愤怒啊!德刊频推涉华负面报道 欲妖魔化中国

《明镜》和《明星》是德国有名的两家周刊。“巧合”的是,两家周刊从4月开始长篇累牍地片面报道与中国历史、北京奥运有关的话题,甚至用上了“这个年轻的世界大国仍然是老一套的警察国家”、“奥运会怎么能交给这样的一个国家来办”等语句。这些几近妖魔化的言论在《明镜》周刊频繁出现,不要说在德国的华人华侨看不下去,就连一些冷静的西方读者也不愿再受蒙蔽。中国专家在分析和披露这些“用一点来否定全盘”、令中国人感到气愤的德国媒体时,也提醒说:“德国对中国的误读其实对中国也是一个考验。”

《明镜》竟说“中国是老一套的警察国家”



4月7日出版的《明镜》周刊发表了题为“指环王———中国政府是如何镇压人民并且背叛奥运的”封面文章。文章长达14页,由6位作者合写。记者花了几个小时才读完这篇语调激昂但内容老调空洞的文章。该文开头说:“中国试图在北京将自己展示为一个既游刃有余又兼容并包的东道主。然而,这一体育盛会尚未开始,就已经成了中国公众形象的灾难。对西藏的镇压和对反对者的运动,都说明了这个年轻的世界大国仍然是老一套的警察国家。”该文还写道,“中国的天空是阴霾的,奥运的天空是阴霾的,世界的天空是阴霾的”、“星巴克咖啡店会带来民主的讨论?还是奥迪轿车会带来无限制的自由?皆是泡影。”在《明镜》周刊妖魔化报道中国的同时,仅次于《明镜》、“发行量在整个欧洲排第二”的《明星》周刊4月3日也开始了所谓的“中国历史”连载报道。但是仔细看了几位驻京记者及若干专家写的文章后就会发现,无论是关于中国五千年历史,还是三年自然灾害,或者少数民族政策,都充满着试图转移矛盾、瓦解华人向心力的言论,如说“藏人享受不到中国经济发展的好处”,并极力夸大中国的贫富差距、缺乏人权等等。



两个周刊不约而同误读中国,让懂德文的华人看了很不舒服。4月17日一早,《明镜》周刊国际部负责人克里斯蒂安•尼弗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期专题是他们很早就有的策划,只是刚好发生西藏事件,所以补充了内容发表。在采访中,他还说,这些文章没有什么不适合发表的,因为“内容都有出处,读者反映良好”。但记者从德国最大的书籍连锁店塔里夫了解到,这期杂志并不怎么受欢迎。《明星》周刊主编欧斯特科恩16日在接受采访时说,《明星》希望借助北京奥运,让德国民众了解中国的历史,以及现在中国普通民众的真实生活,“当然,也有奥运和人权、西藏的解读”。但遗憾的是,其中的报道并不准确。记者在该刊网站的中国专题中还发现,一张展示中国疆域的地图中居然没有台湾。



“90%涉华报道是负面的”



据记者了解,《明镜》每周发行量达110万册。该杂志自称是“德国最重要的且在欧洲发行量最大的新闻周刊”。但近两年来,有关中国的报道主题却频频与“间谍”、“盗版”、“威胁”等贬义词联系起来。2006年7月,该周刊说“中国很危险”,预言今后世界上可能会出现一场生活水平方面的大战,而不是军事战争,因为中国影响德国和其他西方国家的经济发展。两个月后,该周刊又刊登封面文章“来自远东的入侵———为了富裕的世界大战”。2007年2月,其电子报连续以头条位置刊登有关“中国黑客偷盗德国企业”的消息。此消息破天荒竟连续登载十多天,还刻意开辟了读者论坛。之后,又登出“中国木马登陆总理办公室电脑”、“兴奋剂王国”、“别买中国毒玩具”等负面报道。2007年8月26日出版的《明镜》刊载封面文章“黄色间谍”,诬蔑中国留学生是偷盗德国技术的间谍。今年3月14日,拉萨暴乱后,“明镜在线”第一个报道,并引用一位加拿大游客拍摄的照片,图片上明明是中国武警被动防御,用盾牌阻挡暴乱分子的石块袭击,可“明镜在线”对图片的注释是:中国军队用强硬手段镇压示威者!3月22日,“明镜在线”在其视频栏目《一周回顾》中,更是张冠李戴,把尼泊尔军警的行动说成是“中国军警在西藏镇压示威者”。对于德国华人网民自发的种种理性抗议,《明镜》竟诬蔑说,这些网民很可能是“中国雇佣来专门搞宣传的人”。



一位华人媒体学者对记者说,中国已成为《明镜》周刊的几个固定敌人之一(包括俄罗斯、波兰等)。据他统计,该周刊近两年的中国报道大约90%是负面的。《明镜》等德国媒体的不实报道,引起了在德华人华侨的抗议。3月29日,在慕尼黑约120名中国人举行了主题为“无声的呐喊”的游行,旨在用“最和平、最理性、风险最低的方式”抗议德国媒体对西藏问题的歪曲报道。4月19日下午,预计将有2000多名华人在柏林国会大厦前静坐。4月20日,斯图加特等地也将举行“对西方媒体颠倒是非说‘不’”的游行。

