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西人要美化旧西藏的农奴制?


2008年北京奥运会,不管人们愿不愿意,其实已经演变成为全球最大的政治事件了。西方为什么一定要拿奥运说事?一向号称客观中立的西方媒体在这次西藏打砸抢烧事件中,为什么“不约而同”的集体撒谎?我以为,围绕奥运会和中国西藏地区所产生的所谓“人权”、“宗教信仰”和“保护少数族群特色文化”等幌子,其实掩盖着一个血淋淋的事实:一些西方人其实是把西藏问题看作西方和中国之间展开的一场争夺基本生存资源的前哨战,是关乎西方种群和中华种群最基本的生存权的斗争。

人类进入21世纪,外星空探险逐渐深入、生物技术高度发达、因特网全面普及、以机器人为代表的人工智能也逐渐展现出出神入化的前景。但是科学的进步本身就是一把双刃剑,就在人类征服自然的能力空前提高的同时,一个越来越严酷的现实却是:地球的植被正在被大量毁灭;储藏于地下的基本资源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减少(据说埋藏在地下的媒仅够人类使用300余年,而全球石油储备仅够100多年);而由于全球工业废气排放量的惊人增长速度,全球变暖的趋势已经被无数确凿事实证明就是导致物种消亡的直接原因;因此在现行发展模式下,包括人类在内的一切物种都面临现实的生存威胁;……

这一切都以不争的事实指向一个越来越残酷的现实:要减缓我们这个星球上的生命(地球也许是宇宙中唯一具有生命的星球)的毁灭进程,唯一的办法就是减少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少全球能源消耗量,限制以工业化为基础的现代国家发展进度!

现在做一个排除法:西方已经进入后现代,工业化进程已经完成,自然该限制的主要不是它们;多数非洲、拉丁美洲国家还处于国民经济工业化的初级阶段,也不是重点;这样应该被限制的就是所谓“新兴国家”,包括中国、印度、俄罗斯等等。而由于意识形态的分歧,中国自然首先就成为西方大力打压的不二人选!

西方对中国的打压,其实已经具备了你死我活的直接生存竞争的蕴味。不少西方精英是完全认识到了这一点的。从4月7日开始,一个将延续到7月14日的专门以“批评中国”为主旨的,名为“Meeting China : Controversial Olympic”

的活动,先后在德国柏林和波恩拉开帷幕。这似乎在德国乃至在全世界都是最大的专门针对中国的“民间”活动。根据我参加柏林4月7日开幕式的印象,这个主要以演讲、讨论会为主要形式的活动,应该是荟萃了德国大部分反对中国的精英势力。这些人汇集在一起,主要讨论的就是所谓的“中国的威胁”问题。那么是什么样的威胁呢?我以为“德国之声”(类似于美国之音)的台长在柏林开幕式上的一席高论,直截了当地把问题挑明了,赤裸裸的道出了西方所谓“中国威胁”的真正内涵:

“德国之音”(Deutsche Welle)是专门执行德国政府意识形态宣传的广播、电视机构,担负着传播“自由世界的声音”的义务,那么是什么声音呢?“德国之音”的台长如是说:仅仅考虑到中国每个人都想过小康生活的愿望,对于西方而言,就是一场灾难!

什么意思呢?简单地讲,打个比方,如果中国人都喝上牛奶了,西方人就会没得喝得了,所以不能让中国人有想喝牛奶的念头和行动。在“自由世界”看来,在现代工业化模式下,生活水平的提高就意味着消耗更多的矿产、更多的能源,排放更多的废水、废气和废渣。简单的说,地球上的资源越来越稀缺,如果“纵容”中国人用于提高自己的生活水平了,那么给西方就剩不下什么了!所以对于持这种立场的人来说,中国人民别说过小康日子了,中国人民最好别吃饱饭、甚至吃不上饭对于西方才是最有利的,因为很显然,一个饥饿、落后的民族是不会消耗太多的地球矿产和能源的。

