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甲掷弹兵杂文集 第五章 书评影评 评《天龙八部》,感悟乔峰的悲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09/


乔峰,原名萧峰,契丹人,金庸大侠笔下的一代大侠、一代英雄。他曾是中原第一大帮丐帮的帮主,是辽南院大王,就是这样一个叱咤一时的侠者,却在生无可恋,难容自弃的情况下自绝而亡。谁又影响了他的一生,造成了他的悲剧?

其父乃契丹武林高手,在知道了当年被害的真相及其子的下落后,并没有选择杀光仇人并带走儿子自己抚养,而是隐藏起了自己,在少林寺偷学武功,看着仇人教养其子,并功成名就。可以说他这么做是城府极深的,也正是他的这个选择造就了整个故事和乔峰一生悲剧的开端与导火线。他当年如若在乔峰幼年时就将他带走自己养,那乔峰也不会成为丐帮帮主,也不会有将来的武学和成就,但他也不会承受生世公开的难堪和将来自觉难容于宋辽的自刎,其父这么做成就了他也害了他。乔峰虽是契丹人,但从小生长于中土,在知道真相前也一直认为自己是汉人,忠心为宋抗击外敌。对他来说对于中原的归属感更强于由契丹人统治的辽,这也许就是他的一大悲剧吧,而这就是其父的自私与自以为是造成的。

阿朱,这个阮姓,大理段正淳的私生女,姑苏慕容的家婢,甚至没有一个正式名字的女子。她却是乔峰自杀的另一根导火线,正因为她的死亡,才使他觉得生无可恋。也正是她以近乎自杀的方式死于乔峰的手下,也使她成了乔峰一生的牵念与亏欠。如若阿朱在生,那乔峰不会寻死,因这世上还有一个关心他,理解他,需要他照顾的人,就像郭靖离开了从小生长的蒙古,母亲死了,但还有黄蓉相伴;杨过和小龙女虽然不容与正道,但他们还可以相互依靠;令狐冲生存在正与邪的夹缝中,但任盈盈一直站在他那边支持着他。而阿朱的死使乔峰失去了心中的依靠,他之所以在她死后能够活下来只是因为他对阿朱的一个承诺。

阿紫,还是一个大理段正淳私生的阮姓女子,丁春秋的徒弟,也没有一个正式的名字。她是阿朱用托辜的方式要乔峰照顾的女孩,这也是阿朱给乔峰的一个活下去的理由。但她没有料到她临终的这个决定间接导致了乔峰的悲剧。由于对阿朱的诺言,在阿紫伤重时,乔峰与她离开了中原去关外寻药,也正是这样,才让乔峰遇见了辽主,进而帮他平定了叛乱,成了辽南院大王,才会有后来逼辽主撤兵的事。如若他们不牵涉其中,那乔峰会是草原上的牧民,山野间的樵夫,他顶多被宋唾弃,也不至难容与辽。

辽主,耶律洪基,在辽政权旁落,有性命之危时被乔峰所救,但后来又迫他攻宋的人。而他的一句话直接导致了乔峰的自杀。其实耶律洪基的企图没错,他身为辽主,想扩大版图,进驻中原,无可厚非,弱肉强食的世界本就如斯,你不去犯人,并不代表人不会犯你。他选乔峰去也没错,毕竟要选一个最有把握获胜的,非乔峰莫属。乔峰也没错,不论他是基于对生他育他的汉人的感情,还是为了不要造成生灵涂炭的悲天悯人,他只是不想宋辽开战,所以出手阻止。耶律洪基也有辽主的风范,服了输,撤了军,也依言承诺有生之年永不再犯。但错就错在,他临走时拉不下面子来的那句嘲讽,“萧大王,你为大宋立下如此大功,高官厚禄,指日可待。”它贯穿了乔峰的心,抽走他全身的血液,使他自觉再不能容于宋辽,借乔峰的一句话“此后有何面目立于天地之间?!” 立时以两截断箭插入心口,即使此时耶律洪基有再多的思量与悔恨也已是枉然。

但在我看来致使乔峰一生的悲剧,并最终使他万念具灰,自杀生亡的人,不是被他所救,又使计擒他的耶律洪基;不是其父的自私与城府;也不是死于他掌下的阿朱;更不是与他共赴黄泉的阿紫;而是死在他怀中的康敏。康敏是谁?!不熟悉此作的人也许会这么问,她就是丐帮副帮主马大元的妻子,前与段正淳,后与全冠请都有私情,认为自己的美貌天下无敌的女人。如若不是她记恨乔峰对她的视若无睹,而暗中挑拨,推波助澜的将他的生世公告天下,那乔峰还是乔峰,仍是人人景仰称颂的丐帮帮主;如若不是她编造谎言欺骗他,那他也不会误杀阿朱,那他也许可以和阿朱远离尘嚣,虽然粗茶淡饭,但仍旧心满意足。她的嫉恨与虚荣害了自己也罢了,毕竟她死有余辜,可是乔峰何辜?!只因他不曾多看她一眼?!

乔峰,这个由雁门关崖下扔上侥幸不死的婴孩,在经历了他一生的悲剧后仍旧归于雁门关的深谷下,也许他更希望那时就葬身于此吧。回想他在树林间为反他的长老代罪自刺时是何等的气盖!在万军中取将领首级时是何等的英勇!在少林寺的群雄面前三拜后的饮酒大战时是何等的豪迈!迫使耶律洪基退兵时又是何等的英雄!如此种种历历在目,仍旧让人感叹其的英雄气概,为他的死唏嘘不已,他应该也是金庸笔下唯一自杀的主角。

综上所述,纯属个人浅见,欢迎大家一起讨论切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