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在大院门口的马路上碰见初中时的老师了,她是教导处的老师不亲自教书,但我们还是亲切的称呼她邢老师,那天看见她让我想起了14年前初中的其他老师,通过交谈我得知陪我走过3年的班主任已经不在了,当时心情挺沉重,初中3年往事立即涌上心头。今天有点时间我写出来,写在铁血上,这样能够永远保存。


当时我的班主任姓张是位50多岁教美术的女性老师,是不是很奇怪啊,对就是美术老师而且一直带我们到毕业,原因很简单她带的班级成绩比较突出,且在学校有一定的威信。


班主任是教美术的,是不是我们的美术功底都很硬朗啊?答案是否定的,因为我们班都没咋上过美术课,哪上美术课干吗啊?张老师给我们训话、将她的光辉历史、听写单词等等,就是不干与美术有关的事情,但是美术成绩怎么办啊?用半节课大家画幅画就行了,成绩当然是班主任说了算啦。当时上美术课是我们最最“痛苦”的时候了,我们五十多人坐着马扎,张老师在讲台上口若悬河,不停的抱着水杯喝水(张老师有很严重的糖尿病,每天都要大把大把的吃要,我还看见过她自己打胰岛素)天书,绝对是天书啊,为啥?因为都要睡着了,45分钟人家都不待停的,这要是赶上最后一节的班会,可就更惨了。有一次我记得最清楚。因该是初二的夏天,最后一节班会,都过了放学时间1个多小时了,张老师还没有放我们的意思,这是小插曲出现了,窗户外面有人大声的聊天(美术教师在一层),他们聊的是相声片段“今天男的洗澡,女的参观,明天女的洗澡,男的参观。。。。”,还不停摇动自行车铃铛,这些影响到张老师的讲话了,当时我往窗外一看,坏了,明显是冲我来的,三个人一个是我哥另两个是院里的好哥们,这肯定是看我这么晚都没回家来找我了,当时又没有手机联系,但是家里都知道我们班主任这个“毛病”。张老师去窗口把他们轰走了,还问我们谁认识,这我哪敢承认啊,有知道的同学还偷偷看我,恨的我牙根至痒痒,幸亏没有暴露,不过也影响到张老师的继续“发挥”了,此后看到时间也太晚了就放我们“出狱”了。


张老师不光能“侃”,还爱请家长。我就深受其害啊,要是正常的家长会也就算了,可都是零时的啊,有时后是多个家长一起来,有时候是单独会面。学生时代恐怕最怕的就是请家长了吧?我也是如此啊,每次回家肯定没有好日子过,想出去疯玩,门都没有,想要看动画片,想都别想啊,等成绩提高后才有这些优厚的待遇。我和班里几个志同道合的同学(都酷爱看漫画和武侠小说,啥时候都看—上课、下课、吃饭、大便、走路。。。)恐怕请家长的次数比那些成绩总是垫底无法挽救同学还多,因为我们的成绩总是成波浪曲线运动的,有时进入前十有时就能掉到二十开外,都有玩蹦极的潜质,每当成绩下滑的时候就是请家长的时候了,但是也有例外情况被我发现了,就是张老师对我说过几天叫你爸来一趟学校,这时候我总是心虚的答应,可是我会拖,此后只要表现好了,请家长这事也不了了之了。后来才明白这是她耍的小手段啊,不是真要见家长,就是吓唬我们,高啊实在是高啊。所以每学期我的期末成绩还是能过关的,这都是快考试前突击复习的良好结果啊,假期也能自由自在的玩耍娱乐了。好怀念放假那段美好的时光啊。


不管张老师如何对待我们,其实都是为了我们成绩能够提高,能考上一所理想的学校,初中是人生的第一次重大的分水岭,这事她经常教导我们说的,毕业的评语上张老师也写的全部是漂亮的好话,所以班里最后出了一堆班干部,我也当上了“学习委员”。


词藻虽不华丽,但是代表我一片真诚的怀念之情,感谢铁血给我们一个能够抒发自己感情的空间。

现在我都习惯性的把想写的写在铁血,让我有了一种继续坚持在写“日记”的感觉,很好,真的很好。

老师——这个影响我们一生的群体,有太多的东西让我们怀念,我中心祝愿所有的老师都能健康幸福!!


本文内容于 2008-4-21 10:57:24 被匪徒当兵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