——在德国生活久了,见识了太多关于中国的出人意表的奇谈怪论,刚开始总禁不住生气,但是久而久之,也就有些麻木不仁,懒得理会了。但是像这样坦率、露骨、没有任何掩饰的的说法,真的还是头一次听到。然而越是逆耳之言,似乎就越能曝露问题的本质:“德国之音”在这里谈的不是别的,而是赤裸裸的生存竞争。它不是某些人之间的,也不是某些集团之间的,而是不同种族、不同文明之间的越来越刺刀见红的赤裸裸的生存竞争! 换句话说,在传统工业化发展模式的思维方式下,对于西方而言,中国的发展就是在和他们争夺越来稀缺的资源和生存空间!这也就是所谓“中国威胁”的真正内涵。

那么在一个资源有限的系统(指地球)之中,似乎的确很难找到一个互赢的博弈方式,在资源供给方面,西方和中国的竞争似乎更符合零和博弈的不归路:一方所的就是一方所失!所以在这种思维方式的支配下,西方社会正在广泛的酝酿着一个难以见日光的念头:要解决地球资源逐日稀缺的问题,更确切地说要保证西方的物质、能源供应,最好的办法就是停止新兴国家的物质、能源消耗;换句话说,要遏制新兴国家的经济发展势头!

然而这种“只许州官点火,不许百姓放灯”的想法太过于无耻:西方的工业化可以消耗无数的地球资源,为什么后进国家就不可以呢?赤裸裸地说出不准新兴国家发展经济、不允许新兴国家的人民过上和发达国家一样的好日子的想法,太自私自利不近人情,而且也太难以自圆其说,因而一般我们是很难以听到的。所以能亲耳聆听德国之音的“肺腑之言”,倒真是人生的一大幸事。

然而只是一昧地打压,终究过于方式简单而且不得人心,应该有一种乌托邦式的发展模式来诱使新兴国家的人民自觉放弃对现代舒适的物质生活的追求,以便于方便西方随心所欲地使用有限的地球资源。

于是一个关于美化自然经济状态下西藏农奴制的神话运动就悄然出现了。我们知道,1959年之前的旧西藏完全处于工业化之前的农耕、游牧经济时期,尽管其生产力极其落后,人民的生活水平低下、医疗保健状况堪忧。但是从资源消耗来说,这种自然经济形态几乎完全和自然物质的自然循环相合拍,属于纯粹的“绿色经济”,不会消耗任何稀缺的矿产资源、也不会给地球带来任何污染。这样一种“和谐”的发展图景,又被藏传佛教披上了一件神秘的外衣——西藏人民对宗教的极度虔诚和遵奉,导致了西藏人民表现出对落后的生产力和低下的生活水平的出人意表地平和的忍耐力。于是,这对于西方而言,真是凭空得到了一个无与伦比的解决资源能源紧张的社会模式:人们宗教顶礼膜拜,满足于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对发展经济改善生活不甚在意。这样的社会真的是与世无争,更重要的是对与西方无争(因为没有任何额外资源消耗的要求);而且对于过惯了发达国家先进的现代生活的西方市民而言,还是一种充分体味异域风情、体会原始风味的休闲胜地。——这就是为什么西方总是在自觉不自觉美化1959年之前西藏农奴制的原因。也是无论我们怎样解释西藏同胞同样也要求过上现代工业化文明生活,但是一些西方人总不愿意听、听到了也不愿意相信的根由。因为一旦认可了在西藏同胞中要求现代化是主流,其实就是认可了中国中央政府遵循现代工业文明的模式发展西藏经济、改造西藏的合理性与合法性。进一步说,就是自己也承认了中国发展经济消耗自然资源的合理性和正当性。这等于搬石头砸自己的脚,损害了西方自己的利益。

近代以来的现代化模式,其实质就是西方主导下的全球西方化(甚至或者就是美国化),在以西方现代化模式同化其他国家和地区的进程中,前后两个阶段,西方人的心态是不同的:刚开始,对于和西方异质的落后实体,西方人不惜以经济援助、不平等条约乃至枪炮相加的“胡萝卜加大棒”的方式推广自己的价值标准、社会经济、政治模式,这时候由于被同化地区和西方差距甚大,对西方构不成任何威胁,所以西方对落后地区的同化还是带有基督徒拯救众生的虔诚的; 但是随着西方的社会经济现代化发展模式在落后地区的普遍确立,以前落后地区表现出咄咄逼人的发展态势,在经济上、乃至在政治上展现出和学生(前落后地区)和老师(西方先进国家)激烈竞争的态势时,难免西方会有一种“教会徒弟饿死师傅”的危机感,于是对落后地区的有限扶助政策就转变为大力攻击遏制的打压政策。——在现代化发展进程中,这种“老师欺负学生”的局面,不仅在资本主义体系中屡见不鲜,在前计划经济体系中,也是比比皆是。

