这一转变的直接影响就是导致了隆美尔在北非战场上的胜负大起大落。

在1941年6月22日以前的北非,由于德国对苏联入侵的“巴巴罗萨”计划正加紧准备,所以德国很难抽出大批部队投入到北非战场,而且希特勒和德国陆军总司令部一直企图减少德国在地中海和北非的战场的负担,所以尽管隆美尔在攻占贾扎拉,并围困托布鲁克后,一再提出增兵要求,而且海军总司令海德尔和隆美尔一再提出应该对埃及和苏伊士运河发动一次决定性进攻,但是这些建议都没有被德国总司令部接受。但是在1941年4月到5月间希特勒之所以出兵巴尔干是因为他把那里看作是进攻苏联的战略基,所以它虽然派兵至巴尔干但并没有出兵北非的打算。他认为在未打败苏联前增兵北非是不明智的。 )N 6[rw<

而与此同时,丘吉尔说服参谋长联席会议继续向北非增兵。他在给参谋长联席会议的私人备忘录中指出的形势是和看法正说明他当时对北非的重视:“中东战争是胜是败,苏伊士运河是否丧失,我们在埃及集结的大量部队是否遭到挫折或败北,通过红海与美国合作的一切希望是否落空,这一切可能完全系在几百辆装甲车上面。只要有可能,必须不惜一切代价把这几百辆装甲车运到那里。”

希特勒与丘吉尔的不同看法使北非战局在隆美尔到达指挥后的几个月中第一次发生了逆转。

虽然英军在“短促行动”和“战斧行动”中损失惨重,但是由于补给不断,而且另一方面隆美尔的补给因经常受到英海空军的攻击而损失巨大,虽然在“巴巴罗萨”计划开始后,隆美尔得到一份于6月11日制定的文件,上面明确指出“在彻底打败苏俄军队之后,将开始削弱英国在地中海和西南亚的地位……关键是要占领托布鲁克,从而为德军继续向苏伊士运河进军打下基础。”但是隆美尔十分清楚自己当时的困境是难以完成这些长远计划的,他的观点在英军随后的“十字军远征”行动中被印证。

年底,由于德军在莫斯科城外的惨败,迫使希特勒在不可能迅速解决东线问题的情况下,由开始关注北非,它的这一行动又使得北非战局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

在1942年5月以前,隆美尔经过其不懈的努力,终于说服德最高统帅部批准了名为“阿伊达计划”和“大力神计划”。

其中“阿伊达计划”是由隆美尔一手起草的反攻计划,其目的在于攻占托布鲁克要塞,进而攻击埃及并将其占领。“大力神计划”是一个意在夺取马耳他岛并在上面建立海空军基地的计划。但是由于隆美尔担心英国会在其之前发动夏季攻势并打乱其计划,所以在隆美尔的坚持下“大力神计划”被推迟到“阿伊达计划”后进行,但后来的事实证明这一决定是德国在北非问题上所犯的最严重也是最直接的战略错误。

从德军最高统帅部所犯的这一错误中,我们可以看出当时德国的高级领导层所关心的仍是苏德战场,以希特勒为首的一大批领导人仍没有认识到地中海的重要性。

1942年5月26日晚8点30分,隆美尔宣布“阿伊达计划”开始,在随后的几十天里英军遭到了毁灭性打击,到6月21日时托布鲁克要塞就投降了,第二天隆美尔的部队就进入了埃及境内,并在7月1日打到了阿拉曼防线。这是轴心国和盟国对北非战局的看法截然不同。

此时德国正忙于进行他的第二个夏季攻势,他当时的战略意图是集中大部分力量征服高加索油田、顿尼茨盆地工业区、库班的小麦产区,并拿下伏尔加河上的斯大林格勒。拿下这些地方可以使苏联失去战争所必需的石油、兵工和粮食供应,而德国却可以得到这一切来补给它的战争开支。所以此时的希特勒对北非战事所表现出的放任态度是可以被理解的。至于“大力神计划”则早已被束之高阁,而且由于苏德战场的需要而调走了第二航空队。但是由于马耳他岛的英航空兵再度出击使得隆美尔的补给再次告急,从而不得不放弃了进攻阿拉曼的计划。隆美尔的这次进攻在战术上是成功的,但却存在着严重的战略缺陷。

与德国的态度截然相反,英国的丘吉尔自听到“托布鲁克陷落”的消息后,就像美国总统罗斯福求援道:“请给我贵国能节省下来的尽可能多的格兰特式坦克,并尽快海运地中海。”由此,至少可以看出丘吉尔对地中海战局的关心。另一方面,他急命蒙哥马利前往北非稳住战局。等到8月底,蒙哥马利已经基本上稳定了北非德战局,并迫使隆美尔在阿拉曼一线进行防御性的布置,以准备进行对他十分不利的消耗战。

同年10月23日晚10时,蒙哥马利开始了反击,虽然隆美尔竭尽全力进行抵抗,但因为在兵力上处于绝对劣势,所以隆美尔于11月3日左右开始了著名的“千里大撤退”。而且这一撤就再也没有回来,北非地中海战局由此转而对盟军有利。 可以说每次德国最高军事指挥部队地中海战局重视时,隆美尔就可以给盟军以巨大的打击,但是由于德最高军事指挥部在整体上对北非战局漠不关心,所以隆美尔在北非的失败才会来的如此之快。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