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清晨,温婉的阳光里满是春天的味道。透过车窗玻璃,绿色的枝丫间杜鹃如初醒的婴儿般张开甜蜜的花瓣。8点,我如往常一般提着哎呀呀小手袋,踏上稍稍拥挤的公交车,开始我一天忙碌的行程。

我是爱做梦的,思绪总在无拘无束间流离失所。

忽然,狂驶的车身来了个紧急刹车,云游太空的我迅速的向后倒去。就在我自认为要与地板亲密接触的时候,我竟被一股力量拉了回来。

我的哎呀呀手提袋上凭空多出一只手来,修长而有力。顺着那纤长的身姿,我看到了他温柔而担忧的眼神。我的心猛然停顿,这世上真的有缘分一说。我的手,他的手,就那么停滞着,停滞在哎呀呀的手提袋上。

两年了,时间在幸福的生命长河里静静流淌,我和他成了这座古城中牵手漫步的风景。如果没有公车的际遇,如果没有哎呀呀的手提袋,如果哎呀呀的手提袋没有那么牢固,我们应该怎么才能辗转到今日的相守。也许那已是千年后的轮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