但是学生用的是老师教的东西来对抗昔日老师的指责和攻击,所谓“以施彼道,还施彼身”:老师不好指责学生,因为指责学生其实就是在骂自己。因此,西方需要树立一种新的模式,在这种模式下的社会不会和西方在资源、社会制度、政治制度等各方面展开激励的争夺和冲突。

所以西方要制造一个西藏的神话,一个关于1959年之前“西藏天堂”的神话。这个神话在西方大受尊崇的本质就是:不为发展经济而和西方进行零和博弈模式控制下的资源竞争。在这样一种不可告人的动机的支配下,农奴制下的旧西藏的被想象为亚当和夏娃的乐园:旧西藏宗教僧侣势力把持世俗政权下的封闭愚民政策应被说成是藏人独特的精神文化追求,农奴主对农奴的残酷压榨被美化成西藏的文化特色,西藏同胞被想象为专门“以苦为乐”的特殊材料做成的特殊种群(这种人对于现代化的舒适生活是不屑一顾的,都要争先恐后当农奴、喜不自禁地过“传统”的居无定所、卫生条件低劣、没有电力只有煤油灯等等的“好日子” ),......等等。其实质就是:一些西方人在老师和学生的冲突模式中对不可逆转的全球化的立场发生了转变,他们领悟到,一个开化的、以西方发展模式为榜样地区的出现,无论开始阶段的蜜月期时多么令人心旷神怡,其必然的发展后果就是对自己利益的争夺和损害。

这个转变,在西方媒体上有敏锐的反映:过去一段时间,一些西方人喜欢谈论并且赞同,一个稳定而经济繁荣的中国,对于西方乃至对于世界都是福音;但是近期以来,这种乐观其成的论调发生了微妙的转变: 经济发展起来的中国学习的是西方的开放的市场经济,中国人千百年来经商理政的钻营本能被充分唤醒并且使西人在竞争中感到了莫大的压力,他们看到了这个星球上资源消耗的零和博弈本质,于是开始怀疑并相信:一个稳定但是经济落后的中国,才符合他们的最大利益!

一些西方人遏制中国的战略转变其根源就在于此:他们把奥运政治化,把中国妖魔化,目的是要要促使西方民众作为一个整体对中国产生恶感,打乱中国的发展节奏;他们美化西藏农奴制,编造旧西藏政教合一的“美好”图景,其实质就是希望其他国家和地区也要和进西藏一样“陶醉在自己的精神生活中”,不要因为为过上现代化的富足舒适的生活而成为西方的对手。

于是根据屁股决定脑袋的铁律(德国民间谚语叫做:吃什么面包唱什么歌),西方媒体纷纷撕下公正、客观、民众良知的面纱,不惜集体造假,造假被戳穿后又不惜集体耍赖,是因为他们明白,他们其实是在从事一场根本的种群之战。可惜我们有些学识渊博的知识份子看不透着一点,还把此次纠葛看成是简单的新闻道德问题,看成西方媒体一时的偏见和冲动。

其实在这场种群冲突中,西方的对手不仅仅是中国,一切想重复基于工业革命所进化形成的现代化发展模式的潜在国家和地区,在本质上,都会成为一些西方唯我主义者的眼中钉和肉中刺。

那么问题的就很明白了:不仅仅是中国在市场化的现代化进程中,与西方在资源、能源的使用上发生着深刻的矛盾,其他市场化新兴国家,包括印度、俄罗斯等等,也正在为提高本国的现代化程度和提高本国的现代化生活水平而大量消耗着这个星球的资源,而在资源问题上,任何国家和地区和西方都是零和博弈,似乎没有其他的选择。所以可以预见的是,如果西方如其所愿地打乱了中国的经济发展战略,使中国满足于“稳定而落后”的状态,那么环顾世界,恐怕今日西人眼中的新兴“民主国家”骄子,恐怕也免不了又成为老师打压的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