“迎合中产阶级趣味的媒体”



由于《明镜》和《明星》这两家周刊在德国的重要地位,它们的报道常常影响德国政府的决策。1984年,《明镜》周刊刊登了一篇独家新闻,揭露多位政治领袖收受企业巨子弗利克家族的政治献金,引起德国政坛的震荡。不过,随着媒体市场竞争日益激烈,两家周刊为了保住发行量用了很多夸大和歪曲事实的报道。上世纪90年代,该杂志未经严格审查就对希特勒日记进行了报道,后被证明该日记是伪造的,结果导致《明星》的影响力大跌。



另据了解,《明星》周刊的拥有者是总部位于德国汉堡的古纳雅尔出版集团,而贝塔斯曼集团曾拥有该出版集团74.9%的股份。古纳雅尔出版集团同时拥有《明镜》周刊的一定股份。此外,对西藏事件进行歪曲报道的RTL电视台、N—tv电视台等也属于德国贝塔斯曼集团。



掌握《明星》和《明镜》周刊股份的贝塔斯曼集团与中国几家出版社合作出版书籍和杂志,并从事很多文化交流方面的工作。通常来说,德国的报刊独立性比较强,但还是有网民质疑,这些对中国的片面报道是否受到某种授意。16日,古纳雅尔集团中国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对《环球时报》记者说,现在集团在中国发展良好。对于属下《明镜》周刊和《明星》周刊有关歪曲历史的报道,引起中国人的反感,他表示遗憾。但他辩解说,他们的报道都符合德国的法律。他希望,两家杂志的报道不会影响与中国的合作。



在“海德堡华人之家”网上论坛里,记者看到有网友分析说:“现今德国的几家主流媒体都是服务于所谓中产阶级的。当今媒体的生存依靠的已经不是读者购买杂志或报刊,而是依赖广告商的赞助。德国的中产阶级比较有购买力,因此许多财大气粗的企业自然愿意资助那些面向中产阶级、迎合中产阶级趣味的媒体。”在《明星》周刊上做广告的不乏德国重量级企业,但在德国不少媒体长时间片面报道中国的过程中,有的企业也深受其害。德国《商报》近日报道说,德国经济界越来越担心德国在中国的利益因为默克尔总理重新表示愿意会晤达赖而受到伤害。阿迪达斯公司将为奥运会志愿者和参赛选手提供服装,该公司一位负责人对《南德意志报》说,“我们认为抵制奥运会起反作用。”



妖魔化报道考验中国



4月7日的《明镜》周刊在列举中国的“错误”时,所举的案例不仅来回来去就那么几个老例子,而且还有漏洞。《明星》主编在开篇的话中称:“从2001年申办奥运成功到现在的7年时间里,中国在人权等问题上根本没有任何改变,奥运会怎么能交给这样的一个国家来办?”对于这些论调,同济大学德国问题研究所专家李乐曾认为,德国周刊不断妖魔化中国,有商业炒作的因素,目的是为了提高杂志的销量。在报道方式上,西方媒体惯用“用一点来否定全盘”的宣传手法,把某一个点描述得很严重,抹杀中国的进步。



“当然,也有其他的德国报刊和人士发出了不同的声音。”李乐曾提到了两篇文章,一篇是在1995-1999年间任德国驻华大使的康拉特•赛茨4月16日在《南德意志报》上发表的文章,提到“中国的进步是举世公认的”。另一篇是德国绿党一位政治家4月14日在该报发表的文章,认为西方正在准备对崛起中的中国发动一场精神上的冷战。李乐曾说,虽然第二篇文章并没有完全从中国的角度看问题,但是至少这是一篇十分有背景的,比较实事求是的分析文章。



李乐曾认为,在德国民众心目中塑造错误的和片面的中国观和中国形象,德国媒体是有一定责任的,因为他们把不真实和片面的信息传达给了读者。“我们没有办法单方面去改变西方媒体的这种做法。但是我们应该相信,可能德国民众暂时会受到媒体的影响,一旦他们了解了真相,他们就会有上当受骗的感觉。”4月17日,记者看到一位名叫Peter的网友在德国《时代》周刊网站上留言说,为什么不报道中国人在西方各国举行的大规模抗议活动?因为我们的媒体不喜欢这个话题。为什么我们的媒体要保持缄默?难道是因为所有“中国”说的话无一例外都是谎言和宣传吗?难道是因为中国人全部都是政府的“雇佣兵”么?那么又有谁知道过去几天来,中国人空前一致地、坚定地站到了政府的背后支持它,不是由于政府呼吁他们这么做,而是中国人与西方媒体的一场冷战已经迫在眉睫。网友Erstaunlich说,西方媒体没有进行自我审视,“如果不向中国人民真诚地道歉,并开展建设性的对话,那么西方媒体关于中国的每篇报道都将受到质疑”。



李乐曾最后提醒说,西方妖魔化中国的报道令中国人气愤,虽然我们反对西方媒体的不实报道,但在处理手法上要显示出中国作为大国的眼光和胸怀,“中国作为世界大国的任务和形象是我们重要而长远的利益”。德国对中国的误读其实对中国也是一个考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